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68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上的,这对双生蛊是一个都活不了的。不过容貌血脉想要改变回来,或许还须好几年的时间。”
  只是思索了片刻,穆简便是狠狠一点头。
  文轩料到穆简定会这么选择,是以也不意外,只是道:“那你先养着伤,等差不多好了之后我就开始替你解蛊。”说着便站了起来,准备往门外走。
  他拉开门,却发现门口有一个人影怔怔立在那里。
  正是安玲珑。
  她杏眼瞪得圆圆的,眼睛里的色彩混合而压抑,一张脸怔怔愣愣,红唇欲张而未合,像是要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的样子,愣在了原地。
  文轩也一下愣了,是以,整个房间的气氛霎时沉了下来。穆简本疲累地闭上了眼睛,却在听到文轩拉门之后的静默声后察觉了不对,一下子睁开眼来,就见到他心爱的姑娘正站在门口,模样有些奇怪,他心里咯噔一声,知道安玲珑恐怕是听见了他们方才的谈话。
  穆简心里正千回百转着要怎么开口打破眼前的僵局,却是安玲珑先满面复杂地开了口:“你们……穆阳是我大哥?”她先前听见文轩说穆阳是安修旭的转世,后面的话没听太清,因为她的脑袋里一片嗡鸣,全然只有着穆阳是大哥的回音。她之前被文轩赶出来,走了一会儿,又担心文轩需要人来帮忙,巴尔士这几个那是巴不得穆简死,肯定不去,再说了,就算自己逼着他们去,几个大老爷们儿哪里做得来包扎之类的细活儿,还是自己回去守着来得保险。可她刚刚走到门口,抬手欲敲门,便听见穆简激动的声音:“你休要混淆我皇室血统!”这句话听着奇怪,安玲珑估摸着他们可能是在谈什么事情,又准备退开,不过心思翻转之际已是过了一会儿,安玲珑听见文轩说了句什么狸猫换太子,接着又来了句:“你还不知道吧,穆阳是安修旭的转世……”
  穆阳,是安修旭的转世?
  听见这一句,安玲珑登时就愣在了原地。
  他们为什么知道?为什么要说出来?种种问题萦绕在安玲珑心头,千万句话想说想问,字句已经酝酿在舌尖,可她最关心的还是那一句——“穆阳是安修旭的转世。”所以,当文轩打开门之后,她来不及退也不想退,只问了一句穆阳是否是她的大哥。
  文轩没有料到安玲珑会偷听,不过他一向是个玩世不恭的人,安玲珑的知道与否与他关系不大,所以他只玩味一笑,点头回答:“是。”说着便直接离去,若是不看他那一头的小辫子和脏兮兮的衣服,那模样气质倒真有几分仙人遗世的气息。


☆、哥哥

  是?他说是!
  安玲珑几乎不带怀疑的相信了这句话, 毕竟文轩知道安修旭这个名字,知道转世,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哪里还会编造什么谎言欺骗于她?再说,她本就怀疑哥哥在穆国皇室之中,若说穆阳是, 也应和了她的猜测。只是……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提起这件事?
  他们……跟洛云嫣有关系?
  安玲珑只有这么猜测, 毕竟在她的认知里, 只有洛云嫣对于重生转世一说最为透彻清楚, 他们知道大哥的事,莫不是与洛云嫣有什么关系?可是这次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了,也没有去追文轩, 而是默默走到了穆简床前,坐了下来, 眼睛注视着穆简的眼睛, 里面有温柔荡漾, 又有疑惑并存, 最后她只开口说:“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了吗?”关于大哥,关于转世,关于, 洛云嫣?
  穆简却别开了头,有些无从开口。
  他要怎么说,怎么告诉安玲珑他对她两世的情意?又要怎么说,怎么告诉她自己死于安修旭之手?文轩说她已经忘了这一切, 他也觉得一切不如不问不说,为何又要再告诉她,让她面对一个可能会很痛苦的事实?
  于是良久,他只静声道:“不如不知。”转过头,眼睛默默回望安玲珑,透露出一种温柔而坚定的光。这光逼得安玲珑心中一阵酸涩,只是最终她仍然选择相信穆简,相信他是为了她好。可是这真的是她想要的吗?或许文轩那里,有更好的答案。于是她站起来,出门想要去找文轩,可当她脚跨出门槛半步,却听见穆简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如果,我杀了穆阳,或是穆阳杀了我,你会怎么办?”
  安玲珑唰地回过头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穆简捂住眼睛,低声说了句:“皇上密旨,穆简犯下叛国大罪,与安玲珑妖女勾结外敌,该当死罪。”那是穆阳给他的裁决,也是安修旭替他判的死刑。
  “这……是你重伤的原因?”安玲珑突然间明白过来,原来穆简的伤不是在战场上受的,全是“自己人”干的!这理由……与安玲珑妖女勾结外敌?呵,果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今这么离谱的话都能给扯出来,证据何在?难道只因为自己跟他有了婚约?大哥,当真是厉害。
  不仅判了自己的死罪,连自己的堂兄弟也要一并给处死。若说是没想起自己是谁,要杀自己是情有可原,可穆简却是他如手足一般的兄弟啊,他又犯了什么错?然而穆简又出声道:“他还记得你。”
  安玲珑的眼眶倏地红了:“他还认得我?”第一反应是高兴大哥想了起来,可随后她却忽然愣住,既是认得,为何还不信她判她死罪?缓兵之计?她不知道,可是眼泪还是跟串珠子似的啪嗒啪嗒掉下来,说不清原因。穆简见她哭了,也愣了一下,随即挣扎着就要起来,想给她擦泪:“你,你别哭啊……”支支吾吾想要安慰她,却发现自己仍和上一世一样,在她面前,永远都难得说好一句话。当然浑话不是没说过,那是因为他也装惯了,只是这安慰人的话,他的确说不清。
  安玲珑只觉得心里难受,说不清是庆幸找到大哥了,还是难过大哥似乎不像从前了。大哥以前不是噬杀的人,难道这人轮回了一世,改变就这么大?她还是啪嗒啪嗒地掉珠子,听见穆简结结巴巴安慰人的话,不由哭得更凶。大哥对穆简下手,穆简要还击,她呢,她该怎么办?一时之间做不出选择,不由更加为难。
  穆简挣扎了良久,终于勉力起来了,他想要去搂安玲珑,奈何的确没了力气,只能叹口气,低声道:“若他不对我出手……我亦可以不去计较……”至于谁是真正的皇帝,他可以不管,穆阳虽说对他残忍,但也还算个明君,或许疑心重些,可治理国家也不差。
  安玲珑转头回来,窝进了穆简怀里,半晌,见他伤口又隐隐渗了些血,才忙让他躺下。
  ……
  “什么?穆简被人救走了?”穆阳咆哮一声,脸上是不可置信之色,他为穆简设好的一个死局,有所谓密旨作为后盾,任由聂荣康发挥,只要把穆简名正言顺地杀掉就好,可是居然还有人能在聂荣康的眼皮底下将穆简救走?
  不过在这短暂的失态之后,穆阳随即恢复了自己的冷静。他吩咐了一句:“去找文轩来。”他要和文轩商量下一步的计划。却听见有侍卫暗含紧张的声音传来:“陛下,文世子他……已经于五日前失踪了!”
  失踪?文轩竟然在这个节骨眼失踪了?难道是出事了?
  不,不对。以文轩的实力,天下能动他的人,太少。所以,他只可能是自己失踪的,那么,他会去哪儿?文轩性子阴晴不定,又疯疯癫癫的,很多时候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他可能会出现的地方,实在让人难以捉摸,这种时候是不能依靠他了,他必须得有别的计划。
  一双桃花眼里闪过诡光,他停顿了一下,转过身,低声吩咐了侍卫一句,侍卫听罢,当即领命而去。
  这天下午,有一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人进宫,得穆阳亲自迎送,与穆阳密谈一番后,离去后一刻钟,便有圣旨昭告天下——宁王世子通敌叛国,朕心甚痛,南疆战事亟需将领监军,故三日后,朕亲帅精兵两万支援边疆,誓将南疆蛮夷击退!
  此圣旨一出,天下都炸开了锅,南疆战事虽然紧急,然穆国国力强盛,区区一个南疆应还是不足为惧的,怎么如今却要帝王亲征?唯有知情者知,穆阳这是不放心,穆简死讯一日不传来,他便一日不得心安,所以这是要亲下南疆去寻穆简踪迹啊!不过也没有人阻拦穆阳,总之朝中也有宁亲王监国,不碍事。不过不得不说宁亲王的确是深得圣上信任,亲儿子通敌叛国,穆阳还敢用他。不管怎么说,这御驾亲征的事儿是已经定了下来了,无可更改。
  一日后,谭国公府的嫡出大小姐失踪,然谭国公在谭蔚然的建议下悄然按下此事,对外称谭悠之重病,不能见人。而后谭蔚然主动请缨前往南疆战场,穆阳思索片刻后终于准允,让谭蔚然随行。
  ……
  “嘶——”穆简倒吸一口凉气,显然是有些忍耐不住疼痛。
  文轩一巴掌拍上穆简脑袋,没好气地道:“别嘶嘶嘶的,有点大男人样儿!”说着又是一针冲着他的背扎了下去,力道极大,扎得穆简直龇牙咧嘴,险些叫出声来——到底是自己不男人还是文轩故意使了劲儿?还是安玲珑心疼穆简,眼睛鼓鼓瞪着文轩,声音里带了些怒气:“你轻点儿!”文轩烦不过,还是拱手作了一个揖:“行行行,轻点儿,轻点儿。”手下力道却是丝毫未变。安玲珑气不过,还想与文轩理论几句,穆简却反手握住安玲珑,微微摇了摇,示意自己没什么。无法,安玲珑也便出去了,眼不见为净!
  可刚出门,就撞上了心事重重蹲在外面的巴尔士。
  巴尔士见安玲珑出来了,立即站起来,头却一低:“公主殿下。”这声算是把安玲珑拉了回来,眼下这顽固的家伙还是满脑子想着他的复国计划,怎么着都劝不动,实在有的一犟。
  “行了行了,别叫我什么公主。”已经懒得再和巴尔士讲什么道理,反正这家伙会坚持不懈地继续叫她公主殿下,她只要把这人管住了,别闹些幺蛾子出来就行。
  而就在此时,她怀中微动,似乎有什么东西,热乎乎的。安玲珑有些奇怪,摸索了一阵子,终于摸出个丝络来,是谭悠之送给她的那个,因着心里面多少还感念谭悠之的送别之情,所以她也一直带在身上,没有取下来。
  院子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谁?”巴尔士警觉地回头。
  却见来者是一个脸上抹了泥的男人,他身材高大壮实,涂得脏兮兮的脸上露出来的一双眼睛隐隐有着欣喜的神色闪过,那男人一见安玲珑,眉眼都温柔下来,唤了一声:“玲珑。”
  这样熟悉的语气和嗓音,甚至连那语调和尾音都是曾在梦中听闻过的,实在是叫安玲珑眼眶里涌上了热气——大哥!是大哥来了。不,应该是穆阳!看着眼前男子眼中微带笑意,两手微微张着,正如以前一样等着她扑过来撒娇,可是现在,她却有些胆怯了。
  眼前女子一双杏眸中隐含泪意,那样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让穆阳几乎想起了小时候安玲珑欺负了别人,自己还装作受了委屈的样子跑来告状,实在让人心生怜意,是以他挂在唇际的笑容又扩大了一点,眼神仿佛在示意安玲珑:怎么还不过来?却听见安玲珑有些犹豫地道:“…哥哥……你一定要杀我和穆简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船月云投了一颗地雷


☆、不像

  “…哥哥……”这一声叫的, 几乎要融化了穆阳的心,却没想到之后脱口而出的是那一句质问——“你一定要杀我和穆简吗?”这话又似利箭一样向穆阳刺来,令他毫无防备,狠狠刺在了他的心上,让他的动作一僵,笑容也冷了下来, 万万没想到当自己再次见到安玲珑时, 迎接自己的是这样的话。
  安玲珑见穆阳浑身僵硬, 心底下却想得不多。只是想着穆阳亲口对自己和穆简下的判决——该当死罪。她就顿时失了扑上去的勇气, 只觉得眼前的人,既熟悉又陌生。
  “玲珑……”穆阳沉默了一阵,终于开了口, 眼中却隐隐带着一点失望,连玲珑都不相信他了吗?“那只是缓兵之计, 我本想让你诈死离开的, 却没想到, 我的人晚了一步, 让你被一群……给带走了。”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人,难道真的是戎狄余孽?
  他的疑惑安玲珑岂能看不出来,然而她也没有过多的心思去解释, 只是又问道:“那……穆简呢?他做错了什么?他是你的堂弟啊!你们这么多年下来,连一点兄弟情都没有?”只是为了一个皇位吗?她都知道了,知道了当年穆阳暗地里为两人种蛊的事。
  穆阳却又沉默了下来。
  “穆简他……必须死。”他和他,只能存其一。
  安玲珑却有些不懂了, 可如今文轩正在为穆简驱蛊,她不能让穆阳来打扰,哪怕他们已经不可调和,可她还想尽力阻止,至少,两个人的对决不该在今天。
  “跟我走吧,玲珑。我会给你最好的一切。”穆阳不想再多谈关于穆简的任何事,他莫名地有着害怕,害怕安玲珑想起一切来,也害怕安玲珑会有如上一世般决绝的选择,他只能向安玲珑承诺一切,希望她跟他走,这一世,他们不是兄妹,他也不必如上一世般,仿佛周身都套着重重枷锁,被伦理所桎梏。
  安玲珑却觉得很失望,穆阳就这么避讳谈及穆简?言语中迫切地想带自己离开,他到底想干什么?“你……不像是我的哥哥。”当年哥哥时洒脱似清风,耀眼如烈日的人,怎么会如今日一般,对于权力放不了手?要死死地守着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68
首页   上一页   ←   68/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