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55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叫她不想放弃,哪怕是最后一丁点儿希望,她也想抓住。
  然而此刻她眼前回放起自己自前世而起的一百多年,终于相信了所谓人死之前,一生会如走马灯一样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有哥哥,有爹娘,他们在笑着向自己招手呢。好像是有什么好玩好吃的东西,要留给自己。还有洛云嫣混蛋,终于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痞里痞气,欠揍的很。而是盯着她,目光温柔而眷恋,微微笑着,终于有了人的柔情。
  她好想要奔跑过去,扑入家人的怀抱。
  她环视自己周围一圈,却发现,后面还有一个人影,在向着自己招手。                        
  作者有话要说:  我终于从小黑屋出来啦!今天更得好晚,抱歉


☆、誓约

  她看不清这个人, 却直觉地感到,这个人对她很重要。
  是谁?
  她不自觉间,一步步向着这个人走去。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走,那个人始终都离自己那么远,她怎样都无法接近。
  你是谁?她想要大喊,却怎样都发不出声音来。她奋力向那人跑去, 却只觉得好像有一阵大风袭来, 要把两人吹开。她跑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 又好像只是一个刹那间, 只见那人向她挥挥手,转身,便消散在风里。
  不要!
  她无声地尖叫, 伸出双手想要去抓那个人,手指间却觉得一片粘稠, 抬手, 才发现上面都是鲜血。这才让她想起来, 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她是真的要死了吗?可她还有那么多留恋的东西, 她舍不得离开,舍不得……
  穆简。
  这个让她觉得心动,却迟迟不敢接受的人。
  其实她最舍不得的, 是和他所共同度过的一切啊。
  如果要死,那么在她离去之前,能不能让她再看他一眼?
  你说过的,上穷碧落下黄泉, 只要我目光所及之处,定有你在。
  安玲珑的眼里渐渐开始聚焦,她抬眼,却发现自己仍是在那个黑暗的甬道里,什么都看不清楚。却听得到有人急促的步伐声,是陆靖炜那一帮人在追杀谭蔚然和萧茹涵吗?她和方承仁已经尽力了,剩下的,便是靠运气了。至于穆简,是她想岔了,他已经随陆明锡走了另一条密道,怎么可能出现在此处呢?而她,她知道自己伤得太重了,已经没有力气再走。她只会躺在这不见天日的地道里,慢慢的腐烂发臭,化为一抔烂泥罢了。
  而你,会记得我吗?安玲珑的眼睛微微睁着,却发现似乎远处有一个人似乎正在向自己奔来,那张脸……是哥哥吗?
  是穆简。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能够清楚地分辨两个人,纵然,他们有着相同的一张脸。
  是幻觉吗?她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真还是假,只觉得自己死前还能看到他,此愿足矣。于是满足地阖上眼睛。
  却听见耳边有人怒吼,在喊着她的名字,在叫她不要死。她觉得好吵,蹙了蹙眉头,想要抬手去打这个吵她的人,恍惚间却有冰凉的东西滴落在自己脸上。她无意识地尝了尝,又苦又涩,是眼泪吗?是有人还舍不得她吗?她也舍不得死啊。
  她也舍不得死啊。她也舍不得死。她舍不得死。
  安玲珑默念着这句话,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手指间紧紧攥住了来人的衣角,努力动了动。
  她要坚持,她不能死。
  ……
  不得不说陆明锡运气挺好的,所走的这一条地道正是通往外面的,走了不过半刻钟都不到,便顺利地除了地道,来到了行宫的前门。陆靖炜先前为了隐蔽,埋伏的人手都聚集在行宫的后门处,是以前门这里并没有刺客。陆明锡很安全地逃离了此处,还顺便遇上了几个公子哥儿,个个都是全副武装。
  那些公子哥儿看到他们的太子殿下灰头土脸地从地道里爬出来时,还是挺惊讶的。当然,陆明锡看到这几个公子哥儿时不由比他们还要惊讶:“你们几个,打扮成这样来行宫干嘛?”
  阿斯兰和穆简通通沉默着,早已魂飞天外。
  几个公子哥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支支吾吾不说话,反而去问陆明锡:“太子殿下……您……您这是……”
  陆明锡没好气看着这几个公子哥儿,心里的愤怒几乎就要爆发出来,不由加大了音量:“说不说!”
  这时又有几个士兵打扮的人冲了过来,护卫在几个公子哥儿的身后,略带敌意地看着陆明锡三人,显然是不认识他们的模样,直接大声询问着其中一个领头者是不是要攻击眼前三人。那被询问的公子差点没被吓尿,劈手就狠狠打了一下那问话的士兵,哆嗦道:“打什么打?这是太子殿下!咱们是来剿匪的,又不是来造反的!”说着讨好看了看陆明锡,嘿嘿笑了一下。
  “剿匪?剿哪门子的匪?”
  那公子哥儿又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问道:“太子殿下您不知道?最近这京郊发生了好几起杀人案,似乎是一帮劫匪干的,咱们……这不就是剿匪来了吗?”
  陆明锡嗤笑一声:“知道是知道,不过来剿匪用得着这么大阵仗?我有下过令让你们来剿匪吗?真是辛苦你们了。”就这几个纨绔子弟?他还不知道?这剿匪的任务怎么剿也轮不到他们头上。
  “不辛苦不辛苦,为您和陛下服务!”那领头的公子哥儿立刻挺直了身体,条件反射般回答道,出了口,看见太子殿下的黑脸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什么瞎话,唉,真是跟文兄混久了,这说话也不经过脑袋了。他左右四顾了自己几个兄弟,随即苦着脸道:“殿下,这,这说来实在话长了,我们几个这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您给个时间让我们组织一下语言呗。”
  “哼。”陆明锡冷哼一声,多少有些不买账。正想将事情来龙去脉问个彻底的清楚再说,穆简却突然打断了他:“你们几个立即护送太子回宫。”说着便又想飞身回了密道,却被阿斯兰给拉住。陆明锡还蒙着不知道穆简这是干嘛,还是阿斯兰叹了口气:“想必世子是还不放心安小姐他们。太子,您先回宫吧,这里的事情由我来帮忙处置。”说着便让那几个公子哥儿让了一匹马出来,又拨了好些他们的府兵,护送陆明锡回宫。
  而穆简皱眉看着阿斯兰,问:“你这是干什么?我要去找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跳得厉害,总觉得陆明锡这边一切虽然顺利,但是安玲珑那边呢?是不是会遭遇什么危险?陆靖炜一个人都没有找到难道会就此善罢甘休吗?不,不可能的!
  阿斯兰温声道:“世子你一个人杀回去定然是不安全的,不如让这几位公子与其府兵与你一路,来得更安全一些,毕竟只你一个人,若是遇上一群刺客,恐怕也很难有所建树。”
  阿斯兰的话说得在理,穆简略一沉吟便一点头,只是说道:“要快些。”阿斯兰点点头,立即着手安排了这一切,让那几个公子哥儿回去多带些人来,再一同出发。这几个被太子殿下当场抓包的公子哥儿想在太子殿下跟前的“红人”多露个脸,将功折罪,自然是十分的配合,不消片刻便集合了一批人马,随着穆简向里面攻去。
  穆简自然是一马当先冲在了前面,同好几个药人刺客缠斗后终于发现对这些刺客须一刀毙命才行,下手也是稳准狠,不出一会儿,便率先脱离了包围圈向着安玲珑他们所走的那一条密道而去。待他杀至那一处时,发现这宫室里一切都显得乱糟糟的,而一个黑梭梭的洞口正敞开着,他心道一声不好,便知安玲珑他们果真是被发现了,当即就跳了进去,飞速地追了上去。
  他追了一阵,闻着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儿,心头的不安感越来越重,尤其是在他见到已经不知死活的方承仁时,心里便知,安玲珑很有可能也遭到了毒手。
  可是当他看见倒在血泊里的安玲珑时,心还是皱缩成了一团,痛得人难以呼吸。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看见她还微微睁着眼睛,心头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知道她还活着,就比一切都好。他轻轻地喊她的名字,却见她的眼睛里透出光芒,随即缓缓、缓缓地阖上,不由再次心慌。
  此刻他已顾不上别的,只是胡乱点上了几个穴位为她止血,便已不敢再做其他,连碰一碰都不敢,生怕触到了她不知名的伤处,对她二次伤害。
  可她迟迟不再睁眼。
  “安玲珑!”他嘶喊着,“你起来呀!”仿佛整个甬道都在回荡着他的吼声,可他一心盯着的人儿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一个已经破碎的瓷娃娃,所有的美丽都消失在她已经苍白的外表之下。
  他不由滴下泪来。
  说好的自己保护她呢?如今她重伤成如此,或许已经死了,而他却几乎完好无损,只是身上多了几个小小的口子,让他怎么能说是自己保护她?还有昨日对她说的话,只要她目光所及之处,定有他在。她可曾在面对敌人时,往四周看上一眼,渴求有他的存在?可是,他不在。
  昨日才出口的誓约,今天就已飞散成灰。
  “你……你醒醒啊……”他呢喃着,痛苦地将脸埋进自己的双掌之中,手指插进发间,无意识地搓揉着,剩下的话几乎破碎开来,“算我……求你……醒过来好不好……”他的声音已经嘶哑:“好吗?答应我,好不好?醒过来……”可安玲珑仍然闭着眼,神情似安详,却又有几分痛苦纠缠。
  好像一切都在昭示着什么。可穆简不敢相信,亦不愿相信。                        
  作者有话要说:  懒癌作者这次在进小黑屋前已经设置好存稿箱!
  突然想到了婉妃、陆靖炜和陆云青的一个段子~
  婉妃:皇上恕罪!臣妾是被强迫的!
  陆靖炜:父皇!儿子错了,您就饶了儿子吧!
  陆云青(沉默半晌):来人,去把二皇子给我拖走!秽乱宫闱的大罪,还敢求饶!
  吕公公:陛下……这婉妃给您戴了绿帽子……您准备怎么办?
  陆云青: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留仙

  直到他感觉自己的袖角被人拉了拉。
  顺着触感看去, 是一只白嫩却沾满鲜血的手,紧紧拽住他的衣角不放。她还没死。这个认知撞入了穆简的脑海,喜得他几乎不敢相信,他慌乱地去碰她的手,又不敢用力过猛,一时间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也没有空隙去感到有另一阵脚步的接近。
  他想抱起安玲珑带她去救治, 却又害怕无意中再伤到她。若是去请人, 他又不愿意离开她, 害怕她再受到什么伤害。毕竟外面打斗正乱,万一有刺客闯入这里把她伤到又怎么办?正当他乱想之时,却听见另一声悲呼:“夫君!”
  是萧茹涵和谭蔚然返回这里了!
  萧茹涵有蛊虫做眼睛, 又心系丈夫,自然是第一眼见到了同样倒在血泊里的方承仁, 悲呼了一声之后当即扑了上去。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去探他鼻下, 却发现方承仁早已停了呼吸, 眼看着已经是没救了。而谭蔚然要冷静得多, 先是看到了穆简正跪在安玲珑面前,不由也是惊呼了一声,随即问道:“玲珑姐姐她怎么样了?”神情颇有些紧张。
  穆简却并没有开口, 一是他也不确定,二是此刻他不想理会别人。一时间,黑暗的甬道内只有萧茹涵抱着自己丈夫呜呜的哭声响起。
  不知过了多久,萧茹涵的哭声终于停了下来。她伸手, 将方承仁尚未合拢的眼睛给闭上,温柔地亲吻了一下自己丈夫的嘴唇,泪珠子却仍像是断了线一般地落下,怎么都停不下来。此刻的她又悔又痛,其实当方承仁决定留下断后时,她已大概有了预感,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之时,她却还是承受不了,既然要死,为何不是她夫妻二人共赴黄泉?而是……她转头看了一下安玲珑。
  其实萧茹涵实在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她此刻也没有心情再顾别人。只是她一想到如果和方承仁一起走的人是安玲珑不是她,她的心中不由泛起一种嫉妒,她不允许是别人和自己的夫君共死!更何况……她又瞥了一眼自己旁边一只金色的蛊虫。
  想到这里,她握了一下拳头,强行逼迫自己不要再哭,而是擦擦眼泪,走到了安玲珑旁边,问:“她还有气吗?”
  穆简没有回答,无法,萧茹涵只能自己再上前,捏住了安玲珑的手腕。
  “你干什么!”穆简转过头去,冷声质问道。
  萧茹涵毫无表情地回看了穆简一眼,眼睛还红红的,却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冷厉:“别碰我,或许她还有救。”脉搏还在,只是异常的微弱,那么,这蛊虫还有用!这般想着,她盘腿坐下,口中默念着什么东西,手指舞动,又向着安玲珑一指!
  那金色的蛊虫缓缓蠕动着,爬入了安玲珑的口中,接着便消失。
  那蛊虫一消失之后萧茹涵便睁开了眼睛,道:“这药蛊能暂时吊着她的命,不过只有三个时辰的时间,若这三个时辰过去,还没有救治之法或是别的续命物,她一样会没命。”声音不由也冷漠下来,师兄交代的事她已做到,安玲珑的命她也暂时保了下来,此刻她是真的什么都不想再管,她累了。
  闻言穆简一把抱起安玲珑便要往回走,陆明锡是太子,他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最好的大夫为安玲珑治伤!
  可走到一半却迎面撞上了寻过来的阿斯兰。阿斯兰一看见被穆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55
首页   上一页   ←   55/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