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丹炉_分节阅读_第255节
小说作者:转圆   内容大小:3.15 MB   下载:丹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07 08:57:24
敢放一个,好歹你也是刘家的人,怕他们做什么。那些大势力出现了冰灵根弟子,天河仙宫的人,还不是没办法,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女子双眼通红,满脸愤怒,倒还有些理智,只是用神识传音,不够隐蔽性已经不大,才被易辰轻易听到。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绝情缚仙禁

    刘扶风面色同样难看,神识传音说道:“如梦,你先冷静点,莹儿被抓走,我同样着急,但眼下的情况,得慎重行事,你我和青月商会都搭进去,恐怕也救不出莹儿。”

    “刘扶风,我和你现在就断绝关系,你去求求刘家的人行吗,只要能救出莹儿。”秋如梦急切的道。

    “如梦,你别这样,刘家远在湘水郡,远水救不了近火,莹儿我一定会救。”刘扶风语气坚决的道。

    “刘扶风,你别想骗我,你们刘家身为真灵四家之一,岂会没有瞬间联系的方法。只要我和你断绝关系,刘家的人肯定会救莹儿是不是。”秋如梦极力克制,才没有直接说出来。

    “如梦,你不要着急,我已经派人通知了,就算他们不来,我也会出手的。”刘扶风说道。

    易辰截取的东西,便是这些,后面的话,他没有再去偷听。

    云含烟慎重的道:“这刘扶风虽然和真灵四家的刘家有关系,不过怎么看都被赶出来的样子,我们冒险救下莹儿,真的能搭上刘家这条线?”

    “还记得你从燕国公主牧屏曦手中得到的七彩翎羽吗?”易辰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

    “刘家号称真灵四家之一,难道那根七彩翎羽和刘家的血脉有关。”云含烟略微惊讶,以她如今的见识,自然知道真灵为何物,那是一个界面混沌初开时,所诞生出来的神兽,天生就掌握着一种或者数种法则之力,金龙彩凤便是其中最强大的存在。

    “如果我没有感觉错,绝对有关联。当初那根七彩翎羽,想来你已经知道来历,正是七彩凤凰的翎羽。刘扶风身上有些淡薄的凤凰气息,莹儿身上的气息却比他要浓郁得多,加上冰灵根,这等浓厚的血脉之力潜力不可限量。甚至完全掌握一种法则,化身冰凤都有那么一丝可能。

    现在刘家的人不知道,才任由莹儿流落在外,一旦发现她身上浓郁的凤凰血脉,绝对会非常重视,我们出手救她,很有机会接近刘家,就算最后刘家的人没有赶来,大不了我们再逃一次,就凭浮水城这几个歪瓜裂枣,想追上我们可不容易。”

    易辰将其中的利弊,全部说了出来,

    “那就如此办。”云含烟同意下来。

    林延窟把话讲完后,再次环顾四周,对其中两名仙兵命令道;“时辰已到,行刑!”

    被绑在玉柱上的莹儿,眼泛泪光,露出绝望的神色。

    两名身着血色水纹袍服的仙兵,来到玉柱前,两人都是冰冷的面具遮面。

    一人手中霞光闪烁,一只尺许长的长匣子出现在手中,通体由珍贵的寒玉打造而成,上面铭刻着玄奥的符文。

    匣子打开,里面并排放着七根冰锥,长短不一,有的指拇粗细,有的犹如银针,通体铭刻着符文。

    “万年玄冰!”云含烟见到七根冰锥,神色有些变化,她的本命法宝冰锥,也是用万年玄冰炼制成,却利用天雪宫的力量收集了数十年,而眼前的七情司,随便就拿出这么多万年玄冰制成的冰锥,却是作为刑具。

    仙兵拿起一根寸许长的冰锥,向着莹儿的眉心扎去。

    易辰和云含烟正想出手,易辰望向附近的一个阁楼,神色微变,对云含烟神识传音:“且慢,我们不能现在出手。”

    “怎么了?”云含烟不解。

    “那阁楼中似乎还隐藏着危险,我们现在不能动,得放着阁楼可能有七情司的帮手。”易辰解释道。

    刘扶风和秋如梦眼见刘家人没有来,当即同时出手。

    一枚土黄方印砸去,两名行刑的仙兵毫无反抗之力,直接砸得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秋如梦身形一动,瞬息之间,出现在玉柱前,手中的青月刃法宝,向捆缚住莹儿的透明水绳斩去。

    只是抽到断水却无用,无论如何攻击,手腕粗细,犹如蟒蛇般的透明水绳,都没有半分损伤。

    “爹、娘,你们快走,不要管我。”刘雪莹哭喊道,在浮水城长大的她,七情司的可怕,她自然非常清楚。

    “莹儿,别怕,娘这就救你走。”秋如梦抬手几枚火球,打在透明水绳上,略一接触,拳头大的火球瞬间被水绳吞噬。

    剩下的六名仙兵,各自拿出一面蓝水小旗,随着法诀变动,一层水幕将整个玉台笼罩其中。

    刘扶风驱使着土黄方印,主动向着林延窟砸去。

    “刘会主,秋仙子,你们也算这浮水城有头有脸的人,没有想到如此看不开,先前我已经对你们包庇寒冰邪修网开一面了,没有想到你们还冥顽不灵,胆敢公然劫法场,是不把我这个七情司放在眼里。”面对丈许大小的土黄方印砸来,林延窟宽大水纹袖袍一挥,一道水幕卷出,将方印直接包裹在了半空中,轻易把刘扶风的本命法宝困住。

    不过他嘴上可没有闲着,直接用神识,把这些大义凛然的话,说给玉台周围略微有些乱的众人听。

    另外一只袖袍同样一卷,一道水箭,向着秋如梦疾射而去。

    如同一道流光,速度非常快,带起一阵破空声。

    “如梦,小心。”刘扶风着急,只来得及提醒。

    秋如梦来不及躲避,身上浮现出一道护体光幕。

    水箭所化流光,无视护体光幕,直接穿向秋如梦心口。

    好在秋如梦的青月刃攻击力一般,却有一个隐藏的功能,那就是紧要关头,可以自动护主。

    青月刃犹如瞬移般,浮现在秋如梦心口位置,将化为流光的水箭抵挡下来。

    水箭消失,变成普通水滴四溅。巨大的力量,却将青月刃狠狠撞向秋如梦。

    秋如梦直接倒飞出去,一直退到玉台边缘,才勉强稳住身形。

    同为圣胎境初期,林延窟的实力,让刘扶风心惊,随手两击,就让他和秋如梦处于被动。

    六名仙兵维持的水幕,在渐渐缩小,刘扶风感到实力在被渐渐压制。

    再拖延下去,他一家三口,都得葬身于此。

    刘扶风双手掐诀,一口鲜血噗出,里面因此有彩霞流转,似一只缩小的彩凤虚影。

    当初为了和普通人出身的人秋如梦结为道侣,他违背了刘家的家规,被赶了出来,不能再使用彩凤的血脉之力,否则会被抓回刘家废除修为。

    只是眼下情况危急,刘扶风再顾不得其它,果断激发了彩凤的血脉之力。

    噗出的一口鲜血,化为一道彩芒,毫不受影响的穿过水幕,融入到本命法宝方印中。

    顿时方印泛出淡淡霞光,外面的水幕土崩瓦解,变成普通水幕四散开来。

    林延窟正想继续对秋如梦出手,突然面色一白,包裹住方印的水幕看似平常,其实是部分元神融入其中,才有如此威力。

    现在水幕被霞光击溃,林延窟的部分元神也遭到重创。

    刘扶风的方印脱困,继续向着林延窟砸到,有彩凤血脉的加持,当真是势不可挡。

    林延窟根本不敢硬接,任何防御都一触即溃,被砸个正着倒飞出去,撞到六名仙兵祭出的水幕上。

    水幕一阵颤抖,把林延窟挡了下来,砸在玉台上,满身是血,遭到重创。

    方印毫不停留,再次狠狠砸到,林延窟身上光芒一闪,身体化为一滩水,直接穿过水幕化为一道流光远遁。

    刘扶风手指一点,封印冲天而去,轰隆一声巨响,砸在把玉台包裹起来的水幕上。

    水幕无法抵挡,瞬间溃散,主持水幕六名仙兵,手中的小旗爆裂看开来,全部七窍流血,虽然没有当场身亡,却遭到重创,都瘫软在地上。

    刘扶风没有丝毫耽搁,来到玉柱前,手中土刃斩在透明水绳上,同样没有用处。

    他面色凝重,方印化为三寸大小,狠狠砸在环绕玉柱的透明水绳上。

    方印缩小后,力量却是不变,可砸在水绳上,砸得犹如薄纸,仍然无法断开,方印被弹开,水绳再次恢复原状。

    刘扶风接过秋如梦的青月刃,手握住锋刃一面,一抹而过,手掌被割破,上面染着大量鲜血,青月刃泛着奇异光芒。

    刘雪莹眼中泛着泪花,紧紧咬着嘴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秋如梦一边防备着周围,面上带着心痛和焦急的神色。

    玉台周围,观看的人,眼中的闪过其它神色,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天河仙宫的威势,可不是普通修士能抵挡的。

    刘扶风手持异彩连连的青月刃,在透明水绳上一斩而过。

    这次水绳出现了切口,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分开,很快融为一体。

    刘扶风连续攻击,透明水绳确实被切成无数断,却任何用处都没有。

    “刘扶风,别浪费力气了,这绝情缚仙禁,是我天河仙宫的秘法,外力根本无法解开,束手就擒,我能还能留你一命。”林延窟的身影出现在远处的茶楼顶,面色苍白,他当然不能直接逃走,否则天河仙宫饶不了他。

    现在要是刘扶风和秋如梦能束手就擒,他这次所犯的错误,说不定还能得到宽恕处理,不然等到东林天的七情总司大仙使派人赶来,至少他的七情司仙使位置就不保。

    刘扶风和秋如梦脸色难看,手段用尽,竟然解不开绝情缚仙禁,再耽误下去,一家都得完蛋。

    “阁楼那边我盯着,先出手救人。”云含烟轻叹一声。

    易辰可没有现身,而是双眼缓缓闭上,两道诛心之焰,化为柳叶般大小,悄无声息的斩在透明水绳上。

    被攻击的地方明显细了一点,但效果很不明显。

    易辰双手掐诀,心火在掌中凝聚,一道无形火刃浮现,无声无息跨越数十丈距离,斩在透明水绳上。

    淡淡白芒冒出,透明水绳面显缩小一圈,可是玉柱霞光流转,透明水绳再次恢复原状。

    “不行,这绝情缚仙禁,是和玉柱是一体的,除非飞到半空中,从上面将玉柱彻底毁掉,否则绝情缚仙禁被伤害多少,都能恢复过来。你看着点,我得酝酿一下,才有把握将玉柱彻底毁掉。”易辰用神识传音的同时,郑重的酝酿起来。

    “放开莹儿。”易辰在酝酿的时候,秋如梦对着一名受伤较轻的仙兵喝道,她心里隐隐明白,仙兵应该不知道绝情缚仙禁解开的方法,但她别无办法。

    林延窟倒是应该知道,但对方离他们太远,两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将其擒住。

    “前辈,我不知道。”仙兵连忙道。

    秋如梦手一挥,一颗火球飞出。

    刘扶风一道灵力卷出,把火球挡住:“如梦,这些人不能杀,否则事情真的无法挽回了。”

    刘扶风再次祭出方印,狠狠砸在一人合抱的玉柱上,他打算将柱子强行砸断,连同玉柱把刘雪莹带走,可一击过后,他很是绝望,玉柱和玉台根本是一体,防御力不下于一个门派的护山大阵,根本不是法宝能砸断的。

    “刘扶风,照顾好莹儿。”秋如梦露出一丝狠绝,倒转青月刃,向着自己的胸口扎去,她竟然打算以身祭器。

    身体和元神,全部融入本命法宝,斩出超越极限一击。

    “如梦,住手。”刘扶风动作更快,一把握住了青月刃,阻止了秋如梦以身祭器的举动。

    “娘,不要。”刘雪莹拼命挣扎,却丝毫不管用,眼泪连珠似的下掉。

    周围观看的人,再也掩饰不住冷漠的外表,甚至暗中议论起来。

    易辰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脚踏虚空,犹如踩着阶梯,步步高升,最终站在高达十丈的玉柱顶平齐的半空中。

    手臂缓缓抬起,一道三尺无形剑刃,犹如实质,随着手臂挥下,无形火刃,化为十丈之巨一斩而下。

    整个玉台浮现出一道犹如实质的水幕,和无形火刃撞在一起。

    不过无形火刃势如破竹,水幕只是略微抵挡,便完全溃散开来。

    玉柱连同玉台被一分两半,刘雪莹身上的绝情缚仙禁直接溃散,以玉台为中心,余波扩散开来,小半个浮水城犹如地震。

    无形炙热弥漫开来,玉台周围的人,纷纷散开。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大仙使

    有多少年了,再无人敢公开挑衅天河仙宫七情司的威严,至少浮水城,甚至整个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6页 当前第255
首页   上一页   ←   255/35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丹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