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48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人也没人问他,一直行到一处偏殿,那几个太监进去一会便空着手走来出来。

    等到几个太监走远,辛寒才左右看看见四周没人,就走了过去,顺着门缝往里瞄,见房子里面也空无一人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但见屋中空空洞洞,墙壁边倚着几个牛皮制的人形,梁上垂下来几只大布袋,里面似乎装着米麦或是沙土,此外便只有张桌子桌前挂着块桌帷,桌上放着十来碟点心糕饼。

    辛寒大喜,**不离十,应该就是这里,他观察了一下打算在这里等着康熙的到来,不过之前先解决温饱问题再说,当了一上午的差肚子早就抗议了。

    伸手拿过一块桂花糕放在嘴里大嚼起来,顿时嘴里满是桂花香味,别说皇宫里的东西就是好,后世那些放了各种添加剂的所为蛋糕根本比不了。

    正吃着忽然脚步声响,由远及近,难道是康熙来了,辛寒飞快的一掀桌帷便藏在了桌子底下。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到了门前,接着门便被推来,来人脚步很轻,直走到桌前。

    辛寒在桌下只看见一双穿着官靴的脚,这双脚甚是小巧不似成年人,想到康熙年纪暗自点点头,看来外面那位便是未来的康熙大帝了。

    现在辛寒只想着自己怎么出场,心里也有些紧张起来,那脚的主人,走到桌子前接着便传来咀嚼吞咽的声音。

    辛寒暗自好笑,看来这康熙爷忙于政事,也饿得够呛,他可千万别发现点心被人偷吃了。

    正想着,偏殿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看样子也是朝这里来的,辛寒正好奇来的是谁,难道哪位大臣来汇报工作的,忽然桌帷掀了起来一个较小的身影钻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块肉末烧饼。

    辛寒心里一紧,这是被发现了?可跟自己设定的见面完全不同啊,接着一张缠着白布的脸出现在眼前,靠,心中恍然这不就是韦小宝刚进宫为了防止别人认出自己是假太监时的造型么。

    此时韦小宝也被吓了一跳,他哪里想到桌下还有别人,瞪大双眼,正要惊呼出声,却被辛寒一把捂住口鼻,直到认出辛寒冷静下来才被松开,好一阵喘气。

    韦小宝见辛寒松开自己把脸上白布掀开露脸来,示意自己是韦小宝。

    辛寒朝他笑了笑,用手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指指外面,示意别让人发现了。

    =

    把推荐票交出来,要不然就让辛寒现在把韦小宝弄死,反正在桌子底下也没人知道。
------------

第五十五章 收了俩徒弟

    两人相对无言,其实是谁都不敢说话,韦小宝搞笑的比划着,意思问辛寒怎么会在这里,辛寒指着韦小宝手里的肉末烧饼示意自己也是来偷食的。

    脚步声到了门口,那人直接推门进来,两人透过桌底看去,见那人靴子不大,韦小宝发现这人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用手和辛寒比划着示意也是个来偷食的不用紧张。

    辛寒却知道外面的人是皇帝。

    韦小宝仗义的把肉末烧饼掰开两半,一半递给辛寒,辛寒好笑的接了过来,韦小宝这才把烧饼放入嘴里咬了一口,却不敢咀嚼,用吐沫浸湿烧饼,待烧饼软了才吞咽下去。

    少年走到桌边,接着便发出咀嚼声,韦小宝心想:“也是个偷食的,我大叫一声冲出去,这小鬼定会吓得逃走,我便可大嚼一顿了。”

    又想:“刚才真笨,该当把几碟点心倒在袋里便走。这里又不是丽春院,难道短了什么,就定是把帐算在我头上?

    忽听得砰砰声响,那男孩在敲击什么东西,辛寒和韦小宝好奇心起,探头张望,只见那男孩约莫十四五岁年纪,身穿短打,伸拳击打梁上垂下来的一只布袋。

    他打了一会,又去击打墙边的皮人。那男孩一拳打在皮人胸口,随即双臂伸出,抱住了皮人的腰,将之按倒在地,所用手法,便似韦小宝昨日在酒馆中所见到那些摔交的满人一般。

    韦小宝哈哈一笑,从桌底钻了出来,说道:“皮人是死的,有什么好玩?我来跟你玩。”

    辛寒也跟着钻出来,他还指着借机会交好康熙呢。

    那男孩见一个脸上缠着白布的小太监和一个御前侍卫突然现身,微微一惊,但听他说来陪自己玩想到不可能有刺客光天化日的混到宫里,一眼撇到辛寒手里的半块肉末烧饼,了然原来这两人是来偷食的。

    他转念一想居然有人不认识自己,正好看看自己苦练的功夫到底怎样,登时脸现喜色,道:“好,你上来!”

    韦小宝扑将过去,便去扭男孩的双臂。那男孩一侧身,右手一勾,韦小宝站立不住,立时倒了。那男孩道:“呸,你不会摔交。”

    韦小宝道:“谁说不会?不信你问问辛寒大哥我可是高手”说完突然袭击跃起身来,去抱他左腿。那男孩伸手抓他后心,韦小宝一闪,那男孩便抓了个空。

    辛寒一手捂脸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尼玛这跟康熙刚见面连我名字都说出去了,你咋不说自己的呢!

    韦小宝此刻哪有这个觉悟,他记得茅十八在酒馆中与七名大汉相斗的手法,突然左手出拳,击向那男孩下颚,砰的一声、正好打中。

    那男孩一怔,眼中露出怒色。

    韦小宝笑道:“呸,你不会摔交!”

    那男孩一言不发,左手虚晃,韦小宝斜身避让,那男孩手肘斗出,正撞在他的腰里。

    韦小宝大叫一声,痛得蹲了下来。那男孩双手从他背后腋下穿上,十指互握,扣住他后颈,将他上身越压越低,韦小宝右足反踢。那男孩双手猛推,将韦小宝身子送出,拍的一声,跌了个狗吃屎。

    辛寒看着两人无赖撒泼似得比武不禁好笑,脸上带着笑意一边看一边把半块肉末烧饼吃了进去,他现在可还没吃午饭呢,吃完又在桌子上拿了一块千层糕大嚼起来,看着未来的康熙大帝和鹿鼎公在那里拽头发插鼻孔,就当看戏消遣了。

    两人你来我往耍了半天,最后同时互相扭住,呼呼喘气,突然之间,两人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都觉如此扭打十分好玩,慢慢放开了手。

    那男孩见韦小宝脸上白布,忽然伸手扯了下来:“没事包着白布干嘛。”

    韦小宝大惊欲要去抢,却想到已经被他看见自己的本来面目便不再遮掩,他脑筋极快当即解释道:“这是常识,我来偷食要让人发现也不知道我是谁。”

    那男孩站起身来,笑道:“好啊,原来你时时到这里偷食。”

    男孩心中有些不以为然,这可是皇宫,你还能跑了,让人发现你鬼鬼祟祟,早就让人拿下了。

    韦小宝道:“时时倒也不见得。”说着也站了起来,见那男孩眉清目秀,神情轩昂,对他颇有好感。

    那男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韦小宝道:“我叫小桂子,你呢?”

    那男孩略一迟疑,道:“我叫……叫小玄子。你是哪个公公手下的?”韦小宝道:“我跟海老公。

    小玄子点了点头,又瞟了辛寒一眼问道:“他怎么不带白布。”

    韦小宝眼睛一转道:“他武艺高强,没人能发现他。”

    小玄子听到辛寒武艺高强当即眼睛一亮:“真的吗”忽然发现辛寒脸上带着打趣的笑意脸色一沉:“你笑什么!”

    辛寒拍了拍手上的食物残渣走了几步到两人跟前说道:“看你们两个耍了半天猴,很有意思,感觉好笑便笑了。”

    韦小宝知道辛寒的厉害,也清楚自己这几下挖眼睛,偷桃子的街头散手上不了台面嘻嘻一笑便不吱声。

    小玄子却不乐意了:“大胆,你说什么朕不我是说真能吹牛。”

    辛寒笑道:“吹不出牛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你们两个吃些点心休息一会,两个一起上,我不用拳脚兵刃就能打赢你们。”

    小玄子听了有些不服,大声道:“好就这么定了。”他却不考虑韦小宝答不答应,走过去拿起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韦小宝不肯服输,心想你大胆偷食,我的胆子也不小于你,当即拿起一块千层糕,肆无忌惮的放入口中。

    小玄子一边吃一边朝着辛寒问道:“你在哪里当差,怎么也跑来偷食。”

    韦小宝伸手敲了小玄子脑门一下:“什么你你的,要叫辛大哥,听见没。”

    这一下不但小玄子没想到,就连辛寒也吓了一跳,这要是这位发飙,他和韦小宝可都难走出这紫禁城了。

    谁知小玄子却不介意,从记事开始就没人敢这么对他,颇有些新鲜,呵呵一笑朝辛寒叫了声:“辛大哥”

    辛寒见这位爷没发飙才放下心来接着便有一种自豪的感觉,让眼前这位叫大哥那可是多牛掰的一件事啊,可惜呀别人不知道。

    他平复下情绪一边吃一边道:“我在御膳房,下午便下差听用,没什么事,来这里主要还是馋的,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就是吃,你说说,哪里能吃的比御膳房还好,可怜我天天看的见吃不着,今天才发现这个好地方,喂喂,你们两个吃少些,一样只吃一两块就行了,别让人发现以后吃不到了。”

    小玄子也就是康熙看辛寒这幅馋样也不禁呵呵笑出声来,他哪里知道辛寒早就知道他的身份,这是在演戏呢。

    小玄子笑了笑又朝韦小宝道:“你没学过摔交,可是手脚挺灵活,我居然压你不住,再打几个回合,你便输了。”韦小宝道:“那也不见得,咱们再打一会试试。”

    小玄子道:“咱俩别打了,他辛大哥不是说他自己很厉害吗,咱俩就跟他试试。”

    见韦小宝有些犹豫,小玄子道:“怎么,怕了?”

    韦小宝最怕别人瞧不起他,当即挺了挺胸道:“谁怕了,谁怕是谁乌龟王八蛋。”

    小玄子何时听过粗话,直觉有趣道:“好,谁怕谁是乌龟王八蛋。”

    两人说完又是同时大笑。

    韦小宝正笑着忽然发动辛寒身上双手紧紧擒住辛寒的腰,嘴里嚷道:“小玄子快掀他两条腿。”

    小玄子先是一愣,觉得这有些无赖了,但转念不知道想起什么,嘴里应道:“好。”也扑了过来抓辛寒两只脚。

    辛寒呵呵一笑:“我不用拳脚,你们若是让我移动半步,就算我输。”说完身体微沉摆出一个桩法,两只脚落地生根,十根脚趾内扣紧紧抓住地面。

    小玄子和韦小宝一个搬腰一个拉腿,两人均满脸通红使出全身力气使劲用力,辛寒却纹丝不动。

    看两人气喘如牛用力的样子辛寒哈哈一笑:“都闪开吧。”说完由脊柱到脚跟从上到下猛然一抖,如同鲤鱼炸鳞,只听见‘砰砰’两声将两人分别震开摔倒在地。

    两人犹自不服,对望一眼都能明白对方心意,同时大喊一声又冲了上来,两人这次好似心意相通,同时去搬辛寒的两条腿,想让辛寒失去重心。

    辛寒笑呵呵的看着两人,他拳法练到明劲巅峰,用劲便是千斤神力,此时一个马步扎在这里哪里是这两个少年可以撼动的。

    等着两人快没了力气轻轻发力又是将两人震开,韦小宝往地上一趟大口喘着粗气道:“不打了,不打了,我就说辛大哥厉害你还不信,小玄子,要打你自己打吧。”

    小玄子也好不到哪去刚才力气用没了,此刻坐在地上喘着气:“我信了,辛大哥不愧是御前侍卫,着实厉害,我看比那些个没用的侍卫强多了。”

    他平日找侍卫切磋却没几个侍卫敢与他真的动手,碍于皇命硬着头皮切磋,往往才交手几下便被他一拳打倒或是一脚踢伤,虽然康熙猜到这些人是让着自己却也以为自己的真是水平与他们也相差不多。

    如今一见辛寒轻易之下将自己和那个比自己稍微低一些的小太监击败,自然是了不得的高手。

    辛寒心中一笑,康熙这句‘辛大哥’是叫的越发顺口了。

    他笑着问:“你们还打不打?”

    小玄子摆摆手道:“不打了,明天再来,我要跟你学武功,到是可以和小桂子打,他不是我对手。”

    韦小宝不服气,摸出一锭银子,约有三两上下,说道:“明天再打,不过要赌钱,你也拿三两银子出来。”

    小玄子一怔,道:“好,咱们打个彩头。明天我带银子来,中午时分,在这里再打过。”

    韦小宝道:“死约会不见不散,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难追。”这“驷马难追”的“驷”他总是记不住,只得随口含糊带过。小玄子哈哈大笑,说道:“不错,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难追。”

    转头对辛寒说道:“辛大哥,我也要跟你学功夫,不让小玄子比过我,到时候赚钱咱俩见面分一半。”

    辛寒被他逗得笑了两声才严肃的道:“你们和我学武艺不是不行,不过要拜师,我的武学也不是白来的,拜师之礼要是没有,那可是千金不换。”

    韦小宝和小玄子同时犹豫起来,韦小宝考虑的是要是拜师岂不是比辛大哥低上一辈,小玄子确是真的犹豫了,他拜师可不是随随便便的。

    辛寒见小玄子犹豫,心说若不露上一手他肯定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48
首页   上一页   ←   48/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