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20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不住先下手为强。

    最后成不忧选了蕾恩当徒弟,丛不弃认了吉尔当弟子,一时间皆大欢喜。

    当然这个弟子的名头还只是记名弟子,要等到封不平三人认可以后,才能转为正式弟子,所差的不外乎三女异族的身份,虽说当了汉家的媳妇,也要观察一阵才能得到真传。

    王元霸之前见到了辛寒的厉害,又从与岳不群论武中得到了许多好处,此刻更是一心交好华山,闻听华山三大长老收了弟子,便设下酒宴为封不平三人庆贺。

    令狐冲此时已经返回,华山派收弟子入门自然不能少了他这个大师兄。

    辛寒偷偷问他学曲谱的事怎么样了,令狐冲小声道:“你那曲谱根本不是安抚心神用的,反倒让人听了热血沸腾,幸好遇见一位婆婆,若不然我还不被你坑了。”

    辛寒一笑,事情成了就好。

    在岳不群夫妇和王元霸父子的见证下,爱丽丝三女,给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三人敬茶磕头,又见过老岳这位华山掌门和众位师兄,这仪式就算成了,三女也正式拜入华山山门。

    封不平三人也不小气,拿出三本小册子,是他们多年练剑的心得,算不上绝学,却是一些极为使用的基础性的东西,送给爱丽丝三女当做见面礼。

    之后几日,封不平三人天天教导三女剑法,同时将华山内功也传了下来,让三女得偿所愿。

    令狐冲除了每天用紫霞内力磨去那六股异种内力之外,便是去城东找他口中的‘婆婆’学琴。

    可就在三女拜师的第十天头上,王家出了一件大事。

    ps:感谢:天羽兄弟给俺投的月票,俺会继续努力的。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鸡犬不留

    这十天辛寒没有闲着,为了帮助爱丽丝、吉尔、蕾恩三女修炼内功,他不惜血本用自己的紫霞内力为三女疏通经脉。

    将华山内功所需要的经脉线路一一打通,这可不是一个小工程,每次运功打通经脉之后,辛寒都是精疲力尽。

    这也就是他融合了t病毒,恢复能力惊人,身体扛得住, 若是一般人只修炼到两层的紫霞神功,还敢替人疏通经脉的话,早就伤了根基,就算死不了,以后的修为也会不能寸进。

    辛寒如此透支之下,直接让爱丽丝三女在这十天之内轻易的将华山内功修炼入门,已经可以自行运转真气了。

    但是收获最大的还要属辛寒自己,他发现每次将内力消耗一空,虽然精疲力竭,但凭借着非人的体质,只要睡上一觉便能恢复体力,再打坐两个时辰就能恢复内力,而且内力居然增长了一丝。

    十天下来他已经摸到了‘紫霞功’第三层的门槛,辛寒暗自欣喜,这等于找到了一条修炼内功捷径,不过这个方法也就对他和爱丽丝这样恢复力惊人的体质管用,别人是用不上的。

    这一日辛寒刚打完坐,将昨日消耗的内力恢复过来,陆大有便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小七,师父让咱们都过去呢!”陆大有说完又去通知其他同门。

    辛寒一头雾水,领着双儿和爱丽丝几人随着众弟子到了王家讲武厅,只见王家祖孙三代和华山一众长辈都坐在堂上。

    见过礼之后,众弟子站到一边,等着老岳吩咐。

    岳不群没见到令狐冲,皱眉问道:“冲儿呢?一大早又跑到哪里去了?”

    辛寒左右看了看没见到令狐冲,猜到这厮定然去学琴了,当下说道:“师父,大师兄可能去学琴了?”

    老岳一怔,他从来不知道这大弟子还有这份雅趣。

    辛寒又道:“是弟子听说弹琴能调理内息。便央着大师兄去试试。”

    老岳这才释然,弹琴使人静心,的确对修炼心性有好处,自然也就对平复内息有所帮助。

    王元霸首先说道:“这次请诸位前来。是想给诸位陪个不是,我王家怕是不能继续招待诸位了,这次我王家招待不周,小老儿日后定当登门谢罪。”

    辛寒一愣这是要开口逐客的意思啊。

    岳不群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张血红色的拜帖传给夫人与三个师弟观看。

    宁中则接过来看了一眼。黛眉也皱了起来,然后又把拜帖递给封不平三人。

    辛寒眼尖,扫倒上面写的内容‘今日午时,登门拜访,府中上下,鸡犬不留!’

    岳不群等几人都看完才缓缓说道:“王老爷子是平之外公,不是外人,我的意思是既然咱们华山派赶上此事便不能坐视不理。”

    宁中则和封不平几人都说到:“理应如此。”

    王元霸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显然是有华山派助阵他心里放心不少。

    不过还是故作推辞道:“岳老弟说的哪里话来,这是我王家之事有怎么能连累华山派。不行不行,再说这人藏头露尾,连名字也不敢写上,我王家又有何惧。”

    岳不群笑道:“王老爷子这是拿我们华山派当外人了。”

    王元霸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只是就这么一封连名字都不敢写上的拜帖,让我们这么重视,传了出去怕是让江湖上的朋友笑话。”

    岳不群赞同的点点头:“虽说如此,不过也不能不防。”

    王元霸又劝道:“ 岳老弟,不过这事我看华山派还是不要参与为好,我王家也不是谁都可以欺上门来的。”

    岳不群摇摇头:“王老爷子您还没看见么。人家早就把我们华山派算到里面了。”

    岳不群伸手要过那张拜帖看着上面的字直接念了出来:“ 今日午时,登门拜访,府中上下,鸡犬不留!”

    他念完。不知道什么事的华山弟子都吃了一惊,不过都很冷静,没有出现喧哗的场景。

    老岳对众弟子的表现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又落到那拜帖上:“嘿,府中上下,鸡犬不留。我华山在府上做客,洛阳武林怕是都已知晓,这人还真是好大的口气,我倒要见见这位了不得的人物。”

    王元霸又劝了几次,老岳俱是不应,这种情况要灰溜溜的先走,那还混什么江湖,笑也让人笑死了。

    王元霸这才带着两个儿子谢道:“那就多谢岳老弟仗义援手了。”

    岳不群又交代了一番叫华山派众人今日不要出府,随时保持警惕,又告诉辛寒,令狐冲若是回来就别在让他出去,然后这才让众人回去。

    辛寒回到自己住处,也让双儿几女千万小心,不要分开行事,他自己则有些疑惑的想着,记着原剧情里没有这么一段啊。

    过了一个时辰,令狐冲学琴归来,辛寒便将这件事讲给他听,令狐冲也有些诧异不知道那寻衅之人为什么会将华山派也包括进去,难道是想找死不成。

    岳不群房中、宁中则、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齐聚于此。

    宁中则有些担心的道:“师兄,我看那拜帖上字里透出杀意,怕是来者不善啊。”

    岳不群冷笑道:“我华山派又怕过谁来。”

    封不平三人点头,除非华山派不在乎名声,否者这事万没有退出的可能。

    时值晌午,整个王家知道内情的人都开始紧张起来,华山几位长辈坐在大厅之中与王家父子相对饮茶,他们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胆敢下了这帖子同时挑衅华山派和洛阳王家。

    辛寒随着众位师兄弟,就站在大厅一侧,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王仲强人过中年此时也有些沉不住气。站起身走到外面看了看天色,返身回来道:“我看这人是不敢来了,要让我知道是谁戏弄我们,定然让他不得好死。”

    王元霸手里拿着两个黄金铁胆。摆弄的铛铛作响,见儿子沉不住气不禁怒道:“急什么,来与不来一会便知。”

    他话音刚落忽听外面一阵喧哗,众人都是一惊,朝外面望去。就见到王家俊和王家驹两兄弟匆匆跑了进来喊道:“不好了,爷爷不好了。”

    王元霸喝到:“你爷爷我活的正好着呢,慌个什么,出了什么事赶紧说。”

    王家俊道:“刚才后门有人送菜,家里的两个厨子出去查看,却不想刚出门就死在外面。”

    王元霸脸色难看的问道:“可曾见到凶手?”

    “不曾,不过那送菜之人还在。”

    “叫上来。”

    不一会管家带着一个菜农走了进来,两人对着王元霸磕头:“见过老爷子。”

    王元霸问道:“以往府中用菜也是这人送的么。”

    管家道:“正是,张老头给府上送菜已经有六年了。”

    王元霸点点头朝那菜农问道:“你可看到了凶手?”

    菜农此时吓得战战兢兢,勉强回道:“回禀老爷子。我我没看到只见到一抹粉红的颜色一晃而过,那两人便已经倒在地上了。”

    王家父子又盘问了半天,那菜农越说越乱,最后干脆说不出话来,显然是被今天的事惊倒了。

    岳不群有些看不下去道:“王老爷子,我看这人确实没见到什么就让他回去吧,不如叫人把尸体抬上来,咱们看看对方用的是什么手法。”

    王元霸面色偶写难看的点了点头,让人将这人带了下去,片刻之后两具尸体被摆在众人面前。

    还没等众人查看这两人的死因。刚才那管家一脸惊慌的跑了进来:“老太爷,不好了,那张老头刚出后门没走出两步就被人打死了。”

    “看清是什么人做的吗?”

    “我看见好像是穿一个粉红色衣服的人,但速度太快。没看清长相。”

    “去让府中之人先不要出去,让家中弟子提高警惕,当心被人钻了空子。”

    王元霸将管家打发下去这才怒火冲天的道:“连入府的菜农也杀,看来对方真要让我府上鸡犬不留啊。”

    说完又朝岳不群道:“我那管家也是练武之人,能让他都看不清人影,定是轻功极高之人才能办到。岳老弟你见多识广可曾听说江湖上有没有穿粉色衣服且又轻功出众的人?”

    老岳想了想,又与宁中则封不平等人对视了一眼,都摇头表示没听过有这样的人。

    说话的功夫,那管家又匆匆跑来。

    王元霸心中一突,喝问道:“又有什么事情?”

    那管家哭丧着脸道:“府上的两个护院死在大门之前,有家中弟子看到是一个青衣人做的,同样速度极快看不清长相。”

    王元霸怒道:“我不是让你告诉他们先不要出府么?” 他心中一沉,看来对方来的不止一人。

    那管家道:“是那两个护院见孙少爷的马还拴在外面,便想牵进府中,不想刚到马匹旁边便被杀了。”

    王家俊这才想起自己的爱马还在府外,忙问道:“我那匹马没事吧。”

    这话一出口,辛寒差点没笑出声来,华山派众人也都暗自摇头,这都被人杀到家门口了,还惦记马匹,也不怕底下的人寒心。

    果然见那管家面色有些忿然,不过还是答道:“孙少爷您的马也被杀了。”

    王元霸指着这大孙儿骂道:“小畜生,我王家哪条性命不比你那马金贵。”王家俊顿时被吓得不敢出声。

    辛寒心想,这王元霸不愧是一方霸主,这时候也知道收买人心。

    果然见那管家听了这话面色露出感动的神色。

    岳不群和封不平等人走到尸体旁细细查看起来,不由得脸上露出疑色。

    王元霸忙问:“岳老弟可有发现?”

    ps:谢谢七杯茶兄弟的月票支持。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岳不群面色凝重:“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看这两人不像是受了外伤的样子。

    王仲强听了,亲自动手扒下两人衣裤,果然见浑身上下都没有任何伤口,指头也没伤到一根。

    岳不群又道:“没有伤势,人又不会平白死去,倒是像青城派‘摧心掌’的手法。”

    林平之脸色惨白,凑了过将两人细细查看,声音有些愤怒道:“定是余沧海那个奸贼所为,当初我福威镖局被他灭门,便是用的这样的手法,连堵门的路数也是一样。”

    王元霸伸手抚住林平之肩头:“乖孙放心,若真是余沧海,外公今日就替你爹娘报仇。”

    封不平奇怪道:“就凭余沧海哪里有胆子敢挑衅我华山派?”

    林平之道:“师叔,这定是余沧海所为,这两人心脏恐怕已经被震成**瓣了。”

    封不平听了,瞬间拔出宝剑,除了少数几人其他人都没看清他是如何出剑的。

    只见他两剑就将一具尸体的胸骨斩断,剑尖一挑那尸体左胸处肋骨便被掀开露出里面的心脏,果然如同林平之所说那心脏已经成了**瓣。

    “真的是摧心掌?余沧海那厮如何敢对我王家动手?”事实摆在眼前,王元霸不得不相信。

    王元霸是金刀门掌门,若论势力与青城派不相上下,他从来没想过余沧海居然敢堵在自家门前杀人。

    岳不群忽然想起一事:“当初在刘正风师兄府上,泰山天门师兄就献出秘籍换了青城派的摧心掌,不过天门师兄万万做不出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20
首页   上一页   ←   120/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