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46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吗?”陆靖炜手抬了抬,似乎还想有所动作,余光却瞟到了萱贵妃的贴身宫女神色匆匆而来,又把手放下,笑容也变得彬彬有礼,“怎么,找婉妃娘娘讨教一些音律方面的知识都不行?”
  显然也是看到了萱贵妃贴身的宫女,婉妃一颗心也算慢慢回到了原位,稍稍退了一步,松了一口气道:“自然是可以的。”说着又向陆靖炜福身:“还请二皇子稍等,本宫回去拿琴来。”说着转身便走,脚下步履匆匆。
  陆靖炜见了,并没有跟上去,而是站在原地,冷着脸等萱贵妃的宫女过来。
  那宫女到了,见二皇子脸色不好,心里咯噔一声,却仍是低声对着陆靖炜道:“二皇子,娘娘有东西忘了让您拿走了。”说着就递上了一个香囊。
  陆靖炜接过香囊,问:“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要说的。”脸色仍然不好看。
  宫女只道:“娘娘说,若二皇子已知晓奴婢要说的话,便不用再多嘴了,只是还须二皇子……注意着自己的身份。”说着便又匆匆退去。
  陆靖炜将香囊揣进怀中,思索了半晌,仍是冷笑一声,跟着婉妃便去了她的宫室,身边一个人都没带。等婉妃抱着琴出来时,他立即就拥上去,低声笑道:“婉婉。”婉妃又横了他一眼:“连婉妃娘娘都不叫了。”先前的倨傲仍在,不过却多了一分女儿家的小意。她又低声问道:“皇上呢?在贵妃娘娘那儿?”
  “若非如此,我又怎敢来找你?”陆靖炜道。
  婉妃推了陆靖炜一把:“好了,别抱了,我要奏琴了。”
  陆靖炜状似不满:“有我在你还要弹琴?”说着便俯下头去,想要亲吻她的发髻,却被婉妃躲开:“我可还是你父皇的妃子。”
  “父皇的又如何?他老人家总有一天要……”说到这里他闭了嘴,接着又漾开一个痞气的笑容,“到时候,你还不得依靠我?”
  “去你的,你现在可还不是太子呢,”婉妃轻啐一口,随即好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我们这么不明不白的,在人前还要装成那一副样子,连你母妃都不知道我们已经……这样的日子,可还要过多久?”说着她抚上了自己的心口,多少看起来有些担心,却又有了一种西子捧心的别样娇羞。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前面断更了两天……
  之后应该不会这样随意断更的,如果因故请假,我会挂在文案上向大家说明的


☆、师兄

  “先这样熬着吧。”听闻此言, 陆靖炜也是叹了一口气。
  婉妃靠进陆靖炜的怀里,却没有说话。
  她其实不是很得圣宠的妃子,只是碍于身份,陆云青才给她一个妃位。婉妃全名韩婉儿,是冒国的一个庶出公主。在冒国她也不算很得自己的父亲喜欢,才被送来和亲, 陆云青看在冒国的面子上收了她, 却并不是很宠着, 不过表面上的东西都还是维持着。韩婉儿不得宠, 纵然仍是年轻貌美,但也是郁郁寡欢,常坐在御花园的凉亭里面奏琴, 有一次便碰见了陆靖炜,对方以讨教琴技为名认识了她, 这一来二去的, 两人就勾搭上了。
  不过此事连萱贵妃也不是特别清楚, 她只以为自己的儿子有那个心思, 却没想到两人早背着她在一起了,否则非得被自家儿子气晕过去。
  谁让陆靖炜从小就是被这么娇宠着长大?行事非但嚣张,连自个儿老子的妃子都给惦记上了。不过两人暂时还没有突破最后一步, 非是陆靖炜不要,而是韩婉儿不给,她还不够相信陆靖炜,偏说是要等到他继承太子那一日才行。这把陆靖炜可给憋得, 心想着迟早有一天得连本带利地给要回来。
  眼下两人温存了一会儿,韩婉儿才红着脸退出了陆靖炜的怀抱:“你还不走吗?真要向我讨教琴技?”
  陆靖炜这才回过神来,邪笑着拉过韩婉儿对着红唇就是一通深吻:“算了,近日事多,等我处理完了再来好好看你,到时候你可给爷准备好了。”说完便也大步离去。只剩韩婉儿一人在室内,为他那一通浑话羞红了脸。
  皇宫内发生的事先不提,珍味轩里的一顿饭局也算是到了尾声。陆明锡得到了承诺,也知道了穆国的使团即将到达,心情终于明朗起来,是以倒是很愉快地离开。穆简这边也是酒足饭饱,见陆明锡已离开,才起了身回到客栈。
  这边安玲珑仍是疑惑地很:“既然有使团,那为什么我们要先走?”
  穆简咳嗽两声,掩饰尴尬道:“这个……侦查敌情嘛。”难道他要说这样他们才能多出些相处的时间?
  “那现在咱们干什么?”
  “让珍味轩的人多收集些情报吧,剩下的,就是等。”
  当夜,穆简的身体就发作了,是以后面两天,安玲珑跟穆简都没有再出门,安安心心在客栈里等待着使团队伍的到来。
  穆阳派过来的使团中,主要都是一些负责外交事宜的官员,都是用来应付明面上的事情。而暗中嘛,除了少数暗卫伪装成普通侍卫一路随行,就还有一个谭蔚然充当一下智囊团。另外,还有个吵着要来凑热闹的文轩。
  不过,安玲珑看见谭蔚然的时候,还是挺惊讶的:“怎么只有你一个人?”穆阳也太信任谭蔚然的能耐了吧?
  谭蔚然努努嘴,阴测测笑道:“怎么,怀疑我的能力?”
  “哪有。”话是这么说,安玲珑心里倒也是这么想的。谭蔚然虽是女儿身,但天生有一种政治的敏锐度,又有野心,不会故步自封,充满了突破力,其实派她来是再合适不过的,只是没想到穆阳也有这个魄力,只让她一人来便足以。
  “陛下说了,这件事要是办得好的话,他就许诺我,让我可以入朝为官!”谭蔚然原先是想要掌控整个国公府的,但若是穆阳允她入朝,她的满腔才华抱负有了更广阔的挥洒的天地的话,谁还在乎那么一个国公府?是以谭蔚然整个人都充满了干劲儿,拉着安玲珑就往里面走,“你们搜集的情报呢?在哪儿?给我看看。”
  见谭蔚然整个人都似活了起来,不复初见时一股阴沉沉的味道,安玲珑也不由笑了,拉着谭蔚然便上楼去了自己的房间。只是上楼梯时,谭蔚然转过头来,给了穆简一个挑衅地笑容。
  穆简见了,莫名奇怪。却不知谭蔚然到这儿,除了是要帮他,也还听了穆阳的话,要尽量拦着他跟安玲珑接触,这才是两人交换条件的全部。
  负责外交事宜的官员还在忙,眼下来了的就是谭蔚然,还有一个文大爷。
  文大爷依旧那一身奇葩打扮,脖子上还挂了一串贝壳链子,涂得花花绿绿,走起路来相互碰撞地叮当响。他一见穆简,当即大喝一声就往穆简身上跳,不知道是不是也收了穆阳的好处要多为难一下穆简。只是可怜了穆简内力尚未恢复,被扑得一个踉跄,差点给摔下去才接住了人。
  总之,这四人是在客栈里面住下了。
  晚上,穆简没了内力,精力也跟着有些不行,没再去骚扰安玲珑,早早就睡下了。安玲珑和谭蔚然在一起彻夜研究情报,只有文轩,还在外面花天酒地,说是一解秦楼楚馆姑娘们的寂寞去了。当然,这个说法得到了其他三人的不屑,不过文大爷确实是走了还没回来。
  二皇子府的后院内,一处单独的小楼。
  此处并无下人,只门口两盏灯笼幽幽映着光,照亮了周围一片空间。楼内第二层的房间里还有烛火光芒,里面的人似是还没睡,有女子猫儿似的呜咽飘荡,又有男子的细语安慰轻响。
  “没……什么,茹涵,不过一次失败罢了,就算……不能解开,我也没什么。”方承仁低声说到,只是额间有细密的冷汗冒出,看着很是一副痛苦隐忍的模样。
  萧茹涵抽泣着不住摇头:“是我……太无能,没办法帮你解毒。我曾以为……师傅教我的东西已足够我行走天下,却没想到,连我的夫君都救不了……”
  “怎么,连师傅都开始怨起来了?”一道戏谑笑声自外面传来。
  萧茹涵霎时抬起头来,一脸的泪痕未干,眼神中有着一丝不确定,她轻喝一声:“谁!”纤指一抬,便有飞虫起,急速往外面而去。
  啪。
  飞虫落下。又有叮叮当当似是珠玉碰撞的声音。
  有男子嗓音如玉:“怎么,连师兄都不认识了?”
  吱呀一声,原本紧闭的窗户缓缓打开,却半晌都没有动静。当方承仁都忍不住好奇想要上前去察看时,萧茹涵却摁住了自己夫君的手,摇摇头。果不其然,就在下一秒,窗子外的一片空无一物的黑暗中,缓缓垂下一个脑袋来,还晃晃荡荡的,看着很有些渗人。那脑袋上面的脖子好像还戴了什么东西也垂下来,跟着晃得让人看不清他的五官,只隐约可见那张脸上的灿烂笑容。
  “惊喜!”那人怪声一笑,说是惊喜,其实惊吓还差不多。
  不过萧茹涵显然是习惯了这种“惊喜”,所以没有什么反应,倒是旁边的方承仁被这个打扮给吓得险些捂住了胸口,有些接受无能。
  “叛徒。”萧茹涵小声嘀咕道,语气有些恶狠狠,却难得露出一点少女的娇憨。
  那人“嘿”了一声,用手攀住檐顶,一个翻身便跃了进来,一张脸倒是白白净净俊美如神祇,可惜那一身装扮实在是辣人眼睛,脖子上挂了一串贝壳项链,不知道涂了什么颜料,反射着烛火的光,一闪一闪的很是扎眼。
  “我怎么就叫叛徒了?”男子颇不服气道。
  “不尊师命,你不是叛徒是什么?”
  “师傅又没说我必须听他的,再说他老人家都驾鹤西去了,你就别往我头上扣这么个帽子,扰他老人家泉下安魂了行不?”
  都是狡辩。
  萧茹涵撇撇嘴,强忍着一个字都不说。只是白嫩的脸颊上泪痕未干,看得人一阵心疼。方承仁勉力下床,想要搂住妻子,又警惕地看向男子,觉得那张脸有些熟悉,片刻后终于想起来,惊声道:“你……你是穆国的那个武试参赛者!”只是名字叫什么却有些不记得了。
  男子一挑眉毛,脸上笑嘻嘻的表情与方承仁印象中的冷面冰山并不相符,颇为嚣张地道:“诶,答对了,我正是你文轩文大爷是也!”语罢又自恋地摸摸自己的下巴:“本大爷果然英俊到了让人过眼难忘的地步啊。”
  原来这萧茹涵的师兄竟然是文轩!
  “谁是你文大爷!”萧茹涵愤愤盯着文轩,手一抬,向着文轩的方向一指,四面八方登时有飞虫扑来,速度也都不慢,个头大得几乎能看见它们狰狞的表情,张着嘴似乎是想要狠狠从文轩身上撕下一块肉一般。可文轩只是几个闪退,便躲开了虫子的突袭,他竖起一根手指,左右摇摆着,依旧是嬉皮笑脸地道:“师妹,一上来就要和你师兄亲密手谈?就不担心你的这些小可爱会被我一不小心咔嚓了?”
  萧茹涵冷哼了一声,知道自己打不过文轩,也没有再逞强,一招手那些飞虫便隐匿而去,接着终于没有动手,只是寒声问道:“你来这儿干嘛?”
  文轩赶紧凑上去,一甩自己一头的麻花辫,欠揍道:“你猜?”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准时更新啦
  明天18:00正常更哈


☆、以蛊攻毒

  萧茹涵默默盯着文轩看了三秒钟, 随即转开头,准备扶着方承仁先去睡了,显然是准备当自己这个师兄不存在的样子。
  “喂喂,我好心来探望自己的妹夫,你就这么对待我?”文轩又上前两步,颇为不满地嚷嚷着。
  萧茹涵转过头看他:“你有办法治好承仁?”
  “没有。”
  “那你可以走了。”
  “……”
  “好了说真的, ”文轩继续凑上去, 双手撑在一张桌子上, 眼里终于有了一点认真的神色, “你真的决定了要帮二皇子?”
  “不然呢?”萧茹涵神色如常,继续服侍着方承仁,却显出些无奈与妥协。
  “你就这么看重他?”文轩指指方承仁。
  “是, ”萧茹涵的神色看起来很平静,“我遵从师傅的想法, 唆使他去对付云岩将军想要保护的人, 反而惹来了杀身之祸, 他没有放弃我, 我又怎么能放弃他?”说到这里,她的眉目温柔起来:“我爱他。”
  方承仁也不免动容,回握住妻子的手, 看样子是很想说些什么,文轩却一个闪身,来到方承仁旁边,抬手一个劈掌, 方承仁颈后一痛,便晕了过去。
  “你干什么?”萧茹涵大惊,立即抓住文轩手腕,眼神凌厉而防备,像一只护犊的母狮一般,牢牢守在方承仁旁边。
  文轩无奈动动手腕,耸耸肩道:“帮我这妹夫看看啊,说不定你亲爱而又伟大的师兄还能想些办法,嗯?”
  “你之前不是说没办法救他吗?”
  “逗你的不行啊?”
  萧茹涵立即抬手狠狠打了一下文轩,眼神恶狠狠中又带了期盼:“那你快帮他看看。”
  “我得先问问你,”文轩一边将手搭上方承仁的腕脉上,一边转头看向萧茹涵,“要是我真有办法治好他,那之后你准备怎么办?还要帮着二皇子?”
  “听承仁的吧,”萧茹涵想想道,不过语调略显冰凉,“但是我想我和他都不愿意再帮着陆靖炜了。不过你若是真的能治好他,算我欠师兄一个人情!”她已许久没有叫文轩师兄了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46
首页   上一页   ←   46/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