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76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子,她微微仰着头,刘海下的清秀面容,隐隐有光华流转。这丫鬟却似是对眼前场景视若无睹,径直走到了安夫人身边,轻声道:“夫人,随奴婢回去吧。”说着就搀起了已经呆滞的安夫人,恍若催眠一般地哄着,带她离开。不一会儿却又进了来,她随意福了一个身:“少爷。”唇边勾起一点微不可察的笑意。


☆、撕裂

  “你还敢来这里?你给我滚!”安修旭听见了脚步声, 加上那侍女的声音如此熟悉,他自然知道来人是谁——烟儿,安玲珑的贴身婢女。
  烟儿却是掩嘴轻笑,似是无赖似是威胁地道:“少爷,不要忘了,您命奴婢干的那些事儿哟!”那小得意的模样, 像极了一只勾人魂魄的狐狸。
  安修旭一滞, 的确, 杀简鸣的计划是他和烟儿一起制定的, 然而……不,他不会后悔杀了简鸣的!他只恨……自己为什么急怒攻心,竟失手杀了玲珑……“滚!”然而一切怎能叫烟儿知道?一个贱婢而已, 接近自己的资格都没有!
  烟儿却似早有所料,理也不理安修旭, 转了身对着一片空气笑得分外狡黠:“奴婢, 是来找小姐的呢。”
  ……
  后面的一切都很明了。安修旭见洛云嫣似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安玲珑“复活”, 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洛云嫣为奴一世的要求, 自杀献魂。之后安平侯府的这桩丑事被曝了出来,安修旭杀掉了异姓王世子的罪行也被揭露,纵是他已自杀, 可愤恨之下的简王爷却是一纸御状告到了圣上面前,无奈之下的皇帝也只有重惩了侯府,削去其爵位。而失掉了这一代最为出众的两名子女的安府,也面临了后继无人的局面, 是以,不过短短五十年的时间,整个安府已消散于世人眼中,只余下这兄妹乱伦的荒唐笑话,还在民间流传。
  洛云嫣收走了安玲珑的魂魄,应了安修旭的请求替她封住了最后一段记忆,是以安玲珑再怎么想,也不过只有一些无关紧要的零星片段。
  再之后,安修旭遇见了苟冉,在他的帮助下顺利转世,洛云嫣知道大概,恰逢简鸣魂魄转世也是降生在即,干脆扮作男儿化名云岩行走在月恒大陆上,最后相中了戎狄王后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将安玲珑的魂魄封在其中,让其随着灵智的觉醒逐渐苏醒。自己则是又派了一名手下附身至苟冉的大徒弟文轩身上,随即就到隔壁大陆逍遥去了。如此这般过了十几年,她终于想起月恒大陆上还有个安玲珑,恰好自己也有事前来,索性就把一切解开,也算是……为自己求一个心安。
  “心安?”安玲珑听见洛云嫣的讲述,不由疑惑。此时的她已经醒来有半个时辰,在短暂的情绪崩溃之后终于勉强平静了下来,想要问洛云嫣自己死后发生的一切,洛云嫣这次倒是正正经经地一一回答了,听见安玲珑问心安两个字时,终于露出苦笑,不过她也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安玲珑只是一个洛云嫣的实验品。其实洛云嫣就是一个疯子,自从研究出了赐人重生的法子之后,她开始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创造一个全新的灵魂。而安玲珑,就是她的第一个成功品。
  其实安玲珑应是存于轮回之外的物种,跟寻常生命不同,难入轮回,也就是说,她只能存活一世,一世过后,烟消云散,而为了让她能长长久久的存在下去,洛云嫣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将她送入一个尚未成形的胎儿之中,为她固魂。起初安玲珑脱离了原本侯府小姐的身体之后本就是即将散去,是洛云嫣想尽了法子为她稳固了魂魄,再将她封在了尚未成形的胎儿体内,所以,才来了这一世的安玲珑。
  而她这两世本不必过的如此复杂辛苦,毕竟只要洛云嫣不在暗处煽风点火,安修旭纵是心里爱慕,可也能够一辈子藏好这种感情,然而洛云嫣只是轻巧地几句话,就推动了后面一切的发展,才有了他们三人到如今两世都理不清的纠葛。当然,洛云嫣也有自己的理由,只有当一个灵魂有了执念,才能长长久久地存在。
  “那么,为什么是我?”安玲珑问出了这个最想问的问题。
  洛云嫣看向安玲珑的脸,眼神却逐渐飘远,似是在思念故人,又似是对着眼前人温柔而笑。
  其实她最初想要创造灵魂,就是想要复活自己昔日的好友。
  所以她创造了这个一言一行都与好友一样的安玲珑。
  也就是说,其实安玲珑,只是一个替代品。替代她昔日好友活着的一个灵魂。所以洛云嫣对安玲珑好,表面上打着虐待安玲珑的旗号,其实教了安玲珑很多东西,派人保护安玲珑,潜伏到安玲珑身边看着她成长……其实,她只是想看到自己的老友能重新在自己创造的安玲珑身上,活过来。
  听到这里,安玲珑不禁惨然而笑。原本才哭过的眼睛里又有泪珠子冒出来。作为一个替代品而活着,活在别人的眼里,她究竟有多可怜?
  表面上她虽然叫着洛云嫣混蛋,可心里,却始终把她当做一个朋友来对待,她其实知道洛云嫣对自己的好的,虽然有的时候会瞒着她很多事,但其实心里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可如今却告诉她,自己所珍视的一个朋友,竟只是当她是一个替代品?
  或许她曾经只是洛云嫣创造出来的一个灵魂,可是如今,她是人,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安玲珑唰地站起来,一柄胡刀便抵在了洛云嫣的胸前,冷然问道:“你怎么不反抗?我在你眼里不只是一个替代品吗?”
  洛云嫣苦笑:“我只能告诉你,时间越长,我越觉得违心。你若是恨我,尽管下手吧。”所以现在的安玲珑,在她眼里,其实已经是一个独立于她老友的一个人,越久,她便越不能混淆。
  “呵,”安玲珑冷笑道,“这一刀,是你欠我的!”说着,手中胡刀便快如闪电一般,狠狠地刺入了洛云嫣的胸口!
  洛云嫣闷哼一声,当真没有反抗。
  “从今以后,我们两不相欠。”安玲珑又唰地抽出胡刀,转身便要离开。不管怎么说,洛云嫣对自己的好并不作假,所以心里虽然愤怒,却没有过多的愤恨。这一刀刺下去,她也便觉得偿还了。只是心中情绪激动,一时间难以平复。
  “你是谁!”外面却响起一声怒喝,正是穆简的声音。
  却又有一道陌生男人的声音,带着冷冷的笑意:“我倒要问问你是谁呢。”
  洛云嫣却乍然出声,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虚弱和痛苦:“纳兰倾住手!他们……是我的客人……”手捂在胸口处,指缝尖不断有鲜血流出,止也止不住。
  那唤作纳兰倾的男人听见了里面的声音,一时间也顾不上与穆简对峙,忙冲到了屋里,看也不看安玲珑,只一下奔到了洛云嫣面前,眼里有着丝毫不加掩饰的关心和……爱慕。“是谁伤的你?”他问道,声音里带着愤怒与震动,只是一转头,便见到了安玲珑的手中那柄还在滴血的胡刀。
  纳兰倾唰地移过去,一只手便掐住了安玲珑细嫩的脖颈,将她凌空提起狠狠地钉在墙上,眼神狠厉而杀气凌厉:“你敢伤她?!”
  穆简一听见里面的动静便也跟着冲了进来见安玲珑被那纳兰倾给制住,不由也有些火了,上去一掌便要直击纳兰倾的喉咙,眼看着两人即将打起来之时又传来洛云嫣的低喝:“纳兰倾!放开她!”
  “她伤了你!”纳兰倾犹自不解。
  “你以为以她的功夫,若不是我自愿的,能伤到我吗?”洛云嫣声音冷厉,却又夹杂着虚弱。
  纳兰倾一愣,突觉洛云嫣说得有理,手上力道登时松了下来,安玲珑慢慢靠着墙壁滑下来,捂着自己的喉咙直咳嗽。穆简见了,也没有再攻击纳兰倾,转而去扶了安玲珑。安玲珑顺从地靠进穆简怀里,默默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纳兰倾见洛云嫣坚持着要护着安玲珑,也只有不再管她,来到了洛云嫣身边就要将她打横抱起:“我带你去治伤。”还算那女的有点良心,刺的是右胸,否则一刀扎进左胸,心脏是一定会破损的,到时候可就回天乏术了。
  洛云嫣看着安玲珑,静了一会儿,方才有些艰难的开口:“从前的事……我对不起你……这一剑,聊作赔罪,我知你心中愤怒,然而,我还是、希望、他日能举杯相庆,隔阂不再……”说着,终于晕了过去。
  纳兰倾乍然间慌了,抱起洛云嫣便要往外飞去。
  然而窗户里却飘进一股焦味儿,隐隐约约还有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穆简往外一望,脸色霎时间变得不好:“有人在外面放火。”如今已经是十月,天气转凉,根本不可能是平白无故的起火,而且火势蔓延的很快,先前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现在却已经可以瞧见依稀火光。此屋处于密林之中,起了火的话,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
  安玲珑苍白着一张脸问:“怎么办?”她现在思绪很乱,脑子里想着洛云嫣方才的话,完全没办法静心去思考。


☆、终章

  纳兰倾却是抱着洛云嫣站了起来, 他环视屋里一圈,道:“这里有密道,直通往海边,我们可以从密道里逃出去。”说着就走到了那一张床的旁边,对着穆简道:“将床挪开,密道就在下面。”他还抱着洛云嫣, 不方便。
  穆简去把床挪开, 果然有一道暗门, 他将暗门打开, 显出一条幽暗深邃的阶梯来。
  “下去吧。你们若不放心,我打头。”纳兰倾率先抱着洛云嫣下了密道。穆简见状,也扶着安玲珑走了进去。安玲珑走前却快速在屋子里一打量, 抓了几样药草才走。
  随着阶梯往下延伸,密道内的温度逐渐降低了下来, 变得有些寒冷。密道内每隔一段距离便在墙上镶了一颗夜明珠, 所以光线倒还有些, 只是有些昏暗。可是越往下走, 安玲珑便越觉得这不仅仅像是一条密道,倒有些像是一座宫殿,只是打制得略为粗糙。她打量着周围, 觉得浑身寒意越发浓厚起来。
  走到阶梯尽头,眼前是一间极为宽大的房间一样的空间。纳兰倾还想再往前走,却被安玲珑拦住:“先等等,我替洛云嫣包扎一下吧。”再这么流血, 洛云嫣就算没被自己一剑刺死也要血尽而亡了。
  纳兰倾狐疑地打量了一眼安玲珑,非常警惕:“真的?”明明嫣儿身上的伤就是眼前这个女人搞出来的,可是想想嫣儿说她信眼前这人,加上他也知道洛云嫣身上的伤亟待处理,最后还是将洛云嫣放在了地上,背过身去:“要是她死了,我也要你陪葬!”还不忘威胁一句。穆简一瞪眼就想去质问纳兰倾,却被安玲珑眼神一威胁,也乖乖转过身去,同纳兰倾一起面壁了。
  安玲珑小心翼翼扒开衣服察看洛云嫣的伤口,仔仔细细将草药磨碎了均匀地洒在她的伤处上,又撕了一圈自己衣服上的布料替她包扎好,捆的时候格外用力,权当做泄愤了,不过这样也能帮助她的伤口快速止血。洛云嫣闷哼一声,痛得醒了过来,纳兰倾听见洛云嫣闷哼的声音,一着急转过身来,却发现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东西,赶忙又转回去。然而不敌洛云嫣的流氓程度,一醒来就开始调戏美男:“扭什么头?我都看见了,怎么,我身材算不算有料?”说着还奋力挺了挺胸脯,被安玲珑一巴掌拍了脑袋:“你可静静吧。”
  “怎么,原谅我啦?”洛云嫣又凑过脸去看安玲珑,声音里有着一种懒洋洋的沙哑。安玲珑别过脸不想去看洛云嫣,最后却绷不住笑了一声:“还不把衣服穿好!”
  洛云嫣被搀着坐了起来,慢腾腾地穿好衣服,又开始调戏人:“怎么了小珑珑?是在为你的小馒头而自卑吗?”安玲珑愣了三秒之后倏地懂了,气恼地想要打人,洛云嫣却哎呦一声又倒了下去:“我的伤口好痛啊!”安玲珑却呸了一声:“我看是我那一剑刺得还不够深,瞧你好着呢,自己起来!”语气都硬了三分。
  洛云嫣见耍赖不成,只好哼哼唧唧地寻求帮助:“小倾子,还不快来扶本公主?”纳兰倾终于回过头来,没好气瞪了洛云嫣一眼,居然这么叫他!最后却还是妥协,乖乖地过去将洛云嫣扶了起来。
  倚着纳兰倾站好以后,洛云嫣打量了一下周围,眼神里面颇有怀念感叹:“原来你们来这儿了呀。”
  “怎么,这个地方很不同?”安玲珑有些奇怪。
  洛云嫣回眸一笑,眼睛里光彩奇异:“跟我来吧。”说着,就找了一个方向,敲起了墙壁。过了一会儿,有齿轮运作的咔咔声音响起,一扇极其隐蔽的门,轰然打开。登时,就有一股透心的寒意袭来。洛云嫣有点歉意的回头:“有点冷啊,你们忍忍。”便踏了进去。
  安玲珑心头突地一跳,当即就跟了进去,怀中火热,似是有什么东西在跳动。
  这是一个不大的洞穴,洞壁上有不少冰棱悬挂,洞顶挂了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而摆在洞穴正中间的,是一个冰棺。
  洛云嫣指了指那冰棺,冲着安玲珑道:“喏,去看看你自己吧?”
  去看看……自己?
  安玲珑有些疑惑,心头也涌起了一个猜测,随即朝着冰棺走去。
  只见冰棺里躺着一个女子,双眼紧紧闭着,皮肤惨白没有血色,却仍保有一种弹性,两道弯弯柳叶眉,嘴唇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似乎在笑。一头如鸦墨发长及腰际披散开来,和大红色的裙子相映衬着,格外的好看。然而此女子胸口处又隐隐有深红的色泽浸润,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76
首页   上一页   ←   76/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