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8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以往乾华殿去了,想必王有人还在等着自己吧。                        
  作者有话要说:  捂脸,智商不够实在智商不够,斗智啥的我真的不会写啊啊啊啊


☆、晚宴

  安玲珑到乾华殿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王瑶嘉倒的确如自己意料中正焦急地候在殿前,四处张望着,显然是在等安玲珑。但还有她没有意料到的,便是谭悠之了。
  谭悠之也是候在了殿前,身旁还有一脸不满意的聂冰依在讲着什么。
  难不成这两人也是等自己的?
  安玲珑先慢吞吞走了两步,后又提起裙子快步向着王瑶嘉的方向而去,王瑶嘉也眼尖,一下便见着了安玲珑,她匆忙迎了上来,姣美的面庞上处处诉说着焦急,一双大眼睛满是担忧,张口却斥道:“安玲珑!你到底哪儿野去了?害得我们四处寻你!”
  平日里王瑶嘉喊安玲珑叫姐姐,现下却直接喊了名字,可见她真是吓着了,安玲珑有些不好意思,眼里挂了柔和的笑意,安抚地拍拍王瑶嘉的手,玩笑一句道:“别气了,以后我上哪儿一定给咱王廷尉报备啊!我不过是去逛了逛,回来的时辰晚了些,是我的不对,你就别气了。”
  王瑶嘉赌气地一跺脚,转了脸背对了安玲珑,不去理她。
  这边谭悠之却也迎了上来,仍是一脸的温婉,却暗含担忧:“安小姐,你确应该向我们说一声啊,我们等你可好些时候了,焦急得很呢。怎么样,没事儿吧。”
  安玲珑正想回答,却一下被旁边的聂冰依插了嘴,她冷哼一声,道:“悠之姐,你干嘛这么关心这安玲珑?你看她自己玩得指不定多开心呢,根本不需要我们热脸去贴她那冷屁股!”
  “冰依!不可如此无礼!”谭悠之骤然轻喝一声,一双秋水翦瞳眸中散发了些许寒意,警告地看了一眼聂冰依,“我真不知你是怎么了,竟处处与安小姐过不去!”
  聂冰依那边正是委屈着,安玲珑却开了口:“好了好了,悠之姐姐,多谢关心,若是不嫌弃玲珑,便唤我一声妹妹吧。聂小姐也不必气了,让你们等玲珑这么久,也的确是玲珑思虑不周,是玲珑的过错。眼下时间已晚了,不如我们先进去用饭吧。”
  “珑妹妹说的极是,罢了,我们便进去吧。”谭悠之答道,先携了聂冰依进去。
  安玲珑盯着谭悠之袅娜的背影,眼里隐有暗色,这谭悠之对她如此好,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这一些时日下来,她也不是没有与谭悠之接触过,对方待她极其的友善亲密,行事间也不难看出她是一个极重规矩礼仪的人,倒不似那种勾心斗角之人,反而极为的正派。
  难得她真是合谭悠之的眼缘?
  罢了罢了,既然到了如今这谭悠之也没与她起冲突,那么也没必要太过树敌,心下留一丝警惕便是,不必太过防备。
  思及此,安玲珑脸上也露出一抹笑,温柔地挽了王瑶嘉,也走了进去。
  她一进去,便见到安严和肖氏冲着她微笑招手,而安家夫妇不远处,便坐了王泓夫妇。安玲珑与王瑶嘉相视一笑,都是朝着自家父母行去,待会儿开席,是一家一家的安排位子的。
  安玲珑入了席,终于安静下来,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候。
  不久的功夫,人已全到,只除了那高座上的帝王,仍然未来。
  安玲珑细数着时辰,已经过了这么久,那穆阳还在调息?之前自己见他的模样并不似受伤,反而更像是中了毒,到底是怎样霸道的毒才能逼得一个内家高手如此狼狈?
  穆阳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的情况,再加上之前几眼看去并不似是外强中干,恐怕这毒是要不了穆阳性命,反似是专门用来折磨人的毒,甚至……是用来控制人的。
  那么,这下毒之人是何等的强悍,能悄无声息地挟制当朝帝王,并且令他一个字也不愿声张?
  这皇室的水,果然深呐。
  那么,是不是到她变换套路的时候了?
  安玲珑垂眸,眼睛里却燃烧了一点火焰,煞是迷人。
  这样深的水,才符合洛云嫣混蛋的玩儿性,也就是说,哥哥的线索,定然是在这皇室之中!
  那么来吧,不管前面是多大一个火坑,她也会一往无前地往里面跳,并且只能安稳地出来,而不是落成了灰烬,连个尸体也找不着。
  哪怕前路茫茫,迷雾交织,纵是要叫她困在深宫里争斗一生,她也定能从这荆棘丛中劈出一条路来!
  只要……哥哥安好。
  她的眼里,又泛起一丝夹杂了希望的担忧。
  怕只怕待她寻到哥哥时,哥哥却已成了这皇权斗争的牺牲品。
  所以,她搜寻的速度越快越好!甚至……可以利用穆阳的怀疑,来更进一步拉近自己与皇室的关系。她不管了,为了哥哥,必要时,她也愿意牺牲她自己!
  “陛下驾到——”门外又传来太监唱报的声音,随之一起的,还有衣角与地面摩擦的沙沙的声音。
  穆阳一身华丽的龙袍,外加一件黑色大氅,缓缓步入殿内,桃花眼里暗含威严之色,周身正泛着冷厉的气息,他的眼扫视过来,让席上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跪伏下来,齐声高呼“陛下万岁”。此时的他,全然不像午宴时那温和少年的模样。
  安玲珑却在叩首的前一秒微微抬起头来,正对着穆阳的眸子,眼里色彩明艳,似是挑衅又似是效忠,美丽得叫人移不开眼,随后马上又低下了头,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气质的转变倒是很快。
  不再装了么。
  穆阳勾唇一笑,也以眼神回应:朕等着。
  帝王便这样一步一步踏过,登上阶梯,转身落座,眉宇间尽是霸气与阳刚。
  他一挥袖,道:“免礼,平身!”
  大臣们战战兢兢起来,却一个都不敢动筷,像是被其英气所摄。
  穆阳陡然失笑,一瞬间又仿佛成了那温润无害的青年:“众位不必如此拘谨,朕既到了,那便开席吧。”
  座下隐有喝酒夹菜的声音,但仍无人大声说话。
  穆阳揉揉眉心,故意叹道:“是朕吓着你们了吗?还是你们不待见朕?”
  这话,真是吓到了众多臣子,他们纷纷捋着胡须请罪道“不敢不敢”,便拿起筷子吃喝起来,隐隐还有聊天谈论的声音,一时间场面倒是热闹了起来。
  安玲珑抬头,便见着王瑶嘉果然又斯文起来,端的是一副端庄模样,她向王瑶嘉挤挤眼睛,谁知王瑶嘉是没看到她的眼色,穆阳却是注意到她的大胆。
  “安玲珑。”他淡淡开口。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支持啊求支持


☆、试探

  此声一出,殿里一瞬间万籁寂静,喝水的呛了,吃饭的噎了,聊天的停了,安玲珑的舌头险些被咬断了。
  嘶——
  安玲珑倒吸一口凉气,很快由坐改跪,拜伏在地上道:“臣女在。”
  高台上帝王倚在靠背上,一副闲散模样,薄唇抿起,正品着杯中美酒,他瞥一眼安玲珑,桃花眼中染上风流笑意,懒懒道:“抬起头来。”
  又是抬起头来!姑奶奶这张脸你又不是没见过!
  安玲珑腹诽道,倒是颇有些气愤,表面上却一点也不显露出来,只顺从的仰起脸,一脸懵懂纯真地望着穆阳。
  “果然不愧这第一美人的名声啊,”穆阳眼睛似是一亮,不住赞道,他重新斟满酒,将酒杯递与身旁侍候的太监,又向着安玲珑的方向看去,“美酒嘛,自然要配美人。”
  见到穆阳如此举动,安玲珑不禁暗自咬牙。帝王的酒杯,可不是那么好用的。先不说这帝王的的酒杯不是她一个小小臣女能用得起的,就只说这男女共用一杯,也太损女儿家名节。这一杯酒喝下去,事情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安玲珑此时脑子转得飞快,之前穆阳并未取她性命,想来这一次的做法也不见得就是想要置她于死地,更可能的,不过是一个试探罢了。
  想要试探我有几分能耐是吧,安玲珑嘴角勾出一个深深的笑容。
  那么来吧。
  安严见此情况,张张嘴正欲站起,却被安玲珑以眼神暗示,便只得焦急坐下,倒很是担心安玲珑的情况。
  内侍已走近,将酒杯递来。安玲珑整了整衣服,接过杯子,柔柔一笑,脸上烧红着,声线里泛着甜腻:“那玲珑便谢过陛下圣恩了。”
  这话说得是极为不合礼的,更何况安玲珑又刻意一说,便显得两人格外暧昧。
  她的眼神微微扫过前方一人,明明只是平平淡淡的一眼,却硬是带了两分得意与挑衅,再加三分惊喜。
  她抬手,以袖遮挡着,便欲饮下此杯。
  此时一声惊呼响起——“慢!”
  扑通一声,前方那着二品官员服的中年男子跪了下来,声音中有几分颤抖:“望陛下切莫如此!这是坏了规矩啊!您用的杯子,怎能给安小姐一介臣女使用?更何况男女授受不亲,这实在有损您的名声啊!”
  安玲珑自是不动了,只眼神瞥向高座上的穆阳,见他也是脸色一噎,显然是没想到阻止他这试探的,竟不是安玲珑本人,而是曾为他太傅,一心为他的太子太师——赵登!
  赵登便是当年先皇穆石于金銮殿上亲试的才子十人之一,也是被钦点的第一,这赵登的官路可称是无比的顺遂,自最初的尚书右丞,一路做到如今太子太师的位子,若不是年龄资历还差上一些,应早已升至一品的官位,再加上他是幼年穆阳的太傅,也是穆阳一直以来崇敬有加的对象,在官场上自是混得如鱼得水。
  更难能可贵的便是此人行事极为正派,并未仗着皇帝的信任便做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在朝上的口碑一向极好,是以他说话的分量,也是相当的重。
  而此人一开口,穆阳也是要给三分面子的,再加上穆阳自己也还算得上一个光明磊落的人,本来做着这“诬陷”人的事儿已是极为的不自在了,那赵登话一出,他也便不好再行刁难。
  没有想到,这安玲珑确乎是聪慧灵敏,自己不好直言拒绝,便装作一爱慕虚荣的草包小姐以激起赵登反感,用赵登之口来表达自己的想法。
  确实,有两把刷子。
  穆阳洒脱一笑,那闲散却有点不自在的气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烈日清风的爽朗阳刚,他道:“哈哈,的确是朕思虑不周啊,也罢,那便将酒撤回来吧,如此,倒是唐突了安小姐了。”
  安玲珑也是一笑,向穆阳福福身,便将酒递回。
  穆阳看着她,微微眯了下眼。
  这女子,当真是很有意思。
  “不过,这酒给安小姐是朕疏忽,总要给点别的东西来补偿一下吧。”
  安玲珑心里暗道,给钱就好,可显然,这话是说不出口的。
  “有了!”穆阳忽然一击掌,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若这样,朕送安小姐一个愿望,只要是不危害江山社稷、江湖道义,我便可以帮安小姐实现!”
  这个愿望嘛,挺不错的。安玲珑暗自咂嘴,没想到这穆阳真是大方,这一会儿暴雨一会儿春风的,倒真是有些令人捉摸不透。她拜下身:“臣女谢陛下赏赐!”
  这一场风波,总算是过去了。
  很快宴席又热闹起来,安玲珑专心地用着饭,却没注意到王瑶嘉看她的目光,带了一点复杂。
  大约再过了半个时辰,晚宴也进入了尾声。很快,宴席散尽,只留下洒扫的宫女太监清理这殿内,各家马车也候在了皇宫门口,只等众位大臣及其家眷出来。
  安玲珑与王瑶嘉走在了一处,却各想着各的心事,一时间竟无话。
  安玲珑想着,那今天碰见的文轩竟然并未出现,照他所说,身为鸿庆伯府的世子……鸿庆伯倒确是来了,只是鸿庆伯旁,只有一个高大的男子坐着,一身昂贵的雪花缎制成的锦袍,头发也梳的整齐,头上一顶玉冠束发,唇角抿起,眼神淡淡,周身气场都显得冰寒。
  若说这男子是之前那个纨绔……咳咳,安玲珑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有点不稳定了。
  此时两人已走出宫门,已是到该分手的地方,安玲珑正准备说些什么缓解下气氛,王瑶嘉却突然俏皮一笑,冲着安玲珑点点头,道:“珑姐姐,我家的马车就在那儿,就先走啦。”
  “嗯。”安玲珑扯出一个笑容,倒颇为贞静地立在那里,臻首微颌,目送王瑶嘉上了马车,方才转身离去。
  啊,接下来的日子会不会稍微清闲一点呢?她仰头看了看天空,眼儿弯弯,仿佛很是期待。
  不过,事实证明,她想得太多了。
  翌日,临近午时,安玲珑带着含蕊含蕾出了府,准备去云想楼看账,顺便与孟金鑫商讨下一步的计划。
  马车刚悠悠驶出,在青石板上敲出咔哒咔哒的响声,安玲珑一手支着下巴掀开一点帘子,从窗户中看着大街上行人匆匆,路边偶有一两棵梅树,正对着冬天那一点稀薄的阳光绽放。
  她轻轻一笑,似是自言自语着:“啧啧,不知是谁那么大的谱,竟专门拨了一支暗卫相随‘护驾’。”                        
  作者有话要说:  求各位收藏啊求收藏!
  以后周一至周五下午五点左右更新
  周六和周日上午八点左右更新


☆、公子翩翩

  “小姐?”含蕊较之含蕾更为外向一些,是以更先开口问道。
  安玲珑仍支着下巴,另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8
首页   上一页   ←   8/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