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56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扑面而至,再看匕首,剑身如墨,黑漆漆的和木刀相似。

    他这番举动自然落在索额图和韦小宝两人眼里,韦小宝看着匕首失望道:“辛大哥,看着匕首出自宝库,原以为是见宝贝,没想到却是这个样子。”

    索额图倒觉得这匕首不一般,要不然鳌拜也不会将之收在宝库中。

    辛寒呵呵一笑,拿着匕首在墙上挂着的刀剑上一划,擦的一声,被划过得刀剑应声段成两节。

    索额图和韦小宝都吸了一口凉气,好锋利的匕首。

    辛寒朝两人笑道:“这匕首我看不错,我就选它了。”

    韦小宝自然不会与辛寒争,这匕首对他的诱惑力还不如金银来的实在。

    索额图笑道:“恭贺兄弟,得了这样一柄宝剑,鳌拜家中的宝物,自以此剑为首,自古宝剑配英雄,兄弟你生擒鳌拜名震天下,这匕首与你相得益彰啊!”

    辛寒笑道:“多谢哥哥,哥哥你也是武官出身,若是想要这匕首,小弟就让给你好了。”

    索额图连连摇手,道:“你哥哥出身是武官,以后做文官,不做武官啦。兄弟你保护皇上责任重大,还是你拿去用处大。”

    辛寒也不推辞,将匕首放进靴筒里,实则收进了虚空戒里。

    索额用心查点藏宝库中的其他物事。只见珍宝堆中有件黑黝黝的背心,提了起来,入手甚轻,衣质柔软异常,非丝非毛,不知是什么质料。

    他一意要讨好辛寒,说道:“兄弟,这件背心穿在身上一定很暖,你穿了去罢。”

    辛寒结果背心,心说这就是那间宝衣了,双手用力一扯,千斤的力道迸发而出,宝衣却丝毫不坏,把宝衣放在桌子上,又在墙上拿起一柄钢刀,在宝衣上用力斩了两下。

    那桌子受不住辛寒大力,轰然倒塌,拿起衣服细瞧发现没有丝毫损伤。

    索额图哈哈笑道:“恭喜兄弟连得两件宝贝。”

    辛寒却道:“这衣服虽好却对我无用,一旦穿了这件衣服,心里必然依仗,少了面对危险的心理,武艺难有进步,还给小宝吧。”

    说完便让韦小宝当场换上。

    韦小宝都看傻了,这刀枪不入的衣服他可没见过,此刻见辛寒将之送给自己,便乐呵呵的换上,只是大了不少,幸好衣服柔软,塞在外衣里面也看不大出来,等以后长高了便合身了。

    索额图不无敬佩的朝辛寒道:“兄弟大智慧,无怪你能将鳌拜这满洲第一勇士击败。”
------------

第六十五章 直面海大富

    韦小宝知道自己脾性,练功的苦想想都打寒颤,如不是辛寒看的紧他早不练了.

    心说还是师父对自己好,这衣服确实适合我,我武功不行,还有这衣服保命,至于小玄子,他的身份也用不到这衣服吧。

    这时鳌拜财产已经整理差不多了,索额图名人拿来账本清单查看,不由得咂舌不已,说道:“鳌拜这厮倒真会搜刮,他家产比我所料想的多了一倍还不止。”

    他命手下人都出去,房内只剩下他们三个这才道:“:“两位兄弟,他们汉人有句话说:‘千里为官只为财。’这次皇恩浩荡,皇上派了咱哥儿三个这个差使,原是挑咱们发一笔横财来着。这张清单吗,待会我得去修改修改。二百多万两银子,咱们商量一下说该报多少才是?”

    韦小宝哪经历过这个,正思量间,辛寒说道:“此事以哥哥为主,自是哥哥拿个主意,我们两个唯命是从。”

    韦小宝也说是。

    索额图笑道:“这样吧,单子上开列的一共是二百三十五万三千四百一十八两,咱们去个一,那个零头仍是照旧,戏法一变,变成一百三十五万三千四百一十八两,那个‘一’字呢,咱哥儿仨就平分。”

    韦小宝却是吓了一跳,他也听出两人是要贪污的节奏,不由得惊呼出声:“你,你说”

    索额图呵呵一笑:“兄弟是嫌少吗?”

    韦小宝结结巴巴的道:“不是,我是说这么多钱怎么花的完。”

    辛寒沉声道:“此事只怕下面的人走漏风声,还是要许些好处打点一下才是。”

    索额图道:“兄弟和我想一块儿去了,正该如此,咱们一人拿三十万两,余下十万,拿出五万打赏下面,剩下五万打点宫里的人如何。”

    “好。”辛寒和韦小宝自然没有意见。

    三人商定由索额图出面料理这些事宜,并把钱都打成银票再给两人,两人都说这样最好。

    最后索额图从上报的钱数里拿出六万两银子使人返还给苏克萨哈的家人,美其名曰“给太多了,反倒显得苏克萨哈不够清廉。”

    辛寒呵呵一笑:“正是如此。”

    上书房里康熙问道:“鳌拜这厮家里有多少财产?”

    韦小宝回道:“据索大人出不差点银一百三十五万三千四百一十八两。”

    辛寒心里偷笑,知道韦小宝是将他和自己摘个干净,万一以后这事传出去完全可以推到索额图身上。

    果然韦小宝趁着康熙不注意回头朝辛寒挤眉弄眼。

    康熙大怒狠狠拍了一下御案:“该杀,该杀,这混蛋!搜刮了这许多民脂民膏!朕果然没办错他。”

    康熙发了一阵脾气,这才看向索额图献上的两本《四十二章经》脸色缓和了下来:“太后吩咐的差事办的不错,走你们陪朕亲自送到太后手中。”

    索额图入不了后宫,退去之后便去继续清点鳌拜财产,康熙带着辛寒,韦小宝二人将《四十二章经》拿给太后,太后自是高兴,还赏赐了两人不少吃食。

    康熙留下和太后说话,两人识趣地告退,出门走出一段距离韦小宝这才小声道:“师父,那《四十二章经》咱们就不要了么?这么多人想得到里面一定有大秘密。”

    辛寒笑问:“何以见得。”

    韦小宝道:“海老乌龟要的就是这经书,还有那太后什么经书得不到?非要这八旗的《四十二章经》要说没事,谁能相信。”

    辛寒点点头:“放心吧,他们即使得到那经书也窥破不了其中的秘密,等有机会偷偷拿过来。”

    韦小宝精灵古怪,听了辛寒的话眼睛顿时一亮:“师父莫非知道这秘密?”

    辛寒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此事以后再说,今天天色晚了,我送你回去。”

    韦小宝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师父瞧不起人了。”

    辛寒自己刚想起来,原著中就是抄鳌拜家当晚海老公就要对韦小宝下手的事。

    苦于没法解释,便没好气的敲了韦小宝一个响头:“我是师父,说了你便听,不听便是大逆不道,说送你回去就送你回去,怎么想欺师灭祖吗?”

    韦小宝额头吃痛练道:“徒弟不敢。”

    辛寒这才满意:“明日多练一个时辰桩功。”说完当先走在前面朝海老公的住处行去,不理会韦小宝在身后的哀嚎告饶声。

    辛寒在距离海老公住处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和韦小宝道:“今日太后派你去取经书,那海老公肯定已经得知了经书的消息,凭他武功知道了经书确切的位置,便再用不到你了,我怕他今日便要对你动手,这才跟来。”

    韦小宝大惊:“那可怎么办啊,师父,辛大哥,你可要救救你得宝贝徒弟啊。”

    辛寒道:“别害怕,我怎么可能不救你,一会你便回去,小心应对,我藏再外面,若见他对你动手便出来就你,你身穿宝衣,刀枪不入,又学了许久的拳法,量那海公公一时片刻拿不下你。”

    韦小宝想起自己还有宝衣护身立刻信心大增:“谁怕了,那老乌龟岂是你我师徒的对手”他自吹自擂说了一半便见辛寒作势欲踹,撒腿便跑,还不忘回头朝辛寒做个鬼脸。

    “这小子,下次让你多站两个时辰的马步好了。”辛寒摇了摇头,放轻脚步跟了过去,他知道海公公有内功在身,所以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就连呼吸也放缓变得若有若无。

    辛寒脚步轻不可闻,不发出一丝声响慢慢走到窗口,透过缝隙朝里面看去,见韦小宝进屋后海老公问起今日做了什么事。

    韦小宝说了到鳌拜家中抄家,至于吞没珍宝、金银、匕首等事,自然绝口不提,最后道:“太后命我到鳌拜家里拿两部《四十二章经》……”

    海老公突然站起,问道:“鳌拜家有两部《四十二章经》?”他听说韦小宝奉命去鳌拜家找经书给太后,却不知竟有两部。

    韦小宝道:“是啊。是太后和皇上吩咐去取的,否则的话,我拿来给了你,别人也未必知道。”

    海老公脸色阴沉,哼了一声,冷冷的道:“落入了太后手里啦,很好,很好!”

    待会厨房中送了饭来,海老公只吃了小半碗便不吃了,翻着一双无神的白眼,仰起了头只是想心事。

    辛寒心系韦小宝的安危不敢远离半步,送饭菜的太监过来时便藏身庭柱之后,他身法灵活,过往的太监无人能发现他,等人过去后在靠近窗口观看。

    韦小宝吃完饭想起辛寒还在外面,他看老乌龟海公公没有翻脸的意思,心想别让师父在外面受罪了,不如让他先走,自己这里应该没事。

    想到这他站起身来就要出门。

    忽然坐在一旁沉思的海公公抬头问道:“你干什么去?”

    韦小宝打个哈哈:“吃的有些饱,出去走走。”

    海老公又问:“今天吃饭为什么不喝汤?”

    韦小宝心中一突,其实他自从发现汤有问题便从来都不喝,装装样子假装喝了,然后再找机会倒掉。

    唯有今天心中害怕老乌龟翻脸动手便将这事忘了,下意识的那汤动也没动,怕是老乌龟没听到喝汤的声音起了疑心。

    不过老乌龟问了还要应付过去,便道:“天天喝汤有些腻了,再说今儿个不渴,便没喝。”

    海老公忽然阴森森的一笑:“没喝就没喝吧,也不差这一顿了。”

    韦小宝觉得他话里有话,又听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便道:“那我出去了。”说完扭身便要出门。

    海老公忽道:“可惜,可惜。”

    韦小宝脚下一顿好奇问道:“可惜什么?”

    海老公不答,只叹了口气,过了半晌,说道:“你的京片子学得也差不多了。几个月之前,倘若就会说这样的话,不带丝毫扬州腔调,倒也不容易发觉。”

    韦小宝惊骇欲绝,这老乌龟果然早有察觉,他心知不能留在这里,脚下发力一个箭步就要撞开门板冲到院子里,却猛然觉得脖颈被一直钢爪似得手牢牢抓住。

    韦小宝心里大叫“师父救命”嘴上却不敢,反而笑道:“公公莫要开玩笑了,您功夫真厉害,这一招叫什么?”

    海老公咳嗽两声才道:“我这一招叫瓮中捉鳖。”

    韦小宝知道他自己就是那只鳖,干笑两声不在言语。

    海老公又道:“我之前教你两手功夫你后来便没有学,但这几日我发现你下盘稳健,落地有声,仅凭这几日便能有这样的根基相比又外家高手教了你了不得的功夫,不过学了功夫就不能留在皇上身边了。”

    韦小宝强笑道:“学了功夫和皇上有什么关系,公公你眼睛看不见了,心也糊涂了吧。”

    海老公道:“你不用瞒我,你之前遇见那人除了皇上还有谁,如今谁不知道你桂公公是皇上跟前的红人。”

    海老公说道这里一口气不顺又咳嗽起来,韦小宝觉得此刻是个机会,身子一缩一拧,便摆脱了海老公的手掌,拧身的同时一肘点向老乌龟的软肋。

    八极拳刚猛,软肋最为脆弱,这一肘击中肋骨便要折断。

    海老公止住咳嗽:“咦!”的一声,单手一按便将韦小宝这一肘挡住,伸手又抓韦小宝脖颈。

    韦小宝身体后仰,脚下连环踢出,一脚踢海老公膝弯,一脚踢丹田,这也是杀招。

    海老公身体不动,膝盖前顶便同时挡住两脚,又向前买了一部接着抓韦小宝脖颈。

    韦小宝沉下心来,他知道辛寒在外面心里多少有些底气,按着平日辛寒教的对敌的法子认真应对,一套八极拳打出来虎虎生风到是有些唬人。

    反观海老公伸手迈步如同鬼魅般无声无息,待韦小宝将一套学过的八极拳完整的打了一遍,再无新招之时,海老公问道:“你练的是什么拳法,为何我没见过。”

    韦小宝见自己竟然能支撑这么久,便以为海老公也不过如此,嗤笑道:“怎么天下的拳法你都见过吗?你连我都赢不了,等下我师父来了,看不打的你满地找牙。”

    海老公点了点头:“打了徒弟来师父,那我就等你师父来,看看宫里还藏着哪位高手。”说完猛然进步,鬼魅一般一掌按在韦小宝心口。

    海老公速度极快,让窗外准备随时救援的辛寒都没来得及出手。

    “轰”的一声,韦小宝撞破窗户飞了出去,幸好海老公住的偏僻,若不然这声响便能引来宫里侍卫,当然引来侍卫身为侍卫总管的辛寒也不怕。

    他见韦小宝破窗而出,便双手一揽,将韦小宝揽住,查看韦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56
首页   上一页   ←   56/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