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52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静等着,一会康熙回过神来拉着两人在龙椅前的台阶上坐下态度与平常一样,仔仔细细的询问了海老公说的话。

    韦小宝自然有多少就说多少也不隐瞒。

    康熙思量一番觉得海公公这件事不急,慢慢调查即可,但鳌拜实是心腹大患便转头问辛寒:“师父,你看鳌拜武功如何,你与之相比可能胜他。”

    辛寒想了想才道:“我观鳌拜应是天生神力之人,又在战场上历练过浑身杀气弥漫,通晓武艺,若是搏命我与他五五之数,但若是偷袭他绝对不是对手。”

    康熙见过辛寒本领知道这个师父武功厉害,听到之和鳌拜五五之数的时候不由得一惊,但听说偷袭鳌拜便不是对手的时候大喜,心中便有了计较。

    “师父我欲除他,你肯不肯帮我。”康熙也是年龄小被鳌拜逼急了,要不然即令他与辛寒关系再好也不会直接说出来。

    辛寒没有丝毫犹豫:“于公于私,责无旁贷。”

    康熙见辛寒态度坚决又与他相处多日,多少了解辛寒的为人,知道他所言不虚答应了自会全力以赴,不由得心中更是欢喜,但他强自将这份喜悦压了下去,之后便不去谈这件事了。

    他知道辛寒嘴馋当即传来太监下旨传膳上书房。

    传旨小太监见上书房里还有别人,虽然好气却不敢多问,急忙去了。

    不大功夫御膳摆上,康熙挥退了伺候的太监,拉着辛寒和韦小宝坐了下来,频频让两人吃菜。

    两人初时拘谨,但见康熙与小玄子时的态度无二便放心吃喝起来。

    韦小宝抱怨道:“在老乌龟那住着吃不好喝不好,总担心他害我,小玄子你就把我放出宫去吧,我想回扬州找我娘。”

    康熙笑骂:“回去做什么?还在妓院里厮混,没出息的东西,你还是现在海老公哪里住着吧,顺便帮我监视他到底要做什么,等这些事过去你也不能真的当太监,我给你个官,你把你娘接来老实的在京城待着,也让你娘享享福。”

    辛寒之前将韦小宝的出身都交代了,康熙知道他出身也不奇怪。

    吃过饭康熙才放了二人回去,并嘱咐二人今天的事万万不能泄露,两人都郑重答应。

    时间到了傍晚,康熙坐在上书房里批阅奏折,其实说批阅,不过是鳌拜等人商量好的事情在拿来给他看罢了。

    一道身影急匆匆走了进来跪地参见:“奴才多隆参见皇上。”

    康熙放下奏折‘嗯’了一声:“朕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多隆双手呈上一封密信:“事无巨细,都已查清,另已派人八百里加急前去扬州,不日便有回复。”

    康熙接过密信打开观看,里面记录的是辛寒和韦小宝到京城之后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包括辛寒买官,韦小宝和茅十八在酒楼与布库发生冲突后让海大富带走不知所踪。

    康熙挥了挥手,多隆便退了下去,看着密信上记载的一桩一件自语道:“师父,小桂子,你们千万不要负朕。”
------------

第六十章 布库房里显威风

    次日辛寒刚到上书房门口便被门前等候的小太监请了进去,见过礼后康熙让那太监退了出去,然后微笑着看着辛寒。

    辛寒也回以微笑:“小玄子,现在我可是正当差呢,把我叫来做什么啊?”

    康熙见辛寒果然还像以前那样和自己相处,说笑,禁不住欢喜。

    “师父,你以后就在这书房内当差好了,外面那些人大部分都是鳌拜的人,我可是不放心呢。”

    他与辛寒、韦小宝说话都称呼自己‘我’而不用‘朕’证明是真心相交,这一点让辛寒很舒服。

    辛寒点头答应便站立在上书房门口,他知道现在是康熙审批奏章处理朝政的时间,所以他也不打扰康熙。

    康熙朝辛寒笑了笑便坐在龙椅上审阅起奏章来。

    午时一过,康熙和辛寒便来到练功房,韦小宝早已等在那里,此时正坐在桌案上拿着点心大块朵颐,见两人进来忙抹了抹嘴笑着蹦到地上。

    辛寒叫两人站了半个时辰的桩,然后让二人都演练一遍拳法,他对两人练武的进程颇为满意。

    康熙学的认真自然不用提,韦小宝偷奸耍滑却在他的监督下练到这种程度,对韦小宝的性子来说颇为不易。

    演练之后,便是二人散手过招,放在平时康熙要比韦小宝高出一线,但若想赢也要费一番力气,可今天却不一样,明明韦小宝能中宫直入攻击康熙面门的一拳却被他下移半尺朝胸口打去。

    结果自然被康熙破解反制,两人互殴了一阵韦小宝就多次中招,康熙则一下也没被打中。

    “不打了。”康熙走到桌子边拿起茶水饮了一口,脸上有些闷闷不乐。

    辛寒自然知道他为什么郁闷,但却不好说什么。

    韦小宝刚走过来,康熙看了他一眼道:“你知道我是皇帝之后,咱们再也不能真打了。”说完颇感意兴索然。

    韦小宝道:“我也觉得今天打来没什么劲道。”拿起一块糕饼吃了起来。

    康熙忽然想起,说道:“我倒有个法儿。咱们既然不能再打,我只好瞧你跟别人打,过过瘾也是好的,师父咱们去布库房走走吧。”

    辛寒点头:“也好,你们两个实力都差不多,又练得一样的拳法,确实没什么意思,不如找别人练练手。”

    韦小宝道:“布库房是什么地方?放布匹的库房吗?”

    康熙笑道:“不是的。布库房是武士练武摔交的地方。”

    韦小宝拍手笑道:“那好极了!”

    康熙回去更衣,辛寒和韦小宝跟在后面。

    康熙一换了袍服,十六名太监前呼后拥,到布库房去瞧众武士摔交,那就神色庄严,再也不跟辛寒,韦小宝说笑了。

    众武士见皇上驾到,无不出力相搏。

    康熙看了一会,叫一名胖大武士过来,说道:“我身边有个小太监,也学过一点拳法,你教他几手。”

    转头向韦小宝道:“你跟他学学。”又朝辛寒看去见辛寒点了点头。

    那武士虽然身材魁梧,却是笨手笨脚,看来不是韦小宝的对手。

    两人下场之后,走了几招。

    那武士首领背转身子,连使眼色。

    那胖大武士会意轻轻点头,正要放水却被韦小宝趁着他走神的功夫上步近身靠在他怀里,将之撞倒。

    康熙眼睛一亮,这招他熟悉得很,八极拳里的贴山靠,也叫贴身靠,他经常用这功夫击败韦小宝,没想到韦小宝用的也不错,竟然在这里建功,不过看着水平还是照自己差些。

    辛寒教拳的时候说过这招式八极拳的杀招之一练好了极为厉害,所以两人都对这一招刻苦练习过。

    韦小宝见自己胜利,欢喜莫名,自己也成高手了吗,居然打败这胖大的摔跤手。

    其实那胖大武士真要认真起来,凭着韦小宝只学了几天的八极拳很难取胜。

    毕竟他年幼力薄,就算招式精妙,但临阵经验出手力度都不如对方,只是对方分神加之没将他放在心上的缘故才占了便宜。

    那胖的五十首领对那胖大武士暗暗点头,意思是你干得好,居然演的跟真的似得,本官甚为满意。

    胖大武士看在眼里心中不乐,他是打算相让却没曾想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撞上。

    想要退几步卸去这股力量,却没曾想那小太监一只脚不知何时已经迈进他两腿之间,勾住他后脚脚跟,上下一起发力,他自然便摔倒在地。

    康熙甚是喜欢,命近侍太监赏了一锭银子给韦小宝,暗想:“这小桂子武功不及我,他能击败这胖大家伙,我自然也能。”

    心痒难搔,跃跃欲试,但碍于万乘之尊,总不能下场动手,叹了口气。

    又朝那武士头领说道:“我这个侍卫武艺了得,你们上几个人都行,要是胜了便每人赏五十两银子,要是败了自己去领板子吧。”

    辛寒心中苦笑,这个徒弟还真对自己有信心。

    布库们顿时眼睛就红了,五十两银子对他们来说可是巨款了,再说输了是要挨板子的,皇上也没说挨几下,打死也是白打。

    众布库再看辛寒,觉得这侍卫名不副实,哪个练武的不是膀大腰圆,这侍卫除了俊美一些就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不知道练没练过。

    “我来”一个膀大腰圆的蒙古布库走了出来,朝康熙跪拜请命。

    武士头领在一旁道:“这是蒙古布库‘扎步勒’跤法出神入化在众布库众能排前三。”

    康熙一听是前三的高手顿时来了精神:“扎布勒,朕准你上场,我这侍卫武艺高强,你可找帮手。”

    扎布勒虽然不忿,但是面对康熙却不敢表现出什么情绪,只是瓮声道:“奴才不用!”

    康熙赞道:“好,去吧,你是第一个请战的,是个勇士,若你胜了赏银翻倍。”

    其他布库听了康熙的话都后悔没有第一个上,能让皇上亲口说出勇士的话是何等荣耀。

    扎布勒满面红光,激动之下气势又上了一层,他豁然站起走到场地中央朝辛寒行礼:“这位大人,在下得罪了。”

    辛寒见这人体型便知道是摔跤的好手,呵呵一笑:“扎布勒,你是个勇士,但还不是我的对手,更别说的得罪我了,你下去吧。”

    他故意激起扎布勒的怒气,好让他全力发挥甚至超长发挥,也想见见摔跤术的厉害之处。

    果然他说完这番话以后,众布库的怒气几乎爆棚,要不是有皇上和直属上官在场估计就一拥而上将辛寒撕碎。

    扎布勒不是能言善辩之辈,草原的勇士要用实力说话,他大吼一声,便朝辛寒扑了上来,双手如钳抓辛寒两个肩膀。

    辛寒有心看看古代摔跤是个什么样便一动不动任他抓住,韦小宝一看辛寒没动不由得惊呼出声,康熙先是一愣接着似是明白了辛寒的意图便沉下气来观看。

    其他布库一见都露出笑容,原来这个侍卫大人就是一个绣花枕头,他们知道扎布勒的指力惊人,众布库里没人敢让他锁住,否者与败了无异。

    扎布勒拿住辛寒两个肩膀之后十指猛抠,心说让你狂,先把你膀子卸了,让你掉掉面子再说,忽然他感觉手里抓住的肌肉如同游鱼一样滑溜,仿佛只要这侍卫一用力便能从自己手里挣脱。

    他暗叫不好,这才知道辛寒也是有本领的人,两手抓住不放,下面用了一个跤法里的趟脚,只要将辛寒扫倒,再加上拿住辛寒两个肩膀,那就算他本领通天也要被放到。

    辛寒此刻已经知道扎布勒的深浅,这跤法也大概了解,主要是锁,拿,缠,绊,摔,但要论对细微劲力的掌握肯定是不如自己。

    辛寒一抬左腿便将扎布勒的趟脚挡住,两个肩膀一晃一抖,便如两个弹簧一样将对方双手弹开,顺势迈步,用了与韦小宝之前一样的贴山靠。

    可这一下威力却不同,扎布勒被辛寒这一靠直接飞出十几米,便如同大字一样贴在墙壁上,数息间才慢慢滑了下来。

    打人如挂画!

    这要是让八卦掌的高手见到便能立刻认出来,其实这只是辛寒用暗劲打出八极‘放’的劲力,没想到也达到了这个效果。

    “奴才请战!”众布库见扎布勒被打飞出去撞到墙上,哪里还有活路,都红了眼睛要求出战。

    康熙见辛寒胜了心中欢喜,也想看看这个师父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便道:“朕允了。”

    他说完这句话众布库得了旨意都‘嗷’‘嗷’的冲了上去想要给扎布勒报仇,却被辛寒拳打脚踢,每人都来了一下,他那拳头比布库们的拳头小了好几圈,但打在布库们的身上却重若千斤,不大功夫十几个布库都被放倒在地。

    辛寒一招一式都用的教过康熙和韦小宝的拳法,两人看的目眩神迷,康熙练练赞了两个‘好’字。

    等辛寒收手,场地上没一个布库能站起来,都抱着被打的部位哀嚎。

    其实辛寒真没下毒手,只是实验了一下暗劲,轻轻震了一下,含而不发。

    剧痛是有,但片刻就能恢复,至于那扎布勒也是被劲力震松浑身关节一时行动不了,一会便没事了。

    可那武士头领并不知道,只见他冷冷的道:“这位大人真是好毒的手段。”

    康熙脸上瞬间就沉了下来:“大胆!”

    那武士头领刚才一时气愤冲口而出,此刻后悔不已,跪下连连叩头。

    辛寒朝康熙使了个眼色示意算了,康熙这才让武士头领起来。

    辛寒抱拳笑道:“这位怕是误会了,他们只是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片刻便好。”

    “大人说怎样便是怎样。”

    那武士头领哼哼两声,显然是不信的。

    扎布勒被打飞撞在墙上便一动不动是他亲眼所见,料之定无幸免之理,他虽不信只是碍着康熙在身边不好发作。

    辛寒见他不信便笑了笑也不解释。

    “可疼死我了!”那已被武士头领诊断为死亡的蒙古勇士扎布勒忽然站了起来,揉着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52
首页   上一页   ←   52/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