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75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先停下,我们有些事情问你。”

    辛寒停下马车,回头望去,只见十余乘马自东南方疾驰而来,片刻间奔到近处。

    当前一个白发老者勒住马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辛寒,然后不由得摇摇头。

    “小哥这是去哪啊?”

    辛寒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小子去山西省亲。”

    “哦,山西?”那老者一愣接着问道:“什么亲戚要去山西那么远的地方?”

    辛寒装作有些不好意的道:“是去接我未过门的媳妇。”

    那老者一听哈哈一笑又问:“小哥倒是生得俊俏,媳妇定然错不了,不过我看你这打扮非僧非道又非俗家到是很奇怪啊。”

    辛寒知道他是问自己头发的事,便道:“月前在家生火的时候,幼弟调皮玩闹,不小心把我这头发撩了,索性都剃了重新长过。”

    辛寒接着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我说这位老丈,您到底有什么事情,我还忙着赶路呢。”

    老头呵呵一笑:“不知小兄弟赶路的时候可经过一家小店?”

    辛寒想说没有,却想到这路上人烟稀少,自己这车辙一看便知,却是不好隐瞒,只道:“路过了,还买了些吃食。”

    老者确实是一路赶过来,这路上车辙的痕迹就这一个,所以不由得不怀疑,见辛寒对答如流又不像练过武的样子便去了疑心。

    “还有件事要麻烦小哥,不知道你见过这画上的人没有。”说着取出一张布锦展开让辛寒观看。

    辛寒一眼便认出画的就是他,不过这年头画像失真,只和自己有两三分的相像,而且自己换了头型,任谁见了这画也认不出自己。

    “怎么样,见过没有。”老者身旁有个汉子见辛寒半天不出声,不由得大声问道。

    辛寒装作被吓了一跳的样子道:“一个时辰前有为公子骑着高头大马从此经过,不过只跟着画上有五分相像,所以我不敢确认啊。”

    那老者回头与自己手下对视了一眼,看来找对了,那人走的就是这条路。

    老者回头问道:“那人往哪边去了?”

    辛寒顺手朝前面一指,老者等人便不再停留纷纷催马而去,却没看见他认为是赶车的小哥此时正露出得意的微笑:“傻鸟赶紧走吧,最好一路跑到山西,累死你们。”
------------

第八十九章 兵不血刃

    等这些人走远了,辛寒暗自警惕起来,看来这假太后和原著里一样,这是要在我到五台山之前除掉我,不让我见到顺治了。

    辛寒现在实力大涨不是没想过干掉这伙人,若是三四个人凭他现在化劲的实力还不放在眼中,可这是古武世界。

    那是十几个人都是身上有功夫的,而且神龙教貌似还有个心里催眠的功夫,喊着口号就能提升实力,他实力提高以后也没跟人动过手,要被这伙人围上心里也没底,能躲就躲吧。

    想好了对策,辛寒依旧哼着小曲儿,驾着马车不紧不慢的顺着官道前行,过了中午,天色暗了下来,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

    辛寒有车棚遮挡并不在乎,可没想到这雨越下越大,到了傍晚时分,已经是瓢泼大雨,看这天依旧阴沉沉的,也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是个头。

    虽说有车棚遮挡,此刻辛寒坐在赶车的位置上也被浇的浑身湿透,硬着头皮又往前行了一阵忽听到流水的声音,原来是到了一条河边,朝前看去,见溯河而上半里处有座小屋,辛寒不由得大喜过望。

    淋雨时间久了,就是自己受得了,也难受不是,不如到那里去避避,赶着马车便朝着那小屋过去,行到近处,见那个屋是座东歪西倒的破庙,但总是个避雨之处,

    绕到小庙门前,辛寒一愣,那庙门口拴着十几匹马,他赶着马车掉头就走。

    忽的身后有人喝到:“这么大的雨小兄弟不来避雨,怎么掉头就走啊。”

    辛寒知道走不掉了,便又将马车赶了回来,之前见过那个老者正在小庙门前看着他。

    辛寒装作有些害怕的样子道:“我本来是要避雨的,但看各位好汉都在里面,怕不方便。”

    老者笑道:“无妨,快进来避雨吧,你不会怕我们是强盗吧?”

    辛寒装作强笑:“哪能呢,诸位一看就是英雄好汉,既然老人家不嫌弃,我就和各位好汉挤一挤。”

    老者爽朗的道:“那快进来,这样的大雨淋久了会生病的。”

    辛寒朝老者点点头,并没有马上进去,回身摸着马的脑袋说道:“马儿马儿,这次可苦了你了,平日在家里都舍不得你干重活,现在却要你在外面淋雨,你放心我明天肯定让你吃饱喝足,定不会亏待你。”

    那些骑士在庙里看着辛寒可笑,一个人笑骂道:“这人真是个傻子。”

    另一人道:“刘大彪你又不是苦哈哈出身,你可不知,这些人对牲口可精贵着呢。”

    老者走了进去听见这话忽然道:“可我看他也不像苦哈哈啊,你看他细皮嫩肉的,说是大家公子还差不多。”

    他这活声音放得极小,好像怕外面的辛寒听见似得。

    叫刘大彪的眼睛一立:“您是说”

    老者不太确定的摇摇头:“既然他不是目标就不要节外生枝,一会你试试他别伤他性命”

    辛寒自然听得清清楚楚,却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走了进来:“没想到这么巧又遇到各位,打扰打扰。”

    那刘大彪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大骂道:“娘的,我看不是巧吧,你是不是跟踪老子?”说着从背后取出一把鬼头刀迎头朝辛寒砍来。

    辛寒‘哎呦’大叫一声,双手抱头,朝一旁跑去,却不料两脚拌在一起,变作一个滚地葫芦滚了出去,正好撞在小庙一侧的柱子上停了下来。

    他这一拌一滚,恰巧避过了刘大彪这一刀。

    “好了大彪,巧合罢了,我看小哥不是坏人。”老者仔细观察着辛寒,见他确实没有练过武的样子,便出声喝住还要继续砍人的刘大彪。

    那刘大彪闻言收了刀朝辛寒道:“不是最好,给我老实点。”

    辛寒连连点头坐了起来,他右手背在后面在柱子上按了三下。

    那老者道:“小哥莫怪,我这兄弟脾气急了一些,人倒是不坏,我观小哥模样俊秀,手上也无老茧,应该是富贵子弟,怎么穿的如此寒酸。”

    辛寒脑子转的飞快,谎话张口就来:“我家本是京城边上的大地主,奈何鳌拜圈地致使家道中落。”

    老者见辛寒毫不犹豫,答的合情合理便不再管他,自己闭目养神起来。

    忽然马嘶声从庙外传来,辛寒那辆赶车的马嘶鸣了一声,接着那马鼻口中都流出血,原地踏了几下马蹄,支撑不住轰然倒地。

    辛寒见了惨呼一声:“我的马。”

    那刘大彪眼睛一蹬:“喊什么,滚出去,别烦大爷休息。”

    辛寒跌跌撞撞好似换了失心疯向外走去一边喃喃道:“这马可是我的聘礼,没有了马,怎么娶媳妇。”

    他说的声音轻,但着庙里都是会家子,所以都听了清楚,轰然大笑。

    “小子,你媳妇白不白啊,傻头傻脑的还想娶媳妇。”刘大彪笑骂着。

    辛寒到了外面忽然哈哈大笑:“这演技就是影帝啊,哥以前咋没发现有这特长呢,哥就是个天才。”

    那老者听辛寒忽然大笑猛地睁开双眼,虽然他不知道辛寒再说什么但总感觉事情蹊跷。

    “去把他抓回来!”

    那刘大彪提着鬼头刀和另一个人一起站了起来。

    辛寒笑道:“老子便是你们要找的御前侍卫总管辛寒。”说着一脚蹬在小庙的门柱上。

    他这一脚用了全力,足足两千多斤的巨力揣在门柱上,那门柱早已腐朽经受不住应声而断,接着就听便听得轰隆隆一声巨响,庙顶塌了一大片,跟着又有半堵墙倒了下来,紧接着其他几面墙也轰然倒塌,将这十几人全压在了下面。

    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辛寒计划好的,看到小庙和这些人便知道这就是原著中韦小宝等人避雨后来坍塌的小庙。

    本来他不欲多事,偏偏被唤了进去,辛寒进庙前就想好了对策,他入庙前摸马的时候用暗劲破坏了马的内脏,初时不觉,只要那马一抖身上的雨水便发作起来,发作之后任凭马匹如何强壮也挺不住几分钟的功夫。

    而辛寒进庙以后躲避刘大彪的攻击,顺势在小庙的柱子上用内劲按了三下,破坏了柱子里面的结构,就算之后什么事情也没发生,那柱子也支持不了多久。

    当那马儿倒地,辛寒就势从小庙中出来,又在门柱上补了一脚,小庙再也坚持不住,将辛寒的设计推向完美。

    辛寒哈哈一笑:“一帮大傻鸟,哥这是兵不血刃!”说完将自己那匹死马的缰绳解开,套在了一匹这帮人所骑的骏马身上,取过马鞭轻轻一抽,迎着风雨,哼着小调继续赶路。

    辛寒这次出京还有个目的,就是见见那金大大笔下重情重义,温柔善良,清秀可人的小丫鬟‘双儿’。

    依稀记得,那庄家大屋就在这小庙西北不远处的山坳里,正好去避避雨,打定主意赶着马车直朝西北而去。

    哗啦哗啦,辛寒走了不到一刻钟,从小庙废墟的瓦砾之中,爬出两个浑身是土头上犹自留着血的人来。

    一个便是之前老者,另一个是刘大彪,这两人也算命大,小庙倒塌的时候只有些瓦片砸在身上,不像其他人被梁柱压住,断了生还的可能。

    老者和刘大彪都有武艺在身,受的都是皮外伤并不严重,当时晕了过去,等辛寒离去不多时便醒了过来。

    两人对望了一眼,任凭雨水冲刷这脸上的鲜血和砂砾,刘大彪疯了似的检查同伴的情况,当发现全都被砸死之后,忽然放声大喊:“小子,我要把你抽筋扒皮,碎尸万段。”

    那老者喝到:“别嚎了抓那小子要紧,我竟然没发现他身上有功夫,还剪了辫子真是油滑,那小子离开不久,咱们顺着车辙的痕迹很快就能追上。”

    辛寒只牵走一匹马,剩下的马匹都拴在庙前拴马桩上,两人一人撤了一匹马,沿着马车留下的痕迹飞快的追了上去。

    向西北走进了山坳,黑暗中辛寒虽能视物却寻不到道路,但见树林中白茫茫地,有一条小瀑布冲下来。

    辛寒看过原著对这里极为熟悉,知道这水便是山间小路,山水沿着小路流下来,把路挡住了。

    看了看发现马车肯定上不去,便将马拴在一旁的树上徒步爬上山坡。

    到了坡上,眼睛一亮,只见不远处现出黑沉沉的一大片屋子。

    辛寒走大大门处‘嘭嘭嘭’敲了几下,不见有人应门,便朗声道:“有人在吗,在下避雨而来并无恶意。”说完又敲了几声。

    忽听大屋深处有一个听不出男女的声音应道:“此处乃不祥之地,客人若是方便向北,再行三十里,便有市镇。”

    辛寒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夜黑雨急,怕是走不出三十里,还请主人开方便之门。”

    等了半晌都不见有人应声,便即朗声道:“如此在下便打扰主人清净了。”说完看了看院墙,双腿发力直直蹦了起来,落在墙头。

    他现在通微入化,劲力通达,身法越加灵活和江湖上三流轻功也差不多,这一蹦轻飘飘的落在墙头没发出半点声音。

    大门里面是个好大的天井,再进去是座大厅。

    辛寒进到大厅见厅上陈设着紫檀木的桌椅茶几,竟是大户人家的气派。

    桌上有烛台蜡烛,他能暗中视物也不去点燃朗声说道:“在下冒昧也属无奈,便在这大厅坐上一宿雨停便走,说完便坐在最近的椅子上就开始修炼‘龙象波若功’。

    =

    感谢:‘射$狼’‘专打太监作家’‘讨钱’‘胡微’‘无为hhb’‘kaoyigeren’谢谢几位朋友的打赏。

    夏天不知道为什么有时能回复帖子,很多时候都不行,郁闷死。

    说说更新的事吧,夏天事情多码字慢,想着留些存稿等有推荐或者上架时才用,昨天看大家留言,那今天就多加更一章吧。

    那啥,不管怎么说,更的少总是不对的,夏天争取在有感觉的时候多码一些尽快提升码字速度,争取做到两更。
------------

第九十章 活活震死

    什么叫水磨石的功夫,就是经年累月连绵不断的去练,辛寒倒是对这种功夫不太抵触,就如他以前玩游戏的时候,总是找个地方先挂机,等级高了再出去欺负小号装‘逼’,那才叫爽。

    “今夜就先练一宿功夫,等明早在想办法和这里主人结识。”辛寒知道庄家的情况,没有男人,自己虽然想认识双儿,但这么晚了冒然行事不太好。

    他打算的好,但计划没有变化快,庄家大屋上的山坡上此时正爬上来两个狼狈不堪的人,正是那老者与刘大彪两人。

    两人顺着马车压过的痕迹一直跟踪至此,说的轻松,可哪里有那么容易,下着大雨,地势高的地方还能辨认,低洼之处早就被水淹没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75
首页   上一页   ←   75/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