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61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主他们还在里面啊!”剩下三人也是,稍微改变一下声音,便开始喊起来,惊得周围人登时都从睡梦中爬了起来,随意披了件衣衫便冲了出来,开始帮忙救火。
  巴尔士听见那扯着嗓子喊救火的声音,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往着主帐冲去,先不管火势如何,直接冲了进去寻找安玲珑等人是否还在里面。等自己被熏得直呛时才确定里面只有一具尸体,看体型也不似是女性,而原本,这个帐子里根本就不可能只有一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三叶草投了1颗地雷


☆、归家

  所以, 他们,这是逃了?
  巴尔士愣了一会儿,陡然意识到自己被骗,也怪自己担心安玲珑的性命,反被他们将了一军,登时就冲了出来, 先命令周围人去救火, 自己又单独带了自己的手下, 循着声音去找那先前呼喊的人。
  第一时间发现起火的, 若不是他们本人,便就是可能目睹了一切发生的人。
  可惜,此时情形太乱, 奔走呼喊的人太多,他根本无法分辨出哪个是安玲珑等人, 哪个又是真正的侍卫。
  他只得气恼得先派了人往穆国方向追去, 希望能追上已经逃跑的安玲珑等人。一边又径直去了冷筠竹下榻的地方, 深夜拜访。
  若安玲珑没有往穆国方向而去, 那么在这里她认识的便只有一个冷筠竹,只有可能往着这两个方向而去!
  “巴尔士先生,深夜为何来访?”冷筠竹脸上一阵困顿, 衣服也没有穿的很整齐,她伸了一个懒腰,露出自己浑身的曲线来,声音慵懒而娇媚, 直让人感叹是个人间尤物。
  不过巴尔士此时可来不及欣赏这样的美人,只沉声讲了自己的请求,要求自己的人在她这里搜查。冷筠竹却不大乐意:“你要搜查下人便罢,还要查我这冷家私宅,这样做未免有些不合礼数吧。”
  见冷筠竹如此作态,他更加笃定安玲珑他们便藏身其中,所以想了想,直接道:“冷小姐也不想咱们的合作就此终止吧。”阿斯兰的产业做得很大,对于冷家来说亦是一块肥肉。
  冷筠竹突然冷下眼来:“先生是在威胁我冷家吗?”
  巴尔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强硬,是以稍微软了一点态度,道:“是我急功近利了,若是冷小姐愿意帮忙,咱们的第一批东西,我愿让利半成!”
  “给的条件很诱惑人,”冷筠竹哼唧了一声,终于放行,“搜吧,不过我的房间,你们弱要搜的话,得是女子。”女儿家的闺房怎能让男人看去?
  “这是自然。”巴尔士颔首。
  接着他一挥手,便有属下散开搜寻,冷筠竹抱臂环胸,直接在大厅里打起了盹儿,等着他们的搜寻过去。
  约莫半个时辰有余,有属下前来汇报:“大人,并没有找到公主他们。”
  巴尔士惊讶不已:“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没有藏在这边!难道当真是直接往穆国而去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便有人来报:“大人,我们一行人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也就是说,两边都没有人了!
  冷筠竹哼了一声:“这下先生相信了吧。”说着便起了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补眠去了。
  巴尔士坐在原地良久,知道自己也不好再如何停留,便起身离开,同时又皱了眉头思索,安玲珑他们到底去了哪儿。
  其实安玲珑几个哪儿都没去,就在营帐内救火呢。谭蔚然料定了以巴尔士的性子定会出去追人,所以与其跟他玩儿生死时速,倒不如就藏在原地,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身为戎狄人的巴尔士可是不屑汉人的话的,自然不会想在救火的士兵里找人。那么,他们便藏身在救火人中,等将火扑灭,巴尔士遗憾归来之际,就是他们溜出去的最好时机!
  而如此,也忙到了后半夜,所幸的是,没有人员伤亡,那几个被他们打晕的士兵也被救了起来。安玲珑看着微微放亮的天光,算是舒了一口气。她也知道自己待不了多久了,等那四个士兵彻底清醒,或是到了白天,自己等人被认出来的几率会大幅度增加,是以现在便差不多是该溜的时候了。
  她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压低嗓子咳嗽了一声,说:“我们去找大人们禀报。”说着转身便跑开,旁边谭蔚然几人也是有样学样,一溜烟便跑了出去,小心地避开了巴尔士刚刚才赶回来的队伍,便往着冷筠竹下榻的方向而去。他们早已商定好,今日,也是冷筠竹的商队启程返回的日子,只要混在商队里,他们便可回去。
  已是归家的日子了。
  远处,阿斯兰望着几人的背影叹了一口气。他不是巴尔士,在生意场上浸淫多年,论起心计,巴尔士远不是对手,对于安玲珑几人的心思也是揣摩得了几分的,所以他才会发现这几人的踪迹。他也知道巴尔士很快就会回来,若他派人去追安玲珑,绝对能将几人拖住,继而留下。可是,他真的应该把他们留下吗?
  穆简和谭蔚然本就是穆国人,他也不赞成将两人杀了泄愤,免得激怒了穆国皇帝,让情势恶化。安玲珑呢?她是戎狄皇室,却长在穆国,穆国对她有养育之恩,他们戎狄却对她没有什么恩情,更何况她已与穆简在一起,若是留下,两人只能刀剑相向。他们,愿意吗?
  所以他犹豫了,最后没有派人去追。只是转过头,慢慢地往回走,准备好好劝说巴尔士。
  复国,可以,但干嘛要将安玲珑牵扯进来?可汗死前惟愿他的小公主平安快乐成长,不愿让她去担起这血海深仇,巴尔士的做法,是否违背了可汗的遗愿?
  于是任安玲珑一行人离开。
  安玲珑虽然受了伤,但将养了这么久,已是好了大半,并不怎么影响了行动。他们走了很一阵,便见到了冷筠竹派来迎接他们的人,随即便跟着去了最近的城池,准备换身衣服离开,并没有碰到巴尔士,想来是已经错开了。
  冷筠竹看到他们来了,打了一个哈欠,笑说了句:“可来了。”便上了马车,命队伍出发。虽然巴尔士大半夜已找过了她,但保不准他又杀了个回马枪,所以还是早走为妙。如此队伍便上了路。
  等巴尔士反应过来时,早已追不上他们了。
  “阿斯兰你,你为什么!”巴尔士听完阿斯兰的劝说,却是仍然不理解,甚至还在怪罪阿斯兰,既然找到了人,为什么不把他们留下来?安玲珑身为戎狄公主,她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就注定了她要担起这样的责任!
  阿斯兰却是极其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好友兼同袍,这人就是个榆木疙瘩,怎么都劝不过来:“总之人是已经走了,你也追不上了,还能怎么办?”
  巴尔士噎得哑口无言,原地转了几圈后突然一拍脑门子,道:“我要追到穆京去!”他一定要劝说公主回心转意!若是不行,他可以公布公主的身份,便是用强逼的方法,他也要公主站到正确的这一边来!
  这般想着,他飞一般地跑出帐子,叮嘱了自己的几个心腹几句,当即草草收拾了包袱牵了马便离去。阿斯兰追出来时,也只看见马蹄飞扬时掀起的尘土落地,人却是已不见踪影了。顿时又头痛又着急,巴尔士的想法他还能不知道?他想过没有这事一旦揭露出来引起的轰动将会是怎样的?这人,果然做事儿不过脑子!可他骑术不精,加上巴尔士离开,他必须得留在这里坐阵,免得又惹出乱子来,最后只能派出一队人,去追巴尔士,实在不行,最后也能给他擦擦屁股,补救一下。免得事儿没办成,还害了公主!
  吩咐完一连串的事,他心累地回到了副帐。先前主帐是腾出来给安玲珑住了,现在安玲珑几个也走了,还放了一把火把帐子烧得面目全非,幸好火势控制得及时,没有连累别的帐子,是以现在他也只住在副帐。
  只能希望巴尔士别惹出大事儿来。
  几日过去,安玲珑一行已经快要抵达穆国的边境,眼看着巴尔士是没办法追来的了,心下也都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穆国皇宫里。
  太皇太后正半眯着眼睛打盹儿,手上戴着金质的护甲,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旁边宫人小心地扇着风,确保太皇太后觉得舒适凉爽。
  有宫女从门口进来,手上拿着一封信,旁边伺候太皇太后的嬷嬷赶紧下来,小声地问道:“可是世子传来的?”那宫女恭谨地点点头,将信交给了嬷嬷,便退了出去。那嬷嬷脸上也是挂了一副喜色,回到了太皇太后旁边,正琢磨着什么时候叫醒太皇太后,就听见有苍老女声道:“可是简哥儿又有信来了?”原来太皇太后已经睁开了眼,盯着嬷嬷,淡淡地问道。
  “可不是么娘娘。”那嬷嬷笑开了道,说着,便将信给呈了上去。
  太皇太后接过信打开,一边看一边道:“我瞧着你比我还高兴。”嬷嬷赶紧讨好地说:“那不是替娘娘开心呢么。”太皇太后没再接下去,只是说了句:“我倒是挺好奇简哥儿和那个……安小姐怎么样了,难得还有女子没一下着了简哥儿的道。”听起来颇有兴致。
  她细细地看了下去,信的大致也便是穆简这一阵子在戎狄的见闻,不过隐去了安玲珑是公主这一段,只说为了给她治伤,多留了一阵子,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其间,倒是隐晦地提起了自己和安玲珑的事,言辞间亲昵了不少。


☆、赐婚

  太皇太后眼力老辣, 怎看不出安玲珑多半是已经被穆简缠得受不住了,似乎已经接受了穆简。她不由轻笑了一下,这简哥儿虽说不是自己的亲孙子,可也是自己从小疼宠到大的,比对穆阳还要亲近三分,如今看到他有了自己喜欢的姑娘, 不再像从前那样万花丛中过, 自然是高兴的。
  毕竟也是老了, 太皇太后自然希望自己膝下儿孙满堂, 这亲孙子穆阳连妃子也没纳一个,她早已经寄希望于穆简身上了,看见人家好不容易抱得美人归, 已经巴不得赶紧拜堂洞房给她整个小曾孙出来。
  是以,她抬了抬眸子, 不见昔日凌厉果敢, 倒是很慈祥愉悦地道:“宁亲王府世子穆简, 年少有为, 立朝正大重厚,治事经纬详明,怀才抱贤, 为国之栋梁。尚书令府嫡长女安玲珑,温柔贤惠,品性贤良,二人良缘天作, 今,懿旨赐婚。”声音似是随意,但身旁宫人听了,赶紧便退了下去,准备传这道旨意。
  总算是给简哥儿娶了个媳妇儿回去,太皇太后颇为满意地想着,又命宫人写了回信,向穆简寄去,给他一个“惊喜”。
  不过穆简还在路上,坐马车坐得屁股颠颠,还不知皇祖母已为他准备了这么个事儿,就已经有别的人先行得知了这个消息。
  “什么?!”穆阳狠力一拍桌子,显得相当震惊。一双桃花眼里隐有阴鸷之色:“皇祖母给穆简和玲珑赐婚了?!”下面的太监颤颤巍巍跪着,却不知皇上为何发这样大的脾气,只战战兢兢地点头,心里面在想怎么皇上如此称呼安小姐,是否过于亲密了些,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生怕又触动了皇上的某根神经。
  可恶!穆阳心里暗道,自己还是晚了一步。现在派人去阻止皇祖母宣布这条懿旨已经是来不及了,自己没有充分的理由,也不能去驳皇祖母的面子,取消了这道旨意。就是不知道他们两人现在如何,会不会已经……他只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恢复前世的记忆,竟不去阻止安玲珑和穆简待在一起。
  不,这已经不是上一世了!他能够阻止这一切!
  现下,得分开他们两人,不能让他们真的成婚!
  穆阳的心里逐渐冷静下来,他告诉自己,现在急不来,有过上一世的前车之鉴,他不会再把一切都毁掉。当务之急,是要找一个时机……
  想起前世的一切,他痛苦地闭眼,却觉得自己面前似乎站了那个绝美女子,巧笑倩兮地看着他,口中唤着他……
  他一定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穆阳捂着头,痛苦地喘息着,这时,他的目光落在了旁边一道拟好的旨意上,忽然想起自己答应了南疆大皇子达久和罗,赠他南疆一座桂阳小城。说实话桂阳对于他穆国远没有对于南疆重要,所以舍了一座桂阳,换来归城还是很值的。不过如今嘛……他的眸子闪了闪,随即将那卷皇诏撕裂。
  ……
  天昭二年八月,南疆斥穆国不守信约,未割让桂阳,出兵攻打穆国,来势汹汹。穆国立即派大将军聂荣康为主帅领兵支援边境,宁王世子穆简主动请缨随军,遂被命为监军,与聂荣康一同出征。
  临出发前,一卷密诏抵达大将军府,聂荣康阅后神色阴沉地走出了书房,随即望向皇宫的方向,心中思绪翻涌。
  穆简对此却是毫无所知,只是心喜终于有了报国的机会,虽说此去路远,可哪个男儿心中没有一番英雄豪情?纵使不能下场拼杀,但哪怕只是一睹热血洒战场,也足以一慰心中壮志。唯一让他觉得心中些许遗憾的是,与安玲珑的婚期或许得推迟。毕竟他如此一走,回来便不知是什么时候,快的话或许只要几个月,慢的话几年也说不定,谁知道安玲珑要等多久?是以心中极为的不舍,离开前的那几天,恨不得一直和她腻歪在一起,都快巴不得跟安玲珑住进尚书令府了。最后还是安玲珑颇为好笑地赶人,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大军开拨那日,他坐于马上,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酒楼上安玲珑凭栏而立,冲他远远地挥手,眼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61
首页   上一页   ←   61/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