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62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神含笑,很好的隐藏了那一抹舍不得。穆简原本肃穆的脸庞也逐渐柔和下来,也向着安玲珑笑了笑,无声地说了句话。安玲珑看懂了他的唇语,不由羞红了脸,不过还是没有躲回去,想来是因为此去不知何时再能相见,所以才大着胆子继续站在那里。
  等我凯旋归来,娶你。
  穆简是这么说的。
  随即便听见聂荣康高吼了一声:“出发!”随即整个队伍就开始动了起来,一时间哭喊声和欢呼声交杂,吵闹不已,穆简也跟着一踢马肚,晃晃悠悠地跟着队伍前行。安玲珑目送穆简背影远去,纵是心中不舍,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领着含蕾含蕊下楼回府。
  回府时方知王瑶嘉已在等她。
  “珑姐姐。”王瑶嘉笑眯眯地开口道,今日她一身翠绿的薄纱裙,看起来格外灵动清新。
  安玲珑也赶几步迎上去,神色间略有歉意:“瑶嘉妹妹,害你等久了吧。”
  “不打紧不打紧,”王瑶嘉摆摆手,不甚在意,反而挤了挤眼睛,“毕竟去送世子,我理解。”
  “你个小蹄子找打不是?”安玲珑羞恼万分。
  王瑶嘉嬉笑着挨了一记,忽然见安玲珑也换了一副调笑的神色:“你呢?要是出征的人是皇上,我看你还笑得出来?”顿时也羞得王瑶嘉红了脸蛋,她忽然想起安玲珑和穆简回京那日,宫中举办了宴会,算是庆祝他们一行人平安归来。
  席间安玲珑出去吹风,紧接着穆简便也跟了出去。大家也都只道这对未婚夫妻感情不错,当然,也有不喜欢安玲珑的,比如那个一直跟安玲珑不大对付的聂冰依,她的父亲就是这次出征的大将军。聂冰依酸溜溜地说安玲珑行为过于放浪,既是未婚夫妻,那就仍是闺阁小姐,不宜与男子接触过密。结果反被穆阳瞪了一眼,冷嘲热讽了两句,憋得聂冰依脸都快绿了,却连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之后穆阳的心情就不大好,不久后也甩袖离了殿,她直觉地不好,随即也称自己有些醉了,赶紧跟了出去。却不出意料地看见了穆阳站在一处凉亭不远处,脸色难看的不行,显然是起了火气,而凉亭内穆简轻拥安玲珑,时而有谈笑声传来,气氛颇为的甜蜜,看着是很和谐的一对。
  穆阳却是看起来有些犹豫又有些愤怒,想要上前却又不敢迈步,最后也只冷哼一声,大步离去。不过安玲珑和穆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穆阳来过,更遑论是站在更远处的王瑶嘉?
  王瑶嘉是女子,心思来得更为细腻,她知道安玲珑同穆简穆阳都共患过难,情感肯定都不一般,穆简喜欢安玲珑,那穆阳呢?是不是也喜欢?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泛起了一种强烈的羡慕和嫉妒,哪怕安玲珑已与穆简订婚。她不懂,为什么,那个被穆阳放进眼里的女子是安玲珑而不是她?
  还有元宵那日,他们以为自己离开了,其实没有,她都看见了。她看见穆阳和穆简同开起了安玲珑的玩笑,说是欠了他们绣球,是不是从那时开始,这颗绣球,其实已经抛进了他的心里?
  她咬了咬唇,最后还是压下心中汹涌翻腾的情绪,勉强扯了一个笑来:“珑姐姐你就别开我玩笑了。皇上他……他……”一副小女儿的娇羞,暗地里却险些把捏在手里的帕子给扯断。
  “好了好了,不说了,你随我去我的玲珑阁吧,咱们姐妹俩好好叙叙话。”安玲珑却无所觉,只拉起王瑶嘉的手,兴致盎然往着自己的院子而去。王瑶嘉被拉着,也就跟着去了。
  她们俩的确是有许久没有凑在一起了,前些日子安玲珑净被穆简霸着,王瑶嘉想凑到安玲珑跟前都没门儿,安玲珑想着穆简就要离开,也便专心地陪了他一阵子。直到现在才有机会与别人见面,而王瑶嘉也很好奇安玲珑这一路的见闻,安玲珑便把能说的都捡着给她说了,王瑶嘉听着听着也入了迷,之前那点子女儿家的小心思也慢慢淡了下去。临到走时,竟还有些舍不得了。弄得安玲珑也是哭笑不得:“你怎么跟前几天穆简一个样儿?”
  王瑶嘉趁机又调戏了安玲珑一句:“我看你现在看到谁都能想到世子!这还没走多久呢,就开始想了?”
  安玲珑推了一把:“你这真是一张巧嘴!”
  “过奖,过奖。”王瑶嘉谦虚一拱手。
  “赶紧走吧你,不送!”安玲珑瞪大了眼,故意凶了王瑶嘉一句,随即推搡着王瑶嘉,好歹给送到了门口,才算是真正松了一口气。
  看着王瑶嘉上了马车,安玲珑挥挥手,也算是道过别了,才往府里走。                        
  作者有话要说: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现在才从小黑屋出来,欠的两更送上!!


☆、偶遇

  此时正值午后, 王瑶嘉是用过了午饭之后才离开尚书令府的,但她也没有急着回府,而是命车夫载着她去了一趟长安街。
  其实她也没什么要干的,只是突然想去了。下了马车,她想了想,便进了云想楼, 想着不如挑两件衣裳, 打发一下时间也好。却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同是来选衣服的聂冰依。聂冰依瞧见了她, 不由倨傲地抬了抬下巴, 毕竟聂荣康的官职比王瑶嘉的父亲王泓要高上一品,连带着聂冰依也多了一分底气,正要开口问:“这不是安玲珑身边的小跟班吗?”不过王瑶嘉却是理也不理聂冰依, 径直过去了。
  聂冰依气急,狠力一跺脚, 便要追上去看王瑶嘉到底在干嘛。却发现王瑶嘉似乎是没挑到合心意的衣服, 直接下了楼出了云想楼, 不知是要回府还是去别处。但就在她要上马车的前一瞬, 似乎发现了什么,没有上车,而是朝着外面的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出于好奇和愤怒, 聂冰依也猫着腰偷偷跟了上去。她从小也跟着父亲练武,也不是为别的,主要就是想强身健体,功夫不是多高, 不过比寻常女子好上些许,不过此刻她想要隐藏起来,王瑶嘉也没办法发现就是了。
  只见王瑶嘉径直向着一家小铺子走去,那铺子里除了老板以外,还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因为背对着聂冰依,所以看不见他的样貌。
  王瑶嘉却是走了上去,并不是找老板,而是问了那个高大男子一句话。因为声音小,距离也有些远,所以聂冰依听不清,不过此时她也足够震惊了,毕竟作为一个闺阁小姐,如此直接地在大街上与一个外男攀谈,可是相当放肆的行为。所幸她身边还跟有一个侍女一个嬷嬷,才不算太过。
  然后那男子便转了过来,露了一个侧面,声音比起王瑶嘉的小声问询要大了不少:“你能进安府?”语音有些涩,不像是穆国人,再看那轮廓,五官深邃英挺,容貌粗犷,应是西域那边的民族。聂冰依看着,心中暗暗生疑,怎么一个西域人,要去安府?穆京中提到安府,再又是王瑶嘉,必是安严的那个安府无疑了。再想想安玲珑前阵子去过西域,会不会,就是找安玲珑的?
  王瑶嘉其实也不认识眼前这个西域人,不过她心中的猜测也与聂冰依大致。她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上前主动与此人攀谈,但是在听到他在询问一些关于尚书令府和安玲珑的问题时,不由就走了上去,想知道此人到底是要干嘛。
  而当那个西域人问出“你能进安府?”这个问题时,她自然地点点头:“不过我还不知道这位大哥要去安府干什么呢?”
  巴尔士皱皱眉头,他好不容易追到了穆京里面,却不知安玲珑究竟住在哪里,他也只大概听阿斯兰提过安玲珑现在的父亲似乎是个尚书令,别的通通不清楚,这下可愁坏了他,早知道先调查清楚了再动身也不迟,总归他是没追上安玲珑的队伍,早走晚走不都一样?听见王瑶嘉的回话,他谨慎地知道还是别把安玲珑的真实身份如此轻易地出口,所以只是说了一句:“和姑娘有什么关系吗?”转了身想走,又觉得或许眼前人是他进安府的唯一方法,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
  王瑶嘉看出了巴尔士的为难,又实在想知道巴尔士去安府的目的是什么,想了想也便道:“我与珑姐姐是朋友,若是你想见她,或许我可以帮忙。”
  “真的?”巴尔士一下子又转了过来,声音低沉问道。眼前这个女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想来也并非是虚言,可若是关系极好,怎么又轻易允诺帮外人见自己的闺中密友呢?尤其是在他也听说了安玲珑与穆简已有了婚事的情况下。
  “自然,不过我想知道你的目的,是否对珑姐姐有敌意。”王瑶嘉心中已有两分笃定,此人虽不说是不怀好意,但估计也不大得安玲珑的欢迎,否则直接上门,也应是能见到人的。而他问了自己这句话,应已有两分意动。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欢迎一个不受好友待见的人。
  “目的无法告知,但我对安小姐并无敌意。若小姐一定要知道的话,请恕在下告辞。”巴尔士能说的也就只有这么多。
  王瑶嘉眼珠子一转,心道估计也问不出更多的话来,若自己想要知道,恐怕也得用别的法子,是以笑道:“若没有敌意,那我也是欢迎……公子的,还请先在我家歇息一晚,明日我去邀珑姐姐前来相见可好?”说到这里,她的脸颊上飞红些许,也不是很好意思跟一个不认识的男子聊这么多,脑子里却开始编起了理由要说服爹爹请巴尔士住下。
  巴尔士虽然对于明日才能见到安玲珑有些不满,可毕竟能见到人就不容易了,对于别的也不好推三阻四,只是说:“住下便不必了,免得损了小姐名节,不如明日午时于珍味轩相见?”
  珍味轩是安玲珑的产业。王瑶嘉想着自己的计划,觉得多少有些不方便,不过若是让人住进自己家里来的确也是不合适,不如换个地方。是以她开口说了另一座酒楼的名字,只道是离自家和安府都要近些,会更方便一点。巴尔士想了想,知道这酒楼,便也点头同意了。
  王瑶嘉松了一口气,与巴尔士又絮语了两句,便告辞上了马车,回了尚书府,又暗自吩咐了底下的人去准备着,她先前提的那家酒楼是自己家的产业,所以明日安插几个自己的人并不是问题,这样她才好“知道”巴尔士找安玲珑究竟所谓何事。
  心中想着自己的计划,自然没有注意到旁边角落里猫着的聂冰依。巴尔士有了办法便也不再着急,只自顾走了,向着城外的方向而去,加上长安街上人多,也没有看见聂冰依。
  而此刻聂冰依眼底有些复杂,心里也好奇着巴尔士是要干嘛。不过她与安玲珑关系向来不好,所以此时自然是将人往坏处想。她的父亲是将军,戎马半生,去过的地方不少,也教了她不少东西,是以王瑶嘉只道巴尔士是个西域人,可她多看多听一会儿,已从此人言行举止上猜出他是个戎狄人。一个戎狄人,找尚书令府的大小姐,还如此神神秘秘,又在南征大军出发后,莫不是在密谋什么?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她慢吞吞也上了自家的马车,下车的时候却发现到的并不是将军府,而是谭国公府,不禁眼神疑惑瞥向旁边的丫鬟,丫鬟赶紧提醒了一句:“小姐,不是说好了下午来谭小姐这里吗?”
  聂冰依这才想起来,自己前些日子是和谭悠之说好了的,今日下午要来谭国公府做客,之前她想事情想得发神了,一时忘了这茬儿。
  重新整理好思绪,她举步便进了国公府内。
  恰好,谭悠之正在等着她,一旁还坐着来陪姐姐解闷儿的谭蔚然。谭悠之仍是老样子,眉目间恬淡温雅,一双秋水翦瞳眸中水雾朦胧,看着甚是婉静,见聂冰依疾步走了进来,不由笑道:“怎么,今儿个这么急?”
  自以为发现了大秘密的聂冰依却顾不得很多,只想着要跟她一直要好着的谭悠之说说,问问自己该怎么办,见到谭蔚然也在,她也觉得不大需要隐瞒,再说,谭蔚然是谭悠之的妹妹,总得听着自己姐姐的话几分吧。至于会不会被说出去,她也不管了,总归说出去吃亏的可是她一直都看不惯的安玲珑。
  她急急忙忙道:“悠之姐姐,我今日在长安街,见到有一个戎狄男子在四处打听安玲珑的事!王瑶嘉还与那个男子聊了几句。”
  谭悠之美目中掠过一丝惊讶,不过随之归于平静:“此事又如何了?”有人打听安玲珑的事又代表了什么吗?不过打听者是个戎狄男子,倒的确有点奇怪,想到这里,她瞥了旁边的谭蔚然一眼。
  聂冰依却是咬牙跺脚,小声探寻地道:“悠之姐姐,你说,会不会是那个戎狄男子早就认识安玲珑,和她密谋了什么呀。”毕竟安玲珑前些日子是去过西域那边的。
  “不可能!”却是谭蔚然乍然出声。
  她声音笃定而铿锵有力,一时惊了聂冰依一跳。聂冰依拍拍胸口,却没想到谭蔚然一来就反驳了自己,不由没好气道:“你怎么就知道了?”
  谭蔚然怎么就不知道了,她一听聂冰依的描述,就知道这戎狄人十有□□就是巴尔士给追了上来,但巴尔士跟安玲珑能密谋什么?顶多也就是逼着安玲珑回去当她的公主,完成他的复国大业。不过这话可不能跟别人说,是以她只冷笑一声道:“我怎么就不知道了?别忘了我也与她一同去了西域,她认识什么人,我能不知道?宁王世子能不知道?”言下之意便是如果安玲珑真的谋划了什么不利于穆国的事,难道他们这一行人一个都不知道?
  谭蔚然话是说的这个理,但是谁知道她有没有包庇安玲珑?聂冰依哼哼两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62
首页   上一页   ←   62/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