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丹炉_分节阅读_第16节
小说作者:转圆   内容大小:3.15 MB   下载:丹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1-07 08:57:24
料之中,毕竟益清散在世俗界算好药,但在修真者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他却意味深长的说道:“仙师,你看这丫头的配药水平如何,能否作为药童之用。”

    云逸舟听到云闲的话,面色一变,即便他为人处事不够老练,也明白自己大哥的意思,有些担心的看着易辰。

    好在易辰脸上并没有喜色,因为他一听到药童两个字,心里就不舒服,对云闲一下子好感全无,这还是他没有领会云闲真正意思的情况下,就算是这样,他脸色也冷了下来说道:“我不需要药童,此事不要再提,也别随便将子弟送人做药童。”

    云闲听到易辰的话,脸色更不好看,心里也是云郁闷不已,心想刚才是谁表现出那么一副失态的模样,现在装得跟个正人君子似的,难道是方法不对。

    云闲不由得反思起来,在他想来,能用一个后辈,结交上一名修真者,那是相当的划算。

    在他心里也算是给云含烟找了个好归宿,可没有任何愧对她的地方,毕竟世俗界一个皇帝甚至权贵想要娶妻纳妾,都不知道有多少家族愿意蜂拥而至,多少妙龄少女求之不得。

    更何况眼前这个超然于世外的修真者,那就更是许多人竭尽所能都要攀附的对象了。

    云含烟也先是大惊失色,随即听到易辰的话,又大松了口气,对眼前这小老头恢复了尊重。

    易辰将三人的变化看在眼里,虽然没有明白云闲的深意,却并不影响他对人物的判断,暗自决定取到储物袋后,将芝形玉佩交给云逸舟算了。

    大厅中一时间寂静了下来,气氛有些尴尬,云闲调整心情后,才开口道:“仙师见谅,是在下鲁莽了。”

    “说说你们遇到的困难吧。”易辰没有在意先前的事,直接转移了话题。

    见到仙师没有计较,云闲暗松了口气,将与曲家配药赌斗的事说了一遍。

    “外人是否能够参加?”易辰问出了关键的问题,既然是配药赌斗,他当然希望亲自去搞定曲家,毕竟因他而起。

    “这个不好说,一般配药赌斗之事,是可以请外援的,但这次情况有些特殊,我怕到时候,曲家会阻止。”云闲沉吟了一下道。

    “那你们说说曲家参加赌斗的药师配药水平如何?”易辰想了想说道。

    “比我要强一些,应该能配制益清散,具体实力不太清楚。”云逸舟接口道。

    “那这样吧,尽量争取外援可以出手,实在不行,就她去比试吧,我看她的配药水平比你强。”易辰指着云含烟直言不讳的道。

    云逸舟略微有些尴尬,虽然他心里也承认云含烟的配药水平已经超越他,但当着后辈的面说出来,还是让他有些难为情,不过想到关乎家族的命运,便坦然的道:“如此甚好。”

    “那就多谢仙师相助。”云闲连忙站起来拱手道,他明白对方叫云含烟参加赌斗,应该是存着暗中帮忙的想法。

    虽然仙师答应了帮忙解决赌斗的问题,但云闲悬着的心却没有落下去,这位仙师还没有说来云家的目的,应该所图不小,让他难以心安,到时候恐怕请神容易送神难,对云家来说又是一场灾难。

    易辰不知道云闲的想法,他只想早点将储物袋拿到手,于是说道:“我需要休息一二。”

    “来人,带仙师下去休息。”云闲连忙道,随即又说道:“仙师,中午为你接风洗尘,还请赏脸。”

    “不必了,送些饭菜都我房你就好。”易辰直接拒绝道,临走前,用神识传音给云逸舟道:“一会儿来找我,我有事要问你。”

    云逸舟心里一凛,隐晦的点了点头。

    请输入正文
------------

第三十三章 虽败犹荣

    云闲给易辰安排的房间,是在一个单独的小院子里面,给他第一感觉就是幽静典雅,院子中种植着各种名贵的花草。

    虽然不是灵草灵物,却也带着各种令人心旷神怡的芬芳,和赏心悦目的色彩,非常符合他的要求。

    易辰让院子里的所下人全部离开,他则在院子的石桌旁坐下,等着云逸舟的到来,同时他心里在思索着,该如何从云逸舟口中问出云家祖屋所在,而不引起对方的怀疑。

    半个时辰后,云逸舟独自走进院子,并没有其他人跟着。

    易辰满意的点点头,示意云逸舟坐下后,才说道:“知道我找你来有何事吗?”

    “不知,还请仙师明说。”云逸舟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易辰到底有何事,心里暗想,难道真的看上了含烟侄女,他是真的不想同意,就算为了云家的兴旺,也不能拿一个后辈侄女的一生去换取。

    易辰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沉吟半响才说道:“我略通风水运势之道,你云家最近接连遭逢劫难,恐怕是家中的风水龙脉有变。”

    易辰实在找不到借口,只能信口胡说,不过以他修真者的身份名头,应该能唬住云逸舟才对。

    “有这等事,还请仙师指点。”云逸舟果然深信不疑,连忙说道。

    “只有知道大慨位置,我才能具体判断风水龙脉出了什么变故。”易辰捋了捋易容出来的花白胡须,淡淡的说道。

    “就在那边。”云逸舟想都没想,就指向了祖屋所在,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心想,不好,难道这个仙师知道我云家祖屋中的宝藏,也是冲那些东西来的,他越想越觉得可能,暗叹自己闯祸了。

    “哦,没什么大碍,我施展一个小法术就好了。”易辰强行保持平静的道,心里却郁闷不已,他哪里知道云家的祖屋,就在现在的云家中,离着他所住的院子,相隔不到三个院子。

    “多谢仙师了。”云逸舟见易辰没有提出去祖屋看看,心里的怀疑减少了不少,但没有完全消除,暗自决定,等回去后,就算不能派人盯着仙师,但绝对要在祖屋附近加强防范。

    祖宗留下的宝藏,说是需要一块芝形玉佩才能打开,不过修真者的能力哪里说得准,万一眼前这个仙师将祖屋中的宝藏取走,他就成了云家的罪人。

    易辰看出云逸舟在怀疑了,心里暗叹,这些大家族出来的家伙,果然没有一个简单的角色,云逸舟相对心机少一些,却也能马上猜到他的目的。

    不过他压根没有想过,去夺取云家祖屋明面上的宝藏,而是暗地里的那个储物袋。

    易辰为了打消云逸舟的疑惑,如同一个神棍般,跟云逸舟东拉西扯说了半天,终于将云逸舟稳住了。

    易辰哪里知道,云逸舟表现出来的疑虑全消,也只是表面现象,一走出小院子,云逸舟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将胖胖的脸都挤成了一团。

    云逸舟走出没有多远,在走廊拐角处云含烟冒了出来,紧张的问道:“三伯,仙师找你去有何事?”

    “含烟你放心,他不是打你的主意。”云逸舟说道。

    “三伯,仙师是不是为难你了,你脸色很不好看。”云含烟在大厅中就看出来,这个三伯是真的关心她,比那个大伯好多了。

    “那个仙师可能是为了咱们云家祖屋的宝藏来的,他刚才旁敲侧击问我祖屋的位置,我一时不察说漏了嘴,要是宝藏被他取走,我就成了云家的罪人,今后也无法面对列祖列宗。”云逸舟懊悔的道。

    “三伯放心,祖屋防备森严,即便他是修真者也不可能闯得进去。”云含烟安慰道,就是单纯为了让这个对她好的三伯宽心,其实对于祖屋的宝藏丢不丢,她丝毫不关心,自从父母先后失踪后,她对这个家族是越来越没有归属感。

    “我自有分寸,你回去吧,少和那个仙师见面。”云逸舟提醒道。

    “三伯,我明白了。”云含烟告辞离去,心里暗松了口气。

    ……

    好不容易等到三更时分,易辰将容貌变化成了一个仆从模样,才偷偷溜出了院子,向着云家祖屋而去。

    一路之上,他发现了许多明岗暗哨,戒备非常严密,其中也不乏武林高手,他没有再继续接近,一旦被发现,不但违背了他的本意,而且成功拿到储物袋的机会并不高。

    易辰果断做出决定,退回了休息的小院子,觉得这事只能见机行事,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强行抢夺。

    自此,易辰没有再出过院子,一直在房间中修炼,这个地方确实不错,他直接炼化身体中的先天精气,修为都有了明显的进展,虽然相对吃下灵草来说,还是比较缓慢。

    数天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到了与曲家配药赌斗的日子。

    不出所料,曲家果然不同意请外援的提议。

    赌斗的地点,自然在云家一座宽广的庭院中,早已经就搭好了比试台,以及看台。

    因为曲家和狄家的本家,都不在岚城,将比试地点放在云家最合适。

    前来的人,除了曲家和狄家的主要人物外,更有燕国德高望重的一些名医,甚至还请来了元丰郡郡王的亲信金恒峰。

    当然,那十多名燕国各地的证人自然也在场,焦富贵赫然在列,这让云家一方脸色有些难看。

    各方人员到齐后,曲家的家主便站出来义正言辞的道:“各位朋友各位同道,云家做为燕国三大杏林世家之一,却不约束好族人,让家中子弟在外招摇撞骗,还毒死了人”

    使得我们曲家,甚至整个燕国杏林界的声誉都受到了损伤,故此曲家对云家的所作所为表示不满,今天提出配药赌斗,愿以配药的水平,来伸张正义,还受害者一个公道,还燕国杏林界一个清白。

    即便我们曲家最后技不如人,那也是虽败犹荣。

    请输入正文
------------

第三十四章 打断

    云闲强忍着让曲家家主曲古雷说完,才开口反驳道:“各位同道各位朋友还请明察,这是曲家的诬陷,对云家的构陷。大家知道那个云腾飞是我们云家的什么人吗?他就是我们云家的先祖。”

    云闲说着,还让人拿出了云家的族谱:“这是我们云家的族谱,大家请看,我们云家怎么可能,给后辈子弟取个先祖的名讳,曲家实在阴险歹毒之极,不但向我们云家泼脏水,还侮辱我云家先祖。”

    “是可忍孰不可忍,今天这事我们云家不会善罢甘休,不是他曲家挑战我们,而是我们云家挑战他曲家。”

    极为德高望重的名医查看族谱后,都一致认为是真的,这个做不了假,不由得相信了是曲家的阴谋。

    曲古雷得知这一结果,差点气得吐血,他们曲家其实早就准备数个借口,盘算着对付云家了,偏偏不久前,家中出名的纨绔子弟曲碌源,难得干了一件正事,带回了一个更好的借口。

    毕竟听曲碌源说起来,那人真有可能是云家的人,一个真实的借口就更有说服力,他这才采用的,哪想到云腾飞这个名字,是人家先祖的名讳,被云闲拿出族谱一说,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他曲家在故意诬陷,同时在侮辱云家的先祖了。

    不过现在骑虎难下,曲古雷只能硬着头皮狡辩道:“明明是你们云家管教子弟无方,出了不孝子孙,在外不但卖药毒死了人,还大逆不道冒用先祖的名讳,你云闲还有脸说我们曲家诬陷。”

    曲古雷如此一说,还真有些用处,至少得到了在场部分人的认同,其实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嘴上的争论已经毫无意义,关键是手底下见真章,配药赌斗的输赢才是关键。

    不过曲古雷有信心,云家的第一药师云翳已经不在,他们的第一药师曲郝发,足以胜过云逸舟这个云家第二药师。

    云闲更有信心,他们这边有易辰这个修真者,他根本不担心这场赌斗的输赢,他要担忧是这个仙师到底图谋云家的什么东西。

    双方达成一致后,便签订了文书,由元丰郡王的亲信金恒峰作为公证人。

    其实能将元丰郡王的代亲信金恒峰请来,还是曲家许诺了重大的好处,那就是将元丰郡杏林界三分之一的利益,划分给元丰郡王府。

    毕竟这里面的利益很大,元丰郡王府却都一直插不上手,要是天下太平也就算了。现在天下大乱,已经有群雄并起的趋势,元丰郡王想要在这乱世中站稳脚跟,甚至逐鹿天下,便需要大量军费,进入杏林界很有必要。

    群雄纷争会出现大量的伤亡,治病疗伤的药物就显得非常重要,虽然还比不上贩卖马匹兵器盔甲,但也差不了多少。

    主要是燕国人口不多,有生力量薄弱,割据一方的势力军队伤亡过大,就很难通过招募来进行补充,全力救治就成了很好的选择。

    但元丰郡王府在杏林界没有过硬的实力,无法顺利打开局面,有了曲家的帮助,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切就绪后,双方就开始准备配药赌斗,赌斗的地方是院子中间三尺高的两座木台上,双方相距丈许有余,周围则是高出更多的看台。

    让易辰有些担心的是,他离着木台有两丈远,他的神识却还不到两丈,万一需要他用神识传音指点云含烟,恐怕还有些困难。

    曲家走上木台的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356页 当前第16
首页   上一页   ←   16/35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丹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