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22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于护身防御的剑法。

    老岳这一偏于自保,才勉强抵挡住余沧海狂风暴雨似得攻击。

    好在他内功深厚,最近又修炼‘龙象功’有所收获,内力悠长,到是不怕后力不足。

    余沧海疯狂攻杀了百余剑,都被老岳堪堪挡住,不由得没了耐性,只听他边出手边冷笑道:“岳掌门果然厉害,那我也就拿出真本事了。”

    说完只听他叫道:“ 人雄、人豪、你们一起出手将王家上下与华山派的人给我斩尽杀绝!”

    说完余沧海的速度陡然又提升了一截,同时他两个弟子洪人雄、于人豪答应一声,各持长剑,施展身法朝众人杀了过来。

    老岳心道:“不好,这余沧海刚才居然没用全力。” 他抽身想与众弟子会合一处,却无奈余沧海盯紧他让他不得脱身。

    只有开口喊道:“大家小心应敌。”

    洪人雄和于人豪二人虽然同样修炼辟邪剑法,但毕竟弟子单薄比不得余沧海,虽然如此剑法也是极快。

    王元霸父子三人,同时舞动金刀,勉强挡住了洪人雄,那边于人豪被成不忧丛不弃拦住。

    几人斗了个旗鼓相当,辟邪剑法实在太快了,身法更是如同鬼魅,忽左忽右,甚至可以同时攻击几人。

    其他华山弟子根本插不上手。令狐冲挺剑要上却被辛寒拦住:“大师兄你护着大家,我去对敌。”

    他知道令狐冲虽然学了独孤九剑,但却动用不了内力,若是遇见寻常武者还可对敌。可是遇上‘辟邪剑法’却如同找死无异。

    原著里令狐冲虽然能和东方不败过上几招,那也是用吸星**平息了体内异种内力隐患之后的事。

    辛寒看了一眼见丛不弃和成不忧已经能阻挡对方,就把目光落在了余沧海身上,至于王元霸父子他可管不了那么多。

    提着宝剑,直接上步倒了岳不群身侧。手中长剑如同灵蛇吐信,刺向余沧海的咽喉。

    岳不群趁机剑法一变,换成希夷剑法,与辛寒双战余沧海。

    这一下余沧海顿时落入下风。

    辛寒忍不住暗自感叹,这‘辟邪剑法’就是从他手里流出去的,没想到余沧海的实力居然提升的这么快,不禁有些后悔。

    当初他研究过辟邪剑法,这剑法破绽太多,没成想割机割机以后,出招犹如闪电。这一来剑招之中的破绽虽然依然存在,但却一闪即逝很难捕捉。

    所以辛寒干脆选择了最省力的办法,用出破箭式,一剑就能挥出五朵剑花,招招不离余沧海的双眼,咽喉,等要害部位,本来他还想攻击裆下,但马上反应过来就算击中恐怕也没什么用了吧。

    老岳在一旁也卖了力气,他把内力运到极致。每一剑都有极大威力,剑风呼啸也让余沧海忌惮不已。

    余沧海剑刃忽伸忽缩,招式诡奇绝伦,身法快的匪夷所思。可依然有些抵挡不住这师徒二人的强攻,不由开口骂道:“ 华山派好不要脸,以多欺少,如何敢叫君子剑。”

    辛寒本来害怕老岳担心名声,受到余沧海的干扰,没想到老岳正色道:“对余观主这样的邪魔自然不能讲江湖道义。人人得而诛之。”

    辛寒眼睛一翻,这台词好熟,正派群殴之时冠冕堂皇说的好像都是这个。

    余沧海忽然身形一晃,绕开两人直扑王家父子,老岳和辛寒同时心中暗叫不好,这余矮子怕是要先挑弱的下手了。

    两人急忙追击可是已经晚了,王家父子正合力想拿下洪人雄,哪想过余矮子会把岳不群扔下偷袭他们。

    余沧海长剑已经从王仲强肩头刺入,长剑一挑,一条胳膊就被挑飞。

    接着一掌印在王伯奋后心上,摧心掌直接将王伯奋心脏震碎,当时软到在地。

    王元霸见两个儿子一死一伤,顿时状若疯狂,大吼一声,右手金刀猛的向洪人英劈下。

    余沧海一剑就将金刀挡开,仗剑就要结果了王元霸,却被随后来的岳不群缠上。

    辛寒和岳不群回身来救的时候,王仲强死,王伯奋伤,他见老岳缠住了余沧海,心里不免动了心思。

    辛寒心说就你会挑软柿子捏么,老子同样会,反手一剑朝洪人雄刺去,选的时机正好与王元霸同时出手。

    洪人雄刚躲开王元霸一刀,余光扫倒辛寒的长剑,不禁催动身法想要闪开,却不料辛寒料敌机先,手腕抖动,长剑由上而下正刺中洪人雄的脚面。

    这一剑直接贯穿将洪人雄钉在地上,想要逃走却也不行,王元霸双眼通红,一刀劈斩过来,直接将他劈成两半,顿时鲜血四溢,肠子内脏更是流了满地。

    辛寒却先一步收剑跃开,没有被鲜血沾上,看着洪人雄的惨状,不禁有些恶心,没想到王家老头这么重的口味,杀个人都能弄出这么大的场面。

    王元霸杀了洪人雄,又把凶狠的目光移到余沧海身上,状若猛虎就扑了过去,也不顾及自身要害招招奔着两败俱伤而去。

    这样一来加上岳不群猛攻也让余沧海一阵手忙脚乱。

    辛寒此时又把目光移到了正在和成不忧、丛不弃两人缠斗的于人豪身上。

    用余光看见洪人雄被杀的于人豪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好奇心惹出的乱子

    辛寒提着宝剑,一步步慢慢逼近正在酣战的于人豪,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于人豪一个人应付两位华山剑宗名宿,虽然仗着辟邪剑法能勉强顶住,但想要败敌却是妄想。

    本来他还想着支撑到师父、师兄那边斩杀敌人之后,再来援手自己,却没想到师兄被人斩杀,师父又被岳不群缠住。

    再一看那个出手狠辣的煞星正笑呵呵的提剑奔着自己过来,当即连拼斗的勇气都没有了,虚晃一招,扭头就跑,嘴里喊着:“师父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

    其实他心里恨不得余沧海被人砍死,你余沧海自己割机练剑也就罢了,偏偏逼着自己徒弟也这样,若是不从,便被斩杀,弄得于人豪自己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苟且活着。

    眼见两个师兄弟都惨死,他心道:“要是再给你卖命那就是傻子。”

    成不忧和丛不弃也没想到于人豪能扔下自己师父独自逃生,所以一时间甚至忘了追击,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想通了,这样一个师父如何能让人真心替他卖命。

    两个人仗剑就朝余沧海杀去,这才是大鱼,而且他与华山派的仇恨已经解不开了,若是留下此人只怕后患无穷。

    余沧海自于人豪逃走那一刻就想开口骂娘,偏偏王元霸不要命的攻击,甚至两败俱伤的打法,加上剑招凌厉,气势逼人的岳不群,让他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

    成不忧,丛不弃,加上辛寒都朝他过来的时候,余沧海害怕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若是人都死了要辟邪剑法又有何用,自己还没称霸武林呢,那不是白割机了么。

    想到这一点,余沧海忽然爆发。剑光大涨,生生的把老岳逼退了两步,抽身就走。

    没成想,王元霸看出他的想法,不退反进。迎着余沧海的剑光就冲了过去,余沧海这一剑正中王元霸,从右胸透体而过。

    王元霸彪悍到极致,单手抓住刺入自己身体的宝剑,另一手,刀势不减劈斩过去,余沧海抽剑不得,正被砍在持剑的胳膊上,顿时将他持剑的手臂斩断。

    两人同时惨呼一声,王元霸一招过后。终究不支,软到在地,嘴里不停流出鲜红的血液。

    余沧海胳膊一断,忽然喷出一口鲜血,陡然间身法速度猛增一倍,朝远处逃去,口中尖叫道:“我余沧海此生不灭华山、王家满门,誓不为人。”

    他速度比之前要快上一倍,就好似一道青光,眨眼即逝。众人根本追之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逃走。

    在场的众人不禁骇然,一旁因为受伤而没参加战斗的封不平,目光一直都落在余沧海身上。此时忍不住说道:“若是他刚才就又这等速度,恐怕早就将咱们一一斩杀了,日后华山有难了。”

    岳不群等人都点点头,看来华山日后又增了一个大敌。

    辛寒却摇头道:“在师父和王老爷子的攻击下,很难有人能隐藏实力,我看他忽然爆发。定是一招要付出极大代价的保命招式,不可能经常使用,所以大家不必担心。”

    岳不群想了想也确认了辛寒的说法:“余沧海断臂之时,喷出一口鲜血,我曾听说江湖上有种功夫可以将实力强行提升一个层次,但事后伤了元气也要修养一年时间才能复原,想来余沧海刚才就是类似这样的法门吧。”

    众人都不禁点点头,想到余沧海右臂已断,战力定会大打折扣,心里都踏实了不少。

    王元霸被余沧海一剑穿透右胸,伤了肺部,好在他功力深厚,岳不群又亲自用‘紫霞功’为其疗伤, 经过一番救治总算保全了性命。

    王仲强被震碎心脏,王家驹被斩落人头,王伯奋被断一臂,堂堂洛阳的金刀王家,一日之间遭受了毁灭性的的打击。

    接连几日,王家大办丧事,华山派众弟子也去帮忙,事情虽然是林平之引起的,但王家上下对这个王家外孙和华山派却没有改变态度,甚至更加热情。

    因为他们现在还要仰仗华山派,为其撑腰,王元霸,王伯奋伤重,王家现在连一个撑门面的都没有,王家俊昨日还找到岳不群希望华山派能在王家在做客一段时间。

    岳不群想了想便应了下来。

    王仲强和王家驹入土为安以后,日子终于平静下来,令狐冲依旧每日抽出半天去学琴,回来就到辛寒这里骗酒喝。

    辛寒每日勤修内功,日子过得颇觉无聊,这日令狐冲再次出去学琴,等令狐冲走远,辛寒无聊之下忽然心思一动。

    “那任盈盈可是原著里的女主角,自己还没见个长的什么模样,不如悄悄过去看看。”

    这一想,心里就活了,没有惊动其他人,出了王家,一路朝着东城而去,途中还寻了一家客栈换过了衣衫,防止被令狐冲发现认出自己。

    到了绿竹翁所居附近,见得四周无人,周身骨骼一阵响动,身形体态,都变成了另外一人,然后悄悄潜了过去。

    那竹屋门前,一个老者正在用竹子编筐,应该就是绿竹翁了,淡淡的琴音从竹屋里飘散出来,溢满了整个竹林,画面与声音相合,让人瞬间能体会到一钟闲云野鹤,我自悠然的意境。

    辛寒听了听,知道这曲子应该就是《清心普善咒》了,因为他察觉这曲子能平复纷乱的思绪,使人容易安静下来。

    他看了一眼绿竹翁,未免惊动他,悄悄饶了一个大圈,到了竹屋后面,这才发现这竹屋其实是两间合在一处,左面还有一间小舍。传来琴声的是左面这间小舍。

    辛寒心中暗想,这便是那任盈盈所居之处吧,他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朝那小舍靠去。见小舍上只有一扇竹窗,便靠了过去,消无声息的朝里面看去。

    这一看不禁一阵失望,只见令狐冲背对这自己正在抚琴,那潺潺琴音。便是自他指尖流出。

    在令狐冲身前不远一道纱帐横于舍中。

    辛寒凝目望去,只隐隐约约的见到有个人影,五官面貌却一点也无法见到,根本瞧不清楚,不禁好生失望,知道怕是见不到任盈盈的相貌了。

    他多半是出自好奇,想见见原书女主究竟长得什么模样,也没有其他心思,除了小小的失望,再无别的感觉。

    既然见不到。辛寒就想退去,却见到令狐冲忽然停下琴音猛然回头,两人目光正好对视在一起。

    “什么人!”令狐冲猛然站起,提着剑从门中奔出就要过来查看。

    辛寒心说:“幸好窗户和门不是一个方向,等你转过来我早就跑没影了。”

    他不愿意与令狐冲照面,回头就想跑,却不料,一声冷哼自纱帐中传出,接着三根黑针从纱帐里射出,穿过窗户朝辛寒射来。

    辛寒正回过身去。根本没料到那位任大小姐,会隔着纱帐和窗户攻击自己,大意的后果就是他发现时,只来得及躲开两根。

    忽觉后背一痛。最后一根黑针已经没入一半。

    瞬间后背一麻,好悬摔倒在地,心中暗骂:“大意了!居然被这任大小姐伤到了。”

    他这一耽搁令狐冲已经到了近前,出手就是华山剑法朝自己腿上刺来,看意思要制住来人好问个明白。

    辛寒哪里会让他得逞,强挺着后背麻木的感觉向前一蹿。顺手在怀中一掏,一堆物事被他扔了出去,口中喊着:“看我绝世暗器‘要你命三千!’”

    令狐冲还真被他唬住了,见确实有东西扔了过来,又听见辛寒口里那暗器‘霸道’的名字,不禁小心一些,使出‘九剑’中的破箭式,将飞来的物事一一破去。

    只不过众多古怪暗器之中,没留意一个油纸小包也被他用剑挑破,一股白烟散开顿时被他吸入少许,余下的被风一吹,有不少都顺着竹窗飘进了小舍之中。

    “不好,有毒药。”令狐冲立刻屏住呼吸,但觉得身上一阵热血上涌,顾不得自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22
首页   上一页   ←   122/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