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_分节阅读_第105节
小说作者:闭口禅   内容大小:9.24 MB   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13 08:55:00
回身从洞中取出三只大碗。

    田伯光将坛上的泥封开了。一阵酒香直透出来,醇美绝伦。酒未沾唇,令狐冲已有醺醺之意。

    田伯光提起酒坛倒了两碗,道:“快来尝尝。怎么样?”

    令狐冲举碗来喝了一大口,大声赞道:“真好酒也!”将一碗酒喝干,大拇指一翘,道:“天下名酒,世所罕有!”

    辛寒也接过大碗。喝了一口,觉得确实不错。

    令狐冲笑道:“你来的正好,我这也有好酒,比你这酒还要强上几分,正好尝尝。”说完回洞取出辛寒给他的茅台给老田倒上一碗。

    田伯光喝了一口,眼睛一亮:“果然好酒,这么好的酒你从哪里弄来的?”

    令狐冲一指辛寒:“是我师弟孝敬的,怎么样不错吧。”

    田伯光看了一眼辛寒又蔫了,干笑道:“不错,确实不错。”

    辛寒见自己在这边田伯光有些放不开说话。便和两人说了一声,独自拿着酒碗慢慢喝起来。

    田伯光见辛寒走开,悬着的心才放下一些,长出了一口气。

    令狐冲见状以为他挑着酒上山,有些累了也不以为意,两人喝酒聊天好不畅快。

    过了一会令狐冲忽然问道:“不知田兄上山有何要事?如果我没猜错,田兄故意在华山附近现身,是为了将我师父师娘引走吧?”

    田伯光讪笑道:“这次来华山,的确是找令狐兄有事,有个人想见你一面。你得跟我走上一趟。”

    令狐冲为难道:“不满田兄,在下正在面壁思过,怕是不能跟你走了。”

    田伯光急道:“不瞒你说,我被人下了毒药。要是不能请到你,就得不到解药,兄弟你就帮帮我吧。”

    令狐冲摇头道:“师命难违啊。”

    田伯光怒道:“那你这是见死不救了?”

    令狐冲冷笑道:“ 田兄好大的本事,哪里还用别人相救。”

    田伯光缓缓摇头,道:“我是来请令狐兄去见一见仪琳小师父。”

    令狐冲人吃一惊,道:“仪琳师妹又落入你这恶贼之手么?你忤逆犯上。胆敢对自己师父无礼!”

    田伯光怒道:”田某师尊另有其人,已于多年之前归天,此后休得再将仪琳小师父牵扯在一起。”

    他神色渐和,又道:“仪琳小师父日思夜想,便是牵挂着令狐兄,在下当你是朋友,从此不敢对她再有半分失敬,这一节你倒可放心。咱们走罢!”

    令狐冲道:“不去!一千个不去,一万个不去!”

    田伯光忌惮的看了一眼洞口的辛寒,然后说道:“田某对令狐兄并无敌意,原不想得罪你,只是既乘兴而来,便不想败兴而归。”

    令狐冲道:“田伯光,你刀法甚高,要杀我伤我,确是不难,可是令狐冲可杀不可辱,最多性命送在你手,要想擒我下山,却是万万不能。”

    辛寒此时也走了过来,超田伯光道:“田兄是要在华山撒野了?就不怕我师兄弟联手对付你”

    田伯光见到辛寒心中一突,不过事关身家性命,只好硬着头皮道:“要是只比武功不用旁的手段,你们师兄弟一起上,田某又有何惧。”

    辛寒笑道:“好,那就不用别的手段,我和大师兄领教一下田兄高招。”

    其实辛寒现在实力比之前和田伯光动手时可要提升不少,若是搏命凭借他过人的力量就能弄死田伯光,最多被他划上一两刀,辛寒根本不在乎。

    只是一来还不能让他死,另外辛寒也想磨练一下自己的剑术。

    田伯光听辛寒如此说心中大定。

    侧头向令狐冲斜睨,说道:“我受人之托,请你去和仪琳小师父一见,实无他意,你又何必拚命?”

    令狐冲道:“我不愿做的事,别说是你,便是师父、师娘、五岳盟主、皇帝老子,谁也无法勉强。总之是不去,一万个不去,十万个不去。”

    他心中想着若是跟田伯光去见了仪琳。到时不但有碍仪琳的清白,自己怕是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田伯光道:“你既如此固执,田某只好得罪了。”刷的一声,拔刀在手。

    辛寒道:“大师兄怕他作甚。正好检验一下你我勤修苦炼的成果。”

    令狐冲听辛寒说完,豪气顿生:“那就领教一下田兄刀法。”说完拔出长剑,一招华山剑法迎了上去。

    田伯光嘿嘿一笑,长刀一闪两人战到一处。

    令狐冲这些日子修炼紫霞,内力深厚不少。剑法虽然没有太多进步,但出剑之时更见灵便。

    田伯光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没放在眼里,两人只交手十几招,令狐冲就被迫退了三步。

    辛寒在一旁叫道:“大师兄我来助你。”说完挺剑上前加入战团,把力量控制的和令狐冲差不多,为的就是让剑法在实战中精进。

    田伯光初时还有所惧怕,但一看辛寒只是使剑冲上来,并没有用别的手段,也就放下心来。招式一变,速度又快上三分。

    饶是辛寒看过《快刀》刀谱,又时常看爱丽丝等人练刀,和令狐冲一起也顶不住田伯光如狂风暴雨般的刀势。

    五十招过后,辛寒和令狐冲只能勉强支撑,连还手都做不到了。

    令狐冲心中一横:“七师弟你快走,带着师兄弟们先出山找师傅,今天这华山思过崖,便是今日令狐冲毕命之所。”

    辛寒和田伯光都看出他这是要拼命了。

    田伯光退了一步,眉头微皱。说道:“令狐兄,你我无怨无仇,何必性命相搏?咱们不妨再打一个赌。”

    令狐冲心中一喜:“要打赌,那是再好也没有了。我倘若输了,还可强词夺理的抵赖。”口中却道:“打甚么赌?我赢了固然不去,输了也是不去。”

    田伯光微笑道:“华山派的掌门大弟子,对田伯光的快刀刀法怕得这等厉害,连三十招也不敢接。”

    令狐冲怒道:“怕你甚么?大不了给你一刀杀了。”

    田伯光道:“令狐兄,只须你挡得住我快刀三十招。田某拍拍屁股,立即走路。但若田某侥幸在三十招内胜了你,你只好跟我下山,去和仪琳小师父会上一会。”

    辛寒心中一喜,终于等到这戏份了,当即上前一步道:“算我一个,若是我也能接下田兄三十招,以后就请田兄莫要找我华山麻烦。”

    田伯光眉头一皱:“若是你只用剑法,田某怕你作甚!”他就是怕辛寒那些稀奇古怪的手段。

    辛寒点头道:“那在下就用华山剑法领教田兄高招。”

    令狐冲心念电转,将田伯光的刀法想了一遍,觉得三十招还有可能挺过去,见辛寒先答应,便也应道:“好,就是如此。”

    令狐冲拦住辛寒:“师弟,他是来找我的,让我先上,我上完了,你再上。”

    辛寒闻言看了一眼田伯光的尊容,好悬没吐出来:“大师兄能不能不要用这个‘上’字。”

    令狐冲连出两剑,田伯光都选择避让。

    待得他第六招长剑自下而上的反挑。

    田伯光大喝一声,举刀硬劈,刀剑相撞,令狐冲手中长剑登时沉了下去。

    田伯光喝道:“第六招、第七招、第八招、第九招、第十招!”口中数一招,手上砍一刀,连数五招,钢刀砍了五下,每一招都是当头硬劈。

    这几刀一刀重似一刀,到了第六刀再下来时,令狐冲只觉全身都为对方刀上劲力所胁,连气也喘不过来,奋力举剑硬架,铮的一声巨响,刀剑相交,手臂麻酸,长剑落下地来。

    田伯光又是一刀砍落,令狐冲双眼一闭,不再理会。

    却不料这时辛寒一剑刺向田伯光腰间将他逼退:“大师兄,让我来会会他。”

    令狐冲知道此时辛寒剑法已经稍强于他,但还是嘱咐道,你要小心,若是不敌抽身便是。

    辛寒点点头:“田兄请了。”说完一招白云出岫攻了过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又见风清扬

    田伯光知道这厮力气非人,不能与其兵器相碰,对付令狐冲的办法怕是对辛寒无用。

    刀势一变和辛寒比拼起招式来,这一下辛寒就捉襟见肘了,他攻出一剑,田伯光能砍出三刀。

    辛寒只能运剑护住周身,想如同独孤九剑一般观其破绽,可入眼一片刀光,根本找不到破绽所在。

    他同样在第十招头上,被田伯光划破衣襟,虽然未受伤,但比武也算输了,不过这也正合了辛寒的意思。

    心中想到:“这下老风同志该出现了吧。”

    辛寒和令狐冲都没走过三十招,田伯光笑道:“这就走罢!”

    令狐冲当即返回,言道:“刚才不是输在招式,乃是力气不如你,输的不服,等我休息好了再重新打过。”

    田伯光无奈只好笑道:“好吧,定要你输的心服口服。”

    他斜眼朝辛寒看去:“辛兄弟, 你不会帮着你师兄耍赖吧?”

    辛寒装作怒不可歇说道:“我华山派以君子之风享誉武林,如何能同你耍赖,只要你能让我师兄弟二人心服口服,我二人便说到做到。”

    回头看了一眼正着急瞅着他的令狐冲道:“大师兄,若是咱连落败,兄弟我陪你走一趟。”

    令狐冲先是被辛寒那话堵住,耍赖不得,本来还要埋怨他如何能和田伯光这种败类讲信誉,结果听他后一番话,又感动他对自己的兄弟之情。

    无奈叹口气道:“我二人自当说到做到。”

    田伯光‘嘿嘿’干笑两声:“那我就等你们休息好了再来打过。”

    令狐冲又道:“我们要到山洞里好好想上一想,你可别来滋扰。”

    田伯光笑道:“你去苦苦思索便是,我不来吵你,”

    令狐冲听他将“苦苦”二字又说得特别响亮,低低骂了一声,拉着辛寒走进山洞。

    两人刚进山洞令狐冲就对辛寒说道:“为今之计只有临时抱佛脚了。你我二人在这石壁上,拣几种最为希奇古怪的变化,记在心中,出去跟他乱打乱斗。在施展我华山剑法时忽然使出说不定可以攻他一个措手不及。”

    辛寒点头道:“此计不错,就按师兄说的办。”

    两人分别在石壁上寻找凌厉的剑招,其实辛寒把这石壁上的剑招都已经记熟,如今只是装装样子。

    令狐冲先选的是衡山派剑法,只见他一面记忆。一面手中比划,学得二十余招变化后,已花了大半个时辰。

    只听得田伯光的声音在洞外传来:“两位兄弟,你们再不出来,我可要冲进来了。”

    其实这话是说给令狐冲听的,有辛寒这个魔星在,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冲进这山洞中来。

    令狐冲看向辛寒:“师弟你可记熟了?”

    辛寒点头:“差不多了,记了二三十招。”

    令狐冲道:“如此就好,咱们出去和他比过。”

    两人提着宝剑, 大步出了山洞。

    田伯光看着二人笑道:“这一次你们若再败了。那便如何?”

    令狐冲道:“那也不是第一次败了,多败一次,又待怎样?”

    说这句话时,手中长剑已如狂风骤雨般连攻七招。这六招都是他从后洞石壁上新学来的,果是极尽变幻之能事。

    田伯光没料到他剑招忽然变化,却没有华山剑法的影子,一时间手忙脚乱,待到第十九招才寻个机会将令狐冲的长剑磕飞。

    辛寒持剑而上:“我来!”他上手先用华山剑法,之后转用嵩山的招数。

    可田伯光在令狐冲哪里得到了经验,谨慎了许多,辛寒在用和田伯光相等的力量下之比令狐冲多坚持了一招就被田伯光挑飞长剑。

    “这次可服了?”

    令狐冲道:“不服。你还是在力量上赢了我算不得本事,今日天色已晚等明日再战。”

    说完拉着辛寒便回了山洞,田伯光哭笑不得。

    第二日,两人出来。田伯光已经做好打算,出手就是全力施展快刀,让两人措手不及,反倒不如昨日挺得时间长久,都不到十五招就败下阵来。

    令狐冲依旧不服,拉着辛寒再进山洞。学习新的招式。

    辛寒细细琢磨,和令狐冲说道:“大师兄,其实五岳剑法都精妙无比,现在不是这些剑法的问题,而是我们的问题,我们用华山剑法打不过他,就算把这石壁上的剑法都学会又能如何,一样会败在他的手中。”

    令狐冲恼道:“那要如何,难道就不拼上一拼,直接跟他走么,到时候就怕师父知道你我结交匪类,怕要逐出师门。”

    辛寒道:“我看还是要在自己身上下些功夫。”

    “怎么下功夫,难道你我剑法能在短时间内有所突破不成。”令狐冲现在有些心烦气躁,说话不免有些带出火气。

    辛寒不以为意:“你看我们出剑时都是一招一式,难免死板,要是在招式链接上圆滑多变一些,把剑法使得行如流水,是不是能更好一些。”

    说完他一招‘白云出岫’刺了过去,令狐冲对华山剑法了若指掌,自然知道如何破解,直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035页 当前第105
首页   上一页   ←   105/103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位面成神之虚空戒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