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9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一手却在窗棂处啪嗒啪嗒地敲着手指,难得显出一分女儿家的俏皮活泼,她呆了半晌,吩咐道:“转道吧,我们去珍味轩。”
  “小姐……”含蕊更是疑惑,刚开口却被含蕾打了一下手背,正竖着眉毛要质问,却见含蕾已掀了帘子让车夫转道去了。
  安玲珑嘴角扯起一个散漫的弧度,她抬手看看自己的指甲,并不回答含蕊的话。她只一心看着窗外,天气晴朗,仿佛她的心情一般,一点一点明亮起来。
  纵然前途漫漫,但至少,她已有了前进的方向。
  不多时,马车拐过一处路口,便停了下来,照例是含蕊含蕾先下了车,扶着安玲珑一阶一阶下来,进了这珍味轩。
  还没等里边儿的小厮迎上来,她们便已走向柜台,那掌柜的一见安玲珑,赶紧道:“小姐,您这是……”
  安玲珑转头看他一眼,径直朝楼上走去,道:“一间雅座,去准备一桌酒菜,另外把账本带上去。”
  “对了,”安玲珑嘱咐了一句,“若是有男子过会来找我,直接带他上来便是。”
  掌柜的忙不迭点着脑袋,听见最后一句却愣了神。男人?小姐怎么这么说?
  但时间已容不得他发问,一见安玲珑步入雅间,他来不及跟进去就匆匆下了楼,吩咐小厮赶紧备好酒菜,同时又抱了一摞账本给送进去,擦了擦这一头汗,又下楼去招呼别的客人,却没想到,一位身着祥云暗纹的蓝色锦袍的翩翩佳公子正立在柜台处,白色腰带上系了一块同色玉佩,头上一顶玉冠束发。
  端的那股仙人般遗世而独立的气息,却因为脸上那一抹笑容,反倒多了一点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却并不使这男子不够俊美,而是有了一种阳刚的气概。
  男人彬彬有礼问道:“请问,安小姐是在这里对吧。”
  掌柜的方才回了神,连连点头道:“您便是小姐说的那位公子吧,还请随我来。”
  穆阳听见这掌柜回话,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后又多一分兴趣,笑道:“那便多谢了。”
  一张八仙桌后有美人如许,一头青丝微微挽起,只斜钗了一只赤金凤尾玛瑙流苏,有一缕散发坠在脸旁,平添一份妩媚。少女皮肤白皙,泛了一点粉红的颜色,脸垂着是以五官有些不清楚,但只看那通身的气度和坐姿,便知定是绝色。
  穆阳进来时,便是见了这么一副如画的美色。
  安玲珑抬首便见着穆阳,她抬手捋了捋头发,将那一缕青丝撇之而后,笑道:“陛下请恕臣女忙碌,无法起身向陛下行礼了。”
  “不必了,”穆阳看着安玲珑,眸色深深,却又有不可遏制的欣赏,“安小姐想必也是知道朕今天会来找你的吧。”
  安玲珑微微颔首,并不接话,倒是将手中的账本放置一旁,显然是等着穆阳的下文。
  穆阳也坐在了安玲珑对面,颇为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帝王的霸气却是显露无疑,一时间,雅间内压迫感极强。安玲珑却我自巍然不动着,仿佛不受其影响,背脊挺得笔直,眼睛甚至直视着穆阳的眼睛,眼底一片澄澈,毫无畏惧。
  一时间,寂静无声。
  咚咚咚。
  房门敲响的声音传来,方才打破了这氛围。
  “何事?”
  含蕊小心翼翼地开门伸头进来,脸上具是不安,她轻声问道:“小姐,传菜的来了,可否让他们进来?”
  安玲珑点点头,丝毫不问穆阳意见。
  过一会儿,一桌酒菜便上了齐全,安玲珑伸手示意穆阳,道:“陛下,请吧。”
  穆阳却是一脸的似笑非笑,哂道:“这便是安小姐的待客之道?”
  “何谓待客?”
  “来者即客。”
  “若来者不善,待之何?”
  安玲珑面上突然浮起一抹明艳笑意,她自顾自地斟了杯茶,慢悠悠品着,道:“臣女便将话挑明了讲吧,臣女自是知皇上之意,也不曾打算搅进这浑水里来。”
  穆阳也不恼安玲珑的举动,只自己也斟一杯茶,捧着茶盏不说话。
  安玲珑也没管穆阳举动,仍是自顾自道:“臣女不是蠢笨之人,昨日一切,臣女是什么都没看到的,只是一时迷了路,在御花园里多转了几圈罢了。”
  穆阳轻抿一口茶水,桃花眸里尽是坦荡:“昨日也是朕不周了,不过,”他眼睛眯起,眸光里闪着狐疑,“希望安小姐也能让朕信任。”
  如果我未能成功把那一杯酒拒绝,恐怕今日也不会有人坐在你面前与你谈判了吧。至于信任,呵。安玲珑长长睫毛垂下,掩住眼里流光幽幽,抬了头又是一副娇俏模样。
  “自然,”她笑道,“如果皇上愿意,臣女愿为陛下效劳。”个屁。最后俩字儿,安玲珑咽进了肚里。
  “哦?那朕就拭目以待安小姐的表现了。”穆阳终于开始动筷,眼里冷意一闪而逝。
  安玲珑暗自松了口气,第二关算是过了去。帝王最是多疑之人,穆阳亦不会例外。
  若穆阳信她,她将话挑明了讲,装得自作聪明,甚至表示效忠,以进为退,至少会让穆阳放松些警惕,不会觉得她构成了威胁,反而认为又多了一个炮灰。因此,在她这炮灰没发挥作用之前,自己这条小命,暂时无虞。
  若穆阳不信,她一席话便是以退为进,表明了自己与他无意为敌,甚至还有合作的可能,如此,也算是打消了怀疑。
  穆阳看着眼前的“小女子”,心里闪过一点忌惮和兴趣,身为帝王,安玲珑这样的人物自然是值得招揽的,可惜她身为女子,入官场是不可能了,若是娶了作为后妃,又不得干政,只能被埋没在寂寂深宫里,同别的女子一样,沦为红颜枯骨。
  不过……若是以她的婚姻作为筹码,是否能换取这女子的忠心呢?
  男子薄唇勾起一丝笑意,不为人所察觉。
  有趣。
  虽然前途危险,但他,定是最后的赢家。                        
  作者有话要说:  再不收藏就把安玲珑给嫁出去啦~


☆、堂兄

  这边安玲珑丝毫未料到穆阳心中已经开始算计起她的婚姻,不过就算知道估计她也不见得就会动容,毕竟这身体从某种方面来说就是一个容器,坏了还可以再换一个,而且为了寻到哥哥,只是牺牲婚姻罢了,算不了什么。
  因此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不过私底下自然是各怀鬼胎,谋算隐隐。
  穆阳先是起身离去,毕竟他是皇帝,日机万里,这偷溜的半日闲暇下来,也是积攒了不少事务等待处理。
  安玲珑则是坐着看了会儿帐,又递了一张方子给珍味轩的厨子,嘱咐他好生钻研,不日后就将推出,这次是一道小点,称作面包,这面包长得倒颇像馒头,只是这做法和口感却完全不同,也是洛云嫣丢过来的,味道虽怪,但吃起来的确不错。
  想必那些追求新奇的公子小姐,定是会吹捧的。
  说到猎奇,她便不由想到谭悠之。看得出来,谭悠之算不上一个猎奇之人,甚至还有些墨守成规。曾经虽被誉为第一美人,却常年足不出户,端的是大家闺秀的架子,是以名声在外,却鲜有人见得真颜。
  明明如今民风渐渐开放,尤其是本来便以商贸起家的穆国,且穆国濒海,常有西洋船队至此,受着西洋人的影响,穆国女子地位还算不上低微,至少出个门逛逛街之类的,是不会如千年前那几个中原大国般受人非议的。
  可谭悠之却一直遵循着古制,做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虽说她也颇具才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心地也善良,可就这性子,实在古怪。
  尤其对安玲珑这样莫名的好,确实让人疑虑。
  不过,思及谭悠之一再的示好和她眼里的真诚,安玲珑觉得,还是可以拜访下她的。当然,她的本来目的也不能因着穆阳的突然造访而忘掉。
  是以,待见了厨子之后,她在含蕊的搀扶下一步步上了马车,对着车夫道:“先去云想楼一趟吧,待会儿再带我去谭国公府。”
  她似是想起什么,又对着含蕊道:“对了,含蕊,你先去趟国公府递了我的帖子,看看悠之姐姐在吗。”
  含蕊恭谨地点了头称是,待安玲珑和含蕾上了车,便离开了。
  且再说穆阳那一头,此时他已回了皇宫,换了那一身贵公子的行头,又重新穿了龙袍往御书房去,今日没批的折子可都堆在那里了。
  路上一个太监过来,冲着穆阳行了一礼,便凑到穆阳耳边道:“世子爷在御书房内。”
  “哦,”穆阳眉头一皱,很快又展开,吩咐了那太监,“正好,我借他那一身行头你也给抱来送他,免得忘了。”
  他加紧了步伐,莫约半柱香的功夫,已到了御书房门口。
  守着门口的太监高声唱报道:“皇上驾到——”
  书房里隐有簌簌的声音,似是男子衣角拂过木头发出的声响。紧接着又是咚的一声,脚步声才渐渐响起。
  随侍的一位太监赶紧上去推门。
  门被打开,里面正站了个男人,只穿一身中衣,手上还拿着一把折扇,仍是自诩风流地摇着,脚上踩一双赤金丝缠的靴子,却与男人周身气度不太吻合。男人眉目刚毅,眼神里却隐有温柔。
  “皇兄。”穆简一拱手,随意行了个礼,便转回了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脚高高翘起搭在桌上,嚣张得比皇帝还要嚣张,“皇兄可把我的衣服带了回来?”
  “喏。”穆阳自身后赶来的太监手里接过衣服,手一抬便往穆简脸上扔去,笑骂了一句,“一天到晚这样没个正行,被外人看到了你怎么给说过去?”
  穆简接过衣服,将折扇扔在桌上,抖一抖衣服,把脚给放下,又把足上那一双靴子给脱了,嬉皮笑脸道:“这不是有皇兄给我撑腰吗?”
  两人自小便玩在了一处,感情自然是很好的,他们私底下称呼也就是“皇兄”“皇弟”地叫着,只在有外人时,才说作“堂兄”“堂弟”。
  穆阳哼了一声,也是坐在一旁的榻上,将靴子脱了向着穆简甩去:“瞧你这德行。”
  穆简麻利地穿上衣服换了靴子,凑近了穆阳,好奇道:“皇兄,今日你是怎么了,突然与我换了衣服出宫?怎的,宫外有什么好玩的?”
  “你自己不就一天到晚在穆京乱逛吗?你还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穆阳斜睨了一眼自家表弟,反问起穆简来了。
  穆简却乍然挺起胸膛,一脸的浩然正气:“臣弟那是在帮陛下维护京城治安,替陛下分忧解劳!”
  “得了,”穆阳暗自一翻白眼,奚落一句,“你就是带了官兵跟在你后头给你惹的乱子擦屁股罢了,解劳,你不添劳为兄就感到很满足了。”
  穆简悲愤反驳,连刚拿回的扇子都激动得给甩飞:“臣弟还是做了几件事儿好不?譬如两个月前,浩阳街上凝露阁前有一起惊马事故,可是臣弟给处理了下来!”
  “你也就两个月才难得做件好事儿。”穆阳哂道,又换了副略显忧心的表情,“你没给弄砸吧。”
  “马被斩杀,人安家大小姐也被我给救下来,你说我弄砸没?”
  “安家大小姐?!”穆阳颇有一份诧异,“那马受惊的原因呢?你可查到?”
  “未曾。”
  穆简遗憾地摇头,却有意隐瞒了安玲珑向他出手的事,毕竟当时猝不及防,他差点也没反应过来,还好最后抓住了安玲珑的手腕,不然这脸可是丢到了皇奶奶家了。可能是因为讲出来她差点得手也很丢脸吧,他才没讲。
  不过神奇的是惊马的原因他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只吩咐了人注意着,索性没有其他类似事件发生,便只能当做一场纯粹的意外。
  意外吗?
  穆简的眼睛冷了冷,复又想起安玲珑问的那个问题,不禁提了出来:“皇兄,你听过安修旭这个名字吗?”
  “怎么了?没听过,”穆阳诧异地看看穆简,眉头又皱起来,“只是这个名字……好耳熟。你为何问我这个问题?”
  穆简颇有些不自在地摆头:“没什么,随便问问。”
  他直起身子,正儿八经地向着穆阳行了一礼:“堂兄,那臣弟便告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二更哟
  已改


☆、利用

  穆阳摇摇手,一副疲累的样子:“快滚快滚。”复又叹了句:“珍爱生命,远离堂弟啊。”
  穆简愤恨地一瞪眼,宛若受气的小媳妇儿,哼了一声,故意扭着身子离开。
  穆阳望着穆简远去的背影,眼神渐冷,镀上一层暗影。
  他抬头看看那渐渐阴沉的天空,轻轻道:“要下雨了呀。”
  话音未落,天空便劈下一道闪电,雨淅沥沥地下了下来。
  远处突然听见穆简“哎哟”一声,好似摔了一跤,又见他扶着屁股跳了起来,一蹦一蹦地远了。
  穆阳听见自己这孩子心性的表弟,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
  本是寒冬腊月的时候,空气本就干燥,下雨也算得一件稀奇事儿,是以,这场雨倒不是很大,只是绵绵密密的,倒是下了很久。
  那边穆简惨叫,这边安玲珑叹息。
  本已来了国公府,正准备告辞呢,天公却不作美,竟下了场雨下来,看这雨密密麻麻缠缠绵绵之势,一时半会儿的恐怕停不下来,这地上溅了雨水,滑的很,一时间恐怕是走不了了。
  谭悠之本欲出来相送,见这雨势,又不禁劝了一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9
首页   上一页   ←   9/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