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29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知不妙,连忙想爬起来去帮忙,谁料身上力气尽失,眼前晕眩,脚下一个打滑,便摔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可怜):现在可以说我是谁了吗?
  作者:给一点线索
  男主(激动):是什么??
  作者:你姓穆
  男主(吐血三千):噗!
  安玲珑:噗!23333333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铧哈哈哈哈哈
  好啦,收藏破200的时候告诉大家男主是谁啊


☆、反击

  安玲珑一头栽进了河里,溅起水花数朵,隐约看得见她在水里沉浮几下,便顺着流水飘下,再也没了踪迹。
  还在岸上纠缠的三人都愣了愣。
  二队剩下两人很快反应过来,举了剑就往穆简刺去,正对着他的心脏!
  其实他们两人是不大愿意杀了安玲珑的,但如今这个情况,想来主子也不会多怪他们,更何况,最主要的任务是杀了穆简才是。是以他们倒没有过多的反应,只一心盯着这个最大的目标。
  嗖!
  利剑破空之声传来!
  而穆简呢?他只怔怔盯着安玲珑消失的那一处河面,眼睛有些发红,面对袭来的剑风仿佛毫无所觉,也毫无抵抗。
  他几乎已经感受到了冰冷的剑尖已经抵在他的皮肤之上,下一秒就要刺破他的心脏穿胸而出。其实冰冷的已经不只是剑锋,而是他的身体。在看见安玲珑沉下去的瞬间,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处已是一片冰凉。
  要死了吗?
  他在内心自嘲地苦笑一声。
  却就在这一刻,他感到自己小腹处腾升起一点异样的热度。
  随之,这一点热度又变成了一股热流,自丹田处而起,逐渐蔓延至全身经脉,说着好像很慢,其实也不过一瞬间的事。他的内力,现在恢复了。
  千钧一发。
  噗嗤。噗嗤。血肉被利器刺穿。
  穆简抽出剑,身边,是剩下那两个黑衣人的尸体。
  此刻,只有河流滔滔还在响动,天地万物之间,仿佛已然死寂。
  他哐当一声丢开手中剑,几乎笑出声来。
  为什么不能早一点?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让他恢复内力?老天这是在嘲笑他吗?嘲笑他救得了自己,却救不了无辜的安玲珑?
  他往前迈了一步,脚下却直发软,竟一下子跪坐在了地上,他想哭,又想笑,一时间脸上表情怪异,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起不来了,他索性一点一点往前爬,爬到陡坡边缘,想去看看那河水汹涌。他多希望自己往下看去的时候,那里有一个杏眼清亮的女子,笑得眉眼弯弯,调侃道:“喂,你这个表情是做什么?”希望她那在这片绿林中有些扎眼的桃红色裙子依然能随风清扬,娇美如桃花仙子,笑靥如花。
  那一抹桃红色……
  依稀河流远处,有一抹桃红。
  是她!?
  穆简定心凝神看去,果真见到有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好似伏在什么东西上,动也不动,只一抹红色和黑色在水中显得有些突兀。
  顾不了那么多,他兴奋得险些自己也一头扎进了水里面,慌慌张张爬起,全然不似亲王世子闲散,亦或是之前的稳重,像是一个毛头小子一样,一头冲了过去,显得有些毛毛躁躁。
  安玲珑果然在那里。
  此时她一身衣裙已然湿透,肩膀上的伤仍然在流血,小脸惨白,整个人都已经晕迷过去。她无力地攀伏在一根浮木之上,恰好这浮木卡在了两块石头之间,险而又险地没有继续往下漂去。这才让穆简看到。
  他的内力沿着经脉行走一圈,已经感觉好了许多,当下也顾不得自己身上也有不少伤口,几个轻跃就已站在一块石头之上,小心翼翼抱起安玲珑,便往着河岸而去。
  穆简对草药认识不深,也不敢贸然去寻找那些可以疗伤的药草,是以他只有撕下自己的一截袍子,简单给安玲珑和自己包扎一下。自己倒是没什么,只是安玲珑伤在肩膀上,必须把外衣脱了才行,事出从权,他只得暂时顾不得这些男女大防了。几下利落地替安玲珑包扎好,用内力把两人的衣服烘干,他又去寻了些干柴,想办法生了些火。
  捉了一只山鸡来,他处理好后便放在火上烤着,接下来,便是冗长的等待。
  安玲珑伤的不轻,又从高处摔下,还溺了水,情况实在是非常的不好,她的伤口极有可能感染,是以穆简也不敢保证安玲珑还会再醒来,只能焦灼的干看着。
  距离四月十五,日子是越来越近了。他有些心不在焉地想着,时不时查看一下安玲珑的情况,给她喂些水,就这样消磨着,到了夜里,安玲珑果真发起烧来,人是迷糊着的,身体却不安分地扭来扭去,嘴里还喃喃着热,就是穆简拿了好几次用水浸过的布料搁在她额头上,仍然没有多少作用。
  原本怕安玲珑睡得不好,穆简便将她的头搁在自己的腿上,让她枕着舒服些。却没想到她如此不安分地蹭来蹭去,美人在怀,还是自己心悦的那位,这时间久了,说没有丝毫反应那是不可能的。安玲珑本身发着烧,体温很高,现在又蹭得他心痒难耐,穆简的呼吸也逐渐灼热起来。
  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穆简暗自苦笑一声,终于还是轻轻抽开自己的腿,悄悄站起来,往河水中间而去。
  泡下冷水,清醒清醒。
  不过他也不敢泡太久,毕竟岸边还有一个伤患正躺在那里晕着,是以当他稍稍平复一下后,就直接上了岸。
  现在是四月,天气虽回暖了,可夜里到底寒凉,更何况是泡在冷冰冰的河水里,是以现在穆简皮肤的温度要稍稍低上一些。待他坐回去,正热得难受的安玲珑一下感觉到有个冰冰凉凉的物体靠在自己旁边,便迷迷糊糊地抱了上去,直接蹭进穆简怀里,像个八爪鱼似的缠在他身上,怎么也不放手。
  这可真难为了穆简,他可好容易才让体温降下来,这一抱,他的体温又开始往上升。没多久的工夫,他的身体也被捂得热了,安玲珑似是若有所觉,眉头皱一皱,嘴里哼哼唧唧的似奶猫叫,却死皮赖脸地抱着穆简不撒手,难得的没了平日那端庄大方的闺秀模样。
  穆简虽然也有些难受,但犹豫半天,终究还是没有放手,反而紧了紧手,把人又往怀里搂了一点。
  可能,这是他们最后如此相处的时光了吧,等到安玲珑烧退,他就该带着她出去,前往归城,她仍是那个尚书令家的大小姐,冠盖京华,他仍是那个宁亲王府的世子,潇洒不羁,这样亲密相处的时光必定一去而不复返。
  更何况……他能娶她吗?先不说安玲珑是否也心悦于他,就说自己如今的危险处境,他是否能护住安玲珑的安危?还有自己这定期发作的身体,若是哪一天垮了,安玲珑怎么办?
  他不能娶她。
  所以,或许今夜之后,他们便会分道扬镳,再也不复如此境地。
  想到这里,穆简心里面涌出一阵无力的感觉。世人都说自己命好,可如今,娶一个自己心悦的女子都办不到,他……到底算什么?
  怀里安玲珑稍稍蹭一蹭,将脑袋埋进他的肩窝,总算觉得舒服了些,不再扭动。
  他看看怀里的女子,睫羽长长垂下,雪白的肌肤上泛着一点病态的潮红,嘴唇微抿,一头鸦发散乱着,却仍美得不可方物。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他突然想到这首诗,用来形容安玲珑是再合适不过,只是……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这最后两句,当真是贴切。
  罢了,或许是他没这个福分吧。他想着,却更加珍惜这一晚的时光,他看看安玲珑光洁的额头,轻轻一吻,如蜻蜓点水般,动作虽柔,情意却真。
  人有□□三千,他也终究没有躲过这最重的情之一字。
  ……
  安玲珑醒来的时候,正趴在穆简怀里。
  此时天光大亮,她睁开眼,身上有些汗,黏腻得难受,想要起身,却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缚住了手脚,再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正在穆简的怀里,而且手脚都缠在穆简身上,动作看起来暧昧至极。
  她脸色一红,慌忙放了自己的手脚,却仍被穆简抱着,爬不起身来。
  她抬头看看穆简的脸,还是哥哥的五官,眼下倦色深深,看样子昨晚已经忙坏了。
  其实昨天她落水后,虽然人也晕迷过去了,但对外界发生的事还是隐隐有感觉的。所以她大概知道穆简的内力应该已经恢复了,也是他把自己救起来的。只是昨晚……自己怎么就抱上他了?
  她只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东西很凉快,自己又热得很,就直接抱上去了,怎么这个“东西”,就是穆简?
  怎么如今又是穆简抱着她?
  她轻轻挣开穆简的怀抱,爬了起来,穆简却仍在熟睡中,她仔仔细细地打量他的那张脸,却头一次觉得这张脸让自己感到陌生,而当她注意到穆简微勾的唇角之时,心里忍不住一颤。
  那样一张隐忍着温柔的脸。
  明明是和哥哥一样的容貌,却多了一种别样的情绪。
  时至今日,她终于发现穆简隐秘的感情。
  可是,他是哥哥……吗?
  安玲珑忍不住怀疑,却又想起自己肩膀上的伤处,如今已经是包扎过了,显然这个包扎的人不是自己,那就是穆简无疑了。女子的脚叫男人看去了都是有些孟浪的行为,而穆简想要为她包扎,定是会脱下自己的外衣,所以……
  想到这里,安玲珑的思绪已经混乱,她只得摇摇头,像要把那些烦乱的东西都甩出自己的脑袋。终于,她咬咬唇,冷声道:“既已经醒了,便不要装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还有1个收藏到200~
  端午节会每天更的


☆、到达

  听闻安玲珑的声音,穆简忍不住耳朵一动,睫毛轻轻颤动一下,终于还是睁开了眼,苦笑一声:“果然还是瞒不过你。”也不知这个瞒不过,究竟是什么。
  “臣女不笨。”安玲珑直视穆简双眼,眼底清澈透亮,不含□□,却显得有些疏离,“昨天的事……多谢。”
  “不用谢,”穆简坐了起来,“你我间不必如此客气。”
  “世子言重了。”
  听安玲珑连称呼都换了,穆简只得心中懊恼。也是,安玲珑是何等聪慧玲珑的女子,自己的心思在她面前其实并没有过多的掩饰,被她发现是早晚的事,只是她知道后……如此刻意疏远自己,还是免不得让他心里难过,纵然知道自己不可娶她,但是如此直白的拒绝,怎能让他不觉得苦涩?
  也罢,不能相守一生,他也会护她一世。
  他终于站起来,道:“我的内力已经恢复了,按之前我们走的路程,想必今天就可以出这片森林了。”
  “是么,那太好了。”安玲珑微笑,又恢复了曾经知书达理的小姐模样。
  “先休整休整吧,你受了伤,过会休息好了我带你出去,”穆简拿来昨晚烤好的山鸡,递给安玲珑,“已经冷了,条件有限,抱歉。”
  安玲珑犹豫半晌,接过鸡肉,微笑道:“没什么,多谢了。”
  两人简单吃了一些肉,喝了水,休息了一会儿,便上了路。不得不说穆简内力恢复后一切都方便了许多,不像安玲珑,功夫不深,没办法提着穆简一个大男人使轻功,穆简很轻松将安玲珑背着,几个轻跃便已往前行了不少路。
  其实他原是想抱着安玲珑的,毕竟安玲珑肩膀有伤,但是安玲珑百般推却,终于还是妥协。如此行进的速度,约莫两个时辰的功夫,已远远可以看见远处城市喧嚣,现在要到这座森林的边缘了。
  到了此处,穆简停下来暂歇一会儿,恢复内力,而安玲珑则是四处打转,颇有些紧张地扯了扯自己这一身已经很有些破烂,还沾着血污的衣服,不安道:“我们这一身,出去怎么跟人说?”
  穆简盘腿坐着,双眼阖上,听闻此言又睁开眼睛,思索一会儿,表面上平淡若水:“我们离归城不远了,这附近还是有些小村落的,大不了我们去这附近人家买些衣服来换上,总归不会太引人注目。”
  ……“问题是,你身上有钱吗?”
  穆简脸上掠过淡淡赧然:“没有。”
  得,世子大爷也没带钱,安玲珑无奈摊摊双手,以表示自己也没带银子。最后,两人还是选择摸去附近农家,从人家晾着的衣服中一人“借”了一件,穿上后速度地想法子进了城。
  “现在……我们先去驿馆吧,”穆简瞥一眼安玲珑,语气中颇多歉意,“只是我们遭到追杀的事恐怕瞒不住了,可能会对你的名声有些影响……”
  安玲珑心知这已是不可避免的了,也没有多怪他,往前走着,却又似想起了什么,抬手摁住穆简肩膀道:“等等!”
  穆简疑惑转头望她:“怎么了?”
  安玲珑有些迟疑:“或许……我有办法。”说着便领了穆简向着西处城门而去。
  西城门城墙内,安玲珑默默数着城墙上的砖石,终于寻找到了一个刀刻的似是什么标记的标志。她摸一摸那标志,心里颇为的高兴,知道是含蕾含蕊她们已经来到了归城。想来那条情报线已经建立了起来,如此,自己行事就方便多了。
  穆简见她如此高兴,虽不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也能猜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29
首页   上一页   ←   29/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