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68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声音道:“何方高人光临武当,老道未克远迎,还清恕罪。””呀的一声,竹门推开,张三丰缓步而出。

    张三丰见到俞岱岩身后的张无忌和辛寒眼神不由得一缩,他功力通神。原本感觉到来了一个高手,没想到出来一看却是两人。

    其中一人应该是自己之前感应到那人,此时正情绪激动的看着自己,张三丰感到这人内力雄浑深厚。若不是情绪激动,乱了气息自己实在很难发现,这天下间何时多了这样两个高手。

    “张真人,多年不见您老依然风采依旧,可喜可贺。”

    张三丰微一打量。脸上一喜:“我倒是谁,原来是小兄弟你,几年不见,你这功夫可着实让我惊艳,对了不知我那徒孙无忌现在可好?”

    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朝张无忌身上看去,虽有猜测,但不敢肯定,毕竟无忌若没有驱除寒毒,此时怕以不再世上了。

    张无忌眼睛一红。走上前几步跪倒磕头:“太师父,无忌给您老人家磕头了,您一向可好?”

    张三丰眼睛也红了,他仔细打量,面前的少年果然便是当初的张无忌,连忙将张无忌扶了起来:“好好无忌你没事就好,那寒毒可曾除去了?”

    他虽然感觉到张无忌内功深厚无比,但还是问出来才能放心。

    “太师父,我师父找到《九阳真经》给我修炼,依然将寒毒驱除了。”

    张三丰闻言大喜。不过还是问道:“你恩师现在何处,何不请来,老道要好好感谢他一番。”

    张无忌回头看着辛寒道:“徒孙已经拜了辛大哥做师父。”

    张三丰当即恍然,笑道:“我倒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原来是小兄弟你,此处不是说话之所,咱们去前面坐坐。”

    几人来到武当派的一处客厅,张三丰正要和无忌乖孙还有辛寒好好叙旧,就被他们带来的消息震撼了一把。

    张无忌将光明顶上的事情和张三丰讲了一遍。

    当他听到辛寒在光明顶上讲的那番话的时候,老道抚须长叹:“小兄弟说的好。想要拥有屠龙刀,倚天剑,就必须继承郭大侠的遗志驱除鞑虏,老道空活百年却不如小兄弟你看的透彻,以后只要是抗击鞑虏的事情,我武当定然责无旁贷。”

    当张三丰听到宋远桥等人早已返回武当的时候,老道也有些沉不住气。

    “什么?你说你大师伯比你们提前半月便返回武当了?”

    辛寒道:“其实不止武当,我觉得峨眉几派也很可能出事了,当日我们从光明顶上下来,遇见前来接应灭绝师太的峨眉弟子,她们还以为灭绝是被我明教扣住,差点闹出误会来。”

    张三丰毕竟是宗师之境,震惊过后很快便稳定了心神:“不必担心,既然没见到几派弟子的尸首,便说明他们都没事,这么多人一起失踪,肯定会留下蛛丝马迹,咱们细细寻找,定然会找到眉目。”

    辛寒不由得真心佩服道:“真人说的极是,其实我已经寻到眉目,各派很可能是落到了元庭手中,我打算过几日便去大都看看,能不能将人救出来。”

    张三丰讶道:“哦,小友怎么如此肯定,说来看看?”

    辛寒就把绿柳庄的事情讲了一遍,有自己编了一部分进去,就说听见了邵敏郡主几个属下的对话,言语中提到过将六派中人都押往了大都。

    辛寒又道:“我还听见他们密谋对付少林武当两派,当时他们有人提议用让元蒙探子装作少林弟子求救,等与真人相见的时候,便出手偷袭。”

    俞岱岩对恩师张三丰最是敬重,闻言不禁怒道:“他们好大的胆子,当真以为我武当派没人了么?”

    辛寒又道:“这次我还要恭喜俞三侠。”

    俞岱岩残废多年,实在想不起自己有什么可以恭喜的,他因为伤残思想上难免有些偏激,若是别人这么说,他定会以为是对自己的嘲讽。

    可是辛寒是张无忌的恩师,又救了无忌的性命,可谓是武当的大恩人,他的话定然不会是嘲讽自己,便奇道:“敢问辛教主,在下如此模样,何喜之有?”

    ps:感谢:佛家教官、吹风机暖被窝、zenmeangle几位兄弟的打赏支持。

    感谢:受伤的胖子兄弟的月票支持,同时也祝你早日康复,成为一个健康的胖子。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太极拳

    辛寒笑道:“这次绿柳庄之行,不但让我探听到了几派中人的去向,而且还打听到一件关于俞三侠你的一件大事。”

    俞岱岩摇头叹道:“我一个废人能有什么大事,教主说笑了。”

    辛寒没直接说出是什么事情,而是讲起了故事:“一百七十余年以前,少林寺中例行一年一度的达摩堂大校,一位火工头陀脱颖而出”

    辛寒讲起了火工头陀的故事,这件事张三丰也曾和诸位弟子讲过,俞岱岩不明白辛寒为什么忽然说起此事。

    张三丰和俞岱岩都是修养极高的人,也没打断辛寒,反而再听一遍也觉津津有味。

    但辛寒讲到那火工头陀反出少林以后的事,张三丰和俞岱岩便都不清楚了。

    张三丰心中一动,刚才辛寒说道有关三弟子俞岱岩的大事,如今又讲起了火工头陀,难道

    “小兄弟说此事与我三弟子有关,莫非岱岩这伤是火工头陀一脉出的手?”

    辛寒拍掌而笑:“正是,那火工头陀反出少林,便远走西域,开创了西域少林一脉,而俞三侠这伤,便是这派中弟子做的。”

    “我在绿柳山庄无意中听得,西域少林早就投靠了元庭,伤害三侠那人名叫‘阿三’如今就在邵敏郡主手下。”

    张三丰、俞岱岩师徒听完辛寒的话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武当多方打探也不知道是谁出的手,原来是西域少林,火工头陀一脉。”

    张三丰谢道:“感谢小兄弟查明真凶,所为冤有头债有主,我三弟子被人所伤一直查无真凶,实在是老道的一块心病,这的确是个好消息,看来老道我这身子骨也该活动活动了。”

    俞岱岩泪流满面:“弟子不肖,累恩师挂怀,若是再劳烦师父出手。那弟子唯有一死了。”

    辛寒笑道:“慢来,慢来,我恭喜俞三侠的却不是这件事。”

    “哦?还有什么好事,小友切莫卖关子。老道怕经受不起。”张三丰得知仇人消息,心情大好和辛寒开起玩笑来。

    辛寒道:“我不但打听到了西域少林和那‘阿三’的事,还打听到这西域少林有种秘药名为‘黑玉断续膏’可以治疗三侠这种伤势,而且我已经将此药弄到手了。”

    张三丰大喜:“此话当真?”

    辛寒含笑点头,他在路上早已把黄金盒子里的药膏取出。撞到瓷瓶里,此时将瓷瓶拿出来:“这便是黑玉断续膏了,无忌得了蝶谷医仙胡青牛的衣钵,正好由他出手为俞三侠治疗伤势。”

    张无忌接过瓷瓶打开一闻,只觉气息芬芳清凉,他能分辨出数种药材,都是接骨疗伤之药,不禁开心的点头:“好,我这就给三伯检查。”

    俞岱岩道是没什么喜色,反而安慰众人:“我这伤势太久。就算有良药恐怕也难复原,大家就不必费心了。”

    张无忌却是不听,走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俞岱岩的伤势,然后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俞岱岩虽然嘴上说不必费心,心里还是报了一丝期望的,如今见张无忌的神色为难,便以为这伤不可医治,当即笑道:“无忌,三伯没事,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张三丰忙问道:“无忌。究竟怎样,能否医治。”

    张无忌道:“药是好药,只是三伯这骨骼已经长死,需要用重手法断开。再敷上药膏让骨骼从新愈合才行。”

    张三丰和俞岱岩这次俱都大喜,俞岱岩笑道:“我当时什么,无忌不就是打断骨骼么,三伯这点痛都忍受不了,还算什么武当七侠。”

    几人正笑着说话,忽有弟子来报。武当山门外有一个少林弟子求见。

    客厅中顿时安静下来,张三丰看向辛寒:“看来果然如小友所说,元庭把主意打到老道身上了。”

    俞岱岩道:“师父,不然便将此人赶走如何?”

    张三丰笑道:“老道百十年来又怕过什么人,去让他进来,看看对方有什么招数。”

    俞岱岩嘱咐弟子,叫少林僧人进来,言语上不可怠慢。

    不久一个光头大袖的僧人随着知客弟子走了进来。

    张三丰含笑道:“不知少林派哪一位高僧光临武当,老道张三丰有礼了。”

    那僧人连道不敢,合十说道:“小僧少林空相,参见武当前辈张真人。”

    张三丰合十还礼,道:“不敢,大师不必多礼,请坐下说话。”

    张无忌识趣的搬了把椅子放在空相近前。

    空相谢坐之后看了一眼房中众人,并没有认出辛寒的身份,只以为两人也是武当中人。

    那空相坐下之后,便说魔教如何攻打少林,只见他伸手解下背上的黄布包袱,打开包袱,里面是一层油布,再打开油布,赫然露出了颗首级,环眼圆睁,脸露愤怒之色,正是少林三大神僧之一的空性大师。

    房中几人都识得空性面目,一见之下,不禁“啊”的一声,一齐叫了出来。

    辛寒忽然问道:“大师为何将空性神僧的首级拿来,而不是入土为安,这样做岂不是有辱高僧么?”

    空相一怔,瞬间便找好借口:“空性师兄尸身已被掠走,只剩下这颗首级又如何能够入土为安,张真人,你说这大仇如何得报?”

    说着将空性的首级恭恭敬敬放在桌上,伏地拜倒。

    张三丰连忙去扶,说道:“空相师兄,少林武当本是一家,此仇非报不可……”他刚说到这个“可”字,便见空相忽然双掌齐出朝他小腹按去。

    张三丰经辛寒提醒,早有准备,当下双手一压一缕,便将空性两手压了下去,同时一脚踢出正中空相前胸,将空相击的飞了出去,落地之后,口吐鲜血,虽然没死,但也失去了行动能力。

    辛寒眼睛一亮。这张真人刚才这招,不正是太极拳中的‘揽雀尾’么,看来张真人果然将太极拳创了出来。

    张无忌朝那和尚走去,想要抓起来审问。便见那和尚脑袋一歪,嘴里流出一缕黑血,却是服毒自尽了。

    张三丰眉头一皱:“好毒的手段。”他对这些人手段狠辣,不惜服毒,极为反感。

    便在此时。只听得脚步声响,有人到了门外,听他步声急促,显是十分慌乱,却不敢贸然进来,也不敢出声。俞岱岩道:“是灵虚么?甚么事?”

    那知客道人灵虚道:“禀报三师叔,魔教大队到了山门外,要见祖师爷爷,口出污言秽语,说要踏平武当派……”

    张三丰对知客道童道:“先把他们领到三清殿。我随后就到。”

    知客道童走后,俞岱岩道:“先派人偷袭恩师,然后大举攻山,手段果然阴毒。”

    辛寒苦笑:“我这个教主都不知道明教什么时候要踏平武当山,不如叫进来也让我长长见识。”

    张三丰讶然失笑:“先不忙,老道前些日子有所领悟,便创了一套拳法,今天借这个机会还请辛小友指正一下,无忌和岱岩也来学学,能学多少看个人本事了。”

    张三丰这么一说。辛寒立刻便明白,这是自己对武当有恩,找个借口回报自己呢。

    他心中大喜,口中假模假样的道:“张真人。这不好吧,小子见识浅薄,还是回避一下吧。”

    张三丰道:“你是无忌恩师,又对我武当有大恩惠,说起来不算外人,你若不嫌弃老道功夫没用。便在这瞧瞧吧。”

    辛寒喜道:“张真人功参造化,哪有没用之说,如此辛寒可就不客气了。”

    张三丰看得很开,武功创出来不就是让人学的么,只要学武之人秉持一颗善心便足矣,辛寒所作所为都符合他的脾气,是以也把辛寒当成了自己人。

    张三丰缓缓站起身来,双手下垂,手背向外,手指微舒,两足分开平行,接着两臂慢慢提起至胸前,左臂半环,掌与面对成阴掌,右掌翻过成阳掌,说道:

    “这是太极拳的起手式。”跟着一招一式的演了下去,口中叫出招式的名称:揽雀尾、单鞭、提手上势、白鹤亮翅、搂膝勾步、手挥琵琶、进步搬拦锤、如封似闭、十字手、抱虎归山……

    辛寒、张无忌、俞岱岩三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生怕错漏了一招半式。

    约莫一顿饭时分,张三丰使到上步高探马,上步揽雀尾,单鞭而合太极,神定气闲的站在当地,虽在重伤之后,但一套拳法练完,精神反见健旺。

    他双手抱了个太极式的圆圈,说道:“这套拳术的诀窍是‘虚灵顶劲、涵胸拔背、松腰垂臀,沉肩坠肘’十六个字,纯以意行,最忌用力。形神合一,是这路拳法的要旨。”当下细细的解释了一遍。

    辛寒将那本《太极拳经》早已背熟,招式也都熟悉,此时只是与张三丰所讲,在脑海中一一对照,往日不能领会的东西豁然贯通。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68
首页   上一页   ←   168/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