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46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爹总在背后说你坏话。我都好久不理他了。”

    杨逍在一旁气的直揪胡子,本来几缕洒然长须,被他几下揪个干净,在一旁跺着脚骂道:“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

    纪晓芙也随后赶来,见到这等场景,怕杨逍和辛寒起了冲突,便道:“好了,也不想想你当年做过的事,害的我和不悔吃了多少苦头!”

    纪晓芙说的就是她当年被杨逍强迫一事。提起这事,眼圈就红了。

    杨逍瞬间就萎了,连忙安慰,劝解。赔礼道歉,总之以前那些人前的风度早撇一边去了。

    辛寒看着这个鄙视啊,和杨不悔说道:“不悔,走,哥哥带你吃好东西去。”

    “好啊,寒哥哥。”两个人手拉手一起走了出去。气的杨逍在后面喊道:“小子,你给我放规矩点。”

    喊完接着回头又哄纪晓芙去了。

    两天后,杨逍接到传信,果然如辛寒说的一般,元庭确实被干掉五个重臣,名字、官职、死期都对的上。

    第二日光明顶传信给明教所有分舵,讲明辛寒功绩,并且说明半月之后开坛祭祀明尊,收辛寒入教,荣升第五位护教法王。

    明教多年来一直对抗元庭,辛寒此次立的功劳实在太大,朝廷三公都让他杀了一个,如此功劳前所未有,所以五行旗、五散人等虽然看杨逍不顺眼,但对他这个决定没有任何异议。

    有人甚至认为辛寒的功劳就算坐上空位已久的光明右使的位置也足够了。

    本来光明顶开坛乃是大事,需要教众聚齐,无奈明教四分五裂已久,杨逍又不得人心,所以五行旗和五散人,乃至鹰王殷天正都派人给辛寒送上贺礼,并没有亲自前来。

    辛寒自然也不介意,只是杨逍脸色不甚好看。

    拜过明尊,杨逍将辛寒的名字写道名谱之上,如此辛寒便成了明教第五位护教法王。

    等忙完这一切,辛寒才想起自己刚收的弟子‘张无忌’还在朱武连环庄,赶紧找个借口离开光明顶跑到朱武连环庄一看,正赶上朱武连环庄火光冲天。

    他这才放下心来,看来还来得及,记得这大火便是朱长龄等人,想要欺骗张无忌出海寻找谢逊而演的一出苦肉戏。

    辛寒很快就发现朱长龄等人带着张无忌躲在一处山洞之中,他便不动声色又忍了两天,期间朱长龄又弄了一些手段博取张无忌的信任。

    直到这天,朱长龄带着家眷和张无忌转移到山中的一间木屋里,他们换过装束,到是与寻常农家无异。

    当天晚上,张无忌终于发现了朱长龄等人的阴谋,独自偷跑出来。

    他不知东西南北,只是向山坡上的林木深处走去,越攀越高,越走越快,到后来竟是发足狂奔。一个多时辰之中,不敢停下来喘一口气。

    奔逃了半夜,到得天色明亮,只见已处身在一座雪岭的丛林之内。

    他回头眺望。要瞧瞧朱长龄等是否追来,这么一望,不由得叫一声苦,只见一望无际的雪地中留着长长的一行足印。

    西域苦寒,这时虽然已是春天。但山岭间积雪未融,他仓皇逃命,竭力攀登山岭,哪知反而泄露了自己行藏。

    便在此时,隐隐听得前面传来一阵狼嗥,甚是凄厉可怖,张无忌走到一处悬崖上眺望,只见对面山坡上七八条大灰狼仰起了头,向着他张牙舞爪的嗥叫,显是想要食之果腹。只是和他站立之处隔着一条深不见底的万丈峡谷,无法过来,他回头再看,心中突的一跳,只见山坡上有五个黑影慢慢向上移动,自是朱武两家一行人。

    此时相隔尚远,似乎这五人走得不快,但料想奔行如风,看来不用一个时辰,便能追到。

    张无忌此时万念俱灰。母亲临死时对他说的那几句话,清晰异常地在他耳边响了起来:“孩儿,你长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他热泪盈眶,眼前一片模糊。

    忽的他想起了辛寒,他觉得辛寒将他留下与朱九真相遇,这样的安排定有深意,所以应该不会让自己有什么危险。

    想到这他张口便喊道:“师父。你在哪啊,快来救救你徒弟。”

    刚喊完,及听见身后有人说道:“真没出息,这就喊救命了?”

    张无忌惊喜交加,猛然回头,就看到辛寒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身后一步远的地方。

    “师父,你总算来了。”想到这些日子受到的欺骗,他哭着抱住了辛寒。

    “这次你总算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了吧,看你以后还会不会轻易相信别人。”

    辛寒摸了摸张无忌的头发,安慰道:“看师父一会替你出气。”

    两人就站在崖边,看着朱长龄等人一路追来,等几人到了近处才发现张无忌身旁多了一人。

    朱长龄警惕道:“张兄弟,这人是谁,你快到这边来,小心人心叵测。”

    张无忌道:“不用朱伯伯操心,这位是我师父,定然不会害我。”

    朱长龄几人都傻了眼,不知道张无忌何时多了一个师父,他连忙朝女儿朱九真使个眼色。

    朱九真忙做戏娇呼:“无忌弟,你快过来啊,是不是姐姐哪里得罪了你,咱们的事不打紧,你别让坏人骗了。

    辛寒看了看朱九真和一旁的武青婴道:“雪岭双姝么?你们这等姿色也还说的过去,给我徒弟做个小妾、侍女倒还使得。”

    辛寒让张无忌站在原处,他朝几人走来:“你们既然欺骗我的徒弟,就要付出代价,说说吧,你们有什么可以抵罪的东西,如果有,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朱九龄等人见这人只是寻常书生打扮,丝毫看不出练过武功,但说出的话却狂妄无比,一时摸不清深浅。

    朱九龄暗中朝武烈使了个眼色,然后朝辛寒笑道:“这位兄弟是否误会了,武当张五侠乃是在下的恩公,我们又怎么会欺骗无忌兄弟呢,不信你看这个。”

    他上前一步,好像要从怀中取东西给辛寒观看,可手掏到一半,他和身旁的武烈同时发难。

    两人同使一阳指,左右夹攻辛寒。

    辛寒冷冷一笑,左右手同时伸出,快如闪电握住两人食指,手腕一转就听‘咔吧’两声,朱九龄和武烈的手指同时被他折断。

    那卫壁眼见不好,取出长剑攻了上来想解救朱武两人,被辛寒一脚踢翻吐血不止。

    ps:谢谢:扫马路的、大汉光武、按时洒洒,三位兄弟的月票支持。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三尸脑神丹

    辛寒这一动手,瞬间将朱武两人的一阳指废掉,卫壁不识好歹也被他一脚撂翻,朱九真和武青婴两女吓得脸都白了,双腿打颤根本没有动手的勇气。

    辛寒出手点住朱长龄和武烈的穴道,这才在怀中取出一个白瓷小瓶,打开之后倒出两枚红色丹丸来,捏着二人的嘴一人喂了一颗下肚。

    朱武两人被制住穴位,动弹不得,但见这少年书生取出药丸喂给自己,皆吓得面上变色,不用想也知道这丹丸绝不是给自己补身子的,说不得是什么剧毒之物。

    辛寒又倒出两颗朝朱九真、武青婴二女问道:“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吃下这丹丸,二是被我从这山崖上扔下去。”

    朱九真二女顿时色变,极为惊恐,皆喊:“不要吃,我不要吃。”二人转身便跑却是连受制于人的爹爹也顾不得了。

    辛寒脸上冷笑,早知道二女就是如此自私之人,又哪里顾得了别人感受,自身受到威胁时即使是至亲之人也随时抛弃。

    这样的人他心底更加厌恶,一点怜香惜玉的心思也无,只一迈步便到了二女身后,两手同时抓住二女脖颈。

    “我这人有一点好处,就是言出必行,既然你们不吃就怪不得我辣手摧花了。”说完不顾二女喊叫挣扎便抓着两女朝崖边走去。

    到了崖边,将两女提着探出崖外,辛寒这才停住装作很为难的样子道:“哎~谁让我这人心软呢,如此就再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到底吃那丹丸,还是从这里飞出去。”

    朱九真和武青婴,看着脚下被层层云雾笼罩,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顿时觉得腿上一热,一股热流滴滴哒哒的淌了下来。居然都被吓尿了。

    辛寒厌恶的看着两人:“我数三声,在不回答就将你们扔下去。”

    “吃,我吃”朱九真第一个妥协了,吃了还能活着。不吃立刻就死,傻子才不吃。

    辛寒把提着朱九真的手收了回来,将她正在崖边,朱九真连滚来爬的朝里面爬了一段距离,这才伏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武青婴见朱九真脱险。便也喊道:“快拉我上去,我也吃”

    辛寒将她也扔到地上,再次取出两颗丹丸,放进两女口中。

    张无忌心里这个痛快,师父一出面,所有问题都解决了,欺骗自己的人也等到了惩罚。

    不过他熟读毒经,倒是对辛寒取出的丹丸有些好奇:“师父,你给他们吃的是什么?”

    辛寒呵呵一笑,将朱长龄和武烈两人穴道解开。这两人顾不得手指的伤势,也是第一时间喝问道:“你给我们吃的是什么?”

    辛寒又取出一粒丹丸,递给武烈:“你将外皮小心剥了,喂给你徒弟吃。”

    武烈已经服用过这丹丸,见这少年有恃无恐的解开自己等人穴道,便知道已经受制于人,此时哪还有反抗的权利。

    再说徒弟哪有自己重要,因为他恶了辛寒倒是得不偿失,想了想,便走过来接过丹丸。用指甲小心的剥去红色的药壳,露出里面一颗灰色的小圆球。

    受伤躺在地上的卫壁,将两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又见师父果然按着这人说的。将药丸剥开朝自己走来,便挣扎着向后爬去,嘴中还尖叫道:“师父,不要不要啊师父我是你徒弟你不能啊师父”

    辛寒这个闹心,喝到:“赶紧的,别让他叫唤的那么恶心。好像你要强x他似得。”

    武烈一狠心,右足飞起,拍的一声踢中卫壁脸颊,顿时喊不出话来。

    武烈俯下身,左手捏住卫壁脸颊,右手便将那枚脱壳药丸塞入他口中,右手随即在他喉头一捏,咕的一声响,卫壁已将药丸吞入肚中。

    朱九真和武青婴,无奈的看着这一切,两女害怕引火烧身,从没想过去给卫壁求情,再说自己等人全都吃了那丹丸,卫壁不吃算什么同甘共苦。

    “走吧,先回去再说。”辛寒带着张无忌让垂头丧气的朱九龄等人带着卫壁一起回到了他们歇脚之处。

    进了木屋,朱武的家眷也在屋中,见一个陌生少年走了进来,正要询问,便见到自家老爷爷随后跟了进来。

    朱长龄等人忽然跪了下来:“这位少侠,这次是老夫被利益遮了双眼,求您放过我们一次吧。”

    辛寒道:“这事稍后再说,你就不想听听我给你们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么?”

    果然他这一说,房中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他。

    辛寒笑道:“这丹药有个名字,唤作‘三尸脑神丹’。”

    几人一听顿时心中一紧,只听着名字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三尸脑神丹”中里有尸虫,平时并不发作,一无异状,但若到了每年端午节的午时不服克制尸虫的药物,原来的药性一过,尸虫脱伏而出。”

    辛寒便说,便看着几人脸上变幻不定,甚至朱九真和武青婴两女都瘫软在地上,他轻笑一声接着道:

    “一经入脑,其人行动如妖如鬼,再也不可以常理测度,理性一失,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当世毒物,无逾于此。 ”

    “啊!”几人同时惊呼,看向辛寒的眼神充满了怀疑和恐惧,不能相信世上还有如此恶毒玄妙的丹药,他们都在猜测辛寒所说是真是假。

    辛寒说的自然是真的,这‘三尸脑神丹’乃是日月神教教主特有的药方,就是历来教主用来控制教众的手段,而且更奇妙的是,不同药主所炼丹药,药性各不相同。东方不败的解药,解不了任我行所制丹药之毒,同样任我行的解药,对东方不败所练的丹药也没有作用。

    东方不败和任我行两任教主都死在黑木崖上。这丹方自然就落在了辛寒手里,他懒得自己弄,便让平一指给他弄了一瓶出来,如今惩罚几人算是派上了用场。

    张无忌听了这一番话,倒是不怀疑辛寒。只是觉得此丹太过歹毒,面上露出不忍之色。

    辛寒留意到张无忌脸上的表情,没好气的敲了他一个爆栗,痛的他一缩脖:“师父,你干嘛敲我?”

    辛寒道:“经历了这件事情你居然还是这样妇人之仁,不敲你还留着你不成?”

    “你看看他们,自从发现你的身份,便不惜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布局,还演了一番苦肉戏,又是打斗。又是烧屋的,可谓用心良苦。”

    “你在想想,若是你没发现他们的阴谋,那你义父谢逊也会被你连累,即使今天你发现了他们的诡计,要不是你师父我及时出现,估计你早就跳崖了吧。”

    辛寒这么一说,张无忌才感到后怕,想想年迈眼盲的义父,如果被自己连累。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46
首页   上一页   ←   146/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