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07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攻不守,这才占尽了便宜,你自己说,这公道不公道?倘若我不让你哪,三十招之内硬砍下了你脑袋。”

    越说越气猛然拔刀在手,叫道:“令狐冲,有种的再来斗过。”

    令狐冲道:“好!”挺剑而上。

    田伯光这次出手甚狠,拆得二十余招后,令狐冲大腿就被砍了一刀,接着便被踢到在地。

    令狐冲依旧不服,田伯光忌惮辛寒和风清扬,不好用强,便想多败令狐冲几次让他心服口服,想来当着风清扬的面,令狐冲是要说话算话的。

    辛寒撕下衣襟,忙走过去给令狐冲包扎,令狐冲和辛寒进洞后朝风清扬苦笑道:“太师叔,这家伙改变策略,当真砍杀啦!如果给他砍中了右臂,使不得剑,这可就难以胜他了。”

    风清扬道:“好在天色已晚,你约他明晨再斗。今晚你们两个不要睡,咱们穷一晚之力,我教你们三招剑法。”

    令狐冲道:“三招?”心想只三招剑法,何必花一晚时光来教。

    辛寒心中莫名的激动,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辛寒搓着手上前问道:“太师叔,您老人家教的定是绝世武功吧?不知道是个什么名堂?”

    风清扬见他都快流出口水了,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不说过剑魔前辈创了一套剑法,叫做‘独孤九剑’么,我要传授你们的就是这套剑法。”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九剑’到手

    “归妹趋无妄,无妄趋同人,同人趋大有。甲转丙,丙转庚,庚转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风雷是一变,山泽是一变,水火是一变。乾坤相激,震兑相激,离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辛寒抑扬顿挫将‘独孤九剑总决’一字不差背了出来。

    令狐冲接着背了一遍,竟也背出大半。

    风清扬大奇,问道:“这独孤九剑的总诀,你们都曾学过的?”

    两人都摇头,风清扬看出两人不是说谎,心中大喜,本想在自己闭眼之前找个传人将九剑传下去,没想到遇见两个华山气宗的弟子竟然都有这种资质。

    辛寒本身就是化劲修为,化劲最后一步就是化脑,就是劲力入脑,对大脑产生了莫名的影像,可以提升视觉,听觉,记忆,等等好处。

    所以这些口诀虽然拗口,对辛寒这经历过填鸭式教育的人来说,死记硬背下来倒也不是难事。

    老风将独孤九剑的口诀都说了一遍,这一次辛寒依然全部背下,而令狐冲只背下了小半。

    风清扬图省事,干脆让辛寒以后背给令狐冲听。

    接下来,他将‘独孤九剑’中的第三式‘破刀式’讲给两人听。

    第三招‘破刀式’,用以破解单刀、双刀、柳叶刀、鬼头刀、大砍刀、斩马刀种种刀法。田伯光使的是单刀中的快刀法,。

    风清扬言道只要今晚学会这一式,败田伯光犹如探囊取物。

    风清扬细心的教,两人用心的学,辛寒以前在网络上就看过不少有关九剑的帖子,对于无招胜有招的道理很容易就能理解,所以领悟能力超高。

    老风讲过一遍,他就能理解十之六七,不懂之处只要风清扬点拨一二,他就能完全理解。

    到后来。令狐冲还在琢磨‘破刀式’的时候,老风已经将其他几式都教给辛寒。

    老风如此明显就是填鸭式的教育,一股脑的灌输给他,然后再慢慢理解。好在辛寒对这种教育方式早已习惯,到得最后‘独孤九剑 ’被他理解了五成。

    而令狐冲那边在老风的指点下,‘破刀式’也领悟了十之七八。

    一个教得起劲,两个学得用心,竟不知时刻之过。猛听得田伯光在洞外大叫:“令狐兄,天光啦,睡醒了没有?”

    令狐冲一呆,低声道:“啊哟,天亮啦。”

    风清扬叹道:“只可惜时刻太过迫促,你若有辛小子的资质就好了,这就出去跟他打罢!”

    辛寒偷笑不已,原著里令狐冲的资质可是被老风称赞过得,但现在有他一比较,反倒让风清扬有些失望。

    令狐冲道:“是。”闭上眼睛。将这一晚所学大要,默默存想了一遍,突然睁开眼来,道:“太师叔,徒孙尚有一事未明,何以这种种变化,尽是进手招数,只攻不守?”

    风清扬道:“独孤九剑,有进无退!招招都是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自己当然不用守了。创制这套剑法的独孤求败前辈,名字叫做‘求败’,他老人家毕生想求一败而不可得,这剑法施展出来。天下无敌,又何必守?如果有人攻得他老人家回剑自守,他老人家真要心花怒放,喜不自胜了。”

    令狐冲喃喃的道:“独孤求败,独孤求败。”

    他和辛寒两人,同时想象当年这位前辈仗剑江湖。无敌于天下,连找一个对手来逼得他回守一招都不可得,委实令人可惊可佩。

    令狐冲满怀信心的出去结果几招下来所学的东西都没用上,反而不如以前挺得时间长便露出败象。

    辛寒忽然走出山洞朝令狐冲喝到:“有进无退,料敌机先,攻敌必救。”

    令狐冲听了辛寒这句话,犹如被掀开障目一叶,眼前豁然开朗,原本脑子里的‘破刀式’的各种要领,诀窍,也清晰起来。

    他此刻于单刀刀招的种种变化,已尽数了然于胸待他钢刀砍至,侧身向右,长剑便向他左肩削去。

    田伯光回刀相格,令狐冲的长剑早已收而刺他左腰。

    此时令狐冲招招料敌机先,攻敌必救。

    田伯光越打越别扭,只觉得令狐冲每出一剑都是他的弱点,要害,导致老田刀出一半就要回刀自救,连一招完整的刀法也使不出来,好不窝囊。

    田伯光背心靠住岩石,舞起七八个刀花,再也不理令狐冲长剑如何攻来,耳中只听得嗤嗤声响,左手衣袖、左边衣衫、左足裤管已被长剑接连划中了六剑。

    这六剑均是只破衣衫,不伤皮肉,但田伯光心中雪亮,这六剑的每一剑都能教自己断臂折足,破肚开膛,到这地步,霎时间只觉万念俱灰,哇的一声,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

    令狐冲接连三次将他逼到了生死边缘,数日之前,此人武功还远胜于己,此刻竟是生杀之权操于己手,而且胜来轻易,大是行有余力,脸上不动声色,心下却已大喜若狂。

    待见他大败之后口喷鲜血,不由得歉疚之情油然而生,说道:“田兄,胜败乃是常事,何必如此?小弟也曾折在你手下多次!”

    田伯光抛下单刀,摇头道:“风老前辈剑术如神,当世无人能敌,在下永远不是你的对手了。”

    田伯光还是走了,身影无比凄凉走在山道上,让令狐冲差点一不忍心就答应了跟他下山。

    辛寒笑呵呵的道:“大师兄,你不忍心了?”

    令狐冲叹道:“田伯光名声虽恶,却也像条汉子。”

    ‘呸’辛寒骂道:“他这样的人晚死不如早死,你想没想过被他害过的那些女人现在过的什么日子?有人自杀,有人苟且偷生却要一辈子被人歧视,她们的家人也会被人瞧不起,简直生不如死,田伯光这样的人,比那些杀人放火的江洋大盗还要可恶十倍,百倍。”

    令狐冲听完浑身一震,惊讶的看着这个七师弟,辛寒说的这些话他从未想到过。没想到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少年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风清扬不知什么时候出了山洞,听完辛寒一番话之后脸上更显满意之色:“说的好,不过我问你,既然他是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为什么刚才不一剑杀了他。”

    “别告诉我你杀不了他,就凭你刚才提醒令狐小子那句‘ 有进无退,料敌机先,攻敌必救’就说出了‘独孤九剑’的真意,凭你资质此时杀田伯光定然比令狐小子还要轻松。”

    辛寒回头嘻嘻一笑:“他不是中毒了么。反正也离死不远,杀他我怕脏了我的剑。”

    这个解释倒也说的过去,老风满意的点点头对于自己这个传人,他还是非常满意,至于令狐冲就显得优柔寡断了一些,不过也算上佳之才。

    令狐冲忽然向风清扬拜伏在地,说道:“太师叔不但救了徒孙性命,又传了徒孙上乘剑术,此恩此德,永难报答。”

    风清扬微笑道:“上乘剑术。上乘剑术,嘿嘿,还差得远呢。”

    他微笑之中,大有寂寞凄凉的味道。

    令狐冲道:“徒孙斗胆,求恳太师叔将独孤九剑的剑法尽数传授。”

    风清扬道:“我可不教你这么笨的小子。”

    令狐冲闻言脸上热情一窒,又听风清扬笑道:“你让辛小子教你吧,他学的差不多了。”

    风清扬又在思过崖呆了几天,看着辛寒传授令狐冲‘独孤九剑’。

    辛寒有些理解不透彻的地方,老风都给一一点出。

    而且亲自和辛寒对招,帮助他消化脑子里堆积的东西。

    辛寒终于体会道有个高手随身指导的好处。那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进步,短短几日剑法便突飞猛进。

    当然他也负责把学会的东西交给令狐冲。

    直到这一日,老风将辛寒剩下的好酒都打包背在肩上,对两人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见华山派门中之人,连你们也非例外。”

    辛寒看着老风肩上的好酒不禁问道:“太师叔,你这是偷了酒要跑路么?”

    气的老风差点没背过气去:“我教你剑法还顶不上你这些酒水?”

    随即说道道:“见过我的事就是你们师父也莫要提起。”

    说完不顾二人呼唤,径直朝思过崖下走去。

    辛寒在身后喊道:“太师叔,以后若是馋酒了就偷偷来找我,我那里还有好多你没喝过的好酒呢。”

    风清扬行走在山道上。任凭山风吹动衣摆,一副高人模样,潇洒至极,听见辛寒的喊声也不回头,嘴里却叨咕道:“有好酒不早点拿出来,我话都说出来了,你让我怎么回头,真是个臭小子。”

    令狐冲已经将独孤九剑学全,老风走后,两人就在各自琢磨剑招。

    辛寒拿着长剑,开始演练华山剑法的招式,他现在想的是把九剑的精意,融入到普通的招式当中,到时他不论用出任何剑法都是独孤九剑,都有破招的作用。

    令狐冲有时来找他试剑,结果两个都用独孤九剑的家伙打在一起,就成了一出闹剧,可以想象两个人都攻敌必救的场景是什么景象。

    辛寒出招,令狐冲窥见破绽出剑就刺,同时辛寒也看见令狐冲的破绽长剑一变招就捅了过去,令狐冲又看见辛寒此招破绽也变招再刺,如此反复无有尽头

    后来两人学聪明了,辛寒用五岳剑法给令狐冲对招,回头反过来,令狐冲用五岳剑法帮辛寒练剑,这样才解决了两人比个剑也能累死的问题。

    ps:真心感谢:风火林月、glik、无为hhb的打赏支持。

    还要感谢给本书投过月票的朋友,其中有3票可能是来自非的其他阅读平台,虽然夏天没有见到你们的名字,但却是真心感谢你们,谢谢你们看了夏天的作品,谢谢你们的支持。

    另外今天是光棍节,祝愿还没有另一半的兄弟都能尽快解决个人问题,当然花钱的不算啊!
------------

第一百三十章 收拾劳德诺

    这一日两人正在练剑,陆大有急匆匆跑了上来口里也说不清楚话,直叫道:“大事不好。”

    令狐冲心里咯噔一下:“不好,走七师弟,咱们去问问,难道那田伯光不甘心绑了小师妹? ”

    辛寒都不好意思说他,合着你眼里就有个小师妹是吧。

    “别急,先问清楚了再说。”

    两人出了山洞,陆大有已经登上崖顶,辛寒道:“六师兄,到底什么事这么慌张?”

    陆大有匆忙讲了一遍,原来是老岳和宁中则回山了。

    不过两人凳子还没坐热,嵩山派的人就带着华山剑宗,前来拜山,同行的还有衡山,泰山三派中的人在内。

    辛寒心中一乐,有热闹看了,貌似封不平那狂风快剑也是原著有名的剑法,想个法子弄过来也挺不错。

    “你俩慢慢聊,我先下去看看。”辛寒说完提着长剑施展轻功,飞速下了思过崖。

    “七师弟等等”两人哪还有心情聊天,追着辛寒也下了山。

    这一会功夫辛寒就越跑越远,陆大有纳闷的问道:“七师弟的轻功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辛寒正在山道上飞奔之时,忽然前面闪出六个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辛寒看着几个人的独特造型就知道是桃谷六仙。

    “令狐冲,你是不是令狐冲?”

    辛寒脚步都没停,直接从山道上跃起,从几人头上飞过,远远向山下飘去,同时留下一句话:“令狐冲就在我后面。”

    令狐冲是这世界的主角再怎么也死不了,还是让大师兄对付他们吧。

    桃枝仙看着辛寒飞腾的背影叫道:“好厉害的轻功。”

    桃花仙道:“分明就是神仙,他在飞。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07
首页   上一页   ←   107/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