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57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小宝的伤势来,见韦小宝嘴角流出血丝,心口衣衫破碎留下一个掌印露出里面的宝衣,他这才放心下来,有宝衣保护量来无事。

    海老公没听见韦小宝落地声心中一惊问道:“是哪位高人到了,海大富在这见礼了。”

    辛寒正要答话,韦小宝咳嗽一声缓了过来:“师父痛死我了估计我要不行了,我死了以后就没人照顾我娘了要不然你把她娶了吧”

    辛寒气的将韦小宝往地上一扔:“你这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韦小宝道:“师父你太残忍了,我这都要不行了,你还不对我温柔点”

    辛寒气急之下踢了他一脚:“不行你大爷,赶紧给我滚起来。”

    韦小宝这才反应过来要真是不行了哪能说那么多话,当即转悲为喜,扑棱一下站了起来:“太好了,我居然没事,这衣服可真了不起。”

    海大富此刻心中震惊,韦小宝中了他一掌居然没死,刚才他打中韦小宝时入手柔软,不像穿了内甲护身,难道是金钟罩?

    又联想到韦小宝一套精妙的外家拳,难道这韦小宝的师父是少林弟子?

    不禁问道:“是少林哪位大师在此?”
------------

第六十六章 对战海公公

    辛寒朝海公公抱拳道:“在下辛寒,可不是什么少林大师,不知道我这桂兄弟哪里得罪了海公公您,竟然下如此重手。”

    海大富闻听辛寒的名字为之一怔,但听辛寒开口便是问罪脸上立刻沉了下来:“原来是御前侍卫总管到了,这小太监来历不明,并未净身,接近皇帝怕有所图谋,你又私自传他武艺,可莫要惹出什么事来才好,我劝你还是把他交给我处置吧。”

    海大富以为辛寒见韦小宝和皇帝走的近所以讨好他,这才不知轻重传他武艺。

    辛寒冷冷的道:“我看您老人家,身怀绝艺,藏身大内,却甘愿当太监,怕才是有所图谋吧,在下身为御前侍卫总管,既然碰到了这件蹊跷的事,就要调查清楚,海老公和我去侍卫处走上一趟吧。”

    海大富脸上阴沉似水:“辛大人,老夫自幼入宫,一生皆在宫中,对先皇还有当今皇上都忠心耿耿,有何蹊跷?我劝大人你还是将这小子交给我,切莫自误才是。”

    韦小宝在一旁呸了一口道:“老乌龟就爱说瞎话,来历不明?我怎么入宫的你不知道?怎么进入上书房的你不知道?”

    海大富听韦小宝这么说顿时急了低喝一声:“住口”接着人从窗户里纵身便蹿了出来,照着刚才辛寒和韦小宝说话的方向就是两掌,看样子是连辛寒也不打算放过。

    辛寒一脚将韦小宝踹到一边,飞速的击出两掌与海老公对在一起。

    这两人四掌一对上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无声无息,辛寒和海大富同时倒退了三步,互相惊讶的看着对方。

    “这就是内力?”辛寒清楚的感觉到与海老公对掌的一瞬间一股阴冷的寒气顺着自己手掌渗透进来,所过之处犹如刀割。

    辛寒飞速临空打出两拳,暗劲勃发,浑身上下筋骨齐鸣劈啪一阵响动,两股暗劲打出顺着开合的毛孔将这两股阴冷的气息排出体外。

    这也是辛寒反应神速,要是慢上一阵后果还不好说。

    海老公那边更是诧异,接触的一瞬间两股暗劲透体而入,直透入骨,两只手臂差点折断,被他用内力死死抗住,费了一番功夫才将这两股暗劲消灭。

    “辛大人,好功夫。”海大富阴阴的赞了一句,脸上越发阴狠:“不知道这阴狠的拳法传自哪家哪派?看样子也不是正道的路数,我看就是你本身也有问题,同样也留不得。”

    辛寒呵呵一笑也不解释,这老太监哪里懂得暗劲的奥妙:“海老公,你的功夫也阴毒的很,我看你还是先和皇上解释清楚自己的问题好了。”

    海大富知道再说也是无用,他以决定要铲除辛寒和韦小宝,在辛寒话音刚落,他认准方位身形一闪便到了辛寒身前,手如钢构带着劲风抓向辛寒咽喉。

    辛寒没想到这老太监这么阴毒,接着自己说话的时候突然袭击,他单手一格,然后另一只手一拳捣出打海大富的心口。

    海大富身形变换,几乎贴着辛寒的拳头闪了过去,但他的手却并没有改变方向眨眼间已经到了辛寒咽喉处。

    海大富这一闪出乎辛寒意料,但他处变不惊,猛吸一口气前脚猛踏,身体硬生生向后退出半尺,躲过这一击。

    但海大富得理不饶人,柔身而上出手便抓辛寒的关节或是要害,看样子使得是一套擒拿的功夫。

    辛寒哪里敢让他拿住,海大富有内力在身,被他拿住不死也残废,硬着头皮使出八极拳招架却不料海大富犹如未卜先知,往往辛寒的拳才出到一半便被海大富破解,又打还回来,一时间逼得辛寒手忙脚乱。

    按说就算海大富几十年的武艺比辛寒要高出不少,但辛寒此刻也是暗劲的层次,就算败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处于下风。

    原因就在海大富出手招数精妙且辛寒对他出手的路数都不熟悉,而海大富虽然也不了解八极拳,但刚才和韦小宝动手的时候,他故意放水让韦小宝把这拳法完完全全的使了一遍,所以辛寒被逼的手忙脚乱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辛寒出手不顺,便知道自己和海大富还是有差距的,虽有千斤之力,又有暗劲护体,但打不到人家又能怎样。

    而且海大富出手招式之多让辛寒都不禁暗自咂舌,掌法,腿法,擒拿,招式几乎都不重复,而心寒翻来覆去就是几套八极拳的拳架,此刻只能勉强应付。

    辛寒一着急,寻了海大富一个破绽,一招贴山靠撞了过去,强大的力量让海大富不敢硬接闪出丈许。

    辛寒趁着这个机会腰刀出鞘,单手一引,一道寒光朝着海大富划了过去,他没学过刀法只能用拳法里劈掌的路数来使刀,也不知对不对,据说八卦掌就出自刀法,自己这么干想必也差不了多少。

    没想到海大富耳朵动了动,忽然笑了起来,不退反进,贴着刀光掠了过来。

    辛寒赶紧变招横扫,忽然觉得手里一轻,腰刀不知怎么便到了海大富手上。

    “呵呵,辛大人没用过刀吧,这使刀也是门学问,不能握得太紧,也不能太松,你的刀就握得太紧,不够灵活多变”

    说到这海大富忽然咳嗽了两声:“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反正今天也要除掉你,也罢,老夫就让辛大人临死前见识一下老夫的刀法。”

    辛寒被他说得老脸一红,韦小宝也傻了,叫道:“师父不带这样的啊,你还给老乌龟送刀,嫌咱俩死的不快么。”

    海大富话音一落扬手就是三刀,同时攻击辛寒上中下三路。

    辛寒也急眼了,太他妈丢人了,真想取出沙鹰来一枪崩了这老乌龟。

    可在皇宫里一放枪,且不说这海大富身法如同鬼魅,能不能打中还在两说,枪声一响必定引来无数麻烦。

    辛寒身形暴退,海大富得理不饶人如附骨之蛆紧跟而上,手中钢刀寒光闪烁,招数精妙,让辛寒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只能一退再退。

    辛寒连退数丈,海老公追了数丈,再后退就是一堵高墙,韦小宝看的仔细忙出声提醒,辛寒听得明白却哪有时间答话。

    接连又退了几步,身后便是丈高的墙壁,辛寒后脚一踹墙壁身体不退反进朝海大富横扑了上来。

    海大富眼瞎耳聪,听得清楚,嘴角露出冷笑,以为这位新任的侍卫总管也不过如此,看来是打算拼命了,手里钢刀急舞,朝着辛寒浑身要害而去。

    忽然海大富感觉到咽喉一丝凉意,经验丰富的他知道这是兵刃及身时散发的寒气,他迅速撤身挥刀格挡,就听见身前‘当’的发出兵器碰击的金属声。

    海大富虽然不知道这位大内侍卫统领手里拿的什么兵器,却一点也不敢大意,身如飘絮看似轻盈实则极快的朝后面退去,手中钢刀将身前护了个风水不透。

    接下来海大富庆幸自己的谨慎,一连串的金属碰撞声‘叮叮当当’同时他也听出辛寒用的兵器是一杆长枪。

    韦小宝此刻早藏身一处假山后面探出头来观战,就在刚才辛寒被海大富逼到墙角之时他还在考虑着,若是师父败了,自己是回头就跑找到小玄子后再来报仇,还是冲上去和辛大哥同生共死呢。

    可在他还没做出决定的时候,就见被逼到墙角下的辛寒后脚在墙上一蹬,整个人朝那老乌龟飞扑过去。

    韦小宝心道‘完了’就在他打算转身就跑,去找小玄子报信的时候,忽然间看见辛寒手中寒光一闪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杆长枪。

    辛寒人在空中接着冲劲,大枪一抖,凤凰乱点头,寒光点点的枪花便将海大富笼罩在内。

    韦小宝刚才心头提到嗓子眼了,此刻见辛寒大发神威,想要喊声好,却发现嗓子发干,这一声好却怎么也没喊出来。

    辛寒刚才被海大富追的狼狈,心中也有怒气,本来以为突破暗劲也是一方高手了,却不想差点在这里折戟。

    大枪一出便带着惊涛拍岸的气势,将李书文传的精妙招数一一施展出来,一些杀招更是毫不手软的朝海大富身上招呼。

    所为一寸长一寸强,此刻辛寒就是要占这个便宜,手里大枪急抖,去如箭、回如线,指人头、扎人面,快如风、密若雨,活如龙蟒蛇缠人,动若闪电刺一线。

    一条大枪让辛寒使得活了,平时他根本达不到这种地步,今天被海大富逼得狠了,大枪上居然突破,有些往日生涩的招式,如今使来如行云流水,顺畅无比。

    海大富几次想要隔开大枪近身缠斗却都被辛寒油滑的击退,心中不由得暗骂,知道短时间内很难把辛寒拿下。

    他耳朵极为敏锐,已经听到远处有一众脚步声急奔着朝这里来,想是两人兵器碰撞的声音惊动了宫中的侍卫。

    海大富也知道那些守卫可都是辛寒的人,等人到了,自己要走可就不容易了,虚晃一招,钢刀脱手朝辛寒甩去。

    他却借着这个机会,身形急退到房下飞身上房,他虽然看不见,但从小在皇宫中长大地形了然于胸,几个起落便不知去处。

    辛寒可没本事蹦这么高只能望房兴叹,看来是该找门轻功练练了。

    韦小宝此刻从假山后面出来,惊魂未定之下还不忘拍辛寒马屁:“还是师父厉害,老乌龟被打的望风而逃。”

    辛寒气的敲了他脑壳一下:“还望风而逃,什么风?你怎么不说我放屁把他熏跑了。”

    韦小宝知道自己用词不对,捂着脑袋讪笑起来。

    一群侍卫已经将院落围住,然后冲了进来,带队的是赵齐贤,看见面前人是辛寒当即一愣,又见他手持大枪,地上扔着侍卫的腰刀不禁疑惑的抱拳道:“大人,这是?”

    赵齐贤等人都有分寸,人前的时候称呼‘大人’人后再以兄弟相称。

    辛寒捡起钢刀归还入鞘笑道:“闲来无事教桂兄弟些防身的本领,却不想惊扰各位兄弟了,罪过,罪过,晚上老地方我请吃酒。”

    众侍卫都笑了起来,赵齐贤虽然疑惑辛寒那杆大枪是怎么带进宫的,但辛寒是上官又是好兄弟,想来也没什么大事,便点头领着人撤了。

    辛寒一拉韦小宝:“走,去看看海老乌龟干什么去了。”说完便拉着韦小宝一路往海大富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那个方向正是‘慈宁宫’。
------------

第六十七章 猪队友

    辛寒荣升大内侍卫总管,宫中的地形也早已熟悉,拉着韦小宝一路朝慈宁宫跑去,才跑得几步,便嫌韦小宝脚慢,伸手便抓住韦小宝。

    “别出声!”辛寒说完提着韦小宝飞速朝海老公追了上去。

    韦小宝被提着像小鸡崽儿似得,正要惊呼出声却被辛寒一句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好不憋屈。

    韦小宝也就八十多斤的分量,在辛寒手中如同无物,他两脚一起一落便是一丈多远,速度快的惊人。

    此时夜色渐浓,宫中人烟稀少,辛寒循着人少的地方疾走,便是有侍卫见到,看见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也闭嘴装作不见。

    不大的功夫便来到慈宁宫外,辛寒提着韦小宝纵身而起,足尖在宫墙上连蹬了三脚,便上了宫墙,又悄声无息的顺着宫墙溜了下来这才把韦小宝放在地上。

    又嘱咐了他一遍千万别出声,这才拉着已经晕头转向的韦小宝朝里面走去。

    靠近慈宁宫殿前,忽听殿里有人说话:“外面是谁?”

    辛寒忙拉着韦小宝藏身在花丛中,这才发现原来并不是对自己两人说的,那慈宁宫殿前影影绰绰站着一道身影,手里还拉着一个宫女,正是海大富,海老公。

    却听得海老公道:“奴才海大富,给你老人家请安来啦。”这声音也是阴森森地,殊无恭谨之意。

    韦小宝大奇:“老乌龟是什么东西,胆敢对太后这等无礼?”

    他心里想着一会怎么在太后面前为自己和师父表功,最好在治老乌龟个大不敬的罪名,他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罪,但听别的太监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57
首页   上一页   ←   57/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