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62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看身后跟着的侍卫,确定他们听不到自己说话,便又小声道:“师父,我加入天地会了。”

    辛寒无所谓点点头:“恩,知道了,没什么,你不会做伤害我和皇上的事,不是吗?”

    韦小宝心里感动,重重点点头:“放心吧师父,小宝知道谁对我好,我一辈子也不会伤害你们的。”

    催马驰回北京城,进宫时已是傍晚,两人即去叩见皇帝。

    韦小宝一如原著里,早已想好了一大片谎话,如何给强人捉去。

    如何给装在枣子箱中运去等情倒不必撒谎,跟着说众奸党如何设了灵位祭奠,为了等一个首脑人物,却暂不杀他,将他绑在一间黑房之中,他又如何磨断手上所绑绳索,杀了看守的人,逃了出来。

    如何在草丛中躲避追骑,如何偷得马匹,绕道而归,遇见前来营救的辛寒等人说得绘声绘影,生动之至。

    康熙问道:“既然师父遇见为何不将贼人一网成擒?”

    辛寒解释道:“听小宝说那些反贼人多势众,偏又身居武艺,我身边带的人不多,都不如江湖好手,就想着先回来复命由皇上调集军队再抓捕那些贼人不迟。”

    康熙点点头道:“这一番可辛苦你们了。”

    韦小宝道:“皇上,鳌拜这些奸党,势力也真不小。奴才逃出来时,记明了路径,咱们马上带兵去捉,好不好?”

    康熙喜道:“妙极!你快去叫索额图带领三千兵马,随你去捉拿。”

    如此便没有辛寒的事了,他知道索额图这一趟定然无功而返也没什么热闹可看便辞别康熙出宫回府。

    回到家中,多德告诉辛寒康亲王已经派人将那杆‘常胜大枪’送了过来,同时又送了两个厨子过来,都是精通各地菜肴的名厨。

    辛寒点点头,这个康亲王还真是有心了,自己寻个借口说了一嘴,没想到他却记得清楚。

    晚饭过后,辛寒对两个厨子的手艺极为满意,夸奖了一番,每人都打赏了十两银子,告诉两人以后每月都有如此的赏钱,乐的两个厨子直说定然会好好做菜报答大人。

    辛寒回到房里,拿出那本《铁布衫》秘籍,仔细阅读起来,发现要练这门功夫准备的东西还不少。

    这铁布衫要在地上铺满细沙,练功之人以不同的角度和身体的各个部位摔在细沙上,增加皮肤筋骨的坚韧性,然后又要用软布做成一锤,击打浑身各处,练功完毕之后还要辅以药酒擦拭,防止皮肤肌肉坏死溃烂。

    最后一步是要用内功搬运气血,使得气血鼓荡全身,滋养筋骨皮膜,达到外功内壮的效果。

    书上写明‘此功成就金刚体,刀剑难伤铁做衣。’练成时候能刀剑难伤,但却挡不住如锤斧一类的重型兵器。

    还写着若是没有内功催动气血,只能增加自身的抗击打能力,却挡不住刀剑加身。

    辛寒看完不禁想到,自己若是化劲大成,劲力鼓荡周身,按照书上的练法催动气血不知道与那内功有何不同。

    想了想,觉得自己有些想远了,还是先将前面的功夫练成,等自己通微入化,成就化劲之时再说不迟。

    想到这,辛寒唤来多德,吩咐他按秘籍上的东西准备,药方上的药材要年份久的别怕花钱。

    多德虽然不知道主人这是要做什么,还是二话不说,拿着清单去采购了。

    有钱好办事,多德按照辛寒的吩咐一切都买的最好的,半个时辰就准备完毕。

    院子里专门腾出个角落铺一尺多厚的细沙,布锤也做好了,药材买的都是年份久药效强的,还买了二十斤的女儿红让药店的坐堂先生将酒泡好此刻也摆在辛寒面前。

    辛寒看多的满头大汗的样子,对他办事能力,很是满意,便夸奖了几句,顺便让他这几日回扬州一趟,让多福多寿还有他们的家人也都过来。

    多德想到马上能和家人团聚很是高兴,辛寒吩咐他下去休息,自己便开始练这铁布衫。
------------

第七十三章 茶楼会英豪

    ‘砰砰砰’辛寒光着膀子,只穿着短裤在细沙上不停地摔打,几十下过后感觉浑身肌肤火辣辣的疼,身上皮肤更是一片赤红。

    见差不多了,便取来一旁的药酒擦拭全身。

    这药酒有个好处,不似平常药酒需要年份,药材入酒便可使用,随着铁布衫功力的加深,药酒的年份也跟着增加,完全不影响使用,当然得不停加酒水和增补药材才行。

    要是现在给辛寒那一坛上了年份的药酒,他可承受不了里面的药性,药性入体不是伤肾就是伤肝,简单一句话,功力不到便承受不住。

    辛寒倒在手上一点药酒,两手急搓,待掌心火热,便用两手在身上各处均匀拍打,直到感觉周身滚烫才停止。

    拿起软布锤,均匀的敲打前胸后和四肢,一刻钟之后再擦一遍药酒,这才算把‘铁布衫’一天的功课完成。

    练完第一次铁布衫,辛寒只觉得浑身气血沸腾,赤着上身在院子里将自身的拳法打了一遍,然后又练习了八极拳的‘哼哈’二劲。

    哼哈二劲是以声音震动内腑,声音虽然轻微,可内脏同样柔弱,正好相合,功夫虽慢,但滴水石穿,天长日久以声音震动可以让内脏凝实,以后抱丹凝劲,内外劲力合一可都靠它。

    练拳完毕他总感觉今天练拳劲时与往日有所不同,但要具体说出哪里不同,他也说不上来,但他知道这肯定是‘铁布衫’带来的变化。

    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他现在也不敢确定,一切都要铁布衫功夫上身之后,慢慢的才能看出来。

    辛寒又取过康亲王送来的‘常胜枪’这家伙六十八斤沉,他如今也只能勉强练上一会,十几招过去便有些气喘,看来要想完全用这把大枪对敌可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把‘常胜大枪’收入虚空戒,本打算休息,却没想到这功夫张庚年和赵齐贤两人找上门来。

    “两位哥哥怎么来了,吃过了吗?我这就叫厨子准备酒菜。”看着点被多德让进门的两人,辛寒擦了把汗迎了上去。

    没了外人,私底下两人随意很多,接过一旁多德奉上的茶水张庚年才道:“吃过了,辛兄弟今天你让弟兄们缀上那些人都进城了。”

    赵齐贤也道:“我们俩的意思是来问问,你打算怎么办,要不然咱们就下手拿人,这可是大功一件啊,听说索大人今天那一趟算是白跑,看来这个功劳还要着落道咱们御前侍卫身上。”

    “进城了?你们跟的哪个进城了?”辛寒丝毫不觉意外的问。

    张庚年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幅画像:“就是他!”

    辛寒拿过来一看,画的一般,但神韵抓的很准一眼便能认出画上面的就是‘陈近南’。

    他今天吩咐底下人画影图形,没想到御前侍卫们的办事效率如此之高,这才不过半日便将陈近南的相貌落在了纸上,虽然有些失真,但见过陈近南的他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他哪里知道这些御前侍卫都是二代出身,大户人家的子弟自然少不了琴棋书画这些爱好,找出几个能作画的一点都不难。

    张庚年道:“那些人干什么的都有,开药店,肉铺的,走街串巷的,做买卖的,都在京城里有营生,只有这个白面书生不知来路正领着两个人在京城里瞎逛呢。”

    赵齐贤又道:“辛兄弟,你别看此人像个小白脸似得,但经过兄弟们的暗中观察那些贼人们就以此人为尊,应该是条大鱼。”

    辛寒点点头:“先养着吧,暂且不要动,一来那些人背后有没有人还不好说先观察一阵子,看看能不能抓到更大的,这些人我看也就是一些江湖豪客,对打击鳌拜一党半分用处也没有。”

    “这二来抓人也不是咱们该管的事,等真要掉出大鱼我在禀告皇上,功劳少不了咱们的。你们就注意他们是否和朝中大臣有所接触便可。”

    这些话听着有些道理,其实辛寒是为了转移视线罢了,他可不想抓陈近南和天地会的人,至少没威胁到自己之前,并不想与之为敌,只掌握这些人的行动就行了。

    “走,去会会他,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成色。”辛寒换了件衣服带着两人出了家门。

    张庚年带路,三人一路到了一间茶馆门前。

    “辛兄弟,那人就在里面!”

    辛寒点头道:“两位哥哥先隐藏起来,我进去看看。”

    这间茶馆有两层,辛寒进到一层发现坐了五六个人,喝着茶水,吃着瓜子,听着说书先生讲书,却没有陈近南。

    伙计迎了上来,辛寒直接问道:“二楼有位置么?”

    伙计说有,但想听书还是一楼听着真亮。

    辛寒摇摇头:“就去二楼,我等人。”

    跟着伙计上了二楼,楼上就一桌客人,此时见有人上楼目光齐刷刷看了过来。

    辛寒感觉身上立刻被几道目光盯住,他抬头看了过去发现陈近南就在中间坐着,两侧各坐了一人,这两人一个精壮,另一个胖胖的长相富态好像富商,此刻三人如电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辛寒心中一紧,他感觉敏锐,若无意外那两个老者也是高手,至少要比海大富厉害。

    他心中想着,脸上却不表露出来,往那边扫了一眼便跟着伙计找了一张靠近一楼栏杆的位置,点了一壶茶水几个果盘,装作听书。

    可这样他也没能摆脱几人的目光,辛寒心中疑惑难道是自己暴露目标了?要不要先撤出去再说,若是此刻交上手自己可没把握全身而退。

    正想着,陈近南身边那个像是富商的人走了过来,手里还拎着个长条状的东西,用布包着也不知是什么。

    这胖子走到辛寒跟前笑呵呵的道:“小兄弟,我刚从广东到京城行商,今天买了个好东西说是汉朝的,我也不懂这个,我见你衣着华贵必是贵人,你帮我看看这东西是真是假。”

    辛寒刚要拒绝,这胖子不容分说便将长条布包打开,里面放着两根黑漆漆如铁条般的东西。

    胖子拿出一根朝辛寒递了过来,忽然间‘哎呦’一声,好似脱手没拿稳,那铁条般的东西竖着落了下去,正巧朝辛寒的脚面戳了过去。

    这铁家伙戳到脚上不残也伤,那胖子嘴上喊的痛快,可眼睛却盯着辛寒的表情。

    辛寒第一眼看见这东西便认出来了,这哪是什么古董,虽然瞅着古香古色,但这就是武人用的铁尺。

    辛寒本想装作惊骇的模样,不去管它,料想天地会的人也不能伤害无辜,却没想到那胖子任凭铁尺坠落,丝毫没有去管的意思。

    辛寒哪里还能等这铁尺伤了自己,当即脚尖一勾铁尺倒飞直奔胖子肚子就撞了过去。

    同时辛寒心中一动大喊一声:“敢偷袭老子,让你好看。”

    喊完这句话便装作不依不饶,上步就是一拳。

    虽然动手了,但辛寒也不想让陈近南等人认为自己是奔着他们来的,只能把戏做下去。

    那胖子本来伸手一抄便能把铁尺接在手中,可辛寒这一拳妙就妙在,如果他接那铁尺必定被辛寒打中,若是挡下这一拳,铁尺又是个威胁。

    “咦。”胖子虽然料想辛寒会功夫,却没想到反应这么机敏,而且反击起来也让他手忙脚乱一番。

    胖子身形一晃,灵巧如同猿猴和体型一点也不相称,瞬间躲开铁尺和辛寒的一拳,任凭铁尺落在地上。

    “好朋友,哪路的英雄报个号吧?”胖子此刻收了嘻皮笑脸一脸冷色的看着辛寒。

    “什么哪路的?说!是谁派你们来偷袭老子。”辛寒脸带怒色仿佛气愤到了极点。

    胖子呵呵一笑:“朋友,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了,好!就让方某来会会你。”

    说完两脚一踏,一个弓步冲拳,势如虎啸朝辛寒打了过来。

    胖子一出手便是猛攻,辛寒见这胖子也是走的刚猛一路,见猎心喜,用八极拳应了上去,两人一出手便都是大开大合的招式。

    瞬间这二楼噼里啪啦,桌椅板凳,凡是被两人拳脚扫倒的都变砸个稀碎,一时间两人打了个半斤八两不分胜负。

    陈近南面沉似水,那个精装的汉子小声道:“总舵主,用不用我上去与老方合力将这人拿下逼问清楚?”

    陈近南摇摇头:“看看再说,也许是误会也说不定。”

    这精壮汉子一想也对,若是官兵的话,此刻已经动手了,为何还没有其他动静。

    辛寒和胖子这一打弄出好大的动静,一楼的客人都抻着脖子往上瞅,那掌柜的可受不了,这买卖要是被砸了,可上哪说理去。

    硬着头皮上了二楼:“两位爷,别打了,有话好说,要是惊动了官府对您二位爷都不好。”

    陈近南身旁那精壮汉子一听这掌柜的要报官立刻说道:“掌柜的,不用担心,打坏了东西我照价陪偿。”

    那掌柜的没看他反而盯着辛寒瞄了半天忽然道:“这位爷可是擒拿鳌拜的御前侍卫总管辛寒辛大人?”

    他这一说辛寒暗叫不好,没想到这个掌柜的认识自己,暴露了。

    陈近南和那精壮的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62
首页   上一页   ←   62/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