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51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韦小宝暗叫:“糟糕,定是侍卫们在房中巡视了,莫非我从后门进来,给他们发见了踪迹?”不由得背上出了一阵冷汗,却见辛寒对他缓缓摇摇头示意他千万不要有所动作。

    他见辛寒脸上毫无紧张之意,自己心里也踏实不少。

    那人踱步良久,忽然门外有人朗声说道:“回皇上:鳌少保有急事要叩见皇上,在外候旨。”

    书房内那人嗯了一声。

    韦小宝又惊又喜:“原来这人便是皇帝。那鳌少保便是茅大哥要跟他比武之人了。此人算是什么满洲第一勇士,却不知是如何威武的模样,非得偷瞧一下不可。下次见到茅大哥,可有得我说的了。”

    辛寒见韦小宝初始惊慌既而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便狠狠瞪了他一眼,韦小宝这才消停下来,但还是微微探头打算偷偷瞧上一眼。

    只听得门外脚步之声甚是沉重,一人走进书房,说道:“奴才鳌拜叩见皇上!”说着跪下磕头。

    辛寒和韦小宝同时探头看去,只见一个魁梧大汉爬在地下磕头。

    两人都不敢多看,只怕鳌拜一抬起头便见到了自己,忙将头缩回。

    韦小宝身子稍稍移出,斜对鳌拜,心道:“你又向皇帝磕头,又向老子磕头。什么满洲第一勇士,第二勇士,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向我韦小宝磕头?”

    辛寒看了鳌拜心中却猛然一惊:“这鳌拜不愧是满洲第一高手,战场上的绝世猛将,此人气血旺盛至极,应当不弱于明劲巅峰的高手。”

    对于鳌拜辛寒可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这鳌拜杀汉人无数,也视汉人为猪狗,这种人放在后世便是极端的种族主义者,像是希特勒,东条幺鸡都是这种人,这种破坏河蟹的存在一定要除掉。

    所以辛寒现在考虑是不是一会借机把他除掉,这样还能和康熙的关系再进一步。

    只听皇帝说道:“罢了!”鳌拜站起身来,说道:“回皇上:苏克萨哈蓄有异心,他的奏章大逆不道,非处极刑不可。”

    皇帝嗯了一声,不置可否。鳌拜又道:“皇上刚刚亲政,苏克萨哈这厮便上奏章,说什么‘兹遇躬亲大政,伏祈睿鉴,令臣往守先皇帝陵寝,如线余息,得以生存。’那不是明明藐视皇上吗?皇上不亲大政,他可以生,皇上一亲大政,他就要死了。这是说皇上对奴才们残暴得很。”

    皇帝仍是嗯了一声。

    鳌拜道:“奴才和王公贝勒大臣会议,都说苏克萨哈共有廿四项大罪,按罪当抄家灭族,其族人等也都斩决。”

    皇帝道:“如此处罪,只怕太重了罢?”

    鳌拜道:“回皇上:皇上年纪还小,于朝政大事恐怕还不十分明白。这苏克萨哈奉先皇遗命,与奴才等共同辅政,听得皇上亲政,该当欢喜才是。他却上这道奏章,讪谤皇上,显是包藏祸心,请皇上准臣下之议,立加重刑。皇上亲政之初,应该立威,使臣下心生畏惧。倘若宽纵了苏克萨哈这大逆不道之罪,日后众臣下都欺皇上年幼,出言不敬,行事无礼,皇上的事就不好办了。”

    辛寒和韦小宝在书架后面听得清楚,这皇帝好像对鳌拜颇为畏惧,沉默半天才用商量的语气道:“苏克萨哈虽然不对,不过他是辅政大臣,跟你一样,都是先帝很看重的。倘若朕亲政之初,就……就杀了先帝眷顾的重臣,先帝在天之灵,只怕不喜。”

    鳌拜忽然笑道:“那苏克萨哈不尊先帝遗命罪大恶极,又公然讪谤皇上,说什么致休乞命,这倒是自己的性命要紧,皇上的朝政大事不要紧了。那是这厮对不起先帝,可不是皇上对不起这厮。哈哈,哈哈!”

    两人商量半天各持己见,皇帝虽然年幼但颇有主见,只同意将苏克萨哈入罪罢官,却不同意问斩,那鳌拜却执意要杀光苏克萨哈一系才肯甘心。

    鳌拜不停地说着自己的功劳和苏克萨哈的错处,只想着皇帝对比之下识得忠良奸臣。

    说道后来皇帝怒道:“你一定要杀苏克萨哈,到底自己有什么原因?”

    鳌拜怒急道:“我有什么原因?难道皇上以为奴才有什么私心?”

    越说声音越响,语气也越来越凌厉,顿了一顿,又厉声道:“奴才为的是咱们满洲人的天下。太祖皇帝、太宗皇帝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可不能让子孙给误了。皇上这样问奴才,奴才可当真不明白皇上是什么意思!”

    辛寒和韦小宝听到这里觉得皇帝和鳌拜有些谈崩的意思,忍不住探头看去,只见一条大汉满脸横肉,双眉倒竖,凶神恶煞般的走上前来,双手握紧了拳头。

    一个少年“啊”的一声惊呼,从椅子中跳了起来。这少年一侧头间,韦小宝情不自禁,也是“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这少年皇帝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师兄弟,天天跟他比武打架的小玄子。

    辛寒见已经暴露便索性站了出来拦在鳌拜与康熙之间低声喝道:“鳌少保这事要做什么?对皇上不敬可是大罪!”

    鳌拜见书架后面忽然出现一个小太监和一个御前侍卫猛然一愣听得辛寒所说忽然想到做臣子的如何能握拳威胁皇帝。

    不由怒道:“你胡说什么,我有事与皇上奏禀如何对皇上不敬了。”

    心中却想康熙的上书房里如何会有御前侍卫,莫非小皇帝要除掉我,心思百转却见这侍卫长得文弱不似个常年练武的人便放下心来,知道自己想多了。

    其实他哪里知道辛寒突破暗劲一身血气凝而不发,若是几天前见到辛寒,鳌拜就不会这么想了,好比辛寒初见李书文的时候,李书文看上去只是个有精神的老头,谁能想到那副瘦小的身躯下隐藏着比大象还刚猛的力量。
------------

第五十九章 帝王心术

    韦小宝此时也回过神来挡在康熙身前:“杀不杀苏克萨哈自由皇上做主,你对皇上无礼想要拔拳头打人不怕杀头抄家吗?”

    鳌拜被他一说心中一动,他虽然跋扈但毕竟是大清的臣子,让他此刻杀了皇帝造反,在此之前是万万没有想过的,再说就算杀了皇帝此刻他一点准备也无,怕功败垂成,立刻熄了气焰。

    “皇上莫要听着小太监胡说,奴才是个大大的忠臣。”

    康熙初亲大政,对鳌拜原是十分忌惮,眼见他已有退让之意,心想此刻不能跟他破脸,便道:“小桂子,你退在一旁。”

    康熙此时也不敢和鳌拜翻脸,但他只说让韦小宝退在一边,却没说辛寒,他知道辛寒武艺高超,有他护着自身安全许多,对鳌拜还是防备他恼羞成怒,铤而走险的。

    辛寒手扶刀柄静静立在康熙身前,身上一点气势也无,不禁让鳌拜又羞又恼,羞的是他三朝老臣,小皇帝却如此防备与他,恼的是这侍卫也太过狂妄,没听过他鳌拜的凶威吗。

    想当初鳌拜在战场上每战必身先士卒,手撕敌人如探囊取物,被赐‘巴图鲁’的封号,对这些御前侍卫十个八个的丝毫不放在眼里。

    是以鳌拜后退了两步表示对皇帝的尊重,却对辛寒怒目圆睁浑身杀气四溢重重的哼了一声,双眼寒光直射辛寒。

    鳌拜这种猛将杀人盈野,浑身的杀气几乎凝成实质,当然康熙和韦小宝初学武艺感觉不到,但觉得四周空气陡然冷了两分,但辛寒不同,鳌拜对他发出杀意,他可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

    他知道轻易拿不下鳌拜,便放下斩杀鳌拜的念头,若是两相争斗起来他不敢保证康熙与韦小宝的安全,所以决定继续扮猪吃虎,假作被鳌拜杀气所迫移转目光看着自己身前不与其对视,脚下微微退后两步以示敌以弱。

    康熙此时恰好道:“鳌少保,我知道你是个大大的忠臣。你冲锋陷阵惯了的,原不如读书人那样斯文,我也不来怪你。”

    鳌拜见辛寒示弱便觉得这人没什么本领也是个软骨头,又听康熙如此说当然大喜忙道:“是,是。”

    鳌拜说完身上的杀气也消失无踪,让不明所以的韦小宝和康熙都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好像心头大石忽然落地,空气也恢复正常,好像刚才的冷意只是幻觉一般,均不明所以。

    康熙又道:“苏克萨哈之事,便依你办理就是。你是大忠臣,他是大奸臣,朕自然赏忠罚奸。”

    鳌拜更是喜欢,说道:“皇上这才明白道理了。奴才今后总是忠心耿耿的给皇上办事。”

    康熙道:“很好,很好。朕禀明皇太后,明日上朝,重重有赏。”

    鳌拜喜道:“多谢皇上。”

    康熙道:“还有什么事没有?”

    鳌拜道:“没有了。奴才告退。”

    康熙点点头,鳌拜笑容满脸,退了出去。

    康熙等他出房,立刻从椅中跳了出来,笑道:“师父,小桂子,这秘密可给你们发现了。”

    辛寒硬着头皮单膝着地:“叩见皇上!”御前侍卫乃是天子近臣案例要称奴才,可辛寒怎么也说不出口。

    韦小宝更是傻眼,猛然想到自己竟与皇上厮打多日不禁心中惧怕,学着辛寒跪了下来:“皇上,我这……这可当真该死,一直不知道你是皇帝,跟你动手动脚,大胆得很。”

    康熙叹了一口气,上前先将辛寒扶起又把韦小宝弄了起来才道:“唉,你们知道之后,再也不敢与我真心相处,也不敢真打,那就乏味极了。”

    他少年登基,皇宫中无人敢对他不敬,有些侍卫太监见了他连句完整的话都惊得说不出口,所以康熙自懂事以来连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

    好不容易遇见两个傻乎乎偷食的侍卫和太监不识得他的身份与他真心相交,这几日以来是他父皇走后最快乐的日子,想想以后连个真心朋友都没了不禁心中悲苦,脸上自然流露出来。

    韦小宝笑道:“只要你不见怪,我以后仍是跟你真打,那也不妨。”

    康熙大喜,道:“好,一言为定,若不真打,不是好汉。”说着伸出手来。

    韦小宝一来不知宫廷中的规矩,二来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惫懒人物,当即伸手和他相握,笑道:“今后若不真打,不是好汉。”两人紧握着手,哈哈大笑。

    笑罢康熙转头又问辛寒:“师父小宝还当我是朋友,那你呢?”

    辛寒就等他问呢,当即笑道:“私下里我也当你是徒弟,朋友,但明面上我和小宝都要当你是皇帝才行。”

    康熙心中更喜,心说这样才好。

    韦小宝也反应过来连说:“是极,是极。”

    他拉住韦小宝和辛寒的手,说道:“在有人的时候,你叫我皇上,没人的时候,咱们仍和从前一样。”

    韦小宝笑道:“那再好没有了。我做梦也想不到你是皇帝。我还道皇帝是个白胡子老公公呢。”

    康熙心想:“父皇崩驾之时,不过廿四岁,也不是甚么白胡子老公公,你这小家伙怎地什么也不知道?”问道:“难道海老公没跟你说起过我么?”

    韦小宝正想着怎么应付过去,辛寒却忽然拉着他跪了下来。

    康熙奇怪道:“师父,你这是做什么,咱们不说好和以前一样吗?”

    辛寒却道:“既然发现你就是皇帝,有一件事不得不像你说明。”

    辛寒这么一说,韦小宝就知道他要说什么,心中忐忑,但想到和康熙的交情便点了点头:“对,小玄子,有一件事只能和朋友说起,却是不能和皇帝说,朋友听了没什么,皇帝听了弄不好要杀头的。”

    康熙沉吟道:“有什么事便直接讲来,我不怪你们,也不杀头。”

    辛寒当即就把自己怎么与韦小宝结识,怎么买的旗人身份又怎么进的宫里讲的一清二楚,他知道若是康熙有心查他这些事情都瞒不住。

    康熙面无表情静静的听着辛寒讲诉。

    辛寒对自己混入皇宫只说想凭着武艺混个出身,又惦记宫中美食,此刻当小玄子是自己徒弟和朋友才说出来。

    之后又讲了韦小宝怎么混进皇宫被海老公利用,又怎么和辛寒两人偷食相遇之后遇到康熙,海老公给韦小宝下毒逼迫他进上书房偷书的事也讲的清清楚楚。

    康熙听完走上前来伸手便抓住韦小宝胯下,韦小宝以为康熙要下毒手带着哭腔道:“小玄子饶命,这里可不能抓。”

    康熙摸到韦小宝裆下果然有那个东西,忽然哈哈大笑:“我说你们两个怎么不知道规矩,原来一个是花钱混进来的,另一股居然是莫名其妙进宫的。”

    康熙将两人拉起:“这件事情我会派人查证,如果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恕你们无罪。”

    辛寒和韦小宝一起谢恩。

    韦小宝见康熙不怪罪马上又恢复了本色,擦了擦汗:“小玄子你这身份可吓死我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这皇帝当得也不容易,那戏文里皇帝都是威风霸气金口玉言,可今天看鳌拜对你不敬,宫里面还有个海老乌龟惦记什么经,这是不是就是戏文里长说的内和外换什么东西的?”

    康熙被他逗乐了道:“你这小子不学无术,那叫内忧外患。”说完便想到自己目前的情形可不就是内忧外患么。

    他沉默一阵,辛寒和韦小宝都不敢打扰他,静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51
首页   上一页   ←   51/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