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85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不肯让步,闹到最后只求速死,都不在开口说话了。

    到最后辛寒真的没招了。怒道:“好,好,我跟你们说不明白,让你们老祖宗沐英来和你们说。”说完他对苏荃道:“等我半个时辰,我去去就回。”

    沐剑声顿时大怒以为他有辱先祖。正要喝骂,就见辛寒刷的一声消失不见,这一下,别说沐王府的人,就是苏荃和胖瘦头陀都一脸震惊。

    辛寒回到倚天世界的皇宫中,叫人将沐英找来,他早已想好了说辞,沐英上殿行过君臣之礼后,辛寒开口道:

    “这次我找你来是有件事让你去办,你这样这样就这么说”

    辛寒交代完毕。又给沐英化妆一番,让他看起来老了二十岁,要知道沐英此时不过二十四岁,这样子过去别人如何能信。

    也不管一头雾水的沐英,直接带着他穿越到鹿鼎世界里,沐英只觉得眼前一黑,知道是‘明尊’‘施展神通’也不意外,瞬间眼前一亮,就看到许多奇装异服的人。

    苏荃见辛寒返回,第一时间投奔到他的怀中。沐英见一个绝色女子抱住皇上,以为是皇上的妃子,当即请安道:“微臣沐英,叩见娘娘。”

    苏荃懵了。这咋回事啊?目光落在爱郎脸上,辛寒也只能无奈摇摇头,忘了这茬了。

    沐王府等人都已经傻了,这人虽辛寒忽然出现,自称沐英,还叩见娘娘。这什么情况。

    这些人下意识的朝沐英脸上看去,俱都惊叫出声,沐剑声颤抖的声音道:“他他竟然和老祖宗长得一模一样!”

    沐家祖祠中,至今还供奉着他们先祖沐英沐王爷的画像,那画像与面前这人一般不二。

    辛寒让沐英站起,又让胖瘦头陀将沐家众人的穴道解开,然后朝沐英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可以开始了。

    沐英轻咳一声:“你们哪个是我沐英的后人。”

    沐剑声正要说话,柳大洪将他拦住:“大大胆,竟敢冒充沐王爷。”

    沐剑声眉头一皱,心说我什么时候成了沐王爷了,皇上在此这不是给我添堵么,当即喝到:“废话少说,手上见真章。”

    这时代的人本来就相信鬼神之说,柳大洪对于辛寒凭空消失,又见到沐英出现,心中半信半疑,心说“动手也好,沐王爷神拳无敌,正好我出手试试。”

    他当即一招打了过来,沐英冷哼一声,将拳法使开,沐王府众人一见他拳法,立刻大吃一惊,原因无他,这沐英所用拳法正是沐家拳,而且比沐剑声等人的沐家拳还要正宗,招数更加精妙,功力深湛,有一些貌似还是沐家早已失传的招式。

    沐英拳法是在战场上历练过得,又得到过张无忌这等绝顶高手的指点,放在鹿鼎世界那也是绝世高手级别的,他第二招就占了上风,但是恪守皇上的交代,只将拳法精妙展现出来,并不曾下重手。

    百招之后,柳大洪‘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柳大洪参见王爷。”

    此时他已经确信无疑了,能用出早已失传的沐家拳招式,将拳法用的出神入化,且和老祖宗长得一样,这样的人除了老祖宗本人还能有谁!

    沐剑声和沐剑屏都跪在地上,沐王府的人呼啦一下跪在他们身后。

    沐剑声和沐剑屏同时说道:“不肖子孙,沐剑声、沐剑屏,给老祖请安了。”

    沐英其实一头雾水,只觉得这些人都不正常,是疯的,但他记得辛寒嘱咐,当即说道:“这位,便是我的主公,以后你们必须辅佐他成就大业,听见了没有。”

    沐剑声跪在地上说道:“可是朱五太子”

    沐英眼睛一厉:“什么朱五太子,朱家气数已尽,主公才是真命天子,听到了没有。”

    沐剑声等人不敢不应,当即答应下来,转过头来又朝辛寒磕头,算是拜了主公。

    辛寒又让沐英指点了沐家人一番拳法,让沐剑声等人收获良多,能得老祖亲自指点,这些人都喜不自胜。

    等到沐英指点完毕,辛寒将他又带回倚天世界,并且嘱咐他今日之事切勿对旁人提起,沐英对于明尊吩咐,自然连连答应。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弑龙

    ps:夏天求过推荐,求过收藏,求过月票和订阅,但是唯一从来都没开口求过的就是打赏,因为夏天觉得自己是新人,写的东西有很多缺点,所以从来不敢开口求赏,每次有兄弟给夏天打赏,夏天都很高兴,偷偷的笑,觉得这是兄弟们的认可,刚才有个看盗版的兄弟给夏天打赏了210币,他的留言说他是看盗版的,用攒下的币给我打赏,钱不多,是份心意,夏天看完留言心里暖暖的,所以特别感谢一下各位支持过夏天的兄弟们,无论是推荐、月票、订阅还是打赏过得兄弟们,谢谢你们。

    ‘打我一下死爹妈’,你的心意夏天收到,是我新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谢谢你,谢谢各位兄弟,感动之余有些词不达意,大家理解就好,多谢了。

    等辛寒从倚天世界回来,沐剑声上前道:“主公您是从上界将我先祖带下来的么?”

    “呃可以这么讲吧,你们以后叫我公子便可,叫主公容易被鞑子注意到。”辛寒心说沐家都是榆木疙瘩,也只有这么办才能让他们相信了。

    “是公子!”此时沐家众人已经完全相信了辛寒的说辞,更在老祖宗沐英的要求下,追随他,助他达成大业,至于那位可怜的朱五太子,谁管他死活。

    至于那可怜的刘一舟,因为刚才丢下众人临阵脱逃的举动,更是人人唾弃,就连对他倾心的方怡也忍着眼泪不去看他一眼。

    柳大洪忍痛对师弟吴立身道:“你去给他一个痛快,此人贪生怕死,莫坏了公子的大事。”

    吴立身提着被点住穴道的刘一舟,大步走进树林深处,可怜刘一舟被点住哑穴,就连求饶也不能够,过得一会一声闷哼传来,方怡顿时哭成一个泪人。

    柳大洪怒喝到:“哭什么。向这样的人,越早认清他的真面目就越好,你若真是嫁给他,才发现他的真面目。那时候哭都晚了。”

    见师父柳大洪发火,方怡才压住哭声,小声抽噎。

    沐王府众人随着辛寒西行去五台山,晚上在一家客栈投宿,用过饭后。柳大洪和沐剑声等沐王府重要的人物和辛寒商议反清的事情。

    沐剑声道:“公子,这次我们打算去北京行刺鞑子的小皇帝”

    他话刚出口,便被辛寒打断:“让我猜猜,你们定是想行刺成功便最好不过,若是不成,就栽赃在吴三桂身上,不知对不对?”

    沐剑声和柳大洪顿时赞叹道:“公子天人下凡,果然有未卜先知之能,我们就是如此打算的,过一阵吴三桂那狗贼的儿子吴应熊要入京面圣。我们如此一来,恐怕那小皇帝定然在大怒之下将吴应熊处死,到时候,吴三桂焉能善罢甘休,定然回起兵造反,到时候天下大乱,咱们正好揭竿而起。”

    吴立身笑道:“公子,怎么样我们这个计策不错吧?”

    “呸!这样的计划也叫不错,估计你们就是死光了,康熙和吴三桂也打不起了。”辛寒还没开口。苏荃便瞬间将这计策看的透彻,不由得开口讽刺道。

    “你”吴立身当即大怒就要拍案而起,却被柳大洪用眼神制止,他这才想起。这可是公子的夫人,而且一身武功天下罕有,不由得将这口气憋了回去。

    柳大洪拱手道:“夫人可否明言,我们这计策中有什么不妥之处么?”

    柳大洪虽然没有入吴立身一样愤怒,脸上却也有些不好看。

    苏荃道:“你们这栽赃之策,在我想来无非实在衣服和兵器上做些手脚。留下平西王府的字样或是大明山海关总兵府的标记,我说的没错吧。”

    柳大洪点头道:“夫人说的极是,我们就是如此打算的。”

    苏荃娇笑道:“合着你们就认为鞑子都是傻子?江湖上偷鸡摸狗的下九流出手办事的时候,都知道换身衣服,偏生吴三桂派人行刺皇帝就穿着有自家标记的衣物,这事传出去,谁会相信?”

    苏荃见柳大洪脸上色变,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又道:“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要去北京,带了大批珠宝财物向皇帝进贡,吴三桂真要行刺皇帝,不会在这时候,再说,他行刺皇帝干什么?只不过是想起兵造反,自己做皇帝,他一起兵,鞑子立刻抓住他儿子杀了,他为什么好端端的派儿子来北京送死?”

    她每说一句,沐王府脸上就难看一一分,到最后已经面无血色,要真按着夫人这么分析他们牺牲多少人也是白白送死,不会对鞑子和吴三桂造成任何损失。

    柳大洪老脸一红,后怕道:“多亏了夫人提醒,沐王爷显灵,若非如此我们莽莽撞撞去了京城,那后果不堪设想,老夫也就成了沐王府的罪人了。”

    辛寒点头道:“这事就别再提了,反清之事我自有主张,最多不过几月这江山便能改天换日!”

    他这一说,众人无不惊讶,按照公子所说不过数月,大清的江山就完了?可是也没看出苗头啊。

    辛寒看出众人的疑惑,当即道:“你们不用乱猜,日后自有分晓。”

    第二日,辛寒带着众人前往山西,到了五台县里,胖头陀出面租下一处大院给众人居住。

    辛寒知道顺治那边没什么危险,也不用关注,便每日勤练武功,又将紫霞神功传给苏荃修炼,让美人大喜过望。

    闲来无事,便对众人的武艺指点一番,无论是苏荃和胖瘦头陀,还是沐王府众人都受益匪浅。

    在五台县一住就是半年有余,辛寒这半年用在倚天世界朝少林勒索而来的铁布衫心法,成功将铁布衫练到大成,此时一身肌肤洁白如玉,却刀剑难伤,若非宝刀宝剑或是重型武器都对他没有半分伤害。

    终于这一天,沐王府的探子传来消息,五台山清凉寺多了一个小孩少年做主持,辛寒知道定是韦小宝那货到了,不过他没有与之相见的心思。

    又过了些日子。五台山上忽然多了许多喇嘛,欲对顺治不利,那玉林老和尚要举火**,辛寒这才出手将人救下。

    韦小宝见到辛寒大喜过望:“师父您来了就好了。”

    辛寒笑道:“别说废话。先将几位大师转移到安全所在再说。”

    众人护住顺治和玉林等人一路到了山下,正遇上御前侍卫副总管多隆,多隆先和两人见礼,然后又道:“皇上和太后到五台山来进香,现下是在灵境寺中。”

    韦小宝大喜过望。辛寒心中却说不出的心情只是问道:“这次从北京到五台山来的,共有多少香客?”

    多隆低声道:“除了咱们御前侍卫之外,骁骑营、前锋营、护军营也都随驾来此。”

    韦小宝大喜道:“那怕不有三四万官兵?”

    多隆道:“一共是三万四千多人。”

    辛寒问道:“护驾诸营的总管是谁?”

    多隆道:“是康亲王。”

    韦小宝笑道:“那也是老朋友了。”

    辛寒心中却暗道:“正是这个时机,只是有些对不起朋友了。”

    辛寒和韦小宝护着顺治等人到了‘金阁寺’使人去禀告康熙。

    众人坐下休息,只听得山上杀声大震,侍卫亲兵已在围捕喇嘛。

    扰攘良久,声音渐歇,又过了半个多时辰,突然间万籁俱寂,但闻数十人的脚步声自远而近。来到寺外而止,跟着靴声橐橐,一群人走进寺来。

    来人正是康熙,康熙心中惦念这顺治,没功夫和辛寒韦小宝两人叙话,直接让韦小宝通禀。

    康熙和顺治见面,自然有一番话要说,辛寒也懒得偷听,只是面上露出为难之色,被韦小宝察觉。

    “师父。你不开心么?”韦小宝诧异的问道。

    辛寒叹道:“死了这么多人又有什么可开心的。”

    黎明时分,康熙吩咐去清凉寺拜佛,来到寺外,只见刀枪抛了一地。草间石上溅满血渍,可见昨晚擒拿众喇嘛时一场激战,着实打得厉害。

    康熙入寺参拜如来和文殊菩萨,便到后山顺治参禅的小庙去察看,但见焦木残砖,小庙早已焚毁一空。

    康熙暗暗心惊:“倘若父皇昨晚没逃出。不免便烧在庙中,我我”一时不敢往下再想,吩咐索额图布施白银二千两,重修小庙,他知父亲不愿张大其事,因此银子也不便多给。

    回到大雄宝殿,众少林僧都过来拜见,辛寒领着一众御前侍卫守在殿门口,多隆等人都跟在康熙身边。

    康熙来到父亲出家之地,不愿便去,说道:“我想在宝刹借住三五天,不知使得么?”

    清凉寺主持是韦小宝,这货自然求之不得,道:“大施主光降,求之不得”

    突然间砰的一声巨响,泥沙纷纷而下,大雄宝殿顶上已穿了一洞,白影晃动,一团白色的物事直堕而下,却是个身穿白衣的僧人,手持长剑,疾向康熙扑去,叫道:“今日为大明天子复仇!”

    康熙急忙退后,多隆、察尔珠、康亲王等因在皇帝之旁,都未携带兵刃,大惊之下,都向那人抓去。那人左手衣袖疾挥,一股强劲之极的厉风鼓荡而出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85
首页   上一页   ←   185/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