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18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辛寒笑道:“和尚。你这是给脸不要脸了?赶紧给我让开,别他娘的找不自在。”

    刘和尚面色一沉:“你敢骂我?”他大巴掌一抬,‘开山掌’使出,一招‘五丁开山’就朝着辛寒打了过来。

    辛寒冷笑一声。伸手就扣住他手腕:“给我滚吧。”说完近身一靠,肩膀头直接靠在刘和尚的胸口。

    这一下‘八极贴身靠打’任凭刘和尚马步练得如同老树盘根也被撞的离地而起,直接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碎二楼的窗户, 落了下去,摔在酒楼外的大街上。吓得周围行人顿时闪开观望。

    有好事的探头一看,只见刘和尚正躺在地上喷血呢,不由得惊呼出声,顿时这些洛阳帮派的江湖豪客都探头去看,见那血喷的如同喷泉似得,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不知道刘和尚能在洛阳打出名号,除了‘开山掌’开碑裂石以外,就是这一身少林硬功。

    他一身‘少林排打功’,不惧棍棒,钝器难伤,只让这人一靠便飞出楼外,看样子这身硬功也废了,能不能活下来还不好说。

    没想到这个如同书生一样,连主桌都没混上的华山弟子居然有如此功夫,可想而知那些坐在主桌上的华山弟子又有何等惊人的武艺?真不愧是名门大派,果然厉害!

    这些江湖人顿时对华山派众人另眼相看,暗自惊醒,千万不能惹了这些华山少侠。

    王家两兄弟脸色苍白,王家俊强自站起说道:“辛师弟下手也太重了吧。”

    辛寒一摊手:“这可不怨我,我只轻轻靠了他一下,是他自己太胖站立不稳摔下楼去,又怨得了谁? 他要是不死,你们得好好劝劝他,也该减减肥了。”

    岳灵珊忽然走了过来道:“我华山向来以仁义著称江湖,人家敬酒你若不怨,不喝就是,怎能出如此重手?实在有损我华山的名声?”

    辛寒冷冷看她一眼只说了一个字:“滚!”

    “你说什么?”岳灵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除了她爹以外还没什么人敢骂她呢!

    “我说‘滚’你没听见么?”辛寒冷然看了她一眼,带着双儿几女朝楼下走去。

    他所行之处,这些江湖人纷纷闪开一条路让其通过,无人敢拦,就连‘破戒堂’刘和尚的手下也急忙闪开生怕惹恼了他。

    辛寒路过二楼中间的柱子时。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足有十两,伸手便按在柱子上,拇指一发力。银锭就陷了进去。

    “这是赔给店家修窗户的!”说完便要领着几女走下楼去,忽然听见令狐冲喊声:“老七慢走,我也吃得差不多了,咱们一起回去。”

    辛寒微微一笑道:“好,我在楼下等你。”

    令狐冲说完朝在场的江湖人告罪一声。带着众师弟离席就要下楼。

    岳灵珊被辛寒骂完愣了半天,等反应过来辛寒已经下了楼去,见令狐冲走来,不禁美目含泪道:“大师兄,辛寒他骂我,你要为我做主。”

    令狐冲摇头道:“他是你师兄,你如何不站在他这一边?走吧,我们回去。”说完当先下了楼去,其他师弟也紧紧跟上。

    岳灵珊简直不敢相信大师兄居然不帮自己,在他身后喊道:“令狐冲我恨死你了。”

    令狐冲听了这话心里难受的如同刀割。但还是没有回头,只让师弟们留下和岳灵珊一起回去,他自己则追上辛寒:“小七,咱们一起走吧。”

    辛寒叹了一口气道:“大师兄,你不必如此,这样会恶了小师妹的。”

    令狐冲勉强笑了一下,只是笑容有些难看:“她实在太不懂事了,也该让她清醒一下。”

    林平之毕竟是华山派的人,深深看了一眼两位表兄,也叹了口气:“二位哥哥。我先回去了。”

    王家俊知道他是华山弟子,此时如果不共同进退,怕是以后难以被师兄弟所容,不予让他为难。便点了点头。

    岳灵珊心中极为委屈,下了楼骑上自己的马,猛地抽了一鞭,纵马飞奔而去,其他华山弟子担心她出事便都上马跟上。

    令狐冲远远望见,心里更觉难受。

    华山众弟子下了楼。‘青龙帮’帮主何东郡走到柱子前仔细一看,不由得长吸了一口气。

    王家兄弟见他面色有异,不禁问道:“怎么了?”

    何东郡道:“我走南闯北,内功高手也遇到不少,本以为那人是用内力将银子按进去的”

    王家驹奇道:“这有什么,我祖父也能如此。”

    何东郡道:“二位少当家仔细看,如是用内力,银子周边必定平整,你在看这里,银子周围是不是都是细碎木屑?这是用他手指力量硬生生按进去的,这等力量已经堪比内功好手,如果在修炼内功那”

    后面的他没说,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过若是他们知道辛寒只用了一层的力量,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王家兄弟也开始后悔安排这一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戏码来。

    辛寒本来还要去寻找绿竹翁,却被令狐冲强拉回住处喝酒,想来他是为了岳灵珊的事情闹心,便顺了他的意思。

    其实辛寒也不是非要跟岳灵珊过不去,关键这个小娘皮太过不识好歹,自己人不帮,总找自己麻烦。

    不过这些话说出来只能给令狐冲添堵,也就藏在心里,不说出来,让令狐冲在房中稍等,他出去转了一圈,从虚空戒中取出几道菜肴,这才返身回来两人吃喝起来。

    辛寒拿出的东西都是些后世的美食,吃的令狐冲胃口大开,心情也随之好了许多。

    再说岳灵珊,心中委屈,纵马急匆匆回到王家,到了华山派居住的院落,岳不群和宁中则正与封不平等人探讨剑术。

    她眼角带泪便冲了进来:“爹爹,辛寒骂我!你要给我做主啊。”这时其他弟子也跟了进来,见过师父,师娘和几位师叔。

    岳不群几人顿觉诧异,对岳灵珊问道:“他为何骂你?又骂你什么?”

    岳灵珊说道:“他胡乱出手伤人,我斥责于他,他便骂我‘滚’!”

    宁中则眉头一皱:“这个小七也太不像话。”

    岳不群听完沉吟一下,朝其他弟子问道:“事情经过是怎样的,细细与我说来。”

    陆大有等人不敢隐瞒,便将今天发生的事,事无巨细的讲了一遍。

    华山几位长辈听得直皱眉头,岳不群听完脸上紫气一闪而逝,怒瞪了女儿一眼:“滚!”

    岳灵珊被骂懵了,她不知父亲如何偏向辛寒,也骂自己‘滚’大哭着跑了出去。

    老岳气的指着宁中则:“你看看你这女儿,是非不明,里外不分,不尊兄长,她何时被娇惯成这样。”

    宁中则叹了口气,起身追了出去。

    封不平等人却是连连摇头,他们只听讲诉便能猜到,今天这事必定是针对辛寒而发。

    辛寒如此做并不过分,反倒维护了华山声名,若是不然,哪里来的小猫小狗也敢欺负华山弟子,那让华山派以后如何在江湖立足。

    这岳灵珊却是看不清里面的门道,说话反倒向着外人,斥责自己师兄,着实也该骂!

    ps:感谢:‘风雨冰林屏’兄弟的月票支持。

    关于朋友们提出的各种意见,夏天一定会仔细的参考,会在以后的章节慢慢调整的,谢谢大家支持本书。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们是清白的!

    岳灵珊把自己关进房间内,用被子捂着头,放声大哭,她心里现在最恨的便是辛寒了。

    她心中委屈:“自从辛寒上山她便觉得平日对她最好的爹爹和大师兄就都向着他。”

    “这次明显是他不对,胡乱出手伤人,自己只不过怕他有累华山名声这才说了他两句,便被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了自己。”

    “ 大师兄和爹爹居然都偏向着他,难道还是我做错不成。 ”

    她这里哭着,几个要好的师妹在一旁相劝,可她就是不听。

    房门一开,宁中则走了进来,看见正哭泣的女儿,不由得叹了口气,在床边坐下,对其他几个女弟子温声道:“好了,你们先出去吧,我与灵珊说些话。”

    岳灵珊听宁中则进来后,将被子掀开,‘哇’的一声扑进母亲怀中大声哭了起来,在她心里现在也就只有母亲对她好了。

    等几个女弟子退下后,宁中则这才缓声道:“你是不是还觉得小七欺负你?”

    岳灵珊一愣,坐直身体,脸上犹自挂着泪珠诧异的道:“难道不是么?自从他来了华山便处处与我作对,不是欺负我又是什么,这次显然是他的错,如何爹爹与大师兄都帮着他”

    宁中则好笑的看着女儿:“你仔细想想,小七拜入华山以来,哪次不是你主动寻他的麻烦,他欺负你的地方,恐怕就是不像你其他师兄那样让着你罢了,你呀是被你大师兄他们给宠坏了。”

    岳灵珊听了母亲的话,仔细一想,发现确实如此,刚开始自己要求他把自己当师姐,然后又要求比剑,一系列的冲突中,那个坏人好像确实没有主动寻过自己麻烦。

    “难道真的如同母亲所说自己是被师兄们给惯坏了?”岳灵珊一阵迷茫,接着摇头又否定这个想法。

    “可今日之事。明明是他出手伤人,如何我指责他反被他骂了,爹爹和大师兄偏偏向着他说话?”

    宁中则正色道:“这就是你爹爹生气的地方,只听大有他们说了事情经过。便能听出这是故意针对小七而设的局,身为华山弟子如果不以雷霆手段震慑群宵,传了出去,我华山派还不被人家笑死!”

    “而你呢,是非不分。又当着众多洛阳帮派的面斥责自己的师兄,这样一来,人家会不会说我华山派是长幼不分,尊卑不明呢,别忘了当时可是有冲儿在场,若是小七犯了什么错误,也轮不到你来教训他啊。”

    “这我承认不应该当众斥责他, 可是娘你没亲眼见到,如何知道是那些人是故意针对辛寒,又为什么要故意针对他?”

    岳灵珊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宁中则柔声道:“那你说说。为何你们大家伙都坐在主桌,偏偏漏了辛寒和双儿她们?”

    岳灵珊不以为意道:“当时不是坐不下了么,在场的都是洛阳武林的势力头目,冲着我华山派的面子来的,总不能让人家换桌吧?”

    宁中则道:“既然是冲着我华山面子来的,那又为何将我华山亲传弟子排挤在外?”

    “娘是说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可这又是为什么?”岳灵珊眨了眨大眼睛,可惜眼睛里一片茫然。

    宁中则无奈道:“傻丫头,你这是因为对你七师兄的偏见遮住了眼睛,所以看不清楚。”

    “这些人当然是冲着王家兄弟的面子才这样做的,王家在洛阳是绿林魁首。坐地分赃,那些人都拿王家当靠山拜着,今天这事定然是王家兄弟昨日输的不服气,设好了局就是为了叫小七难堪。”

    岳灵珊回想了一下。在酒楼里确实是王家驹拦住辛寒让他去了别桌,当时自己没有细想,心里还暗自高兴,如今回想起来王家兄弟所为,的确有些不妥。

    宁中则又道:“还有那练拳助兴的,那许多人如何偏偏就差点误伤你七师兄呢?若不是小七反应快。怕是已经受了重伤吧。”

    岳灵珊又想起了当时的情形,如果不是辛寒用筷子点了那人穴道,想来着一脚已经踢在他的后脑上,肯定是重伤的下场,记得当时自己还暗叫可惜,难道真的是自己被偏见蒙蔽了眼睛么?

    宁中则见女儿似是明白了一些,当即趁热打铁:“还有那和尚敬酒赔罪,小七也给足了面子,偏偏这和尚不识好歹,又向你双儿师妹和几个师嫂敬酒,你想想若是有素不相识之人,当着你爹的面这么对娘,想来你爹脾气虽好,却也怕是动手杀人了吧。”

    岳灵珊又靠在母亲肩上,心里乱的要命:“难道真是我错了么?”

    令狐冲运用不了内力,这酒越喝越热,出了满头大汗,酒到酣处更是热的难受,舍不得放杯,便把外衣脱了仍在地上,光着膀子和辛寒继续喝。

    两人正一边喝酒一遍胡侃,就见房门被推开,宁中则走了进来:“寒儿在么?”

    令狐冲吓得‘嘭’的一声从椅子上摔了下去,赶紧站起捡起衣服快速穿戴整齐,然后规规矩矩道了一声:“师娘!”

    宁中则一进来就就闻到冲天的酒气,同时也把房间内的景象看在眼里,黛眉微皱:“你们”

    辛寒因为令狐冲用不了内力,索性喝酒时他自己也不用内力压制,这一来喝的昏头涨脑,宁中则进来时已经半晕了。

    他只见令狐冲慌乱的穿衣服,宁中则一脸诧异的表情,便想都没想急忙站起来解释:“我们是清白的。”

    宁中则只是一愣便知道他话里的意思,轻啐道:“ 我是说你们刚过中午就喝的烂醉,也不怕你师父责罚你们。”

    令狐冲也喝的满脸通红,有些晕头涨脑,不过辛寒说的意思他也听懂了,狠狠瞪了辛寒一眼。

    辛寒自知失言不好意思挠了挠头:“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18
首页   上一页   ←   118/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