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46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茅十八倒在床上似乎刚才那一击用掉了最后的力气,大口喘着粗气:“要杀要剐给爷来个痛快的,今天的事跟这孩子没关系,看你身上功夫想必在江湖上也是个人物,莫要滥杀无辜,坏了名声。”

    韦小宝此刻才反应过来道:“这是我辛大哥。”

    那汉子这才放心挣扎着起身抱拳道:“在下莽撞,阁下勿怪。”

    辛寒也遵循江湖礼节抱拳还礼:“阁下好身手,重伤之下力推强敌,真是响当当的汉子,再下辛寒未请教?”

    茅十八听辛寒说他是好汉咧嘴哈哈笑了两声甚是开心:“再下茅十八,刚从扬州大狱逃出来算不得好汉。”

    辛寒笑道:“茅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见到果然盛名无虚。”

    韦小宝见他吃力便去扶他茅十八道:“孩子,把刀递给我。”

    韦小宝强忍恶心捡起那把沾满鲜血的钢刀递了过去然后说道:“谁是孩子,都是江湖上的好汉当然以兄弟相称,你厉害能打过我辛大哥吗?瞧不起人怎的?”

    那汉子接过刀诧异的看了韦小宝一眼,有看了看辛寒笑道:“好,今天多谢两位兄弟了。”其实他心里还真没把辛寒当回事,刚才他重伤之下与辛寒对了一掌势均力敌,觉得这少年如此年岁有这等身手就算不错了,他可没想到辛寒只用了三成力量。

    韦小宝见他如此说才高兴起来问道:“你拿刀干什么,受了伤还不躺着好好养养。”

    茅十八道:“我要出去了,你别扶我。否则给那些贩盐的见到,连你也杀了。”

    韦小宝道:“他妈的,杀就杀,我可不怕,咱们好朋友讲义气,非扶你不可。”

    茅十八哈哈大笑,笑声中夹着连连咳嗽,笑道:“你跟我讲义气?”韦小宝道:“干么不讲?好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辛寒好笑的看着两人,知道这两人注定是欢喜冤家骂起来像仇人好起来像亲兄弟。

    “茅兄外面那些人已经全都走了估计是去搬救兵,兄弟这里有些伤药你先用上,这里出了人命怕已惊动官府,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在做打算。”

    茅十八点点头道:“好”接过辛寒的伤药也不管有毒没毒,问了用法外用内服,煞是痛快。

    精武门的伤药还是有保障的,茅十八服了药不大工夫脸色变红润了一些力气也恢复了少许,站起身来大声赞道:“真是好药,给我这等莽人却是可惜了,走先离开这里我请兄弟吃酒。”说完迈着大步出了房间。

    走到厅上,众人一见,都是骇然失色,四散避开,茅十八拿着钢刀威风凛凛的走在前面,韦小宝紧紧跟上。

    韦春花已经醒转,见韦小宝跟着出去在后面叫道:“小宝,小宝,你到哪里去?”

    韦小宝道:“我送这位朋友出门去,就回来的。”

    韦春花叫道:“不要去,你快躲起来。”韦小宝笑了笑,迈着大步走出大厅。

    辛寒看着两人一个受伤的头缠的跟印度阿三似得,另一个小小年纪故作豪迈的样子就想笑,招呼了多福多寿也跟了上去。

    出了丽春院茅十八看看天色道:“咱们向西走县出城。”

    辛寒知道他要去赴生死约会,当即说道:“先不忙,前面有家酒店不错我先请茅兄喝酒,等酒足饭饱再做其他打算。”

    茅十八侧头看着辛寒眼里透着一丝欣赏:“此地刚出命案,我又是官府通缉要犯,你不怕被牵连进去吗?”

    辛寒呵呵一笑:“怕什么,今天认识茅兄这样好汉当浮一白,官府算个什么,走喝酒去,喝完酒我送你出城。”

    几人来到不远处的酒家要酒点菜,茅十八也不知多长时间没吃东西了,一手拿着面饼大口往嘴里塞,大块喝酒大口吃肉,让韦小宝看的心旷神怡心说江湖好汉就应该这样,当即有样学样大吃大喝起来。

    茅十八吃完饭筷子一扔:“我要去城西得胜山赴两个江湖朋友的约会,辛兄弟的情谊以后我必定报答。”

    韦小宝听说茅十八要赴江湖约会死活也要跟去,茅十八被缠得没办法只得同意,辛寒却说有急事要赶去京城,正好一起出城。

    三人吃完来到门口,多福多寿两人不知什么时候牵着一匹快马和雇来一辆大车等在门前,那大车上一个车棚,车棚上有帘子当着,车夫站在一旁等候。

    辛寒让茅十八和韦小宝上车,吩咐多福多寿两人在扬州城好好照看产业,自己直接去京城找多德,说完吩咐车夫上路,便上马随马车而去。

    其实辛寒对扬州的产业并不放在眼里,只是多福等人祖辈都在扬州,他不想破坏几人的安稳生活,所以找个理由将几人留下罢了。

    出了城门茅十八撩开帘布朝辛寒说道:“辛兄弟何不弄三匹马来,这哪里是爷们儿坐的。”

    辛寒哈哈笑道:“先别说你受了伤不便骑马,我那小宝兄弟也不会骑马,就说如今扬州城里画影图形的捉拿你,你要光明正大的骑在马上,咱三个连城门都出不来你信不信。”

    茅十八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莽撞“嘿嘿”干笑几声,然后问道:“辛兄弟我看你出拳走的是刚猛硬进的路数不知道学的是哪家拳术?”

    辛寒实话实说道:“我学的拳术名叫‘八极拳’就已是刚猛绝伦硬打硬进著称,取拳打八方极远之处之意,我们老家有句话,叫‘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

    茅十八看了辛寒两眼‘嘿嘿’干笑了两声,显然是不信以为辛寒胡吹大气。

    韦小宝听得目眩神迷,羡慕道:“辛大哥,不知道你这拳法能不能交给我?”

    辛寒点点头:“可以,若是有机会只要你想学我一定教你,不过法不轻传,要拜师的。”

    韦小宝刚要答应,茅十八忽然道:“我这里有一门‘五虎断门刀’你小子合我脾气要是拜我为师,我就教你怎么样?”

    辛寒知道他以为自己胡吹,并不以为意,任凭韦小宝自己选择。

    五虎断门刀虽然不是什么绝世武学但在民间却有好大名头,韦小宝仔细想了想忽道:“现在是兄弟,若要拜师我岂不是成了晚辈,不成不成,吃了好大的亏。”

    得胜山在扬州城西北三十里的大仪乡,南宋绍兴年间,韩世忠曾在此处大破金兵,因此山名“得胜”。

    车夫赶驴甚急,只一个多时辰,便到了山下,说道:“客官,得胜山到啦!”

    茅十八见那山只七八丈高,不过是个小丘,呸的一声,问道:“这便是他‘妈’的得胜山吗?”

    车夫道:“正是!”

    韦小宝道:“这确是得胜山。我妈和姐妹们去英烈夫人庙烧香,我跟着来,曾在这里玩过。再过去一点子路,便是英烈夫人庙了。”

    那英烈夫人庙供奉的是韩世忠夫人梁红玉,扬州人又称之为“异娼庙”。梁红玉年轻时做过**,风尘中识得韩世忠。扬州**每年必到英烈夫人庙烧香许愿,祈祷这位宋朝的安国夫人有灵,照顾后代的同行姊妹。

    茅十八道:“你既知道,就不会错。下去罢。”那韦小宝跳下车来,扶着茅十八下车。眼见四周黑沉沉地,心想:“是了,此地甚是荒野,躲在这里,那些贩盐的贼坯一定找不到。”

    辛寒掏出一叠银票足有千里放到茅十八手里:“我有事要去京城就此别过,如今茅兄被官府追捕,小弟薄有家产,这钱茅兄拿着花用。”说完又取了两百两的银票给了韦小宝。

    茅十八也不客气将钱揣入怀里说道:“哥哥这次承了兄弟的情,只要哥哥还活着此情必报。”

    韦小宝见茅十八好不推辞以为江湖好汉都是这样,当即也收了起来道:“辛大哥你还回不回来看我?”

    辛寒笑着朝两人摆手:“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说完打马直往北方京城而去。
------------

第五十三章 谋划入宫

    不一日到了北京,进城之后找了一家气派的客栈,辛寒从马上爬下来,在店小二和掌柜的诧异的眼神下用骑马蹲裆的姿势要了一间上房。

    不这个姿势真不行,大腿里侧都磨破皮了,不动还火辣辣的疼,一走起来就像用小刀子剜肉一样,辛寒当年暑假时去内蒙旅游学会了骑马,可仅仅也是会骑而已,这一路从扬州到京城即使他明劲巅峰也受不了,只好叉着腿捂着脸跟在店小二身后,在二十多名酒客的注视下飞奔似得逃进房间。

    刚进房间辛寒扔给小二一块碎银:“这是赏你的,给我教两个姑娘来。”

    店小二心说这位爷可真够急的,风尘仆仆远道而来,刚入京城就着急找姑娘,又想到辛寒刚才走路的姿势,莫非这位爷不是腿脚有毛病而是那事儿上火憋得?

    想归想,店小二还是收了银子兴高采烈的去了,这趟差事不但赚了银子还丰富了谈资,想想床上趴着的那位爷,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一顿饭的功夫店小二带着两位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姑娘走了进来,正当两位姑娘要使出浑身解数,好从店小二口中这位土豪兜里掏银子时,只见床上这俊美让的让女人脸红的土豪指了指自己的两条腿说道:“会按摩不,一人一条腿赶紧揉,等爷缓过来重重有赏。”

    两个时辰之后辛寒终于缓过身上的疲乏,笑着给两个手上抽筋嘴里抱怨的青楼姑娘一人一张让两人满意的银票,顿时皆大欢喜。

    辛寒吃过午饭漫步走在京城大街上,买了些糕点,酒肉,便按照多德给的地址找到一处独门小院,轻敲门环.

    不一会一位中年妇人打开大门朝门口,看了辛寒一眼发现并不认识便没有好气的问道:“你找谁?”

    “你是婶子吧,我是张德的朋友从扬州过来的。”多德本家姓张,这个叔叔虽是远房却也是本家都姓张,做得一手好菜,据说被京城某个王爷看中手艺,带进府里做事,但辛寒并不知道是哪个王爷,多德之前只是听说却也不知道具体的消息。

    妇人身后传来脚步声,显然是听到声音才过来了,辛寒朝妇人身后看去只见多德手里拿了扫把看样子正在清扫院落。

    见是辛寒多德露出笑容:“婶子,这便是我家公子,公子快进来,待会叔叔下了差便回来,您的事我都和叔叔说好了,叔叔说没问题。”

    那中年妇人听见两人对话,脸色又冷了一些哼道:“又来个吃白饭的。”

    多德见婶子如此对自家公子,脸色尴尬不知如何是好。

    辛寒却不以为意,仿佛没见到妇人的脸色,将手中礼物递上:“第一次来府上拜见,一些薄礼婶子不要嫌弃才好。”

    那妇人见辛寒手中礼物丰盛,脸色缓和不少,接过东西递给多德嘴上却道:“乡下人还算识得些礼数。”

    说完便转身朝屋里走去,边走边道:“进来吧,我家老爷一会便回来了,你就在客厅里等着吧。”说完自顾自回房了。

    多德歉然道:“公子,让您受委屈了,我婶子就是这个脾气。”听多德这么说,辛寒知道他这些日子也受了不少窝囊气。

    见多德脸色难看,便拍了拍他肩膀道:“无妨,毕竟有求于人,要是没有你这位叔叔我都不知道求谁去才好,这些日子倒是辛苦你了。”

    多德感动的连说:“不辛苦,少爷你先坐,我这就给您上茶。”

    他说完将辛寒请入正厅,奉上一盏清茶,然后继续拿起扫把清扫起来。

    辛寒坐在那里看着,心里想着多德婶婶的态度,知道多德这个叔叔怕是有些瞧不起这远方的侄子。

    正想着外面又有敲门声伴随着粗犷的叫嚷:“开门,我回来了。”

    多德赶紧放下扫把刚要去开门,他婶婶便急匆匆小跑似得出来了,张口呵斥道:“真是没用这点活干了这么半天都没干完,老爷回来了也不知道开门。”

    说完便自己把门打开,一个脑袋大脖子粗一看就是伙夫的胖子走了进来,随着他进来身上飘散一股子葱花味。

    出于礼貌辛寒还是站了起来,多德迎上去介绍道:“叔叔,这就是我家公子,辛寒辛公子。”

    多德的叔叔叫张得福,听了多德的话,轻轻瞥了一眼嘴里吐出个‘嗯’字,随即便直接进了厅堂坐在主位上。

    他老婆跟在身后嘴里嘟囔着:“这年头天下太平,光景好,什么人都敢叫个公子,我家老爷在康亲王府上做事,这些年来也没谁敢在他面前称公子了。”

    多德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急忙给辛寒奉上茶水。

    张得福笑骂道:“别胡说,你家老爷我就是个厨子,别人那都是看着王爷他老人家的面子。”看似埋怨老婆其实骨子里透着得意劲就差没说老婆说的不错了。

    辛寒并没有因为这两口子的做作动怒,而是被两人嘴里的信息吸引了,没想到张得福居然就在康亲王的王府里当厨子还真是巧啊。

    他站起身来抱拳道:“在下辛寒,见过叔叔,叔叔在康亲王府上做事那可是大人物了,失敬失敬,在下在您老面前哪敢称什么公子啊,张德一句戏言到是让婶子见笑了。”

    张得福见辛寒会说话,不由得心里畅快不少这才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46
首页   上一页   ←   46/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