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16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说话,现在若是拒绝倒好像是华山派怕了王家一样,两人切磋与否,都有小辈自己决定。

    “辛师弟,莫不是怕了?”王家俊步步紧逼。

    辛寒淡然一笑道:“好,既然师兄想指点师弟几招,师弟哪有不奉陪的道理。”他心里想着。还是老郭那句话说的对啊,“你要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那咱们先说好,只比招式。你若是用力气胜我,便算你输了如何?”

    王家俊虽然为人自傲,却也不傻,自己若是在招式上把这小子逼急了,用力给自己一下子,那可哭都找不到地方去。

    “好。”辛寒刚说一个。王家俊就进步上前,金刀中宫直入迎头劈了过来。

    辛寒随意一招‘苍松迎客’,不过他这招却略有变化,长剑直指,变成长剑斜指。

    王家俊这一刀若是落下,必定手腕先被辛寒长剑所伤。

    他被辛寒这一招弄得好不难受,不过他在刀法上确实下过一番苦功,当即退了一步,腰身一转,带动手臂将长刀在千钧一发之际抽了回来。

    只见王家驹回身之际长刀上挑,这一招在金刀门里有个名堂叫‘朝天一柱香’若是被刀尖挑中,便开膛破腹,极为凶险。

    王元霸等王家人在心里不禁赞个‘好’字,这一招王家俊反应迅速,招法也恰到好处。

    辛寒却是向前迈了一步,华山剑法第二招‘白云出岫’一剑刺到空处。

    这一剑不对人,不对刀,就如同故意刺在空气中一样。

    但是,王家俊这招‘朝天一柱香’却使不下去了,若是他继续上挑,小臂就会直接撩在剑锋上,倒是别说伤敌,胳膊都没了。

    林平之见到辛寒这两招,眼睛一亮,这两招的运用,辛寒都给他讲过,此时一对照,正是自己学过的东西,当即对这两招的领悟又加深的一层。

    自岳不群以下的华山派众人含笑不语,开玩笑,跟辛寒比剑,独孤九剑的名头可不是虚的,当年风清扬凭借这套剑法,威震武林,从无对手。

    成不忧摇头苦笑,他想到了当日与辛寒动手的情形,时至今日,他仍然没有把握在辛寒手里走出完整的一招,更何况王家这个小崽子了。

    王家俊无奈只有再退一步,手臂收回将长剑避过,可这一刀却也走空了。

    两招都使了一半,让他憋得难受,狠狠一咬牙,直接使出一招‘浪里翻花’舞出一朵刀花去砍辛寒手臂。

    辛寒再次向前踏了一步,剑招一变,又变成之前的苍松迎客。

    长剑直入,去刺王家驹因为舞动长刀而空门大开的腋下。

    这一下又快又急,王家俊无法只好再退一步,同时手腕一翻,刀式变成推窗望月横砍辛寒胸口。

    辛寒呵呵一笑,又向前迈了一小步,同时长剑随意斜摆,却是无招无试,似是收剑而立的样子。

    但王家俊这招推窗望月若是推了过来,这一剑怕是要先穿透他的小腹。

    “啊!”王家俊被憋的极为难受,忍不住大喊一声,但却改变不了现实,只有在次收刀后退。

    就在这时辛寒长剑斜挑,刺他右侧腰间,王家俊无奈只有转动身体,避过长剑。

    却不料辛寒长剑只刺出一半,便又歪歪扭扭,划了一道弧线奔着他左边刺来。

    王家俊避无可避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勉力一闪,想要撤步后退,却不料两条腿拌在一起,身形不稳一下子坐到地上。

    辛寒此时已经收剑而立拱手道:“家骏师兄,承让了。”
------------

第一百四十一章 王家兄弟的阴谋

    王家俊自己出了五刀,就退了五步,最后两人兵刃未接,他便被辛寒剑势所迫倒在地上.

    这时候傻子也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王家俊又羞又怒,脸上又红又紫,五彩缤纷,羞愤之下竟然忘记了站起,在地上状若疯狂的喊着:“为什么我连出一刀都做不到,这是为什么?”

    显然是心理素质太差,承受不住打击。

    辛寒暗自撇嘴,什么玩意儿,这个王家俊看上去英武不凡,结果却连他兄弟都比不上。

    他心里虽然不屑,但面子上还要装一下的,急忙上前一步,作势欲扶:“哎呀,家骏师兄,你没事吧,刚才咱们正打的过瘾,你怎么就不小心绊倒了呢。”

    王家驹此时抢上前来,怒瞪辛寒:“不用你假装好心。”

    说完扶着兄长:“哥快起来。”

    王元霸老脸无光,面沉似水:“成何体统,还不快点滚下去。”

    王家俊此时也恢复过来,见爷爷动怒,灰溜溜的被兄弟扶着下去了,两兄弟都没有脸面再呆在这里。

    岳不群心中满意弟子的表现,但脸上却沉了下来道:“寒儿你怎么出手不知轻重呢,回头去给你两个王家师兄陪个不是。”

    辛寒无奈道:“师父,和家骏师兄交手,可是连兵器都没挨上。”

    岳不群大怒:“叫你去就去,废什么话!”

    王元霸却接过话头:“岳老弟息怒,此事确实怪不得贤侄,是我那孙儿技不如人而已,老弟你莫要再提。”

    王元霸毕竟是武林大豪,两个孙儿下去后,反倒安慰了辛寒两句,言道:“两个孙儿实不成器,以后你们小辈多亲近。帮衬他们兄弟一二。”

    老岳也不是真心想斥责爱徒,自然借坡下驴,一时间大厅之中又恢复了之前谈笑甚欢的气氛。

    老岳等人和王家父子又说了一会话,这才让弟子们退下。顺便让令狐冲给辛寒安排房间。

    王家给华山派腾出了三个相连的院落供华山众人居住,老岳等华山长辈占了一个,其他弟子都安排在另外两个院落之中。

    辛寒是众弟子中唯一成拖家带口的人,被令狐冲独自安排到两间厢房之中。

    等安顿好了,令狐冲笑道:“小七。我说你什么好,我们毕竟是做客王家,你出手时就不会手下留情一些?非要落了人家脸面。”

    辛寒笑道:“你也不是没看到那两个小子瞧你弟妹的眼神,是个男人也不能忍啊。”

    令狐冲知道说服不了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个大师兄在华山弟子中的威望极高,说出的话谁敢不听,唯独这个臭小子整日嬉皮笑脸,其实主意正着呢。

    “你这个臭小子,换做别的师弟如此跟我说话。我必定狠狠揍上一顿出气,可你就算了。”

    辛寒凑趣道:“为何?”

    令狐冲把嘴一撇:“我怕打不过你!”

    说完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辛寒从怀中取出那本《笑傲江湖曲》扔了过去。

    令狐冲伸手接过,看了一眼封皮上的字以为是武功秘籍,打开一看却一头雾水:“这是什么?”

    辛寒道:“这是一本曲谱,是我专门给你弄得,我听人说这曲谱有平心静气,调和内息的作用,你抽空学学,对你体内的情况有好处。”

    令狐冲又是感动,又是好笑:“你觉得我是这块料么。有这心思不如给我弄两瓶好酒来的畅快。”

    说完把曲谱又扔了回来:“赶紧把你的私货拿出来孝敬师兄我,这几日有师父看着,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辛寒不信道:“别说你们到了王家连酒都喝不上。”

    令狐冲笑骂道:“还不是你害的,自从喝了你那什么‘茅台’再喝别的酒就如同饮水一样淡而无味。”

    辛寒摇头:“要酒没有。除非你答应我把这本曲谱学了,要不没得谈。”

    令狐冲脸上一苦:“真的要学?”

    辛寒很认真的点点头:“明天出去打听一下,这洛阳城里有没有弹琴的名家,趁着这几日在王府做客,你就把这曲谱学会,如果你答应。好酒管够如何?”

    令狐冲从辛寒那里要酒喝,就没有喝痛快的时候,往日喝酒都是用坛子,从辛寒那里讨要顶多一两瓶,虽然酒水度数大上一些,但作为资深酒虫来说又哪里能够过瘾。

    此时一听辛寒说管够,他不由得眼前一亮:“真的管够?”

    辛寒道:“你如果答应,我给你一百瓶各种好酒,你说够不够?”

    令狐冲飞一般的把曲谱收进怀里,一摊手:“成交,先拿两瓶过过嘴瘾再说。”

    辛寒从行李里取出路上喝剩下的半瓶红酒递过去:“这是海外西方的葡萄酒,先让你尝尝,剩下的等你学了曲谱再说。”

    令狐冲见那装酒的瓶子晶莹剔透,料想装的酒水也不是凡物,骂了辛寒一声吝啬之后,飞快的把酒拿在手中。

    辛寒又取出高脚杯,教他怎么品酒,令狐冲初时还不适应红酒的酸涩,渐渐却喝出味道来,见辛寒也要倒上一杯,便拿起酒瓶就跑:“这是我的,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

    =

    王家后宅,王家骏、王家驹、还有林平之三兄弟坐在一起。

    此时王家兄弟俩已经平静下来,只是觉得今日之事太过丢人,想到那三个异族的小娘子,心中又颇不甘心。

    王家俊说道:“平之弟,你说你那七师兄入门不久,为何剑法却如此高超?”

    林平之就将令狐冲和辛寒二人得道风清扬指点的事情说了出来。

    王家俊沉思良久忽然道:“上次听你说过。姑丈和姑母走的时候,令狐冲就在旁边,你说会不会他得了你家的《辟邪剑法》然后传给了辛寒那小子,两人这才剑法大进。然后编个由头说是得了华山前辈的真传?”

    王家驹一拍大腿:“定是如此,我说呢,那辛寒小小年纪剑法上怎么会有如此造诣,说是学了‘独孤九剑’可那剑法谁又见过,当然任他们怎么说怎么是了。”

    林平之斩钉截铁道:“万万不可能。七师兄与大哥交手时用的是我华山剑法,那些剑招我也学过,却哪里有一点华山剑法的影子。”

    王家兄弟听他一说便不再说下去,知道这种事情硬往辛寒身上扯也扯不着。

    王家俊转开话题说道:“朝廷要编写《大明武经》听说你林家的《辟邪剑法》也汇入其中,不知道是真是假?”

    林平之脸色一暗,不过还是说道:“确实如此,当日衡山刘三爷金盆洗手的时候,余沧海这个奸贼就用青城派的秘籍,换走了我林家的《辟邪剑法》看他神情,那本剑谱应该不假。”

    王家驹与林平之相交甚好。对姑母一家的遭遇也很同情,当即叹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朝廷要编写‘武经’哪个门派敢不交,就是我王家也上交了一本‘刀谱’,可惜分量不够,不能把表弟你家的剑谱换回来,要不然你学了‘辟邪剑法’就能替姑丈姑母报仇雪恨了。”

    林平之摇头道:“那余沧海也学了《辟邪剑法》就算我也学成,还是一样打不过他,不如练好我华山剑法,或许还有报仇的机会。”

    他最近剑法大进。让老岳和宁中则都着实夸奖了他几句,林平之是真正体会到了辛寒给他讲剑的好处了。

    现在正期待着把之前两招吃透,好再和七师兄去学剑呢。

    王家俊和王家驹不禁暗自摇头,华山剑法又是什么厉害的剑法了。不过想想才败于辛寒手中,便没有说出来。

    第二日,林平之带着王家兄弟找上门来,让辛寒奇怪的事,这两兄弟对于昨天的事就仿佛没发生过般,对华山众弟子。甚至对自己都是笑脸相迎甚是热情。

    这让华山弟子们觉得这两兄弟还真是不错。

    期间王家俊以华山弟子都是第一次来洛阳为由,热情的邀请令狐冲等亲传弟子出去玩耍,自然也包括辛寒和双儿、爱丽丝几女在内。

    岳灵珊最爱玩,听了这建议连声叫好,令狐冲见小师妹要去便也没有意见,其他人以令狐冲马首是瞻也没有意见,辛寒也不好特立独行,便答应下来。

    一行人骑了王家的骏马出了大宅,先去了白马寺,又去看了洛阳花会,半天下来,玩的好不尽兴。

    到了中午,王家兄弟在洛阳最大的酒楼宴请众华山弟子。

    一进酒楼早有洛阳各路的江湖帮派等候于此,见了王家兄弟,都争相上来拜见。

    令狐冲小声对辛寒说道:“王家在洛阳是武林大豪,坐地分赃,这些江湖帮派自然都仰其鼻息,看这场面倒是比我华山派还要风光。”

    辛寒点点头,他听出令狐冲话中并没有酸酸的意味,只是单纯的点出王家其实并不干净而已,若论江湖地位,王家跟华山派一比算个屁啊。

    若不是岳不群禁止华山弟子和江湖上的帮派有所往来,那托庇于华山下的小帮派定然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这时辛寒瞟见王家兄弟看向自己的眼神分外得意,心中便即了然,看来今天这出戏是演给自己看的。

    他想的没错,昨天王家兄弟就在想怎么把面子找回来,比武肯定不行,两人算想明白了,就算他们哥俩一起上也是白给。

    用钱砸更是不行,虽然王家富甲一方,但只看辛寒送上的礼物,那比水晶还要清澈透明的各式器具,随便拿出一件也是无价之宝,这样就更是不行。

    想来想去,就只有江湖地位了,王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16
首页   上一页   ←   116/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