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54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仁站在旁边没有说话,他自认从没有主动站在陆靖炜的阵营里过,叛徒二字也不过无稽之谈,一句多的话也不愿跟陆靖炜讲,只是默默摆出了迎敌的姿势,用自己的动作宣告了决心。
  “哦,是吗?”陆靖炜不为所动,“不过也没关系,把你们杀掉我也算值了。”其实他还是不大相信陆明锡不在这里,但哪怕是真的,被禁足的这几天来田风发动了自己手下的其余势力,竟意外查出了穆国使团同陆明锡有合作的事,还有方承仁,也害得他功亏一篑,眼下他也是恨毒了这几人,对他来说,是早巴不得眼前人去死了,是以能杀掉几个便是几个,哪怕没有陆明锡也无所谓。
  说罢,他唰地拔出剑来,直往着安玲珑的方向刺去。方承仁一个箭步上前,便挡在了安玲珑的身前,与陆靖炜缠斗起来。两人武功也只在伯仲之间,是以一时半会儿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过方承仁这边还有一个安玲珑从旁辅助,一时间竟还占了上风,在陆靖炜身上留下了些许伤痕。
  不过很快这样的情况便发生了改变。在安玲珑一个鹞子翻身脱离了陆靖炜的攻击范围后,陆靖炜后面的一群药人刺客追了过来,还有一个领头的黑衣人。
  其实田风养的药人不是很多,约莫八十个左右,毕竟药材珍贵,时间也有所限制。而此次刺杀派出来了五十个,而追踪到密道里的只有六个,但也足够为安玲珑和方承仁造成威胁了。
  安玲珑两人却是不知道这些刺客都是药人的,只知道事情有些古怪罢了。是以当剩下七个人围住安玲珑时,她的心中也不免有了一丝惧意。指间的银针都是淬了毒的,却不知道对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用。
  田风练出来的药人神志极低,只能靠着那些黑衣人的驱使行事,是以黑衣人稍稍后退了半步,嘴里含着一只哨子,通过它来控制这些药人的行动。而在安玲珑看来,这个黑衣人在一群刺客中的领导地位是很明显的,俗话说擒贼先擒王,自然是要对着那落后半步的黑衣人下手了。是以她先是左右两闪避过药人刺客的袭击,接着一脚反蹬在身后药人身上,借力在空中停留了一瞬,接着毒针便向着那嘴含哨子的黑衣人而去!
  那黑衣人左躲右闪,可终究还是没有完全避过,肩膀上中了一针,毒性立即发作。不过安玲珑事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场袭杀,是以银针淬的毒不算很烈,并没有使人速死。那黑衣人中毒后嘴里一声闷哼,脸色随即开始发青,没有办法再吹响哨子,一时间那些药人刺客也停了下来。安玲珑看准空挡便从一个刺客手里夺来一柄短刃,一刀向着那药人心脏处扎去!
  噗嗤!
  是利刃入肉的声音,但随即安玲珑便感受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因为这药人的肌肉组织似乎极为紧密结实,一刀下去还不能穿了个透,她正咬牙准备再往里面推送刀刃之时,却忽然听见一声尖利的哨响。
  那本已脸色青黑眼看着就要倒下的黑衣人,此刻竟又完好无损地站了起来!
  而那些药人刺客也有了动作,不得已,安玲珑只好抽出匕首,反身躲开身后刺客的袭击。她立即意识到恐怕是那个名字叫做田风的人在这些人身上做了手脚,才让他们不惧毒素,是以立刻放弃再射一轮银针的想法,改为用那柄短刃与人肉搏。
  原先是六个人围杀她,可先前那被她抢了匕首的药人心脏处已经有了破损,是以动作渐渐缓慢下来,安玲珑看准时机再补上了一刀,那药人晃了一下,随即倒地。
  终于解决了一个。
  安玲珑擦一擦溅在自己脸上的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虽然她已经杀掉了一个药人,可她的体力已经消耗了大半,尤其是她已发现这些药人似乎不会觉得疲惫,受了伤也完全不影响他们的动作,而她想要在他们身上制造一个伤口都已是颇为的不易,又何来的以一敌五?
  难道真的要栽在这里了吗?不,她不能放弃。
  为今之计,便是利用她体型的纤小灵活来与这些刺客缠斗,之后便是等待方承仁与陆靖炜那一战有了结果,便可知谁胜谁负。心中有了方案,她也不再摇摆不定,只一心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与药人们周旋起来。
  而另一边,谭蔚然与萧茹涵急速奔跑着,两人都跑了相当一段时间,体力消耗的厉害,额上有大滴大滴的汗珠滑下,可她们仍不敢停下。尤其是萧茹涵,她在奔跑之余还要动用蛊虫去探路及干扰那边正在战斗的刺客们,心力损耗过甚,是以嘴唇都已经开始泛白,整个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萧茹涵,你还好吧?”谭蔚然有些紧张地抓了抓萧茹涵的手,颇有些担心地问道。
  萧茹涵喘着气,勉强道:“没事,还死不了。”随即又多少有些担心地回望了一眼,虽然她什么都看不到:“也不知夫君他们如何了。”
  “现在你还有心思顾着后面的人?”谭蔚然语气冰凉而冷酷,“先顾着自己吧,我们早一点出去,才能为他们多带来一点希望。”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上了夹子,说真的不论是订阅还是收藏都有些不理想,但是还是非常感谢看了这章的小天使们!你们的订阅和评论都是对我最大的鼓励!虽然《玲珑计》的成绩不怎么好,也有许多的缺点,但是我会努力将它写得更好,也一定会好好把它写完的!鞠躬!


☆、走马灯

  虽然知道谭蔚然说得有道理, 可是萧茹涵还是忍不住地道:“你怎么忍得下来?”有人正在为了她们而拼死作战,她的心里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儿的担心吗?
  “别说话了,免得……浪费体力。”谭蔚然却转移开了话题,累得话也说不连贯了。
  萧茹涵抿了抿唇,不知道谭蔚然心里是怎么想的,只觉得她实在太过理智, 已经不近人情。而就在此时, 她突然觉得心头有一根弦崩开——她控制不了留在安玲珑处的蛊虫了!
  当然, 不是说安玲珑就一定是遇到了危险, 导致那群蛊虫都死掉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她们已经跑出了一段的距离,所以她才对蛊虫失去了控制。不过不管怎么说, 她此时已经完全无从得知安玲珑那边的情况了。此时她只能管好自己,埋头往前奔跑。
  两人跌跌撞撞跑了一阵, 萧茹涵突然开口:“等等!”然后立即停了下来, 谭蔚然是知道萧茹涵有能耐的, 是以还算是信赖她, 此刻也停了下来,没有说话,只是捏了捏她的手, 表示自己的问询。
  萧茹涵突然在周围摸索起来:“似乎这里,就是出口。”
  谭蔚然往前走了几步,发现前面并不是甬道尽头,而仍是漫长无边的深邃的黑暗, 不由疑惑开口:“可是我们分明没有走完啊。”
  “我也不知道。”萧茹涵跳了起来,试图敲一敲甬道的顶部,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她感觉到了。
  先说安玲珑这边吧,本来还有着蛊虫的干扰,她也只是闪避,躲起来倒还算是比较轻松,可是却没料到那些飞舞的遮盖敌人视线的蛊虫却似突然失去了控制,嗡嗡乱舞了几下,便纷纷落地成灰。她不由浑身一紧,只觉得压力顿时变大,躲闪顿时也显得吃力起来,可在短暂的紧张之后,心里面却蓦然轻松了许多,因为蛊虫的失去控制,或许正是说明着萧茹涵已经逃出了相当一段的距离,若是如此,那她们逃出升天的可能性就加大了许多,而只要自己支撑足够多的时间,或许也能捱到援军到来。
  这般想着,她也骤然提升了许多力气,与药人刺客的周旋也越发灵活起来。
  约莫如此躲闪了又半刻钟,安玲珑这边尚且没什么,却是方承仁一个不小心露了破绽,被陆靖炜抓住了机会,狠狠一掌拍了上去!
  噗!轰!
  方承仁吐了一口血,重重地往后摔在了地上,陆靖炜登时冲上前去,举剑便要刺在方承仁的身上!
  “小心!”安玲珑惊叫一声,又是在一个刺客劈来的长剑上一蹬,反身便向着方承仁的方向飞来,捏紧了手中匕首便往陆靖炜后背露出的空档狠狠扎下!
  方承仁也横剑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陆靖炜此时已是腹背受敌,不得已只能收回要刺向方承仁的长剑,回身一个横挡,又一脚踢开安玲珑,再转回方承仁这边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攻击时间,让方承仁一个打滚躲开,又站了起来与他继续打斗。
  安玲珑受了一脚,又向回飞去,气息有些不稳,竟被那些药人抓住了空档,匕首狠狠地刺下来,她抵挡不及,左手手臂上顿时被划出了一个寸长的伤口,有鲜红的血液流了下来。虽然如此,她仍在调整好气息之后便又冲了上去,与那些药人纠缠在一起,只是略微不同的是,这次她刻意控制了自己的步伐,且战且退,慢慢往后面,即陆靖炜的方向逼去,这样对她来说也会更为的轻松一些。不过即便是如此,她的身上也添了不少的伤口。方承仁还要凄惨一些,已经连吐了好几口鲜血,模样格外的狼狈。
  而正在两人节节败退之际,他们身后的甬道深处,突然有了一点亮光。
  “不好!”陆靖炜叫了一声,这才意识到这安玲珑和方承仁两人只是留下来殿后的,而他们中早有人先逃跑,此时定是那前面的人找到了出口,是以才有了这一点光亮。这样的认知实在是让他恼恨极了,万一陆明锡就在前面先行跑了怎么办?是以他一脚踢在了方承仁的身上,飞身就想去追着那光亮而去,却被倒地的方承仁拖住了一只脚,死命地拽住不放。
  方承仁哪里能放手?后面的人是萧茹涵,是他的妻子,他若放了手,岂不是让萧茹涵羊入虎口?更何况当他决定留下来殿后时,心中早已存了死志。“滚开!”陆靖炜又狠力踹了一脚,挣脱着便向着光亮飞身追去。
  方承仁最终还是被一脚踹开。“不!”他凄厉喊了一声,翻身起来便想要顺着甬道追去,却被那由黑衣人控制着的药人刺客分出两个来瞬间缠住,已经受了伤的他实在是挣脱不开身,只能眼睁睁看着陆靖炜远去。
  原先那黑衣人本来是没有看见陆明锡的,以为陆明锡并不在此,是以倒还不是很着急,游刃有余地与安玲珑缠斗,不急着将她杀死,可此时见到那一点光亮,知道后面还有人,登时也不敢再有所懈怠,全力控制着这些药人刺客攻击安玲珑和方承仁两人,同时又分了一人随陆靖炜离开。
  如今安玲珑和方承仁都是以一对二。方承仁还稍微好些,虽然受了伤,但到底还有高深的内功作底,虽说不是游刃有余,但还能勉强应付。但安玲珑面对算得上是全力爆发的两个药人,却是有些难以支撑,加上先前已经消耗了大半的体力,与两个药人交手不过片刻,便又添了几道新伤,人也是节节后退,眼看着已是败局注定。
  而正在她心神不稳之际,不知踩到了什么,竟然脚下一滑,整个人顿时站不稳,准备抵挡药人砍下来的刀剑的匕首竟落了个空,只能眼睁睁看着长剑向自己劈来而无法躲闪。
  噗嗤!
  是刀剑劈入血肉的声音。
  安玲珑微微瞪大眼,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意料之中的疼痛。她微微低头,却看见有人横在自己身前,正是方承仁!刀剑劈入他的身体里,鲜血跟着涌了出来,却因为光线太暗而让人有些分辨不清,一时间安玲珑只觉得自己触到了一片极为粘稠的液体,却迟迟不敢肯定这是血。她有些想不明白,怎么方承仁跑来替自己挡了刀?
  她只听见方承仁断断续续说:“就当……是我的……道歉吧。”说着便晕迷了过去,没了声息。
  他的意思是……为那次地宫之行的道歉?
  安玲珑脑子还来不及反应,却先看见了又有药人围了上来看见她就是一劈。她条件反射地一滚地站起来躲开,却忽略了原本对付方承仁的那两个药人此时已得了空,从她的斜后方突袭而来!
  这次安玲珑却没有来得及躲开。只是轻巧的一声“噗嗤”,刀子没入皮肉,再是极为利落地一抽刀,便有汩汩鲜血冒出。随着一道血线划过,安玲珑也终于站不住脚,剧痛弥漫浑身,再也使不出力气来。扑通一声,她也便软倒在了地上。气息越来越弱,眼看着就要断气。
  而那黑衣人也没有兴致再为她补上一刀,反正已经是要死不活的人了,何必浪费时间呢?是以他一声哨响,便与这些药人向着那甬道深处的光亮追去。
  徒留安玲珑与方承仁在原地。
  安玲珑眼睛还微微睁着,眼角处洇出一点水痕,只觉得自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耳边却似乎听见自己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接着便是浑身的剧痛。痛得她想要喊叫,想要哭泣。可现在她连痛呼一声的力气也已经没有。她是要死了吗?可恶,她还没有找到哥哥,怎么能就这么死了?不过若是这么死了,她是不是也能够逃离洛云嫣混蛋的控制,重入六道轮回,开始新的一切?
  可是,她不甘心呀。
  眼下哥哥还没找到,家族的覆灭也还不知道原因,她已经是这世上唯一记得这一切的人了。若是就这么简单遗忘,她又怎么对得起父母和哥哥?
  还有这一世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有关心疼爱自己的养父母,有如王瑶嘉谭蔚然这样的好友,还有含蕾含蕊这样忠心的丫鬟。她有自己的产业自己的势力,和前世如同其他大家闺秀一样枯燥无聊的生活截然不同,她也有了自己新的人生。这都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54
首页   上一页   ←   54/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