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06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一招‘金雁横空’, 想格挡住这一剑顺势在用一招‘天坤倒悬’反击。

    没想到辛寒宝剑刺出一半,直接变成无边落木,顿时让令狐冲手忙脚乱,慌忙退后。

    “如何!”辛寒收剑而立,笑着看着令狐冲。

    隐蔽处,一青衣老者看着辛寒频频点头,眼神里放出异彩。

    令狐冲被辛寒一剑逼退。脑中豁然开朗,原来华山剑法还可以拆开来用,那岂不是说有无数种组合都可可以变成新招对敌。

    “好是好,不过师父好像不是这么教的”令狐冲有些犹豫。老岳教剑之时总是警告诸弟子,不得在剑法上寻求变化,一招一式当堂堂正正。

    辛寒都快被气笑了:“如果有人要杀你,你还顾得了这般许多?”

    令狐冲一拍脑门:“是我傻了,走吧。我们出去再与他打过。”

    这次出来辛寒将令狐冲拦住:“大师兄,这次我先来。”

    令狐冲也想看看这次辛寒如何对敌:“好,你先上,你上完了我再上。”

    “”

    辛寒出手就是大招‘无边落木’,剑光森森朝田伯光当头罩下。

    田伯光早已经领教过二人这一招,也不放在眼里,出手两刀切入剑光之中。

    辛寒就等的这一刻, 手腕一转,剑招变成‘钟鼓齐鸣’一朵剑花,将老田快刀荡开。直入中宫。

    “咦”田伯光一惊,没料到辛寒变招如此古怪,一招剑式未尽突然变招,就好像吃东西突然卡住不上不下的让人难受。

    幸好他轻功过人,连退两步才避过这一剑,接下来辛寒的剑招又是如此,两人交手到第二十五招,他才寻得一个辛寒变招时的空隙将其长剑挑落。

    令狐冲一见辛寒这招果然有用,当即也不给老田喘息的机会,挺剑就上。他见辛寒施展过一遍心中有了底气,这一次竟然仗着对华山剑法的熟悉,将剑招尽数拆开从组,竟然比辛寒还多挺了两招。

    令狐冲大喜过望:“田兄请再等等。我和师弟再进山洞研究一番,晚上再来比过。”

    “慢。”田伯光心道,再让你研究我就是二傻子。

    他猜测那山洞里定有华山派的高人在一旁时时指点,要不然两人剑法怎么进境如此神速。

    “那山洞里是哪位前辈,还请出来吧。”

    令狐冲一愣令狐冲道:“你在叫谁?”

    田伯光道:“洞中教你们剑法的前辈高手。”

    令狐冲一怔,已明其意。哈哈一笑,说道:“这位前辈,不……不愿与田兄动手。”

    田伯光大怒,大声道:“哼,这些人沽名钓誉,自负清高,不屑和我淫贼田伯光过招。你叫他们出来,只消是单打独斗,他名气再大,也未必便是田伯光的对手。”

    辛寒忽然插嘴道:“可别乱说话,我华山派这位前辈的名头,说出来吓也吓死你了。”

    田伯光初时不屑,他想着凭着自己轻功就算不敌逃也逃得掉。

    不过见辛寒所说不似作假,怕这人的名头当真能吓住自己,思索半晌,猛然间想起一事,一拍大腿,叫道:“啊!我想起来了!原来是风清扬风老前辈!”

    令狐冲不禁一愣,不知道田伯光怎么会知道风清扬的名字,原本他还对风清扬的身份有些怀疑,如今见田伯光都知道风清扬是华山前辈,想来定然不错了。

    当即笑道:“不错正是风太师叔他老人家。”

    辛寒心里都笑开花了,老田再给力点!

    果然田伯光说道:“令狐兄,咱们已斗了一日一晚,再斗下去,你们师兄弟终究是斗我不过的,虽有你风太师叔不断指点,终归无用。你还是乖乖的随我下山去罢。”

    他想着风清扬就算活着也七老八十,定然斗不过自己心里也不惧怕。

    却不想令狐冲正要答话,忽听得身后有人冷冷的道:“倘若我当真指点几招,难道还收拾不下你这小子?”

    辛寒和令狐冲回过看去,见山洞口站着一个白须青袍老者,神气抑郁,脸如金纸,正是风清扬。

    辛寒迎了上去:“风太师叔,您怎么来了?”

    他心里也惊疑不定,这风清扬好高的轻功,如同鬼魅,刚才自己一直留意也不知他何时出现。

    风清扬道:“若我再不出来,便叫你们两个不成器的小子气死。”

    田伯光颤声道:“你……你便是风老先生?”

    风清扬叹了口气,说道:“难得世上居然还有人知道风某的名字。”

    ps:感谢:枫疯001、哆啦小梦,两位兄弟的月票支持。

    感谢:才不庸№、无为hhb、爱上小祸害三位兄弟的打赏。

    最后感谢所有订阅本书的兄弟们,祝你们男人帅的掉渣,女人美得冒泡,每天赚大把钞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风清扬转向辛寒和令狐冲道:“你们两个这小子,实在也太不成器!我来教你们。先使一招‘白虹贯日’,跟着便使‘有凤来仪’,再使一招‘金雁横空’,接下来使‘截剑式’……”一口气滔滔不绝的说了三十招招式。

    那三十招招式令狐冲都曾学过,但出剑和脚步方位,却无论如何连不在一起。

    辛寒在一旁比划,虽然勉强将招式连在一起,却也磕磕绊绊。

    风清扬对辛寒道:“你虽然比令狐小子强上一些,却也强不到哪里去。”

    接着风清扬,说了几点关键之处,两人有了之前的转变,在理解起来一点即透,短短时间竟然将这三十招连接起来,使得无比顺畅,不由得都心中欢喜。

    风清扬脸色间却无嘉许之意,说道:“对是对了,可惜斧凿痕迹太重,也太笨拙。不过和高手过招固然不成,对付眼前这小子,只怕也将就成了。上去试试罢!”

    辛寒和令狐冲都提着剑抱拳道:“田兄请。”

    田伯光道:“你们这招式我都看得明白,还比什么?”

    辛寒道:“哪里那么多废话,不比就趁早下山去。”

    田伯光怒极而笑:“这是什么话,令狐冲要不随我下山,田某性命就坏在他手里。”

    转头朝风清扬道:“风老前辈,田伯光是后生小子,不配跟你老人家过招,你若出手,未免有**分。”

    风清扬点点头,坐在一旁大石上。

    辛寒抢先一步:“我来会你。”说完按照风清扬指点的剑招,施展起来,他骨骼肌肉控制随心,将风清扬教过的招式完全施展出来一丝不差。

    眼看着三十招便要走完,田伯光忽然爆发。刀势陡然快上一倍,辛寒出剑到第二十八招,便被他刀势所阻,剩下两招便难以施展。

    他忽然灵机一动。触类旁通,将老风没教过的两招华山剑法也掺杂进去,到让田伯光有些措手不及。

    风清扬见了不禁暗中点头,此子好悟性。

    正好三十招,辛寒收剑而立:“田兄。三十招已过,你下山去吧,莫要叨扰。”

    田伯光想说:“你那两招不是之前的招式。”但想想之前只规定三十招,却没说明一定要用什么招式。

    便改口道:“我找的是令狐冲,又不是你,若他也能在我手中走过三十招才算。”

    令狐冲见辛寒剑术突破也不甘示弱道:“好,我要是走过三十招,你可莫要耍赖。”

    老田此时已经恼羞成怒,他怕令狐冲也如辛寒一般,在风清扬一番指点下剑术突飞猛进。

    不由得抢先出手:“看刀。”

    令狐冲经过风清扬的指点。又看了辛寒的演示,领悟了“行云流水,剑随心动”这八个字的精义,剑术也登时大进,翻翻滚滚的和田伯光拆了一百余招。

    突然间田伯光一声大喝,举刀直劈,令狐冲眼见难以闪避,一抖手,长剑指向他胸膛。

    田伯光回刀削剑,当的一声。刀剑相交,他不等令狐冲抽剑,放脱单刀,纵身而上。双手扼住了他喉头。

    令狐冲登时为之窒息,长剑也即脱手。

    田伯光喝道:“你不随我下山,老子扼死你。”

    辛寒怒道:“田伯光亏你也算江湖有名,说好三十招,如今已经一百多招已过,你早已输了。你还要不要脸。”

    田伯光此时也抛去对辛寒的惧怕,命都要没了还怕啥,回嘴骂道:“老子再不要脸,也没有你们师兄弟两个不要脸,都输给我几次了,哪次又算过?我不管了,今天令狐冲必须得跟我走。”

    辛寒摸了摸鼻子,没有接口,人家貌似说的都对。

    风清扬却忽然道:“蠢才!手指便是剑。那招‘金玉满堂’,定要用剑才能使吗?”

    令狐冲脑海中如电光一闪,右手五指疾刺,正是一招“金玉满堂”,中指和食指戳在田伯光胸口“膻中穴”上。

    田伯光闷哼一声,委顿在地,抓住令狐冲喉头的手指登时松了。

    令狐冲没想到这一指便将赫赫有名的田伯光点到,不禁对风清扬钦佩到极点。

    忙拉着辛寒过去见礼:“太师叔,请恕徒孙先前无礼。”说着拉着辛寒连连磕头。

    辛寒这个郁闷,之前是你有所怀疑,又不是我。

    老风淡淡一笑,说道:“你再不疑心我是招摇撞骗了么?”

    令狐冲磕头道:“万万不敢。徒孙有幸,得能拜见本门前辈风太师叔,实是万千之喜。”

    风清扬摆摆手:“你们两个都起来吧。”

    两人这才站起身来,辛寒指着田伯光道:“这人怎么办,用不用我过去弄死他。”

    风清扬瞪了辛寒一眼:“留着,一会还有用处,他被令狐小子点了穴道,一个时辰之后自动解开,到时你们再打败他,逼他立下重誓,不得把我的行踪泄露出去。”

    两人都答应下来。

    “跟我来。”风清扬,招呼两人进入山洞。

    看着石壁上那些五岳剑派的招式,不由得叹道 :“你们俩都是岳不群的弟子,我本不想传授你们武功,但我当年……当年……曾立下重誓,有生之年,决不再与人当真动手。”

    “华山剑法若使的对,又怎能让人打落剑去。”

    他这一说,辛寒和令狐冲都面现尴尬,两人可是不止一次让田伯光打落宝剑。

    接着老风就给两人讲解了一番,让两人都领悟了。剑随心动,行云流水的剑术道理。

    风清扬道:“五岳剑派中各有无数蠢才,以为将师父传下来的剑招学得精熟,自然而然便成高手。哼哼,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熟读了人家诗句,做几首打油诗是可以的,但若不能自出机抒。能成大诗人么?”

    他这番话,自然是连岳不群也骂在其中了,但令狐冲一来觉得这话十分有理,二来他并未直提岳不群的名字,也就没有抗辩。

    风清扬道:“活学活使,只是第一步,要做到出手无招,那才真是踏入了高手的境界。”

    风清扬又让两人施展之前的三十招。

    风清扬道:“一切须当顺其自然。行乎其不得不行,止乎其不得不止,倘若串不成一起。也就罢了,总之不可有半点勉强。”

    两人现在虽能做到使出这三十招剑招,却达不到融成一体找不到痕迹的境界。

    忽听得田伯光在外叫道:“令狐兄,请你出来,咱们再比。”却是他穴道已经解开。

    令狐冲一惊朝风清扬问道:“太师叔,我俩如今可能挡住田伯光的快刀了?”

    辛寒却笑道:“大师兄多虑了,咱们为何要挡,只全力出手进攻便是。”

    令狐冲当即领悟,不由得大笑起来,当即仗剑出洞。

    辛寒正要跟上。却被风清扬叫住:“你不用去了,你悟性强令狐小子甚多,让他领悟一下,对了那日美酒可还有么。拿出来孝敬我老人家一些。”

    辛寒装作不情愿的样子,到洞中一块大石后面取出一瓶茅台打开之后递给了风清扬:“太师叔,酒可不多了,若是喝没了再要就得去山下取。”

    风清扬喝了一口不禁赞道:“真是好酒,以后多给我预备一些。”

    辛寒心中大喜,喝了我的酒。你还好意思不教我九剑?

    令狐冲出去之后,果然剑术大进,让田伯光大喊:“古怪”。

    虽然令狐冲身上挨了两刀,但都是小伤,最后他奇招频出,一指又将田伯光放到。

    恰好陆大有上山送饭,令狐冲吧田伯光点倒后放在大石后面,风清扬在则在后洞不出。

    陆大有以为辛寒还在洞里修炼内功也没多问,令狐冲只让他明日多带些饭食,就打发他下山去了。

    令狐冲邀请风清扬和田伯光一同进餐,风清扬只吃小半碗饭便饱了。

    田伯光愤愤不平,食不下咽,一面扒饭,一面骂人,突然间左手使劲太大,拍的一声,竟将一只瓦碗捏成十余块,碗片饭粒,跌得身上地下都是。

    令狐冲哈哈大笑,说道:“田兄何必跟一只饭碗过不去?”

    田伯光怒道:“他妈的,我是跟你过不去。只因为我不想杀你,咱们比武,你这小子只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06
首页   上一页   ←   106/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