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98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忽然道:“慢着,皇上圣旨,你等为何不跪?是要造反么?”

    他身旁的这些锦衣卫都跪下了,但这些江湖中人没一个跪的。

    恒山定逸冷哼道:“我乃方外之人,只跪佛祖不跪皇帝。”

    辛寒点点头:“师太说的有理,出家人自可不跪。”

    又有人道:“我们都是江湖中人,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自然不必跪。”

    “放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等一句江湖中人便见圣旨不跪,是要造反么!”辛寒一拍桌子,周围的锦衣卫齐齐站起,绣春刀出鞘对说话之人怒目而视。

    辛寒摆了摆手让锦衣卫收起兵器,然后慢悠悠的道:“今日恰逢刘三爷金盆洗手,在下不请自到,也是为了见见江湖上的各路好汉,没想到竟是一些不法之徒,居然见圣旨不拜。”

    “今天是刘三爷大喜的日子,自然不便兵戎相见,‘牟斌’你们把凡是不跪的人都记录在案,回去,画影图形,罪名么就等同于魔教,有门派的灭其根基,没有门派的让锦衣卫悬赏捉拿。”

    辛寒下首穿斗牛补服的锦衣卫官员躬身称是。

    “牟斌?锦衣卫指挥使牟斌?”顿时有人听见‘牟斌’的名字引起一片惊呼。

    他这话一说出口,江湖人中有门派的都人心动摇,因为这点事和朝廷作对,那可是灭门之祸,顿时有几个小门派的人跪倒在地,称愿跪迎圣旨。

    这一跪,顿时跟了不少人,最后青城派余沧海也忍不住跪下:“余沧海愿跪迎圣旨。”

    泰山天门也拱手道:“贫道泰山天门,也是出家人只跪三清。”

    辛寒点点头,看向其他没有跪下的厉声喝道:“你们都想造反么?那可想好了,错过今天,株连九族。”

    这一句话过后,顿时又跪下大半,谁还没个亲戚朋友,犯不上为这事弄得家破人亡。

    何三七跟着跪下:“我就是个卖馄饨的良民。”

    辛寒瞅了他一眼,牟斌在一旁道:“雁荡山的何三七,为人本分,倒也称得上良民。”

    辛寒点了点头,那边闻先生也跪下,牟斌也说了他的名字。

    忽然有个清脆娇嫩的声音问道:“那你跪不跪?”

    辛寒寻声看去,居然是华山派的人,只见岳不群身旁站着一个女孩子身形窈窕婀娜,容貌艳若春桃,想来就是岳灵珊。

    这个小师妹自己还没有见过,当初自己占了她不在山上,自己先拜师的便宜,那林平之应该也拜师了吧,却排在她之后称她师姐,真是悲催。

    朝华山弟子中看去,见到一人眉清目秀,甚是俊美,居然比女孩子还要好看,应是林平之无疑。

    摇了摇头,这林平之就是命不好,家破人亡不说,就连拜师也排在女子之后,最后还弄个不能人道的下场。

    岳不群眼睛一瞪:“灵珊莫要胡闹。”他刚要说几句好话表明华山派并无反意。

    却见辛寒对岳灵珊笑道:“我不用跪。”

    岳灵珊不服:“天下最大就是皇帝,你不跪岂不是说你也要造反。”

    剩下没跪下的江湖豪客都跟着起哄道:“你如何不跪,想要造反不成。”

    辛寒呵呵一笑,从腰间取出一块玉牌,对众人晃了一晃,上面赫然雕刻着四个字:“如朕亲临!”

    这一下众江湖豪客都没了声音,陆陆续续跪倒在地,有这四个字,若是不跪那真如同造反了,今日来的多是有家有业的正道中人,没人能承担得起后果。

    老岳自然也是如此,带着华山弟子就要跪倒,却被辛寒阻止。

    “岳先生且慢,岳先生君子剑的名头,在下也曾听过,甚是佩服,华山派就不用跪了。”

    这一说顿时有人不服,却也不敢明说出来。

    老岳一愣,反应过来拱手道:“那就多谢这位贵人。”

    他心里想着,牟斌就是一品大官,却在他身旁如同家仆,这人想来地位尊崇,莫非是哪家的王侯也说不定。

    等这些江湖人都跪倒在地,辛寒才朝那官员道:“念吧。”

    “哎哎”那官员连忙答应,拿起圣旨大声朗读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据湖南省巡抚奏知,衡山县庶民刘正风,急公好义,功在桑梓,弓马娴熟,才堪大用,着实授锦衣卫千户,于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帐下听用,今后报效朝廷,不负朕望,钦此。”

    刘正风此时算是傻了,他拿钱买官只不过想弄个闲职作为护身符,没想到直接册封锦衣卫千户,这和他的计划严重不符啊。

    “刘千户,还不接旨!”那官员见刘正风发愣,不禁好意提点,要知道上面还坐着贵人,贵人身旁可就是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刘正风的上官。

    事到如此,刘正风大家大业也不敢抗旨不遵,若是那样别说刘家,就是衡山派也吃罪不起。

    刘正风磕头道:“微臣刘正风谢恩,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感谢:抬头天无涯、萝莉轻音、地狱解剖、zenmeangle、胡微、回溯97等朋友的打赏支持,多谢。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又打偏了

    刘正风站起身来,向那官员弯腰道:“多谢张大人栽培提拔。”

    那官员捻须微笑,说道:“恭喜,恭喜,刘将军,此后你我一殿为臣,又何需客气?你还是赶紧见过上官吧。”

    刘正风转头对牟斌的方向单膝跪地道:“属下刘正风见过指挥使大人。”

    牟斌点头:“刘正风你先见过这位贵人。”

    刘正风正要施礼,辛寒却道:“恭喜刘大人了,不过今天是你金盆洗手退出江湖的大日子,你还是忙你的吧,我和牟大人在这里看看热闹就行了。”

    牟斌也道:“你不用管我们,忙自己的就好。”

    刘正风连声道谢,又让人给众位官差都送上礼物,邀请辛寒和牟斌等人入席。

    辛寒自己做了一桌,觉得有些不妥连个陪喝酒的人都没有,便让牟斌也坐下,牟斌连道不敢,推辞不过这才就座。

    牟斌这番举动也让这些江湖中人对辛寒的身份暗自猜测不已。

    辛寒落座后群雄这才纷纷坐定,仆役上来献菜斟酒。

    米为义端出一张茶几,上面铺了锦缎。

    向大年双手捧着一只金光灿烂、径长尺半的黄金盆子,放在茶几之上,盆中已盛满了清水,只听得门外砰砰砰放了三声铳,跟着砰拍、砰拍的连放了八响大爆竹。

    在后厅、花厅坐席的一众后辈子弟,都涌到大厅来瞧热闹。

    刘正风笑嘻嘻的走到厅中,抱拳团团一揖。群雄都站起还礼。

    刘正风朗声说道:“众位前辈英雄,众位好朋友,众位年轻朋友。各位远道光临,刘正风实是脸上贴金,感激不尽。兄弟今日金盆洗手,从此不过问江湖上的事,各位想必已知其中原因。”

    顿了一顿又道:“兄弟已受朝廷恩典,做了锦衣卫千户,常言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江湖上行事讲究义气;国家公事,却须奉公守法,以报君恩,这两者如有冲突,叫刘正风不免为难。”

    “从今以后,刘正风退出武林,我门下弟子如果愿意改投别门别派,各任自便。”

    “刘某邀请各位到此,乃是请众位好朋友作个见证,以后各位来到衡山城,自然仍是刘某人的好朋友,不过武林中的种种恩怨是非,刘某却恕不过问了。”说着又是一揖。

    辛寒拍手道:“正该如此。”

    牟斌也跟着点头。

    接着刘正风以指断剑,表明心迹。

    闻先生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可惜!”也不知是他可惜这口宝剑,还是可惜刘正风这样一位高手,竟然甘心去投靠官府。

    刘正风脸露微笑,捋起了衣袖,伸出双手,便要放入金盆,忽听得人门外有人厉声喝道:“且住!”

    辛寒小声朝牟斌问道:“正戏来了,外面可准备妥当?”

    牟斌道:“都已妥当,就等先生一声令下。”

    辛寒点点头不再说话,专心看剧情发展。

    刘正风微微一惊,抬起头来,只见大门口走进四个身穿黄衫的汉子。

    这四人一进门,分往两边一站,又有一名身材甚高的黄衫汉子从四人之间昂首直入。

    这人手中高举一面五色锦旗,旗上缀满了珍珠宝石,一展动处,发出灿烂宝光。

    许多人认得这面旗子的,心中都是一凛:“五岳剑派盟主的令旗到了!”

    牟斌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对江湖上的消息并不陌生,和辛寒冷笑道:“左冷禅这令旗到是比圣旨做的还要漂亮。”

    那人走到刘正风身前,举旗说道:“刘师叔,奉五岳剑派左盟主旗令:刘师叔金盆洗手大事,请暂行押后。”

    刘正风躬身说道:“但不知盟主此令,是何用意?”

    他脸上虽然露出笑容,但语音已微微发颤,显然这件事来得十分突兀,以他如此多历阵仗之人,也不免大为震动。

    那汉子道:“弟子奉命行事,实不知盟主的意旨,请刘师叔恕罪。”

    刘正风微笑道:“不必客气。贤侄是千丈松史贤侄吧?”

    那汉子正是嵩山派门下的弟子千丈松史登达,他听得刘正风知道自己的名字和外号,心中不免得意,微微躬身,道:“弟子史登达拜见刘师叔。”

    他抢上几步,又向天门道人、岳不群、定逸师太等人行礼,道:“嵩山门下弟子,拜见众位师伯、师叔。”

    其余四名黄衣汉子同时躬身行礼。

    定逸师太甚是喜欢,一面欠身还札,说道:“你师父出来阻止这件事,那是再好也没有了,我说呢,咱们学武之人,侠义为重,在江湖上逍遥自在,去做甚么劳什子的官儿?只是我见刘贤弟一切安排妥当,决不肯听老尼姑的劝,也免得多费一番唇舌。”

    刘正风脸色郑重,正要说话却听见一声大笑传来,回头看去却是主位上那位贵人正在发笑。

    辛寒见刘正风望来这才止住了笑声。“刘三爷,在下一向听闻五岳剑派乃是江湖正道,今日看来怎么和魔教差不多?”

    他这话一说,在场的五岳剑派弟子顿时脸上都不好看,但碍于他的身份,都没有开口呵斥。

    嵩山派史登达见说话这人与官府众人坐到一处,并没觉得什么,他们嵩山派也向来不将官府看在眼里。

    此时见这人居然把五岳剑派说成魔教忍不住开口斥道:“你是何人,胆敢污蔑我五岳剑派,若是不说个明白但叫你人头落地。”

    “大胆!”牟斌见这江湖人居然对先生口出不逊,顿时便要翻脸。

    辛寒伸手压下牟斌,道:“我说像魔教吧,你们大家看看,若是我说错了,那也罪不至死吧,张口就要我人头落地,如此弑杀成性,还说不是魔教?你以为你们是官府么,是朝廷么?”

    衡山定逸早看不惯辛寒,即使他刚才对自己等出家人还算客气,但此时污蔑五岳剑派她也忍不住冷哼道:

    “江湖上因为说错话死的人多了,也不见得都是魔教做的事。”

    辛寒转过脸去看着定逸:“我的话哪里说错了,就说你们恒山和泰山两派,一个佛门,一个道门,我没记错的话佛门讲四大皆空,道门将清静无为,学武只是为了强身自保,你看看你们一个个争强斗狠,还加入什么五岳剑派,不是魔教是什么?”

    一番话说的定逸和天门两人面红耳赤,偏偏又反驳不得。

    辛寒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继续道:“就说刘三爷金盆洗手的事,人家想退出江湖都不行,衡山莫大先生都没说话,左冷禅凭什么跳出来阻拦?难道也要搞魔教叛教者死那一套?”

    便在此时,后堂传来喧哗声,原来是刘家姑娘被人阻拦。

    刘正风二弟子米为义赶去查看,认出是嵩山弟子不禁心中有气,咳嗽一声,大声道:“这位师兄是嵩山派门下罢,怎不到厅上坐地?”

    那人傲然道:“不用了。奉盟主号令,要看住刘家的眷属,不许走脱了一人。”

    刘正风大怒,向史登达道:“这是从何说起?”

    史登达道:“万师弟,出来罢。”

    后堂那汉子应道:“是!”说着从后堂转了来,向刘正风微一躬身,道:“嵩山门下弟子万大平,参见刘师叔。”

    刘正风气得身子微微发抖,朗声说道:“嵩山派来了多少弟子,大家一齐现身罢!”

    他一言甫毕,猛听得屋顶上、大门外、厅角落、后院中、前后左右,数十人齐声应道:“是,嵩山派弟子参见刘师叔。”

    几十人的声音同时叫了出来,声既响亮,又是出其不意,群雄都吃了一惊。

    但见屋顶上站着十余人,一色的身穿黄衫。

    大厅中诸人却各样打扮都有,显然是早就混了进来,暗中监视着刘正风,在一千余人之中,谁都没有发觉。

    定逸师太第一个沉不住气,大声道:“这……这是甚么意思?太欺侮人了!”

    史登达道:“定逸师伯恕罪。我师父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98
首页   上一页   ←   98/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