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70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许不记得会更好。”
  安玲珑苦笑一声:“那只是你觉得的而已。”说完,退出了穆简的怀抱,往外面走去。
  “你去哪儿?”穆简有些慌了,想要去拦安玲珑。
  “出去逛逛。”安玲珑也有些倦了,就这么说了一句话,直接出去了。
  其实她也没想干什么,只是真的觉得挺累。哥哥和穆简,不知谁说的是真话,她需要去外面逛逛,理清自己的思路。
  ……
  “大人!”
  “发现他们的踪迹了吗?”巴尔士问道。
  身前人恭敬地一垂头:“就在前方不远处,向着南疆腹地而去。”
  巴尔士冷笑一声:“他们倒是很会选方向啊。”不往着穆国的方向走,偏要深入南疆,这不是找死是什么?说着就是一挥手,要向着前面追去。俗话虽说是穷寇莫追,但巴尔士觉得,穆阳不知是怎么回事仿佛身受了重伤一般,这样的机会只此一次不可放过。更何况现在他们是追,士气正盛,而穆阳的人却是逃兵,气势就先败下去了,拼一拼,或许能有意外的收获呢?
  这边穆阳却是忍着蔓延浑身的剧痛,整个人几乎要晕过去。他知道,又是这蛊毒的副作用发作了,该死的!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然而多年伪装惯了,他只觉得不应该暴露在人前,背着他的暗卫也一时间有些慌不择路,竟然选了条往南疆腹地深入的路!
  后面隐隐有脚步声靠近,想来是巴尔士那群人给追上来了!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被追上,是以,穆阳眼神一暗,低声道:“分散。”随即,黑衣人分成了几组,当即散开,吸引人去了。巴尔士见状,也不得不将自己的人分开,自己选了一组看起来最有可能有穆阳的追了上去,不过这次很显然,他的运气不好,穆阳并不在他追的这一组的人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跪地认错……前面几天实在是有事儿,没办法更新,今天会一并都补上来的


☆、诡谲

  沙沙。
  两个人从草丛里滚了出来, 看起来模样甚是狼狈。
  那暗卫还好,身上受了些伤,没有大碍。穆阳可就惨多了,身上的伤比暗卫多了不少不说,身上的疼痛更是剧烈地折磨着他,是以在勉力撑着走了出来之后, 白眼一翻, 便晕了过去。
  他们运气也不好, 被一组人追上了不说, 身上也被轰出了好些伤,最后好不容易将那两人杀掉之后,又引来了些野兽, 一路逃跑了很久,才算甩掉了那些畜生, 走到现在, 才来了有人烟的地方。
  现在,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但无论如何,先安顿下来才是要紧的。
  ……
  “可恶!还是叫他们逃了!”巴尔士恶狠狠一拍大腿,眼神颇为的不善, 脸上的表情却很是遗憾。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还叫穆阳给逃了走。实在是可惜!
  其他的属下也露出了一脸“大人你节哀顺变”的表情,个个都有些可惜,确实, 多好的机会,怎么就给溜掉了呢?
  “走吧,回去复命。”巴尔士终于叹了一口气,准备回去去见安玲珑。
  安玲珑在镇子上逛了逛,逗留了很久。南疆虽说以诡异蛊毒而闻名,但实际上百姓们还是都很淳朴的,见到陌生人也热情好客,是以安玲珑一行人来了之后跟他们混熟得也快。见到安玲珑来这儿逛,也都打了招呼。安玲珑礼节性地报以微笑,心里面想着自己的事,却看见远处有一个人影。
  纤细的身形,熟悉的侧脸,让安玲珑眼一亮,招呼了一声:“萧茹涵!”那女子闻声转过头来,看见安玲珑不由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她会在这里。
  先前他们从戎狄逃回,半途上便与他们告了别,是以能在这里碰到,实在是很巧合的事。
  其实安玲珑喊出口之后也有些犹豫,毕竟萧茹涵是个敌友未明的人,这样贸然招呼会不会不太好,但是话已经出口,不能再收回,是以她也还是笑着走了过去,总归她现在烦得很,或许与萧茹涵谈谈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却没想到萧茹涵见着了安玲珑直接问了一句话:“文轩是不是在这里?”
  “你找他干什么?”
  “他是我师兄,至于什么事情,抱歉,我不能告诉你。”萧茹涵神色淡淡,似乎自从方承仁死之后,她的表情就一直是这样淡淡的,不曾笑过。
  见萧茹涵一副甚是笃定的模样,仿佛询问她不过是在例行公事,是以安玲珑也不再隐瞒,点点头道:“是。”又问了句:“你现在就要去见他?”萧茹涵歪着眼瞅她,眼神仿佛在说:这不是废话吗?安玲珑顿时就觉得自己实在不该多问这一句,不过还是道:“我也正要回去,若你要见他,可以和我同去。”
  萧茹涵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情绪的变化:“多谢。”见安玲珑样子神态多少有些狼狈,也就多问了一句:“有什么心事?”
  安玲珑本已准备往回走,听见她这一问,不由顿了一下,然后说话:“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的师傅或者师兄跟方承仁刀剑相向,你会站在哪一边?”当萧茹涵面临这样的选择时,她会怎样?
  “承仁,”萧茹涵毫不犹豫开口回答,“我是个自私的人,在面临这样的选择时会直接站在自己最爱的那一个人身旁,哪怕辜负其他爱我的人也可以。”很直白的话。
  “但是,”她却继续道,“我不知道你会如何选择,只是想要告诉你,珍惜眼前人。另,切莫摇摆犹豫,否则最后,你既负了天下,也负了自己。到头来不过竹篮打水,谁也保护不了。”她轻轻叹口气,目光悠长中隐隐有了坚定的神色,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可惜……”她负了师傅,却也没能救回承仁,而现在,她只能选择珍惜眼前人。
  “最爱……”安玲珑喃喃道。怜取眼前人?她的眼前人?
  脑中思绪翻涌,不知不觉间,她已与萧茹涵走到了自己原先隐居的院子里。巴尔士正守着门口,脸上带了些许焦急,见到安玲珑与萧茹涵走了过来,神色终于松动,迎上去道:“公主,您可算回来了。”说着就跪了下去:“我们跟丢了穆阳,还请公主责罚!”
  萧茹涵倒是讶异地一挑眉头,跟丢了穆阳?安玲珑却没心情管这些,要是他们真把穆阳给杀了,她才想惩罚他们:“他逃回军营了?”
  “没有,他们是往着南疆腹地而去,虽然击毙了我们的人,但是想来受伤也不轻。”
  也就是说,穆阳失踪了?
  安玲珑失魂落魄垂下头,脑子里更为混乱。如今穆阳生死不知,若是说怜取眼前人,她的眼前人,也不过是穆简了。而穆简自己听见了声,出来,便看着安玲珑垂着头的狼狈模样,心里泛起一阵疼痛,走上去,拥住了安玲珑,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用自己有力的臂膀告诉着安玲珑,自己的坚定。安玲珑不曾怀疑过穆简的真挚,又有着前面萧茹涵的那一番话,也不由坚定了几分,抬手反拥住了穆简,几乎要将自己嵌入穆简的怀中。
  这是她的选择。
  她突然想起两人刚刚认识的时候,那个元宵节穆简认真地一字一句地道:“你又欠了我一次。”她还欠他一个绣球,说不定从那时候起,就注定了她欠他一世的情意。
  萧茹涵却是觉得这一幅画面有些刺眼,让她想起了方承仁,心中酸涩不愿多看,是以直接跨过两人,径直向着院子里那一幢小屋走去,拉开门,就带出了正趴在门上听墙角的文轩。
  “哎呦!”文轩险些一个狗吃屎摔在地上,好不容易站稳了,方才没好气抬头去看,这一看之下倒是愣住了——来人居然是萧茹涵,他的师妹!估计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他也没有多瞒:“哟,师妹,终于想起你师兄的帅了?”虽然,好像这话并没有什么逻辑。萧茹涵面无表情上前,一把就要去揪文轩的耳朵:“师傅找你找得紧,随我回去见师傅去。”
  文轩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刹时变得瑟缩起来:“那……那啥……师妹,大自然正在召唤你师兄,你就……先放了我呗?”
  “说人话。”
  “人有三急……”
  “你怎么不就地解决?”
  “这可是你说的。”话音未落,文轩的裤腰带率先落地,紧接着就是他扯裤子的声音,萧茹涵的脸一红,呸了一声,终于松开了手,一脚就往文轩的屁股上踹去:“你也不害臊!”
  文轩嬉皮笑脸:“我小弟又不值得我害臊!”说着一溜烟就跑远了,萧茹涵知道这家伙多半是尿遁,可是又拼不过文轩这脱裤子的流氓行为,只暗暗恼恨着,也就不追上去了。她环视周围一圈人,安玲珑和穆简已经分开,巴尔士眼睛瞪着穆简像是要冲上去把他给杀了一样,文轩已经不见踪影,除此之外只有几个巴尔士的手下守在门外,别无他人。师傅的吩咐言犹在耳,她的眼睛一暗,便看准了巴尔士。
  此人来自戎狄,复国心切,人也算有实力,的确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人选。师兄估计是已经跑得没影子了,自己带不回师兄,至少也得做些什么不是?
  ……
  入夜。
  巴尔士皱着眉头打量眼前娇小的女子:“你来找我何事?”
  “巴尔士,我知你报仇心切,”萧茹涵不疾不徐地开口,一张俏脸上的表情却冷漠得不像话,“我这里倒是有一策,或许可以让穆国吃些亏。”
  这番话着实有些打动巴尔士,尤其是萧茹涵眼中有一抹志在必得,没来由得让他信了这个女子几分,更何况文轩的能耐他是见过的,萧茹涵是他的师妹,本事定不会差到哪里去,再说不过是她为自己献上一计,若自己觉得不可行,不采纳便是。是以他点点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萧茹涵见状,便也凑近了几分,将自己的计划娓娓道来。巴尔士越听,眼睛越亮,望向安玲珑住的屋子的方向时,犹豫也越来越少。
  安玲珑左右是不想参与到他的复国大计里,而自己救她也只因她是可汗的唯一血脉,如今两人在意见上也大多相左,若是说他要对付穆国,安玲珑多半不会同意,倒不如不告诉她,他自己来做!
  这般想着,他猛地一握拳,冲着萧茹涵点点头,表示自己的同意。
  夜凉如水,天上星子有光点些微,夜色暗沉,有凉风吹过,将一片枯叶扯落,打着旋飘到了水面上,静静地随着河水而下,一切都于寂然无声中进行。天空犹如一个巨大的黑漆漆的布口袋,将一切都笼罩在自己的怀抱之中。
  一只飞鸟划过一道弧线,鸣音凄凉,声声似啼血,缓慢而又笨拙地飞翔着,向着被乌云遮盖的月明之处而去,片刻后没入鸦色云层之中。恍若一颗石子,投进波澜壮阔的大海,掀不起一丝风浪。
  诡谲的颜色逐渐晕染开来。


☆、昏睡

  穆国军队已经攻下了桂城。但并没有就此收兵, 而是在与下一座南疆城池交界处警戒,随时准备迎接南疆的反扑,或是下一次进攻。
  城主府内,谭蔚然愤愤地用筷子戳着碗里的饭。
  “大男子主义……歧视女子……”居然说她是女子,不宜在军营之中乱逛,来限制她的行动!瞧瞧这准备的膳食, 在桂城这种小地方倒还说得上精细, 明显和将士们的大锅饭不同, 也不准她去军营!还真是完完全全把她当一个普通的闺阁小姐来对待, 实在是过分!
  正愤然间,却听有号角声呜呜响起——
  开战了。
  开战了?
  谭蔚然嘴角还粘着饭粒,一脸懵地抬起头来, 没听说穆阳准备在今天发动进攻呀,这人神神秘秘地出去了, 现在还没有回来, 难道是回来突然下的命令?不应该啊。那么, 就是南疆突然进攻了?
  这南疆人倒真是有底气!
  前面才连吃了几场败仗, 此时是有了怎样的勇气才能主动对穆国发动进攻?
  有意思!谭蔚然的眼睛都亮了,最近穆国朝堂上还算和平,她想找个人斗都不行, 这没有斗争,哪里来的升官?倒不如她主动请缨去军营,或许能帮着出谋划策,挣点军功也是不错的。不过要跟去军营, 还要先得到穆阳的许可才好。
  她先去了城主府的议事厅,却没见着穆阳的影儿,逮了个下人问,也说穆阳没有回来,不由觉得奇怪,怎么这南疆都打到门口了,这人连个影儿都没?难道是直接去了军营?这般想着,她也便顺手叫了个车夫,也不管有没有许可,直接就往着军营的方向而去。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到了军营,她没有直接下车,守在门口的士兵见是城主府的马车,根本不敢多拦,哪怕见着谭蔚然是个女子,可三言两语便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加上她的身份摆在那儿,也就放了她进去。
  此刻军营中士兵排列整齐,一个个整装待发,等着将军一声令下便要出发迎战,可已等了许久,却不见有人出来。也有人去将军大帐的门口问,可迟迟得不到应答,想要进去看吧,又碍于军纪严明,不敢随意进入主帐,可这人不出来又不是回事儿,所以急得几位偏将都想直接闯进去了,正好谭蔚然一来,他们跟看见了救星似的,连连麻烦谭蔚然帮他们进去看看。
  谭蔚然却是眉头一拧,直觉地要推拒,可自己进了军营却不去见将军又是怎么一回事儿?纠结间话还没来得及出口,主帐的帘子便被人掀开,正是聂荣康踏了出来,身后跟了几个参谋和副将。
  他威严地扫视了一圈,脸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70
首页   上一页   ←   70/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