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87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无异声,平西王吴三桂首先上书恭贺新皇登基,耿精忠、尚可喜,两位藩王继吴三桂之后也纷纷上书恭贺。至此建宁就算坐稳了江山。

    皇宫中,建宁无精打采的下朝返回上书房,见辛寒正搂着双儿和苏荃亲亲我我,不禁心中醋意大发:“大胆贱婢。竟敢勾引朕得男人,小心我将你们脑袋砍了。”

    辛寒将建宁抓过来,当着双儿、苏荃的面,一顿大巴掌,打的建宁坐立不得。直到服软才被辛寒松开。

    结果就是,辛寒和双儿、苏荃坐在上面,建宁委委屈屈端着茶水道:“相公,两位姐姐,请饮茶了。”

    三人接过茶盏,辛寒笑道:“这才乖么,莫要使小性儿,等忙过这阵便让你禅位好了。”

    建宁听到这个消息才露出笑容:“这可是你说的,说话可要算话啊。”建宁被这段时间的帝王生活折磨坏了,相比之下她还是愿意做那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十一月。被扣在京师作为质子的吴应熊出逃,吴三桂随即起兵造反,辛寒亲自出手将吴三桂擒拿与万军之中,沐王府配合辛寒行动,将吴三桂的子嗣亲眷格杀殆尽,终于报了沐天波的大仇。

    辛寒和九难利用阿珂引出其生父李自成,九难手刃李自成和吴三桂报了崇祯之仇。

    此时九难已经了然辛寒谋朝篡位的计策,知道他即使恢复汉人的江山,也不会将这锦绣河山还给朱家,不过她并不介意。反而感谢辛寒让她报了大仇。

    九难师太在大仇得报之后,便要远行海外,临走之际出了感谢辛寒以外,还嘱咐他要善待百姓。她走后,将两个弟子阿珂、阿琪托付给辛寒。

    阿珂虽然是李自成的女儿,但此时她还被蒙在鼓里,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九难师太大仇得报以后,心性也转变不少。反而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徒弟,是以将两人托付给辛寒照顾。

    辛寒带两女回京之后,找个由头,也不管两人乐不乐意便赐婚给如今已是大内副总管,骁骑营统领的韦小宝。

    自己徒弟嘛,还是要照顾照顾的,同时韦小宝这货也不安生,有了两个老婆之后,不知怎么和辛寒属下沐王府的小郡主沐剑屏与方怡搞到了一起,结果又是辛寒赐婚才平复了沐剑声的怨气。

    吴三桂不战而败,天下震惊,耿精忠、尚可喜、孔四贞、等人先后上书要求撤藩,辛寒自然顺水推舟无有不应。

    翌年三月,草长莺飞,建宁宣布下嫁辛寒,同时册封辛寒为和硕亲王,六月,建宁禅位给和硕亲王辛寒。

    七月,辛寒登基为帝,年号永固,取江山永固之意。

    辛寒登基之后立建宁为后,双儿和苏荃为妃,但实际上建宁每日还要给两位姐姐请安,不过这一幕无人知晓罢了。

    辛寒登基为帝,受到了满清贵族的强烈反对,不过有康亲王和索额图两个帮凶在,无人能掀起风浪。

    这两人早已被辛寒的三尸脑神丹控制,并且辛寒纳了索额图的侄女,那位本该嫁给康熙的赫舍里氏为妃。

    称帝之后,他对康亲王和索额图的态度如同往昔,除了给二人服用三尸脑神丹以外,还和以前一样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这让两人也安心不少。

    这一日辛寒微服去康亲王府上赴宴回宫,只带了牛永录一人作为跟随,半路上,呼啸之声大作,三四十号黑衣蒙面的高手将辛寒团团围住。

    “这位贵人,我们当家的请您过去一叙?”一个同样黑衣蒙面的老者手持钢刀,但不失恭敬的说道。

    牛永录此时已经御前侍卫副总管,此时他抽出腰刀挡在辛寒身前:“辛兄弟,你先走,我来挡着他们。”

    牛永录不敢暴露辛寒身份,只能用之前的称谓来称呼辛寒。

    “老牛,没事,将刀收起来,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何目的。”辛寒毫不惧怕,只是心中盘算这是不是康亲王搞的鬼。

    “辛兄弟,这?”

    “无妨咱们就跟他们走一趟,你放心,咱哥俩谁也不会出事。”

    牛永录心中一暖,当日辛寒为发迹之时两人称兄道弟,没想到辛寒做了皇上,对自己的态度依然如故。

    虽说辛寒是汉军旗不是满人,很多满人暗中都对他当皇帝不服,但牛永录服,他想法很简单,谁要是对自己好,自己就要对他好,辛寒拿他当兄弟,那老牛就是豁出命去也要保护辛兄弟平安。

    牛永录收起腰刀,对辛寒小声道:“辛兄弟,你放心,老牛没死之前,没人能伤害你。”

    辛寒感动的拍了拍他肩膀,对黑衣老者道:“走吧,我就跟你们走一趟,看看是哪位想和在下说说话。”

    老者见目的达成,呵呵一笑:“贵人好气魄。”说着一挥手,一辆大车从街尾驶来,让辛寒和牛永录两人上了车,老者打个手势,一众黑衣人压着大车急匆匆掉头疾走。

    车行一炷香的功夫,便听到叫门之声,接着好似驶入了某个宅院。

    不多时,车门帘一挑一个大汉朝里面看了两眼,见到辛寒,呵呵一笑:“贵人,请吧,我家主人恭候多时了。”

    辛寒和牛永录下了车,见所处之处是一处深宅大院,此时院子中满满登登站着二三百号的人,手中都拿着兵器,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两人。

    牛永录腿肚子有些转筋,不过还硬撑着挡在辛寒面前。

    辛寒笑道:“老牛不用怕,我估计这主事之人是真的有事找我谈,要不然在街上就动手了。”

    那大汉笑道:“贵人所言极是,快请进大厅。”

    辛寒转头对大汉说道:“既然是你家主人请我前来,为何不亲自迎接?”

    那大汉哈哈一笑:“真是好胆,恭维你几句就拿自己当盘菜了,到了这里,可不是你说了算的,给我走吧。”

    说着他上来就抓辛寒手腕,牛永录哪能叫他得逞,护在辛寒身前,吐气开声,‘喝’的打出一拳,直奔大汉的胸膛。

    大汉咧嘴一笑,任凭老牛打中他一拳,身子都没晃动一下:“我找你主子,你这狗腿给我滚吧。”

    说完一把抓住牛永录的肩头,正要发力将他扔到一边,却忽然发现,辛寒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抓在他手腕上,当即一股大力传来,脉门被制,半边身子当即麻木酸软起来。

    辛寒冷笑道:“滚去叫你家主人来。”说完一抖手将这大汉直扔出三丈开外,落在地上,犹自站不起身来。

    “杀!”忽然,两边二三百号拿着兵器的汉子齐声大喊。

    辛寒不屑的撇撇嘴:“威势倒是不小。”

    便在这时,前方大厅的大门忽然打开,一人朗声笑道:“贵人,别来无恙啊。”

    随着说笑声,一个面冠如玉的中年书生迈步从大厅中走了出来。

    辛寒眉头一挑,终于知道是谁请自己来了,这人他认识,正是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

    “原来是你!不知道你请我到这里有何贵干?”辛寒没有道破陈近南的身份,而是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陈近南笑道:“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天地会‘陈近南’。”

    辛寒一拱手:“原来是陈总舵主,都说‘平生不识陈近南,但称英雄也枉然’如今我可算是英雄了?”

    陈近南满含深意的笑道:“贵人短短时间,便做成了我们数十年办不成的大事,你不是英雄,天下何人敢称英雄,来来,我给贵人介绍几位好朋友。”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要将辛寒让入大厅。

    ps:感谢:打我一下死爹妈、叫兽pk砖家、侦探54,等兄弟的打赏支持拜谢。

    感谢:★当当★、黑木凯!的月票支持,拜谢。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软硬兼施

    “好,既然陈总舵主都说是好朋友,那定然是响当当的汉子,在下就见上一见。”辛寒回身对牛永录说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认识完几位好朋友,咱们就回去。”

    牛永录大急:“辛兄弟”

    辛寒笑道:“无妨。”说完就随着陈近南大步进入大厅,他刚走进去,门前两个抱着朴刀的汉子就随手将门关上。

    牛永录手把腰刀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便老实的等在外面。

    辛寒进入大厅,见大厅中已经站了九个人,见到辛寒入内都抱拳道:“贵人请了!”

    辛寒抱拳还礼:“各位英雄请了。”

    陈近南指着把头的一人道:“我给贵人介绍,这位是我天地会莲花堂香主蔡德忠。”

    蔡德忠是个白发白须精壮的汉子,辛寒却是认得,当年在茶楼上自己还曾与他交过手,不过当初双方都没暴露身份。

    “原来是蔡香主,咱们真是不打不相识啊!。”辛寒拱手为礼。

    蔡德忠皮笑肉不笑的道:“好说,好说。”

    陈近南有指着一个打扮如同富商的胖子道:“这位是洪顺堂香主方大洪。”

    方大洪倒是像个真正的商人一般,笑呵呵道:“一年多不见,贵人可是大发利市呢。”

    陈近南又指着一个又矮又胖,笑容可掬的老者道:“这位是家后堂香主马超兴。”

    陈近南将这九人一一介绍,却都是天地会中的九大香主,重要人物,辛寒也依照江湖礼数一一见过,他心说恐怕还有一个青木堂的韦小宝香主吧,也不知小宝来没来。

    陈近南将辛寒让道右手第一个位置坐下,而他则坐在左手的位子上,在两人中间还有一个空着的位置。

    陈近南解释道:“这个位子,是留给我们天地会的万云龙大哥的。”

    辛寒点点头表示理解。

    众人落座。辛寒先开口道:“不知道陈总舵主和众位英雄,把我请来所为何事?”

    陈近南笑道:“这次请贵人前来,的确是有事情商量,一来我们大家都想见见从鞑子手中夺取江山的英雄。另一个就是想问问,贵人打算什么时候恢复我汉家河山。”

    辛寒见陈近南开门见山,也不隐瞒,道:“这件事我也考虑过,但我登基时间太短。根基未稳,所以事情都要一步一步来,我打算先培养自己的势力,提拔一些汉人为官,等到实力稳固,再解除剃发令,这样潜移默化,徐徐图之,便可慢慢恢复我汉人的传统。”

    又道:“时机成熟便改朝换代,相信那时自然而然的便能恢复我汉人的江山。”

    陈近南击掌赞叹:“贵人高瞻远瞩。不愧是能做成大事之人,不过还有一件事恐怕贵人有所忽略,到时候叫人说起,怕要坏了贵人的名声,枉费了贵人的一片赤胆忠心啊。”

    辛寒笑道:“哦,这可要请陈总舵主指点迷津了。”

    陈近南道:“这不敢当,不过众所周知,这锦绣江山是我大明天下,江山之主乃是朱家子孙,贵人不知打算何时将朱三太子迎回中原继承大统呢? 若是此事被贵人遗忘怕是要落个不认旧主窃取江山的骂名了。”

    辛寒不屑一笑。自己没本事,搞什么反清复明结果这么多年屁成效没见,见到别人成功便想来摘桃子,哪有这样的好事!

    他虽然知道陈近南一心为公。是毫无自私自利打算的人,但此时他也不禁升起厌恶之情。

    辛寒哈哈哈的朗声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让天地会几位香主脸上都变得不好看起来,只有陈近南盯着辛寒看不出心中的喜怒,反而出声问道: “贵人为何发笑?”

    辛寒笑道:“陈总舵主讲的笑话太好笑了,所以在下有些忍不住。失礼失礼。”

    陈近南做好奇状,问道:“不知陈某哪里讲的好笑,让贵人觉得如此好笑?”

    辛寒笑道:“总舵主说让我把朱三太子迎回中原继承大统,这难道不好笑么。”

    莲花堂香主蔡德忠脾气最为火爆,当即一拍茶几怒道:“谁跟你说笑了,姓辛的你是不是打着自己做皇帝的主意?”

    辛寒当即脸色沉了下来,陈近南连忙摆手让蔡德忠坐下,然后对辛寒道:“在下刚才所言句句发自肺腑,并无说笑之意。”

    辛寒奇道:“那我要问问总舵主了,凭什么我就要把大好的江山拱手让给朱家后人呢?”

    陈近南道:“谁人不知,这天下本就是朱家的,咱们汉人都是朱家臣子,既然贵人从鞑子手中取回了大好江山,自然要物归原主才是。”

    辛寒笑道:“这点最为好笑了,那我问你们,当年洪武皇帝朱元璋从元蒙鞑子手中取得了锦绣江山,为什么不寻回赵宋后人来坐这个皇帝呢?”

    洪顺堂香主方大洪道:“这怎么一样,当年元蒙建国已将近百年,洪武皇帝虽然有心却也寻找不到赵宋的后人,只好秉承天命做了皇帝。”

    辛寒对这些人更加不屑,这就是红果果的谎话了,朱元璋会有还社稷于赵家后人的心思才怪。

    不过辛寒是谁啊,嘴上就没吃过亏的主,好!你不是这么说么,那我就顺着你们说。

    辛寒一拍大腿:“俺滴大爷诶,原来洪武皇帝当年就有这种想法?真是太巧了,那啥,不瞒诸位说哈,我就是赵宋后人,当年我祖先为了躲避元蒙追杀不得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87
首页   上一页   ←   187/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