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77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我听见大厅里有笑声,不会就是你吧。”

    双儿一捂嘴讶然道:“你都听见了?”

    辛寒不时和双儿说话,两人有说有笑,等辛寒吃完粽子,双儿也将衣服烫好交给辛寒。

    辛寒将衣服收入虚空戒,看的双儿一阵好奇,不过却没有询问,而是引着辛寒到了后堂一间小小花厅之中,坐下来,双儿送上一碗热茶。

    坐了一会只听得步声轻缓,板壁后走出一个全身缟素的少妇,说道:“辛相公一路辛苦。”说着深深万福,礼数甚是恭谨。

    辛寒急忙还礼,道:“不敢当。”

    那少妇道:“辛相公请上座。”

    辛寒坐下之后感谢道:“多谢三少奶奶的招待。”

    那少妇道:“亡夫姓庄,三少奶的称呼可不敢当,辛相公能把擒拿鳌拜的经过说一遍么?”

    辛寒就将怎么和康熙布局,怎么制服的鳌拜,中间的过程都说了一遍。

    庄夫人听完长须了一口气道:“原来外面都说辛相公生擒鳌拜,小女子是不信的,可今夜见到辛大人退敌的手段确实武艺高强,想那鳌拜也不是辛相公的对手。”

    庄夫人又问鳌拜如何死的,辛寒只说是自己徒弟拿了匕首趁着鳌拜神智错乱一刀毙命。

    庄夫人听了点点头,然后让双儿给辛寒倒水,她又朝辛寒万福,之后便走进了内堂。

    接着便是庄家老少女人谢恩的戏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长窗外说道:“辛相公,你师徒杀了奸贼鳌拜,为我们众家报了血海深仇,大恩大德,不知何以报答。”长窗开处,窗外数十白衣女子罗拜于地。

    辛寒连忙还礼:“可不敢当!”

    这些人退下后,庄夫人又出来解释了一番,说这些人都是被鳌拜所害之人的遗孀,孀居于此不便当面道谢。

    又道:“庄家上下都商量这送辛寒什么礼物才好,想辛相公身居高位,武艺又好怕是什么都不缺,想来想去,只有这贴身的丫鬟‘双儿’为人细心体贴,请你带去,此后服侍恩公”

    辛寒来这一趟为的就是这个,当即装作推辞不过,便笑纳了。

    又向双儿看了一眼,见她一双点漆般的眼中流露出热切的神色,笑问:“双儿,你愿不愿意跟我去?”双儿低下了头,细声道:“三少奶叫我服侍相公,自然……自然要听三少奶的吩咐。”

    =

    第二天一早,雨收云散,双儿眼中带着泪光跟着辛寒一步三回头的朝大屋里面望去,神情甚是不舍。

    辛寒柔声道:“双儿若是以后想家,就和我说,我常常领你回来看看。”

    “真的么相公,你可真好。”双儿听了破涕为笑。

    辛寒带着双儿下了那山坡,见章三爷和刘大彪的尸体早已消失不见,想是庄家之人怕惹上麻烦,加上两具死尸在这确实有碍观瞻,早早给处理了。

    到了那小树林,马车还在,那马是章三爷他们骑来的骏马,受了一晚风雨也没什么大碍。

    辛寒让双儿坐在车里,他赶着马车,一声鞭响,继续上路。

    路上,双儿温柔体贴,把辛寒照顾的无微不至。

    辛寒心中对着俏丫鬟越加喜欢,也从虚空戒中取出不少珠宝,变着法的哄双儿高兴。

    尤其是在鳌拜府上得到的一只红翡镯子,此刻也戴在双儿的玉碗上,衬得双儿丫头越发俏丽。

    他记得原著里韦小宝给双儿的见面礼是一串贵重的明珠项链,那珍珠都是一般大小,浑圆无暇。

    只是给这么清秀的丫头带上,贵则贵矣,却俗了一些,想象双儿那个打扮就跟个暴发户似得。

    辛寒撇撇嘴心中想道:“我那徒弟审美可是差了一些。”

    双儿见过了辛寒虚空取物的本事不再惊奇,也不问辛寒,她思想里只有照顾服侍好相公,至于别的事情,相公说她便听,若不说她也不问。

    行出三十里到了一处市集,辛寒寻了一家面店打尖,双儿谨守丫鬟的本分不与之同坐。

    辛寒笑道:“那我让你当丫鬟,当相公的小娘子可好?”

    双儿羞得两手把脸当得掩饰,耐不过辛寒拉她便坐了下来。

    偏生辛寒又道了一句:“既然坐了下来,便是默认了,以后就是小娘子了。”

    看着如同鸵鸟般得双儿,辛寒呵呵笑了起来,这一路上不怕没有意思了。

    一碗面还只吃得几筷,只见三个西藏喇嘛走进店来,靠街坐了,一叠连声的叫:“拿面来!拿面来!”一名喇嘛瞥眼见到双儿手腕上那红翡手镯,左肘撞了撞同伴,努嘴示意。

    另外两人一见,登时喜容满脸,目不转睛的打量那镯子。

    辛寒见了冷哼一声,瞪视过去,那几个喇嘛别过脸去,自顾说笑。

    辛寒和双儿吃完,扔下一块碎银,出门上了马车继续赶路。

    驰出数里,只听得车后马蹄声响,向后张去,果见那三名喇嘛骑马追来。

    双儿听见马蹄声,小脑袋探出车窗看了一眼,急忙道:“相公,那三个喇嘛怕是为了这镯子来的,不如就给了他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辛寒摇头道:“那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件礼物,怎么能给别人,再说这些喇嘛拿了东西,肯定不会知足,就算身上钱财都给他们,他们又怕咱们报官,定然会谋财害命,遇到这事,打杀了便是省的他们又去害别人。”

    双儿现在是辛寒说什么就是什么,当即‘恩’了一声却没坐回车里,一掀车帘坐在了辛寒边上。

    三名喇嘛追了上来叫道:“停车,停车!”

    辛寒一拉缰绳,马车停住:“三位大师,拦住在下马车有何贵干?”

    三名喇嘛纵马上前,拦在车前。一人说道:“两个娃娃,下车来罢!”

    辛寒脸上一冷:“有事说事,下车做什么?你没见我这车上还有女眷么,离你们出家人近了怕是不妥。”

    一个喇嘛见辛寒不从便纵下马来,伸手去拉双儿。

    辛寒忽道:“等等,若是为了钱,把我身上钱财都给你们,你要你们放我们走就行,如何?”

    那喇嘛也不接话依然朝双儿抓来。

    辛寒一伸手便抓住喇嘛的手腕,朝双儿说道:“看见了吗,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遇见这样的恶人若是不敌,转身就跑,若是打得过,就除恶务尽。”

    那喇嘛被辛寒抓住手腕,半身酸麻,见辛寒依旧和双儿说话,竖起另一只手掌朝辛寒拍了过来。

    “相公小心。”双儿见辛寒好似没注意到喇嘛的偷袭,伸手去点喇嘛的穴道。

    辛寒一只手将双儿隔开:“双儿心还是太软,看你家相公的。”

    说话同时,一脚飞速踢出,正中喇嘛屁股上,他拉着喇嘛一只手不放,这一脚下去,喇嘛如同旗帜般原地打横飘了起来。

    辛寒右手在喇嘛胸口一锤,‘咔嚓’一声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等辛寒松手时这喇嘛落在地上已经没了出气。

    =

    感谢‘风火林月’、‘士跳轩轩’、‘无为hhb’、‘讨钱’几位朋友的打赏,谢谢。
------------

第九十二章 顺治?行痴!

    另外两个喇嘛见辛寒出手就打死了自己同伴,急忙取出了腰刀。

    还没等两个喇嘛下马辛寒已经下车到了两人马匹的侧面。

    离得近的喇嘛急忙大喝一声,举刀来砍,却见辛寒用肩膀靠了一下马匹。

    结果‘轰’的一声,这马让辛寒一撞朝侧面倒了过去,靠在冷另一喇嘛骑得马上。

    两只马都没能抗住这股力量,轰然倒地,看的双儿小嘴都合不上,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后面的马连使劲几次终于站了起来,而被辛寒撞到的马却没能站起。

    两个喇嘛更是被马匹压断了腿,哎呦的叫着,见辛寒朝他们走去,一起求饶起来。

    辛寒懒得多说,一人在脑袋按了一下,暗劲入体直接把大脑震成豆腐脑,这样的人留下来还得祸害别人,不如杀了一了百了也算为民除害。

    辛寒走过去在三个喇嘛身上搜了一遍,搜出一个油布小包。

    双儿从怀里也取出一个小包,打了开来,拿出一把小小剪刀,递给辛寒。

    辛寒剪开包裹,里面一封信,封皮上写的是两行藏文。

    扯开了封皮,只见一道黄纸上了几行弯弯曲曲的藏文,下面又用朱砂画了一道符,希奇古怪。

    辛寒料想这信中定是有关顺治皇帝的事情,对自己也没什么用,两手一合暗劲到处,这信便化作万千蝴蝶,山风一吹便漫天飞舞起来。

    双儿赞道:“相公的功夫好俊呢,偏偏看不出练过武功。”

    辛寒笑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一句话惹得双儿娇笑不止。

    上了马车,向西驶去,辛寒问道:“双儿也会武功吧?”

    路上双儿便讲了当年庄家遗孀得高人救助的事情。

    不一日到了五台山,行不数里便是一座寺庙,过涌泉寺后,经台麓寺、石佛庙、普济寺、古佛寺、金刚寺、白云寺、金灯寺而至灵境寺。

    当晚在灵境寺借宿一宵,次晨折回向北,到金阁寺后向西数里,便是清凉寺了。

    那清凉寺在清凉山之巅,和沿途所见寺庙相比,也不见得如何宏伟,山门破旧,显已年久失修。

    辛寒想着,这清凉寺可是大大有名,在‘金氏武侠’里可不是第一次出场,记得‘天龙’里这清凉寺还是武林中一个比较有名的门派。

    当年的方丈神山上人曾求师少林,但因心胸狭隘被拒,之后转投五台清凉寺,三十岁时便已技盖全寺,成为全寺最年轻的方丈,当真惊才绝艳。

    神山之后清凉寺在武林中逐渐没落,渐渐变成普通寺院,习武者寥寥,现在还要靠着少林高僧在此主持。

    辛寒此刻已经戴上假辫子,领了双儿,进了寺庙与知客僧告知要求见方丈。

    见那知客有些为难,辛寒想来,方丈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当即拿出千两银票递了过去。

    “我求见方丈确实有要紧的事,这些银两就当我的香火钱。”

    那知客见到辛寒一次布施如此多的银两知道遇见了贵客,当即请进厢房奉茶,入内向方丈禀报。

    方丈澄光老和尚来到厢房,和辛寒相见,问道:“不知施主要见贫僧有何要事?”

    辛寒直接拿出侍卫总管的腰牌递了过去:“在下御前侍卫总管辛寒,奉皇上密旨,到此找一个重要的人,还请方丈您配合我一下。”

    橙光和尚眼皮一抬:“这不知辛大人要贫僧如何配合?”

    辛寒道:“我知道那人就在这清凉寺里,还请方丈通融,让在下见上一面。”

    橙光为难道:“不知大人要见的是谁?”

    辛寒满含深意的看了橙光一眼道:“大师何必明知故问。”

    “这”橙光想了想忽然从袖子里取出辛寒之前布施的银票道:“贫僧方外之人,辛大人的这个忙怕是帮不上了。”

    辛寒又把银票推了回去正色道:“在下也是向佛之人,既然到了寺院,这些钱财只是在下的一番心意,与此事无关,还请方丈笑纳。”

    又道:“不知大师何处为难?但不管如何请大师体谅在下的难处,皇命在身,身不由己啊,只求大师引荐便可,那人见不见在下,都能让在下回去有个交代。”

    橙光想了想道:“如此也可,只不过,那人身份尊贵又只是在我寺院挂单修行,却是为难不得。”

    辛寒点头应是。

    橙光见辛寒答应便带着二人到了寺中东北方一座院门紧闭的小僧院前。

    橙光双手合十先念了句佛号然后才道:“玉林师兄,橙光请见。”

    半响,那院门打开,一个脸色酱紫,身材魁梧的胖大和尚迎了出来。

    先朝橙光见礼,接着又疑惑的看向辛寒和双儿两人问道:“师父请方丈进内叙话,但不知这两人是?”

    辛寒不等橙光答话便道:“在下御前侍卫总管辛寒,见过大师,在下奉了皇上口谕来见老皇爷。”

    那和尚一听脸上横肉动了动做出防备的姿态:“御前侍卫总管?如何证明?”

    辛寒将令牌递了过去,和尚接过来看了看放松下来:“倒是真的,不过我可做不了主,你等等我且去问问师父。”

    说完‘哐当’一声将院门关上。

    辛寒诧异的看了看橙光,那意思:“这也太不给你这方丈面子了。”橙光只是苦笑。

    只过得片刻胖大和尚又开门出来双手合十道:“师父说我们是方外之人,不能沾惹尘世,施主请自去。”

    辛寒早料到如此,那玉林向佛之心坚定,对于其他事情就属于食古不化,行为处事如同顽石,你不打他他就不走,敲打他他就敢碎给你看。

    橙光道:“既然玉林大师不见你们,便请辛大人回去吧。”

    辛寒怒道:“在下奉了皇命,事情没办成如何能够回去,再说我见的人又不是什么玉林大师,我倒要亲自去问上一问。”

    说着抬步就要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77
首页   上一页   ←   77/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