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88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不改名换姓,没想到却辜负了洪武皇帝一番好意。”

    天地会自陈近南以下的人都蒙了。啥这货是赵家子孙?

    辛寒接着侃道:“既然这样,那我做这个皇帝,岂不是名正言顺么,多谢诸位点明这件事情。好让我名正言顺的继承大统。”

    陈近南此时都傻了,这货说的是真的假的,怎么自己等人本是想让他禅位,结果却变成了给对方正名,方大洪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这事办的好悬没恶心死。

    “话不是这样讲。”

    马超兴说道:“现在还无法确定贵人是不是赵宋子孙,但即使是,也不能就如此轻易的决定江山的归属,宋朝末年,赵家皇帝昏庸,弄得天下百姓怨声载道,丢了江山也是天命使然,即使洪武皇帝夺了江山,又凭什么把社稷还给于天下万民无功的赵家子孙呢。”

    方大洪好似找到一颗救命稻草,连忙附和:“此话有理。马兄说的极是。”

    “正是此理!”

    “有道理。”

    “就是凭什么还给赵家。”

    辛寒哈哈笑道:“我也觉得有道理,那我问问当年前明末年,朱家将天下治理的破烂不堪,贪官污吏比比皆是,天下百姓怨声载道,各地义军揭竿起义,那丢了江山同样也是天命使然,即使我得了天下,又凭什么把这社稷还给于天下万民无功的朱家子孙手里呢?”

    辛寒把马超兴一番话原原本本还了回去,场面顿时一窒。

    蔡德忠怒道:“这又如何一样?”

    辛寒笑问:“如何不一样了?”

    陈近南一见辛寒占了上风。忙道:“物归原主总是正理。”

    “呸!”辛寒丝毫 不给这些人留脸面斥道:“道理是你们讲的,现在又来蛮不讲理,好不要脸,要江山可以跟鞑子要去。老子是从鞑子手中得到的江山,想要没门。”

    他这一说算是翻脸了,天地会九大香主同时起身:“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陈近南也沉下脸来:“辛寒,你若识时务,最好看清楚现在的形式。”

    便在这剑拔弩张之际,后堂忽然冲出一人。跪在当场:“两位师父,你们都是我的师父,求求你们有话好好说,千万不要动手。”

    陈近南一见来人,急道:“小宝,你出来做什么,凭白暴露了身份。”

    这冲出来的人正是天地会青木堂香主,御前侍卫副总管,同时也是辛寒和陈近南两人的弟子,韦小宝了。

    韦小宝今日来此见陈近南,并没有想到他们是要出手对付辛寒,否者早就通风报信了。

    辛寒一招手:“小宝,过来,天地会这帮人说话有多不要脸你也听到了吧,不是师父我不讲情面,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他们,从今日起你便退会了吧,安心坐你的侍卫总管好了。”

    陈近南自从发现韦小宝会一套威力不俗的拳法时,早就料到他另有师承,不过他没想到的是,韦小宝另一个师父,居然是当今的皇帝辛寒。

    韦小宝也有些懵,他并不知道辛寒又多厉害,他以为天地会这么多人都是高手,而辛寒只孤身一人,肯定要吃亏,所以他冲出来就是为了给辛寒求情,没想到这个师父居然这么霸气。

    陈近南都被气笑了:“辛寒,你真的认为我们天地会的人都是摆设么,告诉你,今日你若不对朱三太子称臣,恐怕你走不出这间屋子。”

    辛寒都懒得和他们再说下去,一步就到了韦小宝身前,抓着他就朝外面走去:“我倒要看看你们谁能留下我。”

    蔡德忠早就想动手了,此时见辛寒要走,两手一甩,从两个袖口中落下两根铁尺,抢步近身朝辛寒打来,原来他是把兵器藏到了袖子里。

    同时方大洪,马超兴等人也同时发动,各自施展擒拿手来抓锁辛寒周身关节。

    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要辛寒的命,而是让辛寒答应对朱三太子称臣,拱手让出江山。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收复天地会,从台岛开始

    辛寒脚步不停,一只手提着韦小宝,另外一只手,化成一片幻影,瞬间就将蔡德忠手中两柄铁尺夺取,接着用铁尺施展一招破箭式。

    大厅之中闷哼声作响,凡是朝辛寒伸手之人,都被他用铁尺在手腕上拍了一下,不过辛寒没有下死手,并没有击碎对方的骨头,只是让对方手腕红肿,知道自己的厉害便是了。

    一瞬间,九大香主同时后退,各自捂着手腕,脸上表情惊疑不定,心说:“他怎么可能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一瞬间同时击伤我们九人的手腕?”

    这等武功简直骇人听闻,闻所未闻。

    辛寒要是知道他们所想就会当即告诉他们:“大惊小怪!我这招算的什么?你们要知道当年令狐冲那货一剑下去刺瞎了十五个人的眼睛,还不得被吓死。”

    辛寒做完这一切,信手一甩,两根铁尺,正中大厅的堂柱之上,‘嘭’的一声直接没入进去,连个尾巴都没露出,那堂柱被这一击竟然晃了两晃,整个大厅都跟着晃了两下,房顶瓦片哗啦啦响成一片,这等威势顿时惊住了天地会的众位高手。

    陈近南还对辛寒留下抱有一丝幻想,不由得展开轻功追了上来,同时手上施展‘凝血神爪’喝到:“贵人留步。”

    他想着这一下若留不住辛寒,便在他身上施展暗手,让他过些时日病发身亡,到时候自己天地会做好准备,利用皇帝驾崩人心不稳的时候起义造反,也有成功的机会。”

    辛寒看见他手成爪状就知道他要施展这门武功,当即冷笑道:“看看我‘九阴神爪’厉害,还是你的‘凝血神爪’厉害。”他说话的同时,单手施展九阴神爪,迎了上去。

    他恼恨陈近南为人虽然正直不阿,但却为了朱明江山居然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对自己下毒手。所以决定给他一个教训。

    两爪相交,神爪对神爪,只听‘咯咯咯’几声脆响。

    天地会众人齐声欢呼,他们并没有看清是谁受伤。可这还用再看么?自家总舵主这是什么功夫?凝血神爪! 姓辛的怎么可能是凝血神爪的对手,受伤的自然是辛寒这个狗皇帝了。

    但是接下来他们就大吃一惊,震撼的无以复加,只见陈近南闷哼一声,捂着一只手退了一步。脸色惨白。

    却是刚才交手瞬间,‘凝血神爪’不敌‘九阴神爪’直接被掰断了五根手指。

    辛寒冷笑道:“陈总舵主,我敬佩你的为人,以江湖同道的身份拜访,但是你为了朱家,郑家,办的这些事却是让江湖同道寒心,这次给你个教训,下次见面就让你们心服口服,跪地称臣。”

    他说完朗声一笑。一掌将大厅的两扇大门轰飞,迈步瞬间出了大厅,一个箭步到了牛永录身前,抓住他的手臂,带着他和韦小宝,纵身上了房顶,扬长而去。

    等到天地会的人反应过来,纷纷跃上房顶的时候,这位皇帝贵人早已不知去向。

    天地会众人处理完伤势都坐在大厅之中哀声叹气,自陈近南以下九大香主。人人右手都缠着绷带。

    方大洪道:“咱们赶紧撤吧,等那狗皇帝派了兵来攻可就晚了。”

    陈近南摇头道:“他绝不会如此,凭他心性若不是各为其主,我们可能会成为朋友。他说让咱们心服口服就定然不会派兵前来,而是另有计策。”

    马超兴叹道:“本来以为他是汉人,多少会心怀大明,把他绑来软硬兼施,不怕他不就范,没想到他武功如此之高。能同时击败我等,怕是已经天下无敌了,我们这次倒是弄巧成拙了。”

    众人心中齐齐一叹。

    辛寒回到宫中,越想越怒,没想到台湾郑家还想着染指中原,至于朱三太子,他知道那只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辛寒将双儿和苏荃唤来,问道:“我传给你们的功夫练得怎么样了?”

    苏荃兴奋的道:“我已经用紫霞神功将我之前的内功完全转化,而且这些日子的修炼也大有进境,达到了紫霞五层,‘九阴神爪’也已经入门了,想来若是对上当初的洪安通,我也可以亲手将他击败了。”

    辛寒满意的点点头,不枉费他用内力给苏荃疏通冲刷经脉,让她的经脉更加适合修炼紫霞神功。

    而双儿更加不用说了,此时她的紫霞神功,在辛寒的帮助下已经达到了六层的境界,这可是当年岳不群的境界。

    两女这份内功,加上九阴真经上的武功,放在鹿鼎世界也是无敌的顶尖高手了。

    辛寒非常满意,不过他还是提醒两女:“那‘易筋锻骨’篇尤为重要,乃是我一身所学的精华所在,你们也要好好练习,好了,我问你们功夫的事,是因为我要带你们去办一件大事,现在你们的武功小成,咱们今晚就走。”

    两女忙问是什么事,辛寒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说,两女顿时义愤填膺。

    辛寒冷笑道:“今天晚上,咱们就去台岛,将那郑家一网打尽。”

    辛寒做了决定,便在上书房宣施琅觐见。

    施琅在一家老小被郑家杀害之后,便投靠清廷,康熙七年便留京宿卫,一直以来疏通关系打通关节,结交权贵,将自己的家产都散了出去,就想着有人替他说话,让他领兵攻台。

    可是等他散尽家财,一贫如洗之后,便没人愿与他往来,当年三藩未定,大清内忧外患,康熙又哪里愿意让他出兵攻台呢?其他的朝臣揣摩康熙心意,没人敢为他说话。

    转眼间改天换日,康熙病死,建宁当了女皇,接着又是建宁下嫁和硕亲王,辛寒登基为帝,这辛寒本是汉军旗,也就是汉人,让他出兵攻打台岛,施琅早已不抱此念想。

    没想到今日在家喝闷酒就听下人来报说有宫中内侍上门,施琅连忙迎出。却是当今皇上的口谕,让他觐见。

    施琅心中大喜,能用到他的地方此时也就只有台岛之事了,难道这位皇帝如此魄力。竟然启用自己领兵收复台岛?

    施琅穿上官服,随着传旨太监,急匆匆入了皇宫,进入上书房,三拜九叩之后。便听到上面有人说话问道:“你便是施琅?”

    施琅不敢抬头,恭敬的道:“微臣正是施琅。”

    辛寒坐在龙椅上,又问:“听说郑家害了你一家老小,你想不想报仇?”

    施琅想到滔天的仇恨,紧握双拳道:“臣做梦都想报仇。”

    辛寒笑道:“好,朕就给你一个机会,今夜就将郑家老小都抓到京城来。”

    施琅懵了,这皇上是傻子不成,他抬眼偷偷一看,只见一个英俊到极点的少年正在含笑看着他。

    “这臣”他这个那个半天。干脆将心一横,讲出心中疑问:“臣启皇上,京师距台岛万里之遥,咱们无论如何恐怕今夜也到不了台岛啊。”

    他怕辛寒生气,当即道:“不过皇上,臣有平台三策,可平台岛之患,愿为皇上解忧。”

    辛寒笑道:“朕知道你那三策,不过都是徐徐图之,不能一蹴而就。就这样吧,待会你陪朕用膳,用过膳后咱们就出发去台岛。”

    施琅终于确定皇上疯了,不过他可不敢明说。打定主意,这皇上让自己干什么,自己就照办,就是他让自己拿大顶,自己也马上倒立,省的生出杀身之祸。

    晚上用膳之时。建宁、双儿、苏荃与辛寒共坐一桌,席间辛寒一家其乐融融,可苦了陪坐一角的侍郎,三位娘娘太过耀眼,实在不敢胡乱探看,只能闷头而坐。

    辛寒见施琅不敢动筷,笑道:“施琅,你这可不行,晚上咱们要行动,吃不饱饭可没有力气,赶紧吃,这是朕的旨意。”

    辛寒下了口谕,施琅才敢大口吃喝起来。

    饭毕,红日西坠,玉兔东升,辛寒让建宁先回去,带着双儿、苏荃和施琅到了上书房外面,挥退左右,告诉当值太监,不经召唤不得靠近。

    然后对施琅道:“走吧,你给我领路,咱们这就去台湾。”

    施琅想哭的心都有,心说,您这不是玩我么,他刚要跪地请罪,便觉得自己已经腾空而起,差点没叫出声来,再朝皇上看去,见辛寒正笑呵呵的朝他看来,他这才知道不是皇上疯了,应该是自己疯了,若是不然怎么会产生幻觉?

    此时辛寒念力大涨早已不是昔日阿蒙 ,用念力将几人包裹住,腾空而起直奔东南方向。

    辛寒怕几人身体不适,并没有将速度提升到突破音障的程度,而是飞的和普通民航客机的速度差不多。

    即使这样,一个半时辰,也就是三个小时之后,几人便已经处于台岛的上空了。

    施琅在空中诚恳的道:“皇上天人降世,我我”他激动之下连说了两个我也没说出下文来。

    辛寒笑道:“好了,咱们先干正事,你将郑家的方向指出来,咱们下去抓人。”

    施琅一听精神一震,指着一个方向道:“那边就是延平王府不是郑贼府上。”

    辛寒带着几人直接落到延平王府之中,顿时惊动了守卫,苏荃、双儿两女不用辛寒说话便纷纷出手,不大功夫便将府中侍卫全部放到。

    辛寒直接将郑家老小一网成擒,然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88
首页   上一页   ←   188/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