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33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战刀,十分锋利坚硬,也是戎狄那一带才有的,但是近二十年前戎狄灭国后,胡刀就变得格外稀有,市面上很少有胡刀可买卖,即使有,质量也都不算高。而这个铺子里的这把胡刀能一刀劈断穆简手里的剑,虽然是残次品,但仍然十分坚硬,要将其砍断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所以穆简和舒平坤见这里有品质不错的胡刀卖,都显得很惊喜。
  尤其是舒平坤,出身武将世家,更是对各式兵器都感兴趣,见到这里有这样好的胡刀,自然是见猎心喜,兴冲冲地进去就准备付钱。安玲珑和王瑶嘉没有走,只在这外面看那些摆放出来用于装饰的胡刀,别说,还挺漂亮。
  片刻后传来舒平坤不满地声音:“什么?不卖!?”
  穆简三人在外面听了,均是觉得奇怪,怎么不卖了?
  是以三人均进了店里,看见柜台处是一个六旬老者,正跟舒平坤解释着:“这位公子,这把刀是我们的镇店之宝,不卖的,您刚刚一进来便拿了它跟人比试,老朽还没来得及拦您呢。”
  舒平坤皱眉,片刻后掏出自己的钱袋:“你开个价,不行吗?”
  那老者连连摆手拒绝道:“公子,使不得使不得!这是我们店里唯几的战刀,战刀用来伤人,都是不卖的。”
  穆简看着两人争论了半天,又看看店内摆放的制作精美的胡刀,突然抛出一个问题来:“那老人家,您这些胡刀都是自家做的吗?”
  那老者一愣,转了脸才看见又进来三个不速之客,他正点着头:“当然都是我自家做的,品质都有保证的……”说到这里,他好像瞧见了什么似的,不由惊讶地张大了嘴,一时间连话都忘了说。
  他颤巍巍指向穆简三人,突然跌退了一步,转了身就冲进后堂,连句话也不留下。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在这里做个保证,周五周六和周日是一定有更的,时间差不多是中午。
  至于剩下四天……就看心情了
  各位小天使们,这三天的章节一定要记得来看哦。
  另外,文字功底不足,这个内容提要写得不太好,请大家见谅~


☆、阿斯兰

  片刻的功夫,那老者又疾步走了回来,脸上又恢复了镇静,只恭声道:“几位公子小姐,我们当家的来了,说是要亲自来谈,请稍等片刻。”
  舒平坤本还奇怪着那老者是怎么一回事儿,却听到事情有了转机,当下不由大喜,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边等待着他们的当家。穆简三人却都还暗自奇怪着,毕竟不是他们要买胡刀,是以他们的注意力并不在胡刀上面,而是放在了那老者走时的震惊之上。
  然而他们谁都没有得到结果。这老者的震惊来得太快又莫名其妙,实在无法给人想象的空间,所以他们也都只将这疑惑暗暗揣在心里,谁都没有发问。
  很快,那个当家的便来了。
  这当家的是一个中年的男人,五官深邃,一头黑中带了一点棕色的头发,眼睛也是偏棕色,看起来倒不似中原人。
  那男人气质看上去还是挺温和,见到舒平坤四人,有单独看了一眼穆简三人的方向,微微一笑,道:“尊敬的四位客人你们好,我是这家铺子的所有者,你们可以叫我阿斯兰。”
  舒平坤四人点点头,穆简先抢了一步开口,脸上挂着一抹笑:“阿斯兰?很奇特的名字,您是归城的人吗?”
  阿斯兰却是很直接地回答道:“这位公子不必试探我了,我原本是戎狄人,只是戎狄已经灭国,我早在二十年前便来到了归城在这里做起了生意,所以现在算是个归城人了。”
  他温和道:“看你们的装束,应该是穆国的贵族小姐和公子吧。”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阿斯兰陡然失笑:“各位不必紧张,虽然是穆国灭了戎狄,我也有些不喜欢穆国人,但是还不至于深仇大恨,你们都是我的客人,对于我的客人,我是会像尊敬腾格里一样来对待的。”腾格里是戎狄最信奉的天神,阿斯兰如此说来,倒也是可信。
  舒平坤终于想起要把话题给掰回来,连忙道:“这位……阿斯兰…您不是说愿意和我们谈谈这把胡刀的事吗?您给个价,只要别太过分,我都可以接受。”
  “这……”阿斯兰犹豫了一会儿,“这把我们的镇店之宝是真的不能卖,不过我们这里还有几把别的战刀,品质都还不错,我可以做主,您试试,有喜欢的,自然可以买下。”
  “真的?”听见阿斯兰这话,舒平坤已经算是满意了,当即便拉着那老者要看剩下几柄胡刀,跟到库房里去了。
  总算可以好好谈谈了。阿斯兰微笑望着穆简,仿佛知道他还有东西要问一般。
  穆简此时心头一片凝重,他平时虽表现得如同一个风流浪荡子,但胸中并非没有大志,只是碍于他的身份还有些别的原因,空有一番抱负却无处施展才华罢了。而这家铺子能有这样好品质的胡刀,说明了什么?
  戎狄近二十年前已灭,戎狄人死伤无数,人口锐减,当年制造胡刀的大师也死去大半,剩下的踪影全无,是以现在才很难见到品质不错的胡刀,而这家小店里竟然还有不少好品质的胡刀,看样子也是新造的,那么,是不是说明……世上仍残留着一支隐藏起来的戎狄人?若真有,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而最可能的答案,便是复国,或者,灭穆。
  思及此,他不禁留下一滴冷汗。
  穆简抬起头,直视阿斯兰的眼睛,好容易扯出一个笑来,又装作不经意地问道:“阿斯兰,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工匠啊,做出来的胡刀品质如此之好?”
  阿斯兰笑笑,声音中透出一种近似于书生的儒雅:“其实,造这些胡刀的人是我的一个挚友,他们家祖上就是专造胡刀的,那时战火纷乱,也是在我那朋友的帮助下,我才逃到了归城。”
  “哦,”穆简皱皱眉,看起来极为的好奇,“敢问是哪位大师?能否让我听听他的名讳?”
  阿斯兰想想,轻声念出一个名字:“孛儿吉德·乃颜。”
  其实穆简对于制造胡刀的大师并不怎么了解,这么一问,其实是想炸一炸阿斯兰,却没想到他如此从容淡定地答了下来,一时间也找不出什么破绽,只暗暗决定了以后要多多注意这阿斯兰,便也不再问了。他道了一声谢,便转头做出一副认真欣赏这些做装饰品的胡刀。
  这些胡刀的刀柄和刀鞘很讲究,有钢制、木制、银质、牛角制、骨头制等多种,有的还镶嵌银质、铜质和铝制的花纹图案,有的甚至镶嵌宝石,也有的还配有一双兽骨或象牙筷子,都十分精美。
  “珑姐姐,你觉得这柄刀如何?漂不漂亮?”王瑶嘉算是来了兴致,看上了一柄银制的镶有一颗鸽子血红宝石的胡刀,上面还饰有淡淡的花纹,格外的好看。
  安玲珑瞧了,也点点头,颇为的赞同。
  “掌柜的,”王瑶嘉喊了一声,指着那柄胡刀,“这个多少钱?”
  阿斯兰看了一眼胡刀,又看了一眼王瑶嘉两人,笑道:“这位小姐看起来倒是面善,这柄刀,我便赠与你们了,权当交个朋友。”
  王瑶嘉没想到自己能捡这么大的便宜,又推拒了两次,最后还是收下了。而安玲珑却敏锐地注意到了阿斯兰的话,“你们”?这柄刀他是要赠与王瑶嘉的,却用了“你们”这个词,实在古怪。
  不过她也没有质疑,心里却觉得阿斯兰有些古怪的言行举止,恐怕得和那老者之前的震惊联系在一起。可信息太少,一时间她也得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王瑶嘉兴奋地拿起那柄胡刀,在手里把玩着。很快,舒平坤也挑了一把心仪的胡刀,付了银子,又谢过了阿斯兰,才走出了店铺。穆简是跟着舒平坤一起出去的,走之前又深深看了一眼阿斯兰,发现对方脸上仍是那种儒雅的微笑,温和有礼。
  王瑶嘉见穆简二人出去了,安玲珑也并没有买一柄胡刀的打算,便也同阿斯兰说了告辞离开。
  望着四人的背影,阿斯兰仍是维持着那个浅淡间隐隐带着深不可测的微笑,他起身,转了方向往着后堂去,那老者见了,连忙跟上。
  过了好一会儿,那老者小心翼翼问道:“大人……是不是……”
  阿斯兰停下步子,顿住,语气轻飘飘中却又透着笃定:“是!”那眉眼,纵然蒙着面纱,他也可以肯定。
  说着他又叹了一声:“是又如何?我们,难道还能……”
  老者却是说道:“可是,巴尔士大人那边……”
  阿斯兰沉默,随后承认:“是啊,他那个人,就是这么执着。不过……”谁又不是呢?
  他一甩袖子,讥讽一笑:“便由着去吧。”说罢,便进了内室。
  那老者看了半晌,终究没有再说话,只叹了口气,回了店里,继续看着店。
  这边王瑶嘉出来,因为淘到了宝,是以显得格外开心。安玲珑见姐妹心情好了,自然也轻松了几分,眼下时辰还早,她们没有再逛,而是去看了谭蔚然今日的棋赛,这小姑娘棋艺确实高超,又一次毫无悬念地取得了胜利。看完比赛,找了家酒楼用了午饭,就又逛了一会儿,买了些女子用的脂粉首饰,图个新奇,之后她们便回到了驿馆,各做各的事情去了。
  第三日的比赛,谭蔚然依旧胜出,总算给穆国得了个第一回来,几个姑娘见了,便订了一家酒楼好好吃喝了一顿,权当做庆祝。之后嘛,就要看那些男子的了。
  而按照计分的方法来算,第一名便是得三分,以此推类,第二名得两分,第三名得一分,第四名无分。此时,穆国总共是得了八分,还算是领先,剩下便是代国八分,冒国四分,南疆四分。
  分数的差距都不是很大,毕竟后面还有六轮比试,想要反转局面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而接下来,就是男子的文武三斗。
  一队共有六名男子,三人斗文三人斗武,斗文规则与之前比赛相似,给出既定题目,自由发挥,有大家评判,斗武则是四人擂台混战,按跌下擂台或者认输的先后次序计算排名,最后计分。
  文斗安排在四月十八,即明日,武斗则是四月十九,都只有一天的时间,所以今天姑娘们都轻松了,对于剩下的一群公子哥儿们,挑战才刚刚来临,哦,文轩除外。
  安玲珑怎么想就怎么奇怪,为什么穆阳会选文轩?论才华实力,比文轩这个纨绔子要厉害的人应该不少才是,怎么偏就是他?说起来她想到了那一日罗毅辰的戏语,难道长得好看真的可以直接取胜吗?不可能。
  不管她再怎么疑惑,四月十八还是如期而至,今天前来观看比赛的人还不少,且大多都是些书生,想来这文斗恐怕在文人眼中也是一件盛事吧。
  穆国准备参加文试的三人分别是赵康俊、向申良和谭英周。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注明一下,这些戎狄人的名字我是取自蒙古族的姓名,再加以改编的
  今天就不放小剧场啦


☆、文武三斗

  文试三场分别考的是诗词、时论和对联, 分别由向申良、赵康俊、谭英周上场。
  说起来也无甚趣事,三人都得了第二名,唯一可圈可点的倒是对联一赛,上联为“风吹牛皮千层雪”,谭英周倒是对了出来,为“雨打羊毛一片毡”, 本已是极好的对子了, 只可惜被南疆的人爆了冷门, 对出来个“日照龙鳞万点金”, 被对方抢了个头名。
  而此时,四国比分仍是穆国领先,为十四分;代国却失利只得一分, 为九分;冒国趁势赶上,为十一分;南疆垫底, 为八分。
  而明日便是武试, 其中最占优势的, 反而是南疆。南疆人擅蛊毒, 一手蛊术毒术变幻莫测,最难预料,在混战里也是最有优势, 所以虽然现在的比分垫底,但极有可能在明日反超,是以现在最危险的,反而是代国。
  穆国现在比分占优, 倒也不太畏惧明日比试,只是穆阳却希望能够继续保持,甚至扩大自己的优势,毕竟之后便是最后一场,而这最后的一场历来都是些千奇百怪的题目,纵然自己这里已有了信息,可是在结果未出来前,谁也不敢言胜,是以武试也不能有丝毫的放松。
  今日文试完结,大家便都回了驿馆,尤其是明日比赛的罗毅辰和舒平坤,在简单练习一番后便早早睡下,免得影响了明日的精力。而同样是明日比赛的文轩嘛,却被穆阳单独提溜到一个角落,千叮咛万嘱咐顺便还百般地威胁,勒令其不准在明日比试上恢复他“美美的装扮”,文轩虽十分地不情愿,但还是勉强着答应了。
  而安玲珑在用完晚膳之后,正独自在院子里溜达着消食,却意外碰上了穆简。看见穆简的第一瞬间,她仍是觉得有些尴尬,但出于礼节,还是道了一声世子,便准备离开。
  穆简却拉住她的手腕。
  安玲珑忍不住心头一颤,回望穆简,却并不说话。
  穆简张了张口,却没说什么,也没什么可说。
  “世子请自重。”安玲珑最终冷声道,挣开穆简,离去,步子却有些紊乱,一如她现在的心乱如麻。
  穆简只站在原地苦笑,他又何尝不是心乱呢?
  罢了,现在安玲珑如此不愿接近他,他又何必自讨个没趣呢?倒不如先想想正事,比如说……那个阿斯兰。
  他抖开折扇,脸上重新有了一贯的风流笑容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33
首页   上一页   ←   33/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