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76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幸好两人都是好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还没跟丢,发现了辛寒拴在树林中的马车之后,老者取出一对判官笔,刘大彪提着鬼头刀,顺着山坡爬上来一看好大一片房屋,哪里还不知道辛寒躲在此处。

    “小子,你给我滚出来来来”虽然下着大雨,但老者内功颇具火候,声音在雨夜里传出很远,辛寒在大厅中清晰可闻。

    “狗杂碎,出来受死”刘大彪也高声喊道。

    辛寒眼睛一睁,收功而起,“咦,居然还没死,那么大片砖瓦砸下来居然没事,真是命大。”

    辛寒走到大厅外面飞身上了高墙,朝外面一看果然是那老头和刘大彪两人。

    “喊什么呢,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好好练功了,我说你们加入丐帮是怎么着,怎么打扮的这么惨?还有那个什么彪,狗杂碎你喊谁呢?”

    老者和刘大彪这造型确实不怎么着,衣衫褴褛不说,身上连血,带泥水,衣服什么颜色都看不出来了,再加上冒雨而来,若不是还拿着武器真跟寻常要饭的差不多了。

    两人见辛寒跟没事人似得,尤其说出的话,让两人肺都要气炸了,心说要不是你出手暗算,我们至于这么惨么。

    刘大彪听辛寒喝问‘狗杂碎喊谁呢?’想都不想眼睛一瞪道:“狗杂碎再喊你呢!”

    辛寒哈哈大笑:“原来是狗杂碎再喊我啊,你就是那狗杂碎吧?”他这话说完忽然听见身后大厅中一声轻笑,紧接着就好像被人捂住了嘴似得,但他耳聪目明清晰的听见了这个声音。

    看来是庄家的人此时在大厅中查探。

    刘大彪被辛寒言语上占了上风,暴跳如雷就要上来动手,被老者拦下。

    那老者道:“小子,我问你见事,之前你说你是御前侍卫总管辛寒可是真的。”

    辛寒心中一喜,正愁着怎么向庄家的人表露身份呢,这老者声音不小,宅子里面也能听得清楚。

    当下朗声道:“如果你是说智勇双全,为民除害,替亿万同胞报仇雪恨,除掉满清走狗鳌拜的辛寒的话?”

    “怎么样?”老者好悬没吐了,怎么吹捧的这么恶心,幸好晚上没吃东西。

    辛寒呵呵一笑:“很不巧,正是在下!”

    老者和刘大彪差点让他给闪到,是你,你说什么很不巧啊?

    老者又问:“胡说八道,那辛寒是御前侍卫总管,你口口声声说满清,又剪了头发,怎么回是辛寒?”

    辛寒朗声道:“我当御前侍卫总管那叫潜伏,卧底懂不,至于头发我从来没留过猪尾巴一样的恶心玩意,都是带的假辫子,我一片苦心就是为了除掉鳌拜这个奸臣。”

    不管怎么样先把自己整高尚了再说。

    老者忽然笑道:“好,我们对辛大人这样的英雄都是万分敬仰的,不过你说你是辛寒,有何凭证。”

    辛寒掏出御前侍卫总管的令牌:“怎么样,这回信了吧。”

    那老者冷声道:“果然是你,如此”如此什么却没说,冷不防打出一枚暗器。

    那刘大彪同时发动,手中鬼头刀化成一道银光便冲了上来。

    辛寒也耍够他们了,目的也已经达到,两人在不动手他也该动手了,轻喝一声:“来得好”

    他身形一闪,便下了高墙,那暗器便打在空出,他现在突破化劲实力倍增在雨夜中如同鬼魅,落在地上单脚一踏就出现在刘大彪身旁一招八极拳金刚八式中的撑锤就擂了过去。

    “点子扎手,小心。”那老者见到辛寒身法如同鬼魅就知道刘大彪不是辛寒的对手,开口提醒,可惜晚了。

    刘大彪既然能被假太后派出来截杀辛寒自然不是弱手,但辛寒这一下实在太快,只来得及横刀挡在胸口。

    雨夜中就听见‘咚’的一声,声音传出老远,辛寒这一锤正锤在鬼头刀上。

    幸亏刘大彪这鬼头刀有成人一指厚,混了五金打造而成,坚硬非常,没有被辛寒震断,挡住了这一拳。

    可即使这样刘大彪也受不了,只觉得一股巨力由鬼头刀透了过来,他根本抵挡不住,被震得飞了出去,五脏震动,嘴角也流出鲜血。

    辛寒本打算追上去将刘大彪打死,可那老者如何能让。

    只见老者喝了一声:“辛大人好俊的身手,在下一同请教。”飞身上前两杆判官笔化做点点星芒竟朝辛寒身上大穴招呼。

    刘大彪落在泥水中顾不得浑身如散架一般的疼痛勉强站起,抬起鬼头刀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一个清晰拳印陷入刀身两分左右。

    这得多大的力量?

    他愕然忘场中看去,那老者一双判官笔舞的上下翻飞,饶是辛寒实力大增一时也奈何不得。

    刘大彪强自提起鬼头刀不顾伤势冲了上去一刀横扫辛寒腰腹,两人配合之下辛寒压力陡增。

    那老者的身手比刘大彪强上不少,两人合击更见威力。

    一个指上打下判官笔如同金鸡乱点刺向周身穴道,另一个刀刀致命虎虎生风。

    不过辛寒怡然不惧,他有信心若是对方不用兵器早就被自己打死,此刻虽然费力却正好用两人来磨练自身拳法,他如同穿花蝴蝶,凭借惊人的反应在两人刀光笔锋中穿梭,时而八极拳,时而霍家拳。

    眨眼百招过去,他对拳法的理解又深了一层,不过对面二人的配合也越发默契,双方互攻百招都奈何不得对方。

    就在这时,那庄家大屋里忽然传出一个苍老的女声:“外面可是擒拿鳌拜的辛寒大人。”

    辛寒一拳逼退刘大彪,闪身躲过判官笔,得出空答道:“正是在下,深夜打扰还请原谅。”

    那苍老的声音又道:“果然是辛大人,可用我们帮忙拿下此二人?”听见辛寒承认,那声音中多了一丝激动。

    老者一看不好朗声喝到:“神龙教办事,朋友莫要多管闲事。”

    辛寒见庄家人冒头了自然大喜,也没空跟着两人继续玩下去,淋雨也不是什么美事。

    当即大声道:“多谢此地主人,不过这两个烂番薯臭鸟蛋,还奈何不得我,等我打死他们再与主人叙话。”

    刘大彪冷哼道:“好大的口气,章三爷咱们加把力将他毙了。”说完手上鬼头刀接连砍出三刀。

    那被称为‘章三爷’的老者也觉得辛寒胡吹大气,应了一声‘好’两根判官笔又快上一分。

    辛寒此刻不想恋战,双脚急退瞬间拉开距离。

    刘大彪不知死活纵身而上:“哈哈小子,看你还敢不敢胡吹大气。”

    只见辛寒冷笑一声,双手一晃,一杆亮银宝枪出现在手上,大枪一抖如毒龙出洞,刺向刘大彪咽喉。

    “不好!”刘大彪吓了一跳,不知道辛寒从哪里取出的大枪,不过此刻他没心思猜测,夺命枪锋瞬间就到了近处。

    他也算一把好手,危机时候将劈出去的鬼头刀调转了方向,‘铛’的一下横劈在大枪上,可让他惊骇的事情发生了。

    鬼头刀被反震崩起老高,那大枪只是纹丝不动继续刺了下来,刘大彪惊骇欲绝,奋力拧身,虽然躲过了咽喉要害却被辛寒一枪扎在肩头。

    章三爷比刘大彪慢了一步,虽然不清楚辛寒从哪里取出的大枪,但见一招之下就重创刘大彪,他心下骇然。

    不过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趁着辛寒变招的时候飞身上前,两根判官笔一根点向辛寒膻中穴,一根刺向下腹丹田。

    辛寒毫不犹豫,常胜宝枪贯穿的刘大彪肩头,双手一拧,枪尖一挑,立时将刘大彪的一条胳膊挑飞。

    接着长枪化棍横轮出去,章三爷没料到辛寒变招如此快捷,躲避不开之下,两根判官笔交叉挡了上去。

    刘大彪失了胳膊惨叫一声,便即住口,看章三爷迎了上去,忍着痛喊道:“他那枪有问题。”

    ‘铛’的一声巨响,一串火星自兵器相交处闪过,章三爷只觉得一股抵挡不住的巨力扑面而来,几口鲜血接连喷出,人就被辛寒砸了出去。

    再看手上的判官笔都变了形。

    一力降十会,这就是常胜宝枪,六十八斤的分量,辛寒两千斤爆发力下的催动,何人能挡?至少章三爷和刘大彪是不行。

    其实他们若是早知道这事,和辛寒游斗,虽然辛寒已经是化劲实力但舞动这杆宝枪也不能长久,再有百招的时间估计不用打就没力了。

    不过他们小瞧了辛寒只有落败一途。

    “好了二位,天色不早也该上路了,让本大人送你们一程。”说着就要上前结果了两人。

    刘大彪和章三爷对望一眼忽然奋力站起齐声念道:“洪教主神通护佑,众弟子勇气百倍,以一当百,以百当万。洪教主神目如电,烛照四方。我弟子杀敌护教,洪教主亲加提拔,升任圣职。我教弟子护教而死,同升天堂!”

    念完两人苍白的脸上变的红润起来,仿佛没有受伤,刘大彪一竖鬼头刀,章三爷拿着变了形的判官笔,两人就如同没受伤时的样子,身形迅捷的扑了上来,甚至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辛寒嘴角一撇:“装神弄鬼,不就是心理暗示激发潜能么,看我破你。”长枪再次朝两人横扫过去。

    ‘铛铛’两声,,刘大彪和章三爷虽然同时退了一步,但这一枪居然也被两人挡住。

    辛寒脸上冷笑不断:“我看你们挡得了我几枪。”

    “死来!”说着再次横轮而至。

    章三爷两人红着眼睛舞动兵器奋力抵挡。

    ‘铛铛铛铛铛’一连五声巨响过后,章三爷和刘大彪也连退了五六步,最后一下同时被辛寒扫飞,落在地上口中直流着鲜血却是没了动静。

    原来两人硬抗了辛寒五次重击最后给活活震死了。

    =

    感谢‘十九平方’的打赏。
------------

第九十一章 天下无双的‘双’

    辛寒将大枪收起,走了过去在两人身上搜了一遍,不由得骂了句“穷鬼”两人身上除了些散碎银子和辛寒的画像以外什么都没有。

    拉着两人各自一条腿,将刘大彪和章三爷都扔到山坡下面,这才返回庄家大屋,此时院子的门已经打开。

    一个十四五岁年纪,头挽双鬟,雪白的脸庞,眉弯嘴小,笑靥如花的少女,擎着油纸伞提着一盏灯笼站在大门处万福道:“可是辛寒,辛相公?”

    辛寒眼睛一亮,莫非这就是双儿,点头道:“正是。”又明知故问的道:“你可是此间主人?”

    少女摇头道:“我可不是主人,我是丫鬟,辛相公请进吧,三少奶奶请您后堂叙话。”

    辛寒问道:“好,你三少爷不在家么?”

    少女道:“过世了。”

    辛寒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少女道:“我叫双儿,一双的双。”

    果然是双儿。辛寒大喜笑道:“好名字,不过不是一双的双,我看是天下无双的双,你这样的俏丫鬟,当真是天下无双。”

    双儿俏脸一红:“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辛寒看着双儿明亮的眼睛打趣道:“为什么我眼里,你就是这么好呢。”

    双儿听辛寒这么说,脖子都羞红了,不再说话,带着辛寒穿过大厅,进到后宅走过一条黑沉沉的走廊,来到一间房中,点亮了桌上蜡烛。那房中只一桌一床,陈设简单,却十分干净,床上铺着被褥。

    双儿将棉被揭开一角,放下了帐子,道:“辛相公,你在床上除下衣衫,抛出来给我,我去给你烫了。”

    辛寒依言跳入床中,除下了衣裤,钻入被窝,将衣裤抛到帐外。

    双儿接住了,走向门口,说道:“我去拿点心来。你爱吃甜粽,还是咸粽?”

    辛寒笑道:“只要是双儿拿来的粽子,我都爱吃。”

    双儿轻笑了一声转身出去。

    辛寒从虚空中取出备用的衣物穿了起来,转眼又成了一个英俊的书生打扮,只是头发嫌带假辫子不舒服,所以依然还是短发。

    过不一会,辛寒闻到一阵肉香和糖香。双儿双手端了木盘,用手臂掠开帐子,见辛寒换了衣装,脸上顿时布满了惊讶的表情,小嘴微张,说不出的可爱。

    “辛相公哪里来的衣服?”双儿有些不敢置信,明明记得辛寒身上别无他物,怎么可能转眼就换了衣衫。

    辛寒也不客气,接过双儿拿来的粽子便吃了起来。

    双儿看着辛寒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辛相公,这粽子好吃么。”

    辛寒连连点头:“好吃好吃,不过你太客气了,要是你不叫我辛相公就更好了。”

    双儿疑惑道:“不叫你辛相公,那叫什么?”

    辛寒一本正经的道:“叫相公啊,多好听。”

    双儿知道他在打趣自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人就爱胡说,不和你说了,我去把你的衣服烫了。”

    过不多时,双儿便取了一只放着红炭的熨斗来,将他的衣裤摊在桌上,一面熨衫,一面相陪。

    辛寒一边吃一边道:“你怎么说我就爱胡说,那狗杂碎再喊我的时候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76
首页   上一页   ←   76/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