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67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凉的笑:“简鸣。”
  “大哥。”简鸣心里镇定了一些,沉声喊道。
  “不要叫我大哥,”安修旭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显得相当不悦,“你可没有那个福气,成为玲珑的夫君。”提起安玲珑,他眼里闪过一抹温和。
  简鸣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瞬间,心里霎时有了一个极为疯狂的猜测,不过却有待验证,是以他反上前逼了一步:“此话怎讲?还请大哥赐教。”
  安修旭冷冷笑着:“赐教就不必了,毕竟,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你想叫大哥便罢了,不过也只有这一天而已。”说着便是率先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往前一步便向着简鸣刺去。简鸣也不是没有功夫,再加上先前提起的防备,他一个铁板桥躲过这一剑,之后也是立即拔出自己的剑,与安修旭打斗起来。
  “我们内功程度相仿,这么打下去,你也杀不了我。”打斗空隙间,简鸣冷声说道。他并没有出招攻击安修旭,毕竟是安玲珑的亲大哥,他也不想斗得太过。
  安修旭却是脸色阴寒,一剑又攻了上去:“你怎么知道我杀不了你?”似乎还有什么底牌,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简鸣也是举剑抵挡,心下警惕更浓,防备着安修旭出了什么阴招暗袭他。
  然而他没有预料到的是,安修旭准备的阴招,早就下在了他身上。
  在安修旭的又一次进攻之时,简鸣是准备一个侧身闪过的,却没料到,当他准备再一次动用自己内力时,突觉浑身僵硬,动弹不了。此时他心里一个咯噔,知道自己恐怕是中招了,再回想一遍先前发生的一切,突然想起来自己千防万防,唯独没有防备的,是这个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的这个侍女,烟儿。
  定是烟儿来通知自己时使了什么计,让自己没有察觉到。
  不过此时再明白再后悔也没有用,因为哪怕这僵硬的时间只有一瞬,也足够安修旭攻了上来,先是一剑贯穿了简鸣的心脏,之后待简鸣可以动弹之时,安修旭已然一脚将他踹下了悬崖。
  ……
  “脏器有损,失血过多。”文轩将把在穆简脉搏上的手挪开,沉声说了这样一句话。
  “还……有救吗?”安玲珑屏住呼吸,小心翼翼问道,仿佛生怕惊了穆简一般,又好像是怕得到不想要的答案。
  好不容易正经了一回的文轩此时却是狂甩一头的小辫子:“有我这样风流倜傥俊美无俦神通盖世妙手回春出于泥而不染的人不谪仙公子在此,怎么会没救呢?”随即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将里面的东西全数倒进了穆简的口中,方擦了擦额上的汗,颇为心痛地道:“这下我可算是大出血了。”却没说什么要求赔偿的话。之后更是又叮嘱了一遍:“还是想办法给他整点什么补血的药材吧,恢复得快些。”
  说了便收拾了下东西伸手管人要钱:“我要去市场上采购些东西。”
  巴尔士没有好气地将手中银票狠狠拍在文轩手上。文轩也不管,拿到钱就傲娇地一转身,直接离开。
  他们现在身处南疆内部的一个小城,就挨着桂城。先前安玲珑同巴尔士逃了出来,果然穆阳派人往北追了去,是以他们只能一路南下,谁成想半路竟然碰到文轩这个坑货,还死皮赖脸地与他们一路到了南疆,之后便消失了一阵子。他们还以为这货终于玩够了准备回穆京,正想着要怎么说服他不暴露自己行踪。谁知道等他再出现时,竟抱着腹部中了一刀已经昏迷过去的穆简来到了他们暂时隐居的地方,并且一坐下来就噼里啪啦报了一串药名字,让人去抓药救人。安玲珑见到穆简重伤至此,当即大骇,她知穆简上了战场可能会受伤,但万万没想到会是以如此重伤的模样出现在自己眼前,也便由此猜测军营可能也生了什么变故,不敢耽搁,赶紧使了人去抓药,巴尔士这才不情不愿地去了。
  回来时,便是刚才那一幕。
  安玲珑不知文轩是否会医术,但如此情况下也只有相信文轩,凭她那微薄的医术知识,定是没办法救回穆简的。所以她也只能任文轩施为。
  待文轩给穆简服下那一剂药之后,安玲珑便一直守在穆简身边,眼神痴痴描摹穆简的眉眼,却又不知为何,总觉得这张属于哥哥的脸下,是另一张容颜。她心下揣度着战场上可能发生的事,却到底猜不透究竟是怎样的变故。
  一个时辰之后,穆简的呼吸已经平稳下来,应该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只是人还没醒过来,仿佛陷入了什么噩梦一般,不停地呢喃着什么话,安玲珑想凑上去听,却突见文轩推门而入,一只手里圈着瓶瓶罐罐,不知是要干什么。他只嚷嚷道:“让开让开!”便挤开了安玲珑,一屁股坐在了床边,将东西丢在一边,又开始给穆简检查。
  见文轩连穆简裤子都快要给扒下来,安玲珑红着脸啐了一声,便转身出去了。
  文轩在穆简身上摆摆弄弄半刻钟,终于懒懒说了一句:“醒了就给爷滚起来。”说着就想将穆简提溜起来,似是要威胁一般。
  在文轩的手揪住穆简领口的那一瞬间,穆简终于缓缓睁开眼。他的眸子里有难掩的疲惫,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沧桑,轻声说了句:“谢谢。”他还没有准备好,来面对安玲珑,面对,这一世的她。
  明明只是几个时辰,可他已经重活了一世。
  文轩却好奇而又大胆地将脸凑近穆简,当是在观察实验品一样仔细地打量着,终于皱皱眉,嘴里蹦出一句话来:“哟,想起来了?”看这样子,像是想起来了。不由又追问道:“这什么感觉?有没有感觉自己的智商一下子拔高了一截?你可是想起来了上一辈子的事!不过,估计还是没有爷的智商高。”赶紧自恋地摩挲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穆简有些哭笑不得,但文轩的话又让他顾不得文轩的无厘头,缓缓问了一句:“你……知道?”
  文轩大喇喇一挥手叉腰,一副本大爷最牛逼的样子:“本大爷无所不能,怎么可能不知道?”
  “你……是谁?”他也活了两世?
  意识到穆简是在问自己所谓“上一世”的身份,文轩还是没有再装逼,解释了一句:“我?我认识洛云嫣。”脸上泛起一丝奇异的微笑。
  洛云嫣?烟儿?穆简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所以,文轩,是洛云嫣的人?想到“烟儿”引自己前往那处悬崖,又联合了安修旭将自己给杀死的行为,他不禁对洛云嫣这个人涌起了更多的好奇,实在是捉摸不透此人的行事,毕竟文轩,很明显的是来帮助自己的人,否则,为什么会救自己?他先前跳下城头,昏过去前,勉强瞥了那救下自己的人一眼,隐隐约约看出了是文轩。
  这般想着,他突然又想起了自己死后,听见的那一句话,不由又向文轩问了一句:“那你知道玲珑前世的结局吗?还有……安修旭?”他希望玲珑能平安喜乐地活完上一世,再来到这一世。而安修旭虽然……但一定会好好照顾玲珑的。
  “你不如自己问她,”文轩耸耸肩,虽然他是洛云嫣的人,自恋地号称自己无所不能,可实际上也不是什么事都知道的,“不过,她可能回答不出来就是了。”记忆都被封了,想的起来个屁。
  穆简苦笑:“不如不问。”他不希望她想起上一世的事情,自己死了,她定然也不好受,若是让她回忆起来,不也是白添一分痛苦?更何况,自己是被她最敬爱的大哥杀死的。


☆、狸猫

  “不过我倒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这一世的事情。”文轩瞥一眼穆简, 有种本大爷最牛的自傲。说起来,或许这一辈子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来得更为的复杂。
  穆简却有些疑惑:“这一世?”他这一世有什么好说的?能再次得到玲珑青睐,他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了,难道是关于玲珑的?玲珑,能有什么事?等等——
  “玲珑想问, 世子……您是否听说过…安修旭这个名字?”
  安修旭!
  她还记得!她还记得上一世!
  所以……?
  “玲珑她还记得上一世?”
  “不可说, 不可说。不过——她不记得你了倒应该是真的, ”文轩伸出食指在穆简鼻子前晃了晃, “你不是说不如不问吗?”
  不记得自己了?
  心下闪过一丝怅惘,不过穆简很快就又在心底暗道,忘了也好, 忘了他,也会忘记自己的死亡可能为她带来的伤痛, 如此, 倒当真不如不问。
  “好吧, 你要说什么?”穆简苦笑一声。
  文轩眯了眯眸子, 嘴角勾出一抹看好戏的弧度:“比如,关于你亲爱的堂兄?”
  穆阳?
  “他有什么可说的。”穆简语气平静,似乎只是在谈论一个陌生人, 但心下还是隐隐约约闪过一丝疼痛。他曾经那样信任的皇兄,甘愿收敛锋芒,暗地里辅佐,最后却换得一个“叛国身死”的下场, 怎么可能连丝毫怨愤皆无?文轩却是语气诱惑:“你真的不想知道他为什么想杀你?”
  穆简抬眸睨了文轩一眼,他自然是有些想知道的,无论如何,他都想不明白,难道自己的举动还不够让他放心吗,可是,文轩怎么会知道?“你是他的人吧。”似乎只有这个解释,想想穆阳先前对于文轩能耐的信任,再想想文轩如此神秘的一番表现,一切都在表明,文轩除了“认识”洛云嫣,先前恐怕还在为穆阳做事。
  文轩耸耸肩,丝毫不以为然:“勉强算吧,不过给你们下蛊的事儿可不是我干的,是老头子做的。”
  “下蛊?老头子?”什么东西?
  “老头子是我师傅,不过他跟洛云嫣关系可不咋地,”其实这话说得温和了,两个人关系哪里是不咋地,压根就是剑拔弩张到了极致,尤其是他师傅,看洛云嫣那样儿根本就是在看仇人,“大概是元启二十九年的时候吧,穆阳请了老头子出山,在你们俩身上下了蛊。你不是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发作吗?还会丧失内力,其实那就是种蛊的副作用。穆阳也有,不过他的发作不太规律。还有你们之间有的时候是不是会有心灵感应?都是这对双生蛊的作用。不过这蛊可好玩儿啦,它会潜移默化地改变你们的血脉,从而使你们的容貌身材等方面发生变化,简单地说,种蛊的两人,就像是交换了彼此的身份一般,不过耗时有些长,前前后后可能得将近十年的时间,不过你们俩种蛊的时候还小,所以也没人看出端倪来。”
  这话不是很长,信息量却不小。“你到底什么意思?”穆阳为什么要在自己两人身上下蛊?
  “这还没猜出来?你才是老皇帝穆石的亲儿子!”
  穆简的脑子霎时震得一片空白。
  他这是什么意思?自己是穆石的亲儿子……也就是说,自己才是太子?才应该是现在的皇帝?“你休要随意混淆我皇室血统!”穆简却是一刹那反应过来,当即冷声道,不过因着心里委实震惊,有些没控制住自己的音量。毕竟此事关系太大,可不是文轩一言两语就能够说得清楚的。
  文轩却是相当地不屑:“我有那闲工夫?爷日理万机的知道不?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当年就是穆山自己导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戏码!”
  穆山,宁亲王,父亲?穆简又一次愣住了,想要反驳文轩,说自己父王不是这样不忠不义之人,但脑子里却腾起了曾经宁亲王对自己的动辄打骂的画面,若不是有皇奶奶这些人护着,自己早死了也说不定,还有宁亲王看自己时那嫌恶憎恨的眼神,他曾以为是因为自己害死了母妃才会这样,可如今想起来,一切都变得不对味儿了。若说是因为……他其实是宁亲王所憎恨的人的儿子,并不是没有可能。可宁亲王为何憎恨先皇?
  皇位!
  呵,一个皇位之争,争得人头破血流,不惜赌上所有。连自己的孩子也舍得出去,这些对皇位求之而不得的人,当真是可笑……却也可恨。父王是这样,皇兄也是这样。最终被牺牲被伤害的,却是自己!
  究竟谁才是太子,谁才是那被剥了皮血淋淋的狸猫?
  穆简很想笑,却没有声音发出。他累了,太累了,不想再管这些东西,什么亲情,什么兄弟,通通都在权力的欲望下粉碎成灰,是那个曾经如亲兄长一样爱护教导自己的穆阳在什么时候消失了,还是他根本就没有认清过这个人?
  可文轩再次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你还不知道吧,穆阳是安修旭的转世,我估计他比你还早些想起前世的事情。”
  怪不得!怪不得这么多年穆阳没有将自己杀掉,这次却起了如此浓厚的杀心!原来,全是因为安玲珑!
  想想穆阳,不,安修旭对于安玲珑的宠爱,还有对自己下手时的狠辣不留情面,以及平日里表现出来的占有欲,那个答案早已呼之欲出。安修旭,竟然对自己亲生的妹妹起了那样龌龊的心思!而为了成全自己的私欲,他竟三番四次对自己下手!他们是兄妹,他就不怕被千夫所指万人唾弃吗?疯子,他就是个疯子!
  穆简心思千回百转,表面上却一副很平静的样子,一双原属于穆阳的眸子里云雾变幻,泛着奇异的色彩,最终风停雨散,敛于沉静。他良久没有说话,直到文轩再一次发问:“我研究了很多年,终于能把老头子下的蛊给解开,所以现在你可以选择,是否要我替你解蛊。”
  “不需要穆阳来吗?”穆简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只要他不死的消息传了出去,穆阳定然是要亲至来动手的。文轩也不以为然:“本大爷神功盖世,只要解开你身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67
首页   上一页   ←   67/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