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71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上却掩藏了些许疲惫之色,正待说些什么,一扭头却看见了谭蔚然正立在一旁,不由问了句:“谭小姐前来军营,可是皇上有了什么吩咐不成?”
  听见他这问话,谭蔚然惊了一下,穆阳没有来军营?不过她还是一抱拳,垂着头铿锵有力地道:“蔚然虽是女儿之身,可胸中同样跳动着一颗爱国之心,甘为聂将军效犬马之劳,为此次抵抗南疆进攻出谋划策!”言毕,又顿了顿道:“这也是皇上的意思。”只要她立下了功劳,穆阳自是不会怪罪,再者,穆阳让自己随军出发,难道心里就没有一点点这样的心思?
  聂荣康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谭蔚然,眼前少女身形娇小,虽说没有练武,但这着一身干练胡服身姿挺直地站在那里,眼神直接迎上他,端的是无所畏惧,也足可见其心志坚定,再加上其智谋过人,未必就不能做出些贡献。
  所以他点了点头,正准备说好时却突然觉得眼前一晕,整个人登时站立不稳,只是微微一晃,便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扑通扑通。
  聂荣康这还没完全软下去,身后几个人倒是率先摔了下去,一个连着一个的,七歪八竖,姿势煞是精彩,不过姿势怎样倒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聂荣康等人全部已经失去了意识摔在了地上,当着整个军营的面。
  离得远的还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儿,近的却是惊了一片。哗啦啦的人群涌上去顿时围住了那一片地,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脸蛋的,可怎么都不见聂荣康几个醒过来,最后还是谭蔚然反应得快,挤开一片人直接喊了句请军医来,几个慌了神的偏将这才一拍脑袋蹦了出去赶忙去请军医去了。
  可如今战事紧急,若只干瞪眼看着聂荣康几个接受诊治无疑是最蠢的行为,距离号角吹响已有了相当一段时间,若再不出城迎战,恐怕南疆军队会直接强攻。到时候布防不严,恐有破城之危。谭蔚然深知这个道理,当然,这个道理也不止她一人明白,等那些偏将一缓过来,必然就会立即想起,所以她当机立断,立马拉住了一个想要去叫军医的偏将,道:“快些安排士兵出城迎敌!”虽然城墙上已经布了简单的防御,但南疆这次敢于主动出击,定然是有备而来,只靠上面的人,铁定是拦不住的!
  那偏将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点了好些士兵,便准备带队出城。谭蔚然又赶紧吩咐一句:“先尽力抵挡一刻钟的时间。”只要能拦上一刻钟,她便能想出应对之策来!
  偏将点点头,便出城迎战了。
  桂城城小,但防御甚严,毕竟是穆国的边城之一,且桂城所处之地乃一片平原,身后仅有一条金河可稍作阻拦,若此城被破,则南疆攻势会是一马平川,就连之前桂城被占,南疆险些突破第二防线直接打到穆京,最后还是这座大城守将拼死抵抗三日,才等来了援军,打退了南疆人。所以在重新夺回桂城之后,穆阳命人以最快速度重建并且加强桂城的防御,所幸先前南疆人讲究闪电战,为了集中兵力攻打穆国,沿途根本没办法留足够士兵来保护已夺下的城池,所以对战前穆国的防御工事并没有彻底地破坏,如今重建起来到不是很困难。但哪怕就算如此,最后被夺回的桂城,防御还没有完全被重建起来。
  仅靠着这些残存的防御工事,根本拦不住南疆人的步伐。
  谭蔚然脑筋急转,恰好此时,有个老军医挎着一个药箱,颤颤巍巍地来了,她赶紧拨开一众人等,为老军医让开一条路。老军医第一个去看的就是聂荣康,他先是为聂荣康把了一下脉,摸着胡子诊了半晌,又去掀开聂荣康的眼皮看,再扒开嘴观察舌头,最后拿出一根银针,在他的手指头上刺了一下,用一个小盅接了一滴血,仔细观察片刻,方叹口气道:“将军他是中蛊了。”
  中蛊?当即便有人大骂了一句:“下作的南疆人!”南疆人善蛊,又是在如今这个节骨眼上,不是南疆人干的还有谁?
  谭蔚然没骂,她还算冷静:“敢问将军中的是什么蛊,怎样才能解?还有其他人,也是中了蛊吗?”这几个问题的回答将会直接关系到之后的战局,聂荣康乃是一员大将,若是他不能及时醒来,这场仗就几乎输了一半,若他能醒来,或许还有补救的机会。
  老军医又一一查看了倒下的其他人,思索半晌答道:“这种蛊倒不算罕见,名为昏睡蛊,对于人体倒是没什么伤害,只是中了此蛊的人将会昏睡六个时辰左右,其间无论怎样都不会醒来,老夫也没有办法。至于其他人,中的也是此蛊。”
  南疆人好毒的心思!
  如此,聂荣康等人也无法上战场,先前他们讨论的排兵布阵或许也要推翻重来。可偏偏又不杀了他们,还给他们留了一丝余地,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可谭蔚然实在没空去琢磨南疆人的小心思,她听完老军医说的话,当即便冲进了军帐,也不管机密不机密,便去看那张被挂着的军事舆图还有被摆放在桌子上的沙盘——她略懂一些兵法,若是聂荣康先前推演的痕迹还在,或许还有办法。
  可越看下去,谭蔚然就觉得心越凉。
  因为聂荣康等人先前推演的,全是进攻之法!而眼下南疆来袭,须以防守为主,进攻之法怎么能用?先前聂荣康在这帐子里面呆了这么久,都干什么去了?她却不知之前在帐子里时聂荣康便觉得身体有些不对,但为了眼下的大战,硬是撑了许久才出来,可还没说什么,就再也压制不住体内的蛊,倒了下去。
  可就算她知道,这对于眼下的危局,一点用都没有。眼看着一刻钟的时间就要到了,外面有将士正在殊死奋战,若是再没有解决之法,桂城恐破!
  怎么办?怎么办?谭蔚然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就差没有团团转了。她来回踱了几步,目光又放回舆图之上,跟着其排兵布阵的思路下去,沉思片刻,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  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微笑JPG】


☆、进攻

  何为进攻?何为防守?
  破敌保己即是赢。哪里在乎这些手段不手段?
  眼下想不出来防守的良策, 倒不如化进攻为防守,只要击退南疆来犯即可!以锋利对锋利,看得就是谁的剑快!
  她的目光渐渐移向沙盘里摆出的阵型,目光渐渐深邃。
  ……
  眼下外面一片混乱,毕竟聂荣康在所有士兵面前就这么倒下,还请了军医来, 虽说危及不到生命, 但无法领导整个军队, 这场仗在他们眼里几乎已是必败之局, 而他们年轻鲜活的生命,也将一并葬送在此地。
  队伍已经开始散乱,有人往前冲有人往后挪, 心志强的还站在那里不动,胆子小的握着兵器的手都有些抖, 虽然还没有到如散沙般崩溃, 但也已经不成型了。偏将们大声呵斥着, 命令士兵都归位站好, 可是总有人不听指挥。
  谭蔚然出来时便是看到了这样的场面。
  她一身火红的胡服,绑起来的头发在微风下轻轻飞扬,精致的眉眼泛着微微冷意, 看到眼前的乱象,终于喝了一声:“安静!”声音不是很大,只有前面的人听见了,都停下来看她一眼, 有些人瞧着谭蔚然一个女子,不由想嗤笑,却被谭蔚然一个眼神扫过来给摄住,没有再多话。
  前面的大多都算得上是将领,是管得住人的。所以谭蔚然也没想过跟这成千上万的士兵比嗓门,只要把将领都摄住了就行。她扫视一圈眼前的人,声音冷硬:“现在这样的情况,你们应该很清楚了。”
  她来回走了一圈,站在一片空地中间,虽然比这里所有人都要矮,可气势却很足:“瞧瞧你们现在的样子,像是穆国的战士吗?遇到一点点危机就自乱阵脚成这样,这是我们穆国将士该有的样子吗?”
  她话说得虽然在理,但总有些人不服气,有一个营长打扮的男子就颇不服气地抬起头来:“你区区一个闺阁小姐,懂什么?有什么资格数落我们?”
  “问得好!”谭蔚然眉目间冷气森然,“我是奉了皇上的圣命前来辅佐聂将军的!聂将军先前也同意了,想必你们也都看到,现在聂将军出了事,我有信心带领大家战胜南疆蛮夷,所以我选择了替他将担子挑在自己肩上,有问题吗?若有不服者,你们若是自认为能胜了这一仗,请上前来,我可让贤。”说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微微顿了一下,她见没有人敢踏上前来,不由唇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既然没有人有疑议,那么我便当你们默认了。现在,我问你们,我区区一个闺阁女子尚且敢战,甘为守护故土抛头颅洒热血,那你们这些血性男儿,又待如何?”
  最后一句话谭蔚然是吼出来的,几乎声嘶力竭,但是其感染性之强,几乎瞬间激起了周围一片人的响应。
  “妈的,老子可不想被说成比一个娘们儿胆子小!”
  “战!”
  “那些南疆蛮夷,我还就不信自己干不过他们了!”
  “战战战!死便死吧,能为咱穆国掉脑袋,我这辈子也值了!”
  谭蔚然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里终于多了稍许满意。眼下群情沸腾,她也已勉强定下了军心,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将方队整好,出城门,迎战!
  “每个方阵都排好!以锥形阵直接破掉南疆骑兵冲锋!”桂城附近地形开阔平坦,极其有利于骑兵冲锋,而能否挡住这样的攻势,也是此战中相当关键的一点。
  眼看着所有人都重整旗鼓,气势万钧,谭蔚然终于放下心来。她转头看了看身后躺着的聂荣康等人,想了想,又吩咐下去:“护送聂将军等人回淞南。”淞南是金河以南的一座穆国城池,紧挨着桂城,聂荣康现在失去了意识,不如送他回更为安全的淞南去,万一她战败,只要聂荣康能够安全醒来,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立即有人点点头,着手安排此事去了。
  当送聂荣康的士兵启程之后,谭蔚然直接登上城头,一观战况——她不懂武,没办法随将士一起冲锋陷阵,只能这样遥观,远程指挥这场战争。
  此战若败,她必死。
  ……
  巴尔士领着那几个手下,正在检查要带的东西。
  虽然这几个手下原先是阿斯兰的人,不过阿斯兰同巴尔士意见相左的也不过是在安玲珑的问题上,对于复国,两人都是雄心壮志,所以对于巴尔士联合了萧茹涵对聂荣康一等人下蛊,是没有意见的,而对于巴尔士接下来的计划,也都愿意跟随。
  之前为了隐蔽,萧茹涵只是想法子混进了军营,在专门做给聂荣康几人的饭菜里下了东西,而且都不致命,这样才不容易被看出问题来。不过此蛊与寻常昏睡蛊又有些不同,它还能帮助萧茹涵确定聂荣康等人的位置,所以巴尔士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潜入桂城,与萧茹涵会合,找到聂荣康,伺机杀掉他。
  “这次的机会很难得,我们一定要一击即中,不能放那个姓聂的活下去!只要杀了他,我们就离复国,离为可汗报仇又近了一步!”他来回走了两圈,眼神扫过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满是肃杀之意。安玲珑始终不愿意搅和进这些事来,他暂时也没有别的办法,索性不再管她,只自己单独行动。
  “是!”每个人都沉声应道。
  “很好,出发!”
  ……
  安玲珑喂穆简服下最后一口汤药。他的伤好得七七八八了,只是脸上仍然有着不正常的苍白,想来还是失血的原因,所以安玲珑一直都在为他熬补血的汤药,而穆简享受着安玲珑的服侍,也很满意。
  “今天还真是很美好啊。”穆简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地道。安玲珑给了他一个白眼,不由失笑:“瞧你德行的。”怎么嘚瑟成这样了?
  穆简握住安玲珑指尖,笑眯眯开口:“没有巴尔士他们整天看仇人似的瞪我,文轩和萧茹涵两个也不见了,难得有这么一天,只有你和我,能不美好吗?”二人世界,多美好不是?
  安玲珑这也才想起来:“对了,巴尔士他们都失踪一整天了,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这人,不会又去整什么他的复国大业了吧。
  “管他干什么去?”穆简皱皱眉头道,正想把话题挪开,却听见有利箭破空之声传来。
  “谁!”他凌厉喝道,随即一个跃起旋转,便徒手抓住了那支箭!
  接着就是一阵丛林响动的沙沙声。
  想来是射箭的人已走。
  穆简这才低头去看那支箭,只见箭尾上绑了一块布,隐隐看着是写了字的,于是拆开来看,却见上面写着“聂荣康中蛊,恐遭杀身之祸”这简单的十个字,不觉凝重起来。安玲珑也才从有人偷袭的惊诧中回过神来,连忙也去看那布条,见这十个字,第一反应便是南疆,再之后,脑子里突然闪过了萧茹涵和巴尔士两个人。
  萧茹涵来了之后没逮住文轩,住了两三天便告辞离去,巴尔士这两天也神神秘秘,尤其是今天,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往日跟在自己身边口口声声说保护公主的那几个也不见了,却恰逢此时有人暗中相告,说实话,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他们身上。
  不过这个告密的人是谁呢?
  安玲珑自脑子里细细搜索一番,却找不出任何一个人能和告密的对的上号,不由有些困惑,是不认识的人吗?穆简却是陡然捏紧了手中布条,额上隐有青筋暴起,最后终于转过头来看安玲珑,轻声道:“我得去看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71
首页   上一页   ←   71/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