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35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始,就奔向了那一堆瓷片。
  这里有光亮是因为在这顶上欠了一颗几近人头大小的夜明珠,是以光亮也要多些,安玲珑举起一块碎瓷,就着夜明珠的光看着,发现这瓷薄而透明,是上好的玲珑青花瓷,非富贵人家不可得。再者,这青花玲珑瓷是这几十年来才出现的新的瓷种,不可能是久远年代的产物,是以,这座地宫,很有可能是近年里建成的。
  她又翻看了别的碎片,大致拼了一拼,发现这碎瓷原应是花瓶的形状,只是显然没有插花,也不知为何会碎在此处,别的参赛者想来也没有兴趣专门带个玲珑青花的花瓶进来摔吧。
  她拿起最后一块碎片,看得出来是花瓶底座的部分,底子略厚,倒不同于玲珑青花的通透之薄,但除了这个,好像也没别的异常。
  她将瓷片放下,手指一松,却听见有一点沉闷的“叮”声。
  这声音不对!
  她赶紧拾起瓷片,又仔仔细细就着光看着,瞧了老半天才终于发现了端倪,这底座,透的光并不均匀!
  那么便是里面有东西了。
  安玲珑想想,最终还是将这块碎瓷在地上重重一磕!“啪”的一声,瓷片应声碎裂,而碎片中,有一块露出了方方正正的一角,看起来似是一张叠好的纸。
  安玲珑取出这纸,展开来看,发现上面是一副画,画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正举着一个小男孩玩乐的场景,画工也很好。看得出来,这画上两人应是一对父子,两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男孩看起来也粉粉嫩嫩的格外可爱。只是那年轻的男子脸上,却戴了半副黑色面具。
  正是归城城主的面具!
  所以,这画的是归城城主和他的儿子?可是,又为什么会被神神秘秘藏在花瓶底座的夹层之下?而且这花瓶还碎了?
  安玲珑蹙眉,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将这画又重新折好塞进自己的袖子里再站起来,毕竟谁也说不准之后有没有可能用上它。
  她这边看得差不多了,便转身去看穆阳那边是否有什么收获。
  “皇上,臣女这里……”安玲珑刚刚开口,却被穆阳一下子捂住了嘴巴。
  她被吓了一跳,却强行按捺住了尖叫的冲动,只惊疑地看向穆阳。却见穆阳额上隐有冷汗,眼神锐利带着一定的攻击性,安玲珑知道,定是有什么异常。此刻,她也努力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比赛,不可能会有性命之危。
  然而,周围的寂静和黑暗,还是忍不住叫人发颤。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周三无更新,周四如果有的话大约在下午六点时掉落更新
  周五周六周日都有更新~


☆、木头人

  穆阳将嘴巴凑近安玲珑, 小声道:“那石床是温的。”
  温的?!
  安玲珑一惊,如此说来,在他们到达的不久前,有人在此处待过,甚至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一时间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暗处有人偷袭。
  穆阳屏住呼吸闭上眼, 仔仔细细地感知着周围是否有人, 终于确定应该是没什么人在附近之后睁开眼睛, 对着安玲珑说:“走。”
  说着他便飞快离开, 安玲珑见了,也赶紧跟上。
  走出一点距离,穆阳同安玲珑的步子才慢了下来, 开始交流起了彼此情报信息。穆阳这里没什么收获,只是这房间其实并没有住人的痕迹, 但石床的微温着实古怪, 安玲珑又拿出那一幅画给了穆阳看, 却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只是大概猜测此处恐怕跟归城城主有很大关联,多的就没了。
  眼下仍是没有什么线索,是以两人只得像无头苍蝇一样, 在地宫里乱撞。
  咚、咚、咚。
  前方隐有沉重的脚步声。安玲珑同穆阳对视一眼,随即分散开躲在道路两侧,暗中观察着。却听见那脚步声越来越近,终于, 他们看见了一道影子,顺着夜明珠的光,斜斜映在地上。
  看着形状似是一个披着甲胄的人。
  这地宫里,还有别人?!
  安玲珑和穆阳皆是惊讶不已,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这附近,只有两个人呼吸的声音。
  那个影子,到底是什么?
  突然,那个影子顿住,没有再往前走。等了大概一次呼吸的时间,那个影子再次踏出步子,却是往着相反的方向而去。咚、咚、咚,声音逐渐远去。
  这就走了?
  安玲珑不可置信,悄悄伸了头去看,却只看见一个极为雄壮魁梧的背影,每踏出的一步,都显得格外沉重僵硬,而本该露在甲胄之外的“皮肤”,却是几节木头组成的!
  木头?安玲珑一愣,霎时明白过来,这大块头,不是别的,正是一个机关人!
  只是不知道怎样才会触发这个机关人的攻击,是以安玲珑并没有动作,只是冲着穆阳打手势。穆阳见了,略微思索一会儿,随手捡起一块石子,往前面地上一扔。
  轰、轰、轰。
  那机关人立即向着石子的方向而去,脚步轰在地上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猛烈,他手持一把巨锤,抡起就往地上一砸!
  轰!
  剧烈的一声震颤后,那机关人便当敌人已经解决,转身,又开始走起他那机械的步伐。
  看样子并不是按视觉和听觉来感知的。那么,便只能是……
  穆阳的视线落在了地上。恐怕是这地下埋了什么东西,只要脚踩上去触动了机关,那机关人便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并赶到,解决这里的敌人。而他们想要过去,就必须得通过这机关人的巨锤。
  但想要打倒这机关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且不说它身披着甲胄。就说这制成其身体的木材,就其色泽纹理等方面便可知这是上等的黄檀木,最是坚硬密实,刀砍不断,而自己身上只有一柄防身用的匕首,哪里可能拼得过这机关人?为今之计,只有靠身法来躲过这机关人的攻击了。
  穆阳看向那机关人,心中默默计算着彼此差距,是否能带着安玲珑通过。过了半晌,他咬咬牙,示意安玲珑过来,随即一把揽起她的腰,足尖一点便欲飞身过去,他计算得很好,在速度比较快的情况下,是有可能顺利躲开机关人的攻击的,只要,这机关人负责的攻击范围不是太大。
  轰!轰!
  那机关人紧追不舍,连轰了两锤,却都落了个空。
  穆阳再往前一窜,那机关人突然就停了下来,又恢复了自己机械的走姿。看样子,他们终于落到了安全地带。穆阳同安玲珑终于松了口气,往前看去,却发现前方这一条甬道,站了至少五尊机关人,个个都很魁梧,手里拿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武器,却僵硬着,没有动作,但穆阳却很肯定,只要他们再往前走一步,迎接他们的,定是这些机关人的雷霆一击!
  那么,退回去,再另寻一条道?
  看起来是唯一可行的办法。穆阳速度虽快,可这条甬道里站了不知多少机关人,还要带一个安玲珑,想要突破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或者又强行一拼?这只是个考验,死伤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万一呢?
  他们不能随意冒这个险。
  穆阳咬咬牙,决定带着安玲珑先退回去,再另找一条路。然而,两人沿着四处乱走一通后,却发现每走过一定的路程,定然会有机关人在路口处堵住,想来不通过这一关是走不下去了,他们必须想办法通过这些机关人的防守才行。
  眼下,可真是进退维谷。
  安玲珑沉吟片刻,道:“若皇上愿意冒险的话,臣女倒有一策。”
  穆阳深深看安玲珑一眼:“说。”
  “不如我们二人分开走,或许,能够分散那些机关人的注意力,能够侥幸过去。”其实这个计划中最冒险的应是安玲珑,因为她的武功是相对弱的,又是女子,只要那机关人击中她,几乎毫无活路可走。
  “为什么?”穆阳其实并非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只是他也深知太过冒险,而且,不到万不得已,他也并不愿意去拿一个无辜女子的命去填,毕竟说到底,这只是一场比赛。所以,他想知道,安玲珑为什么明知自己有险,却还会提出这个想法。
  安玲珑摇摇头,只说:“既然我们一定要过去,这就是眼下最好的办法。臣女觉得这地方渗人得很,若是停留在此处,也很难保证事情会有不变。再者,这只是一次比赛,城主他若还想归城存在于世间,就不可能给我们一条死路来走。”
  穆阳点点头,安玲珑所想也正是他所想,他为人一向磊落,甚少用阴损的法子对付别人,也不愿意安玲珑在不知危险的情况下让她冒险,既然安玲珑提了出来,自己也愿意承担风险,他也就没什么不乐意或者说担心的了。只不过出发之前,他将自己防身用的那把匕首拿出来交给了安玲珑,毕竟安玲珑武力不足,这匕首虽然不一定有用处,但总比赤手空拳来得好。
  两人稍微活动了一番,便准备设法冲过这有机关人阻挡的路。
  为了先吸引机关人的注意力给安玲珑制造空隙,再加上他武功更为高强,穆阳自然是当先冲了出去。安玲珑也是紧随其后,只比穆阳稍稍慢了一拍。两人如此一左一右地前进,当真还是起了效,那机关人应对不足,真让他们连钻了好几个空子给跃了过去。
  然而当他们连续躲过两个机关人之后,已发现此处并无安全地带,甚至越往后,出现了两个机关人同时围攻的地带!
  在尽力又躲过几次攻击后,安玲珑稍稍停了一下,却就是这一停,引来了两个机关人的攻击!她一跃躲开一个,却没能躲开第二个。
  眼看着那机关人手中巨锤就要轰下,安玲珑暗自咬牙自知是躲不过去,而穆阳此时并没有趁着这个空档赶紧逃跑,却也做不了什么只能看着着急。明明出口就在不远前方,只要再通过一个机关人,他们便成功了!
  安玲珑微微阖眼,心里胡思乱想着这样就要结束了吗?却在巨锤离自己不足三寸之时听见有人大喊。
  “左脚关节!”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轰然巨响。
  安玲珑条件反射睁开眼,只见穆阳飞身扑向这机关人的左脚,手握成拳狠狠击下!
  就是这个时候!
  安玲珑眼神一凝,当即一个滚地逃脱。而那机关人,却是一顿,随后,重重朝前倒下。然而,就是这一顿,才救了安玲珑一命。
  安玲珑爬起时,见周围这三尊机关人已纷纷倒下,身旁站着的是穆阳,手上沾染的些许鲜血,想来是之前那一击之下反倒伤了自己,她有些赧然对着穆阳道:“谢谢了。”
  穆阳只玩笑道:“怎么,不说‘臣女谢皇上’了?”
  安玲珑没说话,看见了对面站了两个人,一个人一身白袍头顶金冠,脸上又隐隐带了倨傲神情,另一个书生打扮目光温和中又泛着一丝凌厉,正是代国太子陆明锡和阿斯兰。
  而刚刚大喊的人,正是阿斯兰。
  安玲珑看了一会儿,当先开口:“见过代国太子。”又转了转身面向阿斯兰道:“多谢阿斯兰先生的救命之恩。”
  阿斯兰温和笑笑,道:“举手之劳罢了,不必客气。”
  穆阳扫视对面两人,缓缓道:“没想到陆太子身边还确有奇人,这位……阿斯兰先生,还真是精通机关术啊,朕可从没听说过先生的名讳。”
  阿斯兰答道:“穆皇言重了,在下只是小有所得而已,是以名声不显。”
  陆明锡则是一笑:“能在这里遇到穆皇可真是巧得很,本宫看这地宫也是邪门得很,不若大家一起,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作者有话要说:  周五周六和周日都有更哟
  啊,小天使们热情点吧!一定要收藏哟!
  明天再写小剧场~
  脑细胞死完,放弃文艺总结法


☆、小心

  穆阳也笑了, 却并不回答,反而直接将话题抛给安玲珑:“安小姐,你觉得呢?”
  呃,安玲珑有些傻眼,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张了张嘴吧,正要说话, 突然听见一声尖叫——
  “啊!”
  听着声音, 像是一个女子。
  可能是距离远的关系, 这一声尖叫听起来声音不是很大, 却足以让每一个人都心上一紧,但又摸不到一点头绪。
  现在也不是彼此勾心斗角的时候了,四人互相看了一眼, 当即都决定要过去看看,这地宫里的女子, 除了安玲珑, 就只有那个南疆皇子带进来的那一个了。南疆人性诡谲, 擅蛊毒, 若是连他们也出了什么事,那所有人能够完整走出来的几率,可见一斑。
  所有人都慢慢意识到, 这个地宫,可真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一个不慎,丢了命也是有可能的。不管归城城主是不是不要自己连同归城数十万百姓的性命, 自己的命,才是现下最紧要的。
  他们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摸索而去,一路倒也没遇见多少阻碍,终于在一个拐角后发现一个巨大的洞穴,里面隐约有战斗过的痕迹,洞穴的墙壁上隐有焦黑的痕迹,想来是被什么毒腐蚀了,而地上还有一些虫尸,正是南疆人所用的蛊毒。
  然而,这里并没有人。
  没有人?
  安玲珑皱皱眉。不应该啊,就算他们遇见了机关人,也应该是活能见人死能见尸的啊,怎么会,只留下一点战斗的痕迹?
  “找找这周围,看看有没有什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35
首页   上一页   ←   35/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