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08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桃叶仙叫道:“他好像说令狐冲在后面”

    六人齐齐回神叫道:“令狐冲在后面,令狐冲,令狐冲”六人同时朝山上奔去。

    辛寒知道这桃谷六仙的可怕,如果被他们缠上定然纠缠不清。想都没想直接从几人头上跃过。

    可他忘记了一点,他现在是从山道高处朝低处跃,这一跃之下落差就是几十米的高度,凭他现在的轻功除了摔死别无他路。

    情急之下干脆用出自己的念力。不断向下喷射,结果可能是念力还是过低,却没起到一点作用。

    辛寒也是急中生智,干脆将念力化成一对无形的翅膀,如同背了一个看不见的滑翔翼一般。这次却起到了效果,翅膀一成,便稳住身形,远远朝山下落去。

    等快要接近地面,这才收了念力,稳稳落在地上,回头看了一眼六人早已不见踪影,辛寒这一跃足足飘出数百米远,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不过心情却是绝佳,没想到这念力弱小虽然不能飞行。可以滑翔倒也不错。

    一到正气堂外,便见劳德诺、梁发、施戴子、岳灵珊、林平之等数十名师弟、师妹都站在堂外,均是忧形于色,见他到来齐声问道:“大师兄呢?”

    辛寒随意道:“我先来了一步,大师兄还在后面。”

    辛寒走过去小声道:“什么情况?”

    岳灵珊看了一眼没理他,反倒是劳德诺说道:“师父和师娘在里面见客。”

    辛寒点点头,又道:“我去看看里面怎么样了。”他走到客厅的窗缝中向内张望。

    岳不群、岳夫人见客,弟子决不会在外窥探,若是令狐冲如此,本门遇上重大危难之际。众弟子对他谁也不觉得有甚么不妥。

    可是辛寒就不一样了,劳德诺顿时不悦板起脸来一副二师兄的派头道:“七师弟怎么如此没有规矩。”

    岳灵珊连连点头,其他师兄弟到是觉得没什么因为他们也想看。

    辛寒没理他继续朝里面望去只见宾位上首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瘦削老者,右手执着五岳剑派令旗。正是嵩山派的仙鹤手陆柏。

    他心中好笑,陆柏被左冷禅从锦衣卫手上换了回去,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委以重任,又到华山搅合来了。

    陆柏下首坐着一个中年道人,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从服色瞧来。分别属于泰山、衡山两派。

    更下手又坐着三人,都是五、六十岁年纪,腰间所佩长剑均是华山派的兵刃,第一人满脸戾气,一张黄焦焦的面皮,想必就是那个剑宗封不平。

    老岳和宁中则坐在主位相陪。桌上摆了清茶和点心。

    只听那衡山派的老者说道:“岳兄,贵派门户之事,我们外人本来不便插嘴。只是我五岳剑派结盟联手,共荣共辱,要是有一派处事不当,为江湖同道所笑,其余四派共蒙其羞,适才岳夫人说道,我嵩山、泰山、衡山三派不该多管闲事,这句话未免不对了。”

    这老者一双眼睛黄澄澄地,倒似生了黄胆病一般。

    宁中则道:“鲁师兄这么说,那是咬定我华山派处事不当,连累贵派的声名了?”

    劳德诺平时在华山就是老好人一个,但怎么说也是二师兄,见这新入门的七师弟拿自己的话当做耳旁风,在这些师弟妹面前,他实在放不下这个脸来。

    当即又低喝一声:“七师弟,你这是目无尊长,是要无法无天了?”

    辛寒呵呵一笑:“二师兄别急,你过来看看这个?”说完顺着窗缝朝里面一指。

    这一下勾起了几个是兄弟的好奇心:“小七,你到底看见什么了?”施戴子好奇的问道。

    辛寒神秘的摇摇头:“你们先别看,长幼有序,先让二师兄看。”

    劳德诺被他说得心痒,走了过来口中还小声呵斥:“到底见到什么,居然让你如此胡闹。”

    他刚走到近前,就被辛寒一把抓住手腕,待要挣扎却如同铁箍一般,刚要喝骂。就听辛寒笑道:“这里看不清楚,你再离近些吧。”

    辛寒说完,单手一抡,将劳德诺抡圆了朝窗户砸了过去。

    劳德诺那点功夫。在他手里如同蒿草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等众师兄弟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劳德诺被辛寒抡起来狠狠砸中窗户,那窗户‘轰’的一声立刻破碎。劳德洛套着半边窗框狼狈不堪飞入厅中。

    厅中衡山派这姓鲁的老者微微冷笑,说道:“素闻华山派宁女侠是太上掌门,往日在下也还不信,今日一见,才知果然名不虚传。”

    这话语带讽刺,说完刚要自得的笑上两声,就听身后‘轰’的一声,他哪料到在华山派大厅之中还有人偷袭,匆忙间回身就是一掌,正套在一扇飞过来的窗扇上。

    接着一个人影挎着半边窗框随后而至。鲁姓老者还没来得及再次出掌,那人就扑倒他怀里,两个人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让两人立时都变成了滚地葫芦。

    “什么人?”连着老岳,宁中则,和来华山找茬的这帮人全都站了起来。

    老岳和宁中则起身是因为看清那个被扔进来的人是劳德诺,以为还有别人也来找华山派的麻烦,而找茬的这帮人则是因为自己人受到了攻击。

    辛寒从破碎的窗户朝里望去,见这些人都看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大家都在呢?吃了么今天?”

    岳不群大怒:“辛寒这是怎么回事?”

    那边陆柏看出是华山派自己人惹的事。当即落井下石:“岳师兄,俗话说上门是客,你们华山派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此事定要给我个解释。”

    辛寒一滩双手:“这不怪我啊,二师兄听说嵩山派的长辈来了。死命要冲进去见礼,我怎么拉都拉不住,一没抓住就破窗而入了。”

    “胡闹!”本来就要勃然大怒的岳不群,听辛寒说道嵩山派和劳德诺的名字,火气顿时小了一半,心中不确定。这孩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鲁姓老者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身狼狈,看见地上的劳德诺不由得大怒:“我要了你的性命。”

    说完举手就要将劳德诺毙于掌下。

    劳德诺此时还没爬起来,再说根本也不是老者的对手,而岳不群和宁中则离得较远,就算有心救援怕也来不及了。

    没想到一旁的陆柏忽然道:“鲁兄且慢,我看事有蹊跷,在没弄清楚之前,妄杀华山弟子有些不妥。”

    岳不群见陆柏救了劳德诺,眼中寒光一闪即逝。

    岳灵珊忽然在外面叫道:“爹爹是辛寒偷听你们说话,被二师兄呵斥,然后他就把二师兄扔进去了。”

    岳不群冷冷看了女儿一眼:“什么辛寒,他不是你七师兄么,怎么越大越没有规矩了!”

    “是是七师兄”岳灵珊被岳不群眼神吓了一跳,知道爹爹正在气头上,不敢争辩低下头去。

    辛寒伸手捂着嘴假意咳嗽了一声,然后利用手挡着嘴的时机小声道:“该,让你欠儿。”

    岳灵珊被他气的眼圈都红了,偏偏诸多长辈在场,争辩不得,只得暗自在心里小声咒骂。

    “这么说刚才就是你捣的鬼了?”陆柏眼中杀意闪现,阴冷的问道。

    辛寒道:“这位是陆柏师伯吧,我见二师兄与你本是旧识,偏偏不得相见,这不赶紧将二师兄带到你面前,给您见礼么?”

    陆柏心中一突:“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认识劳德诺了。”

    辛寒笑道:“师伯急什么?我又没说二师兄的名字,你如何知道叫劳德诺的?”

    老岳眼神微动,此时说道:“寒儿莫要胡闹,德诺在江湖上也有些名望,你陆师伯如何不认得? ”

    辛寒朝老岳一抱拳道:“师父这您可就有所不知了,你和师娘下山去抓田伯光,我从思过崖下来看双儿,那天晚上我就见过这位师伯站在山道上和二师兄说话,他们如何不认得呢?”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坑的就是你

    “七师弟,你入门不久,我对你照顾有加,今日如何要陷害我?”劳德诺武艺一般,这一下摔的浑身酸软,直到此时放从地上爬起。

    辛寒嘿嘿一笑:“二师兄说的好没道理,我只说你与这位师伯早就识得,如何成了害你,怕是你误会了小弟的言语,这却是万万不该啊。”

    心中却道:“坑的就是你!”

    劳德诺心说:“我误会你大爷,你如此一说,岳不群这伪君子能不疑心于我。”

    他当即转向岳不群夫妇,跪下磕头到:“弟子投身华山派以来,一直负责琐碎事务,不敢说兢兢业业,却也不敢懈怠半日,而这辛寒带着三个异族妖女拜师华山,想来便没安好心,如今更是陷我于不义,还请师父师娘给我做主。”

    辛寒听劳德诺称爱丽丝三女为妖女的时候,眼神一寒,心中下定决心,今天定要将这个华山派里的不稳定因素除掉。

    若是记得不错,过些时候陆大有便是死在此人手中。

    华山派其他弟子此时也看出些许端倪,若是辛寒所说是真,劳德诺与这来找麻烦的人早就相识的话,那定然是有对本门不利的心思。

    若是劳德诺是冤枉的话,那辛寒此人便其心可诛了。

    “爹爹,二师兄定是被冤枉的,我看辛寒就不是好人。”

    岳灵珊对辛寒一直没什么好印象,而去福建时,一路上多得劳德诺照顾,先入为主之下不免站出来替劳德诺说话。

    双儿也与众弟子站到一起,听岳灵珊如此说怒道:“相公是好人。”

    岳灵珊看了这个极为喜爱的师妹一眼没有与她辩驳,只是想着:“他是你相公,你当然说他是好人了,可我怎么看他都是个大恶人。”

    其他几个亲传弟子互相看看,都没说话。他们对辛寒印象也是极好,不相信他怀有其他的心思,但若是说劳德诺心怀叵测,他们也是不信的。

    封不平等剑宗之人。若有所思的看着陆柏和劳德诺两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岳不群瞪了一眼女儿道:“你先退在一边,为父自会分辨。”

    等岳灵珊嘟着嘴站到一旁,老岳这才朝劳德诺说道:“德诺还不起来,难道师父像是非不分之人么。”

    劳德诺赶紧起身连道:“不敢,不敢。”

    老岳面无表情的朝辛寒道:“你接着说。那晚都看到什么,听到什么?”

    辛寒不卑不亢,怡然不惧其他的眼光继续编道:“ 那日我从思过崖上下来,吃过晚饭却睡不着觉,便提着长剑到外面习练剑法,没想到,远远便见到山道上有两个人影,徒儿怕是来了贼人,便悄悄走过去查看,就见到二师兄与这位陆柏师伯正在说话。”

    “徒儿见到是二师兄时就放下心来。又怕被二师兄误会我偷听他们说话,便隐在暗处想悄悄退走,只隐隐听见两人几句对话”

    岳不群道:“你都听见什么,细细说来。”

    “师父,他在撒谎。”劳德诺,心中大惊,难道自己与陆师叔相见真的被他见到,又想:“不对,那日明明是傍晚,为何他要说是晚上。我与他本无仇怨,既然他没见到,又为何编出这番话来陷害与我。”

    岳不群伸手制止劳德诺继续说下去,朝辛寒道:“接着说。”

    辛寒道:“徒儿当时隐身暗处。离得又远,刚想离去,山风吹来时隐隐听见这位陆师伯说到师父名讳,徒儿心想,莫非师父下山遇到什么难事,便蹲在山道旁的草丛之中。想听个明白。”

    “陆师伯对二师兄说:‘这次的事情如果成功,你便可以回山了。’二师兄当时甚是感动,说:‘多谢师叔。’陆师伯又道:‘ 等岳不群回来,尽快通知我,另外’。”

    劳德诺此时已面无血色,辛寒说的话,虽然不全对,但当日他见陆柏之时,两人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陆柏脸上也有些难看,正要呵斥辛寒说谎,岳不群抢先问道:“另外什么?”

    辛寒作回想状:“然后两人声音放得很低,徒儿实在难以听清,只听陆师伯的话中得有‘紫霞’二字,后来又说了‘尽快’两个字,只见二师兄连连点头,徒儿也不知二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来,两人分头离去,徒儿隐藏在草丛之中,直到两人走远,这才悄悄返回房中。”

    辛寒说完转向劳德诺道:“二师兄你明明认识这位师伯,为何又不承认呢?”

    劳德诺强自镇定对辛寒斥道:“一派胡言。”

    陆柏冷冷一笑:“这位师侄说了半天,怎么还站在窗外,来师伯让你进来说个明白。”

    他手如钢构,忽然近身,隔着窗户朝辛寒抓了过去,他人称仙鹤手,指力惊人,若是被抓中难免会骨断筋折,他这一招便有废了辛寒的意思。

    辛寒动也未动,仿佛吓傻了一般,实则握指成拳,打算等他到了身前便一拳轰出,让他仙鹤手变成鸡爪子。

    没想到老岳忽然飞身纵起,直向陆柏后心按去:“陆师兄,慢来,我这弟子怕是当不得你相邀。”

    陆柏察觉岳不群来的甚快,如果硬要废了这个华山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08
首页   上一页   ←   108/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