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30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到大概,她定是找到方法来掩盖两人之前的行踪了,只是……真的有必要瞒吗?他问自己,却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不必”二字告诉安玲珑。
  安玲珑是摸不清穆简心里的犹疑的,她只顾着拉了一个路人问珍味轩在哪里,没想到还真得到了消息,当下心里便大赞冷筠竹的速度之快,竟真的在归城里建起了珍味轩,不过自己手里的秘方她只给了蛋糕一个,也不知够还是不够。
  心里面如此半担忧半欣喜的,她还是带着穆简找到了归城中珍味轩的位置。一进门便有小厮迎上来,热情地问候着,倒并未因他们两人打扮得极其朴素而有半分轻视。安玲珑停顿片刻,故意压低了嗓子哑声道:“我要找你们掌柜的。”
  这次那小厮却是迟疑了片刻,但很快又笑开了领着他们去,又远远地冲着掌柜喊了一声:“掌柜的,有人找!”
  那掌柜正站在柜台处,手里把算盘珠子打得噼啪响,样子看着倒还年轻,他抬了眼皮瞅了安玲珑两人一眼,颇为疑惑,不过还是放下算盘在账簿上又写了几笔便走了过去,小心翼翼问道:“两位客人有何贵干?”
  安玲珑一笑,只伸手撩起了自己的头发,又把脸上刻意粘的灰给擦掉,露出自己一张脸来。那掌柜一看,便是无比的惊喜,差点给喊出声来,却看安玲珑竖起一根手指挡在嘴前,当下便捂了自己的嘴巴不再说话。消化片刻后他又恢复了之前的镇定模样,低声对着安玲珑道:“小姐请随我来。”说着便引了安玲珑往楼上走去,穆简看这架势,也算是知道了这珍味轩恐怕是安玲珑的产业,颇有兴致地也跟了上去。
  那年轻掌柜带着安玲珑两人进了三楼最大的一间屋子,转了身便拜下,激动道:“小姐!你可算回来了!”
  安玲珑摆手,示意他不必行如此大礼,只让他快些去找含蕾含蕊她们,自己失踪这么些天,想来她们已得到了消息,恐怕是急坏了。
  掌柜一听,也是忙不迭点头,爬起来便一溜烟离开去寻含蕾含蕊两人。
  片刻的功夫,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两个模样娇俏的女子推了门进来,看见安玲珑当即便忍不住有泪珠从脸上滑下。
  “小姐!你……你可算回来了!”
  安玲珑微笑,轻轻抱住两个丫鬟,安抚道:“好啦,别哭了,我不是没事儿吗?”
  “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这位是?”含蕾素来沉静,先一个止住眼泪,关心问道。
  “嘶,疼死我了。”安玲珑松动一下筋骨,一屁股坐在一旁的美人榻上,忍不住呼痛道,她又指一指穆简,“这是宁王世子穆简。你们先着人去买两件适合我和他穿的衣服,再带些金疮药膏和纱布来,另外,准备些吃食。剩下的等我先洗一洗,再同你们说,哦,对了,也带世子去沐浴吧。”
  一连串的吩咐下来,含蕾听了恭声说是,转了身就命令下去,一切有条不紊。
  安玲珑除了肩膀上的伤口没有浸水以外,浑身上下都狠狠搓了个遍,有条件的话,她还是很讲究的,只含蕊想服侍她沐浴,却被她肩上的伤口吓红了眼圈,无比的心疼自家小姐,是以服侍的越发小心起来。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两人都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又吃了东西,在安玲珑打发人将他们“借来”的两件衣服给送了回去之后,终于有空说明现在的情况。
  今日是四月十三,后日便是归尘令之争的开始。
  安玲珑草草讲了一遍自己与穆简如何遭到了追杀,略过了原因和今日早晨自己醒来被穆简抱着的这一段,大体讲明了现在的情况,又问含蕾两人在自己和穆简逃亡这一段时间内玉陵那边的事情。
  含蕾也向安玲珑解释一遍,大概说了归城这边发生了的事,却在提到两件事时有些犹豫地看向了穆简。一是关于归尘令,二是玉陵那边发生的事。
  安玲珑却并未犹豫,只道穆简其实对这些都知道的七七八八,没有必要瞒着。
  穆简欣喜,暗瞧了一眼安玲珑,只觉得自己至少还算个安玲珑的朋友,如此,已经足矣。是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自己听着,想要多了解一些关于她的事。
  “关于归尘令一事,恐怕我还得向世子请教了,”含蕾有些犹疑地开口,“按理说归尘令之争是十年一次的盛事,只是上一个十年并没有出世,而我们查到的内容,就是上一个十年里,归城城主主动把归尘令献给了……穆国。”
  安玲珑心里暗暗一惊,却又觉得好像也不出奇,上一个十年,穆国独大,有威势压倒归城也不奇怪,只是这消息真假,还得看穆简。
  穆简沉吟片刻,有些为难道:“事关我皇家秘辛,本是不应说的,但是……实话说吧,我知道的跟你们知道的是一样的。只是……”他没有再说下去,看样子是有些话实在出不了口。
  安玲珑也没有再开口多问,毕竟都说了这是皇家秘辛,她一个外人,实在不好多嘴,再说这对她也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情报,知道一点已经足够。是以她只示意含蕾继续说玉陵那边的事。
  含蕾稍微思索了一下,整理了自己的思绪,方缓缓道来。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我终于可以知道自己是谁了哈哈哈哈哈
  安玲珑(斜睨一眼):大家不都猜到了吗,穆简,有啥好得意的?
  男主穆简(可怜状):你不爱我了吗
  安玲珑:我什么时候爱过你了,看过章节了吗?
  穆简:……
  嘿嘿,小天使们务必要收藏啊,如果可以顺便也收藏下人家的专栏哟


☆、皇上,约吗

  “当时小姐还在那荒废宅子内时,弘元大人的确是回去带了人想要过来,路上却被人给绊住,他们人数少,武功却精,大人他迟迟脱不开身,是以没能及时营救小姐,后来我们的人有去查探,发现当时那宅院里和宅院外有两波人马,而拦住弘元大人那一拨人,正是追杀世子的这一支。”
  安玲珑有一瞬间的奇怪,怎么那些人追杀穆简便罢,连弘元也要阻拦?她问含蕾,含蕾却也是摇摇头,表示那群黑衣人的动机至今不明。
  “那……肖家那边如何?”安玲珑沉声问道,自己都这么大牺牲了,要是不让她的“四舅”也出点儿血,怎么肯干呢?
  含蕾笑道:“肖家这边的事情倒还算顺利,弘元大人脱身后来到宅子察看,在一个死去的小厮模样的人身上寻到了四老爷的一枚令牌,当即回去禀报了家主,家主一怒之下软禁了四老爷,并开始彻查四老爷之前做的那些腌渍事儿,没想到顺藤摸瓜竟找了一连串出来,甚至还有他想要借助代国之力想要铲除家主的罪证。”
  一连串?安玲珑垂眸,算是懂了肖问明,恐怕他早已在手中握了不少证据,只等着一个契机将事情引发。而对她的亲近和拉拢,或许是真的有些甥舅情谊,但肯定还有的,就是利用自己这样一个备受宠爱的表小姐,去做那一根导火索。
  如今自己出事,他眼都不眨就信了弘元的“一面之词”,还不能说明这么?
  “然后呢?”她呷一口清茶。
  含蕾的神情有些暗淡:“只可惜,本是要对四老爷施以族规处置的,没想到的是,他在家族内竟然还有人,帮着他连夜逃了。暂时,便没了四老爷的消息。”
  那真是遗憾啊,安玲珑暗自叹了一声。又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眨巴眨巴眼睛,含蕾细细思虑一遍,又道:“如今弘元大人顺着您和世子消失的踪迹去寻您了,家主也派出了大量的人手,不过却没想到,您居然先到了归城。”
  那为什么自己和穆简碰到了两波来杀自己的黑衣人,却一个来寻自己的人都没遇见?安玲珑锁眉,只能将事情归结于自己前几天的霉运,又问道:“那归城这边呢?有没有人得到我和穆简失踪的消息?”
  含蕾摇摇头,道:“没有,我们把事情瞒得很死,只是今日已是四月十三,若是您再不出现,错过了归尘令之争,恐怕便是纸包不住火了。”
  没有发现便好。
  安玲珑凝神思索一番,吩咐道:“你们且去寻一辆马车和一匹马来,拉到城外去,我和世子想法子先出城,到时候假装成我和世子刚刚进城的样子,我们直接去驿馆。另外,把弘元快些调来。”
  含蕾点头称是,随即便下去准备了。
  ……
  安玲珑坐着马车一悠一晃地进了归城的时候,已是日暮时分。
  天边一卷火烧云,低沉沉地压来,颜色红的似血。苍山远黛间一轮落日橘黄,散发着光,连带着将这座城也染得金黄,又多了一分古朴大气。
  穆简在一旁骑着马,也是晃悠晃悠的走着,脑子里不知在想什么,有些走神。
  到了下榻的驿馆后,得到消息的穆阳亲自迎了出来,模样看着惊讶里面又带了欣喜,道:“我还以为你们俩干什么去了,这都临近比赛关头了才来,存心让我担心不是。”
  穆简也是面上带笑冲着堂兄一拱手,告了声罪,就径直去了自己的房间洗漱休息。至于安玲珑,碍于身份,她只与穆阳攀谈几句就迎上了王瑶嘉,等她开解了自己的好姐妹,安玲珑便也去了为自己准备的房间休息。
  这几日着实疲累,吃不好睡不好的,难得到了安全的地方,安玲珑简单梳洗一番后,便一头倒在了床上,一夜无梦到天亮。
  今日是四月十四了,明天就是归尘令之争。
  阳光还好,隐有清风吹拂而过,安玲珑起身之后便唤了含蕾含蕊进来,服侍她梳洗打扮。肩上的伤仍隐隐作疼,含蕾替她从新包扎一遍,又刻意穿了一件缂丝褙子遮掩着,方才瞧不出有什么问题来。
  到时候比赛,可千万别让她上去比武啊。她无奈一笑,只梳了个简单的发髻,随意钗了一根簪子,便清清爽爽地出了门。
  昨日的情报里说了她的四舅可是勾结了代国的力量,那么他将这一纸归尘令的情报看得那么重也算是有理由了,就是为了与代国交换。而现在嘛,肖问达逃脱,估计短时间内也不会再出现捣乱,那么就到她打击报复的时候了。
  将关于比赛部分的情报交给穆阳,一来可以博得皇帝陛下的信任,二来也算为国出份力,三来能报复差点把自己干掉的四舅,可谓是一箭三雕,只是……明日便是比赛了,自己现在交出来……还有用吗?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她只要把自己这一份做好便是。
  心里这样想着,也便逐渐松开了。
  她转过驿馆的院子,径直往穆阳所住的地方而去。
  “安小姐前来所为何事?”刚刚到门口,便有护卫拦住安玲珑,沉声问道。
  安玲珑微笑一福礼,神情温和浅淡:“臣女有要事须禀陛下,事关归尘令,还请这位大哥通报一声。”
  那护卫听了,也只一抱拳歉意道:“陛下已经离开了,不知何时回来,我们兄弟几个也不知陛下去了哪里,还请安小姐海涵。”
  “如此,那打扰了。”安玲珑心中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行了一礼,再缓缓离开。
  她又往回走向自己的住所,却在院子里碰见了王瑶嘉。
  “珑姐姐!珑姐姐!”王瑶嘉颇为兴奋地招手,今日她一身翠绿的锦纱裙,看起来格外清新有活力。
  安玲珑微笑着打了招呼迎上去,问道:“怎么,又有什么事儿?”
  王瑶嘉嘿嘿笑着,却不说什么,而是悄悄凑近安玲珑,神秘兮兮地说:“珑姐姐,你怎么从皇上那边的住处过来呀?”
  原来是问这,安玲珑也没有隐瞒:“是有些事儿想找皇上,结果皇上不在,怎么,你知道他在哪儿?”
  王瑶嘉得意一扬脑袋:“珑姐姐你算是问对人了。”说着又好似突然觉得羞恼,复又腼腆地垂下头道:“我瞧着皇上同着世子他们几个去了珍味轩,说是好歹也要支持一下咱们穆国人的生意……”
  原来他们去了珍味轩?安玲珑不禁有一些愕然,没想到穆阳还这般好心替她拉生意?不过随即她又想起了穆简。他……昨日回来之后,她倒也没见过他了。虽然觉得有些尴尬,因为她也不知道……万一穆简真的是哥哥,他们该如何自处?但无论如何,他俩也算是过了命的交情,见见自己的朋友,又有什么不应该吗?
  心思百转千回,安玲珑终于惊喜一笑,连声向王瑶嘉道了谢,便领了含蕾两个坐上马车便直往珍味轩而去,丝毫都没注意到王瑶嘉在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时,那复杂的目光。
  不过即使注意到了,安玲珑估计也没空去管。此时她只兴冲冲往着珍味轩而去,脑子里思索着要用怎样的说辞打动穆阳。
  一刻钟的功夫,马车便在珍味轩门口停下。
  此时时辰还早,远没到用饭的时候,不过珍味轩也有了不少客人,大多都是来喝茶听说书的,或唠嗑或静观的,倒也有些热闹。安玲珑只环视一圈,也大概懂了冷家做生意的能耐,果然名不虚传。
  她径直找到了掌柜,问道:“陛下是不是领了一群公子哥儿来了?”
  掌柜的愣了两秒,忙不迭点了头:“是,不久前才到,包了一间上房,请了乐师,正喝着茶听曲儿呢。”
  安玲珑立即吩咐掌柜也替她准备一个邻近的包房,以便大概听听里面的动静,顺便思索着要怎样出现才显得不太突兀。
  最后她想了半天,还是吩咐厨房的人做了一个蛋糕,亲自给端了进去。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30
首页   上一页   ←   30/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