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23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己安危和追击辛寒,想着小舍中还有婆婆在里面,急忙进去查看。

    那边绿竹翁也听到动静,急忙奔了过来,朝辛寒追去。

    辛寒重要的东西向来都收入虚空戒中,怀中的物事不过一些无用的东西和散碎的银两,扔出去也不心疼。

    他扔出东西回头便跑,没注意到之后的一幕,那绿竹翁也是一把好手,对他紧追不放。

    若是平时,他早把绿竹翁摔的远远的了,不过今日后背中了一针,那麻木感觉逐渐扩大,甚至头脑也晕晕眩眩,不能将之甩开。

    两人一前一后,飞快的奔出洛阳,直往洛阳郊外奔去。

    到了郊外,跑到一处树林边上,眼看绿竹翁就要追上,辛寒眼睛一转,忽然一阵狂笑:“那老头,你还追个什么,岂不知中了我的调虎离山之计。”

    绿竹梦猛地站住脚步,看了看不远的辛寒,恨恨一跺脚,返身跑了回去,远远传来一句话:“不管你是谁,都将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

    辛寒见绿竹翁退去,这才进入树林,盘膝而坐,运起‘紫霞神功’开始逼毒。

    可能是他被t病毒强化过的原因,逼毒异常顺利,内力到处眩晕感,麻木感尽皆退去,背后的黑针,也自动被蠕动的肌肉排出体外落在地上。

    等所有负面感觉全部消失,辛寒这才心有余悸的收功,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立刻骇了一跳。

    只见一滩黑色的血液里,一根黑针赫然裹在其中,周围一丈之内的青草都已经枯黄,可见这毒性炽烈异常,不由得心中暗惊,若是没有融合过t病毒想来此刻自己也如这些枯草一般了吧。

    再说绿竹翁,急匆匆返回竹屋,隐约听见,小舍中传来两人急促的喘息声,他正要去查看,就听见任盈盈的声音传来:“给我离得远远的,不经召唤,不许过来!”

    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含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意味,绿竹翁连忙退出巷子,守在巷口,眼中露出古怪之色,心中却不敢乱想。

    并且不时提醒自己:“我没乱想,我没乱想。”

    ps:感谢:‘黑木易白’兄弟的月票和建议,感谢各位打赏的兄弟。

    今天‘龙非凤武’兄弟的账号被盗了,夏天表示遗憾,再次谢谢你之前的支持,大家也注意保护好账号吧,刚才看见一个帖子说最近有不少账号被盗。
------------

第一百五十章 被令狐冲发现的原因

    辛寒将毒素排尽,在树林中换过衣衫,恢复成本来模样,远远兜了一圈,这才从另一个城门入城,返回王家之后才松了口气,暗道好险。

    他实在猜不出令狐冲是怎么发现自己的,别说他现在动用不了内力,就算他内力无损,凭着自己化劲修为,加上紫霞神功和万里独行的轻功,也不是他能够发现的。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干脆不去想它,回到华山弟子的院落,发现令狐冲还没有回来,不禁心中更加疑惑,难道他受伤了不成,可自己扔出东西的时候也没有运上内力啊。

    刚坐下,水还没喝一口,林平之就找上门来。

    这几日林小子就没有一天有过笑容,他把王家的遭遇都算到自己身上,认为如果不是因为他林平之,那余沧海也不会对王家进行报复,那舅舅与表兄也就不会发生意外。

    而且他发现如今的余沧海已经比老岳都厉害了,他甚至怀疑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没有手刃仇人那一天。

    “七师兄,你说我还能报仇,杀了余沧海么?”

    辛寒见他那副挫样,不禁笑道:“怎么,灰心了?”

    林平之默不作声。

    辛寒笑骂道:“那老家伙胳膊都被砍了一条,你还怕他个鬼啊,再说你要是把我教你的剑法吃透,要杀他其实也不难。”

    林平之顿时心中一震:“是啊,余沧海已经变成残废,而我还可以勤学苦练日日精进,总有能杀他的一天。”

    林平之重获信心,顿时感激的看着辛寒:“七师兄,谢谢你鼓励我,对了你教我那两招剑法我已经领悟了,是不是可以再指点我几招。”

    辛寒让他演练一遍两招剑势的各种变化,林平之将剑势展开,施展了一遍。果然领悟的差不多了。

    辛寒这次干脆一次性传了他四招剑法,‘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金雁横空’将这四招种种变化都仔细给林平之说了一遍,然后直接将这小子轰了出去,反正自己是讲透了。能不能记住就在他自己了。

    午饭时,华山众弟子汇集到一处。

    辛寒发现令狐冲依然还没回来,岳不群以为他去学琴所以也没有问起。

    等吃过饭,双儿几女都被各自的师父叫去练武,辛寒和老岳说了一声打算回房间修炼内功。

    老岳自然甚是欣慰。辛寒剑法有风清扬传授,所差的就是内功火候,他见辛寒如此努力着实夸奖了一番。

    辛寒刚出老岳的院子就被岳灵珊堵住了,他心中奇快自从他骂了岳灵珊之后,这丫头就躲着他走,远远见到转身就走,私下里从不照面,今天为何挡住自己。

    “那个小师妹你找我有事?”辛寒有些心虚,上次的事虽说这丫头不分里外,可自己毕竟是男人。当众骂她实是有些过了。

    “你说呢?”岳灵珊抿着嘴唇,大眼睛直直瞪着辛寒。

    “那啥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对,不应该说那么重的话”

    辛寒话说道一半就被岳灵珊止住:“谁跟你说这个了上次的事我娘跟我说清楚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以后就不提了,我来是想问你,大师兄最近都干什么去了?”

    辛寒顿时长出一口气,他以为这个华山小公主又要胡搅蛮缠了呢,不是就好。

    “你说这个啊,大家不都知道么。大师兄去学琴了!听说对平复内息有好处,这事师父也知道的。”

    岳灵珊眉毛一挑:“你可别帮大师兄骗我,自从你和大师兄上了思过崖,我就发现你们整天鬼鬼祟祟的。尤其是他上午出去回来就跑到你房里,说吧,你们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我现在怀疑大师兄都被你带坏了。”

    辛寒一摊手:“小师妹冤枉啊,大师兄往我那里跑是因为他惦记我的好酒,这些日子我的存货都不多了。”

    “真的?”岳灵珊有些不信。可她知道大师兄喜欢喝酒,而据陆大有说辛寒确实有好酒,这让她半信半疑。

    “当然了,我还不愿意让他去呢,好酒我自己都不够喝,这样吧小师妹,只要你拦住大师兄,不让他抢我的酒喝,这事要办成了,你要啥我给你买啥如何。”

    岳灵珊听辛寒这么说才相信了他的说法,眼睛一瞪:“谁稀罕你的东西,我就想要回我的碧水剑,你能赔给我么?”

    辛寒顿时无语,这小丫头还记仇呢!

    岳灵珊又道:“那大师兄今日怎么还没回来?”

    辛寒摇头道:“这我哪知道,兴许一会就回来了,行了小师妹我还要去修炼内功呢,先走一步啊。”

    辛寒说完就像绕过岳灵珊,却被她挡住,只见岳灵珊伸出小拳头道:“如果我发现你把大师兄带坏了,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辛寒颇为不屑的道:“这番话等你能打过我的时候再说吧。”

    他绕过岳灵珊就走,气的岳灵珊直跺脚道:“还不是你走运学了风太师叔的剑法,有什么好得意的。”

    辛寒摇摇头,还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这话说的就好像我没跟老风学剑之前你就能打过我似得。

    直到吃晚饭时,令狐冲才脸色惨白,双目无神的走进老岳的院子。

    “师父,师娘,三位师叔。”他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就连请安也是心不在焉如行尸走肉一样。

    岳灵珊一见令狐冲,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仿佛受了某种委屈,扭头就跑了出去。

    其他弟子知道事情大条了,都不敢说话,只有陆大有和辛寒朝令狐冲使眼色,可惜令狐冲此时神游天外哪里注意到他们俩。

    老岳‘啪’的一拍桌子,冷然道:“说,干什么去了?”

    令狐冲被吓了一跳,见师父发怒,赶紧回道:“去学学琴了。”

    宁中则也满是埋怨的道:“冲儿你让我说什么好”

    老岳看见令狐冲就吃不下去饭,直接骂道:“还不给我滚下去。”

    辛寒连忙起身,拉着令狐冲回到自己房里。陆大有也跟了出来。

    三人到了辛寒房间,陆大有闷声闷气的道:“大师兄,我觉得这事你做的不地道,对不起小师妹。”

    他跟进来就是为了说这一句话的。

    说完他一转身便走出房间。回手将门摔的山响,这是辛寒上山以来第一次见陆大有朝令狐冲发火。

    令狐冲脸色更白,几乎毫无血色,颤抖的问:“你们都知道了?”

    辛寒摇头叹道:“ 你满脸都是胭脂印,我们又不是瞎子。如何能不知道,说吧大师兄你去干什么了?”

    令狐冲忽然哭了出来:“原来是这样小师妹定然见到了。”

    他用手在脸上胡乱抹了几下,把脸都擦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辛寒也着急,他从绿竹翁那里逃走时令狐冲还精神烁烁,怎么才半天时间就变成这样。

    “ 我我做了田伯光那等事情”

    辛寒猛然站起身,将房门关上,他此刻脑袋也乱的紧,田伯光那等事情,岂不就是yin贼?

    无论从原著里还是实际接触中,他都相信令狐冲绝对做不出那种事情。

    可如今亲口从令狐冲嘴里说出来。让他也懵了一下,可还是不敢相信。

    “你小点声,这事要传出去,你就完了,到时候怎么也解释不清。”

    令狐冲惨笑道:“还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做都做下了,我现在就去向师父请罪,让他老人家执行华山门规。”

    华山派门规七戒,首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

    二戒恃强欺弱。擅伤无辜、

    三戒jianyin好@色,调戏妇女、

    四戒同门嫉妒,自相残杀、

    五戒见利忘义,偷窃财物、

    六戒骄傲自大。得罪同道、

    七戒**匪类,勾结妖邪。

    这七戒前四戒都是要清理门户,最次也要废去武功,好不好一条命就被师父收走了。

    后三戒轻些也要警告一番面壁思过,若是不改也要收回武功逐出师门。

    按照令狐冲的说法,他犯了第三戒。要是被老岳知道了妥妥被清理门户。

    “你先别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来听听。”

    令狐冲摇头道:“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这便去师父面前请罪。”

    辛寒一把将他按在椅子上:“你将事情原委说与我听,要不然我就不放你出去。”

    令狐冲想道:“说便说了,反正事情传开,七师弟也会知道。”

    当即道:“也好,说出来也能发泄心中痛苦,你给我瓶酒喝。”

    辛寒想都不想,回身取了一瓶好酒递了过去。

    令狐冲狠狠喝了一口才道:“今日我去学琴,忽然发现有人暗中窥视我怕是余沧海那厮贼心不死,便喝破了那人的行藏”

    辛寒一听,这不就是说我么。

    “等等”辛寒开口打断,然后问道:“你不能动用内力,却又如何发现有人窥视的?”

    这一点他也想弄明白,令狐冲当时是怎么发现自己的。

    令狐冲摇头说道:“那傻子挡住了阳光,好大一片影子落在我身上,我又不是瞎子,如何能够不知。 ”

    “”

    辛寒暗骂自己糊涂,当时心情有些激动,光想着看女主角任盈盈长得什么模样了,却忘了这个常识。

    “你接着说。”

    “我追了出去,那人逃避不及回手打出一片暗器还喊着什么‘要你命三千’我以为如此歹毒的暗器定然威力不凡,就用出了‘破箭式’将飞过来的东西一一打落谁成想”

    说到这里令狐冲又泣不成声起来,满脸的懊悔之色。

    辛寒仔细回忆了一番,自己怀中也没什么特殊的东西啊,连忙问道:“你接着说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ps:订阅越来越差,比昨天又掉了一百多个订阅,夏天这个月六号上架,所以没有全勤拿,有朋友劝我说:“不如一天发一章2000字的,多攒一些字等过了这个月,以后留着拿全勤用。”

    夏天动过心,这么干也确实省力,不用天天熬夜码字,不过夏天记得答应过大家上架以后一天两更最少六千字,既然说了,就要做到,所以到现在为止每天两更没有断过。

    所以夏天想请求那些有条件的朋友,支持正版,本身赠币这东西就够坑人了,如果大家都去看盗版那夏天的收入实在少的可怜,各位衣食父母们请给夏天一点信心,五体投地拜谢。

    顺便喊上一句求各种**。

    以上夏天唠叨的那些字都是免费的。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辛大忽悠在行动

    令狐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23
首页   上一页   ←   123/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