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40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剩下三国之人一听,立刻警觉地后退一步,不过想想,现在地牢外全是穆国的人, 唯一还算有攻击能力的柳卡吉在之前对付方承仁时已用出了自己最后的底牌, 是以他们根本无力反抗, 只有听话的份儿。
  穆阳也不矫情, 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要归城。”
  所以?众人看向穆阳。
  “还望各位也能帮帮忙。”
  “凭什么?”韩威离没沉住气,当先问了出来。
  也是,任由穆国打下归城, 自己这完全就是吃力不讨好,他又不是皇帝, 若是做出此举, 严重点, 可能他的太子之位都保不住, 更遑论其他?
  穆阳微笑:“凭你们的命呀。不过我穆国也不会让各位白出一份力的,自有交换条件。”
  他一一走过每个人身前,最后停留在达久和罗的面前, 思忖半晌后方说:“南疆与归城并不接壤,所以大皇子若愿意旁观,我愿将桂阳让出。”桂阳毗邻南疆,在金河南岸, 若是将桂阳让出,则金河下游以南的部分则全部归为南疆,算是极重要的一处地方了。
  达久和罗一听,当即便有些动心,犹豫了一会儿,咬咬牙道:“若穆皇真的愿意让出桂阳,此事我便答应了。”
  “很好,”穆阳点点头,又经过了陆明锡身边,状似无意道,“陆太子,朕听说你在代国国内情况不是很好啊。”
  陆明锡梭然铁青了一张脸,明显是被戳中了痛处的模样。
  代国人皆知,他们的皇帝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太子,反而更宠爱二皇子陆靖炜,要不是碍于祖制须封嫡长子为太子,恐怕陆明锡早就被废黜了位子失势了。不过即便他现在还坐在这个位子上,皇帝一样看他不顺眼,向来是偏着陆靖炜的,估计再没多久,他也要自动下台了。
  他那个兄弟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儿,这次这么狼狈回去,若归城再归了穆国,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说不定此时已经派了杀手在边境等着了。
  穆阳却意味深长道:“若说只是一个不得宠的太子,恐怕制止插手不太容易,但如果是一国之君呢?”
  陆明锡一愣,霎时间懂了穆阳的话,这个不就是说他愿意助自己一臂之力,帮自己登上皇位吗?
  几乎没有犹豫,陆明锡赶紧点了头。
  最后就是冒国了,现在大陆几国里,冒国实在算不上一个强国,至少和其毗邻的代国就比它强不少倍,所以受欺负最多的,就是冒国。
  而现在穆阳能许诺的都许诺出去了,只是冒国又该怎么办呢?
  穆阳沉思片刻,方才对冒国开口:“如此,此次针对归城的战争中,冒国若不插手,我们也定当送上一笔价值不菲的礼物。”
  这条件其实不算丰厚,再是贵重的金银珠宝,也抵不了归城一座城的价值,但奈何穆国势强,自己的命还捏在穆阳手中,是以韩威离不情不愿地点了头,心中只暗暗期盼着穆阳别给的太少。
  所以这临时的联盟也算是达成了。
  在送走了地牢内最后一人时,穆阳方才心满意足地命人带上方承仁,往着归城方向而去,安玲珑也随行。
  此时安玲珑的心思有些复杂,就这么见证了一场战争的开端,她还有些不适应,是以一路上她都沉默着,没有说话。
  穆简在旁边看着安玲珑的静默,心下微疼,忍不住想要将她拥进怀里,可是,他不是打定了主意只护着她吗?现在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那种不顾一切想要去拥抱她的欲望,在日渐强烈,即使不见她,心里面对她的喜欢也在与日俱增,或许有一天,他会真的忍不住?
  穆阳身上有伤,又多日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是以现在阖了眸子养养神,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一行人就在沉默的无音中往着归城而去。
  ……
  代国、冒国还有南疆的人都先行回去了,而穆国一行人却还滞留在驿馆不走。而近日里来,归城的气氛却越发诡异。
  先是令城里居民大面积迁走,再是城主失踪,新一届归尘令的拥有者也没有公布,还有穆国队伍的滞留,使城内人心惶惶,各式的谣言肆意流窜在归城的大街小巷。
  经过了几日的休养,穆阳和安玲珑都已恢复大半,而从临城及其周围几座城调来的军队也差不多该到了,是以他们也该行动了。而第一步,就是利用方承仁将城主府给控制住。
  他们行动得很快,在手里握着方承仁这个人质的情况下,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有力的阻拦,在除掉了一些死力顽抗的方承仁的心腹之后,不过用了个把时辰,便将城主府接管在了自己手里。
  穆阳迅速安排好了一应事务,便将方承仁捆了丢在他原本的寝房之内,命了护卫看守住方承仁,又留下穆简,就快马加鞭地回了临城,准备坐镇后方,部署军队。
  所有事情都被穆阳安排得差不多了,也没别的事要穆简去多操心,是以他只在用了饭后在城主府随意溜达几圈,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疏忽的地方,需要他去处理或帮忙的,不过这一圈逛下来,还没有发现什么。
  但就在经过方承仁的寝房对面的游廊转角时,他突然见到原本该守在方承仁寝房四周的护卫纷纷倒在了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穆简一惊,条件反射地往后一躲,却见到有一盘妇人头的女子正低着头疾步走入方承仁的寝房,临了关门时还警惕地四处看了一遍,所幸有那一躲,穆简才没被她看见。
  直到那女子进去之后,他方才踏了出来。
  护卫已经被放倒了,但穆简也没有立即冲进去捉住那妇人质问,而是小心翼翼走到窗子旁边,屏住呼吸,悄悄将窗纸戳了一个洞,往里面看去。
  那妇人容貌娇美,原本沉静的眼在进去看到被绑住的方承仁后竟簌簌掉下泪来,她捂住嘴巴,当即便扑了上去,哭道:“承仁!”
  而原本奋力挣扎着的方承仁看到这女子之后竟也是红了眼眶:“茹涵!”
  萧茹涵抱着方承仁哽咽道:“承仁……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不能为父亲报仇……便罢了……咱们还有自己的日子要过……”
  方承仁张张嘴,正疑惑原本很支持自己去报仇甚至愿与自己共生死的妻子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却又在霎时间反应过来:“茹涵,你是怎么进来的,外面不是有护卫吗?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怎么斗得过那些侍卫?”
  “我……我用了迷香……趁他们不注意……将他们给迷晕了……”萧茹涵嗫嚅道。
  “是吗?”方承仁问,眼底满是探寻。
  萧茹涵却在方承仁的下一个问题出口之前忙转向他的后背:“承仁你先别说了,我替你解绳。”她手下动作不停,一边解一边道:“我们趁着护卫不在赶快走,等到了代国,咱们就安全了,快呀,再等等就没时间了!”
  绳索慢慢解开,萧茹涵拉起自己的丈夫便想着如何寻路逃走,却发现怎么都拉不动方承仁,她疑惑回头,却见方承仁眼中有淡淡凉意。萧茹涵浑身一僵,心底也有一股寒意蔓延开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茹涵。”方承仁定定看着萧茹涵。
  萧茹涵勉强笑道:“你说什么呢……我……我怎么可能有事瞒着你呢?快走吧,来不及了!”
  有一阵沉默。
  萧茹涵感觉越来越不好,就当她的心理防线即将崩溃之时,却又听见方承仁的眼逐渐柔和下来,慢慢地握紧了她的手,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说的话,最后只温柔地变成了一个字:“好。”
  ……好?
  萧茹涵慢慢地瞪大了眼睛,她也不是蠢人,自是知道之前方承仁是真的怀疑自己了,而且恐怕现在已经是肯定了她有问题了,可是在不知道她对他是否有恶意的情况下,他还愿意全身心的信任自己?
  她之前那颗摇摆不定的心,刹那间平稳。
  萧茹涵拿袖子抹抹眼角的泪,眼睛里是试探却真诚的光:“即使前路艰难,随时都有着生命危险?”
  他扬扬头,脸色有一点迷茫。
  “这两天我想了很多,发现我原来的想法,或许是错的,想来父亲也不愿意我用如此方式报仇。而你,却一向很支持我这样做,现在看来,其实这样的选择并不符合你的性格。但是,”方承仁倏地笑了,“你和父亲,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和你一起,哪怕是堕入十八重地狱,我亦无悔。”
  萧茹涵的眼泪又唰地掉下来:“我也是。”
  “好了,”方承仁紧了紧萧茹涵的手,“咱们快离开这里吧。”说着,就摸索到一个摆在床头的花瓶,使劲一扭,便显出一条密道来,两人当即往里面走去,很快,密道的门又再次合上,房间变得空荡荡,仿佛从没有人待在这里过。
  穆简在外面看着,却因为心头的震动,并没有出手阻拦他们,而是在脑子里反复回放着这对夫妇最后的两句话——我亦无悔。
  难道真的就因为自己的前路艰险,而要放弃自己爱的人吗?
  你只道自己步步艰危,前路上虎豹豺狼无数,却焉知那人是想独享荣华,还是与你风雨同担?
  他摩挲着下巴,一扫前些日子的苦闷,露出一个笑容来。
  他记得,这两人是要逃去代国是吧。正巧,之前安玲珑说,她也要去代国。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今天更新晚了很久!所以字数稍微多了一点点~
  咱们穆简终于要正式展开追妻之路啦!
  关于归城还剩下一些交代,下一章会写


☆、路漫漫

  天昭二年五月初, 穆国皇帝穆阳出兵归城,以五万精兵对战归城铁骑,大胜,不过短短三天的时间,归城城防崩溃,归城投降, 归属穆国。
  然归城城主趁乱出逃, 无所踪, 穆皇遂命宁亲王世子穆简前往代国寻找归城城主踪迹, 务必将其捉拿。
  所以安玲珑坐在马车里看到外面那个骑着马的身影时,不禁发出了自出发的两天以来第五百三十八声叹息。
  怎么这人就跟上来了呢?
  还美其名曰是表面上前往代国寻找方承仁夫妇,为了低调就跟着自己的队伍走?
  哄谁呢?
  正当安玲珑决定眼不见心不烦, 放下帘子规规矩矩坐着之时,却有人飞马而来, 不过片刻, 那人已拦在马车之前, 恭声道:“表小姐, 有老爷的信。”
  表小姐?老爷的信?安玲珑一听便知是肖家那边有事情了,虽然有些疑惑什么事儿能找到自己这儿,但还是接了信过来, 细细读了一遍。
  看完后,她发出了第五百三十九声叹息,怎么到哪儿哪儿都有麻烦?
  信上肖问明告诉她,有探子回报, 说是在代国都城发现了肖承川和肖问达的踪迹,但对方很警觉,并没有让人跟踪至其匿藏之处,所以特此来提醒安玲珑小心两人,免得对方使什么绊子,安玲珑这边还蒙在鼓里。还有一事便是请求安玲珑,如果可以的话,尽量帮助肖家对付这两人。
  安玲珑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心道自己是来拓展珍味轩生意的,怎么现在就好像劳工一样,还要操心这么多事儿?
  她唤来含蕾,扬扬手中的信,吩咐道:“去查一下,看看是不是这样。”
  先前含蕾和含蕊两人已在代国建立起了自己的情报线,又因着在之前掌握代国情报的肖承川叛逃之后,肖家在代国的情报线基本已瘫痪,所以得来的消息恐怕还不如安玲珑自己的情报来的详细,是以安玲珑决定先动用自己的情报网,以确定下一步的行动。
  这时,穆简信步打马凑过来,状似无意问道:“怎么了?”
  “我母家的事,怎么,世子也要打探?”安玲珑淡淡回道。
  穆简撇撇嘴,不满说:“我们好歹也是过命的交情吧。”
  “交情归交情,但也不必劳烦世子操心我家的私事。”安玲珑的态度还是有些冷淡,她不是不知道穆简对自己的感情,只是一想到这就觉得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他,毕竟在她心里,穆简其实是一个可以信任的存在。
  穆简却是一笑:“不劳烦不劳烦,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吗?”这话说得有些暧昧,虽然穆简本性并非一个轻浮的男子,但毕竟伪装成风流纨绔多年,几句浑话还是手到擒来的。
  安玲珑听到这话却有些恼了:“世子这话是什么意思。”说着便举手欲要打人,却又想起两人隔着帘子,穆简压根就看不到自己的动作,方才颓颓放下自己的手。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啊,”穆简咧咧嘴,赶紧又恢复自己正人君子的脸孔,还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好了,说正事,皇兄命你与我一道,相助陆明锡,帮他得到皇位,表面上你还可以继续处理自己的生意,不过私底下该做的事还是别落下。”说完这话,立即又一脸自己占了便宜的模样,大摇大摆地笑着离开。
  听见这所谓“正事”,安玲珑先是一惊,后又是一叹。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穆简原来还有些避着自己,现在又这么大摇大摆地跟过来,感情就是为了这个?
  她一垂脑袋,又觉得自己该感叹的不应该是穆简跟来的问题,而是这个任务。怪不得他那么直接地让她看到与陆明锡谈条件的场面,原来是早就打定了主意要让自己也去,所幸她本来也要去一趟代国,不然若是把她原本的事儿给耽误了,她找谁哭去?
  行吧,反正不耽误她的事儿就可以。现下她还是安心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40
首页   上一页   ←   40/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