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28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去,有些想安抚下她的情绪吧,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支支吾吾说了句:“你若是告诉我们世子在哪里,可以饶你不死。”
  安玲珑泪眼朦胧抬头,抽抽搭搭问:“真……真的吗?你不要……不要骗我……”心下却暗自怀疑,世子?那黑衣人称穆简为世子?这敬称,不像是杀手对自己目标的称呼啊。不过心思百转千回之下,还是明白眼前事最重要,这些东西,大不了事后问问穆简也行。
  “真的,我们可以带你出去。”队长尽量把声音放柔,免得这姑娘惊吓过度给晕了过去,顺便又走近了些。
  眼中防备稍微褪去了些,安玲珑试探地伸出手:“……那你…拉我起来……我蹲久了……腿麻了……”
  这话听着有点熟悉,不过那队长还没有多想,只也伸了手要拉她。
  女子掌心的触感柔嫩,那队长拉住安玲珑手时还很心猿意马了一阵,不过很快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掌心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刺痛,还来不及松手一看,他眼睛一翻就要倒了下去。
  就是现在!
  安玲珑眼中精光一闪,这边使劲攥着队长的手,那边手里又飞快射出三枚针状物。因为距离实在太近,加上之前全无防备,那剩下三人无一例外,全都被射中,等他们想起来拔剑时,已经太晚,不出三次呼吸的时间,这四人都已去极乐世界见佛祖了。
  她松开手,任由那队长身体软软地倒下。
  呼出一口起来,安玲珑随意擦擦脸上泪水,一屁股坐在地上,心道总算过了这一劫,可以安心离开了。
  她射出的针状物其实就是用较为硬实的木头磨成的木刺,锋利程度能勉强划破人的皮肤,不过只要这样就够了,因为她很巧合的在这丛林里,发现了一株箭毒木。箭毒木多生于热带潮湿的雨林地区,他们所处的位置其实说不上是热带雨林,所以她觉得这一株箭毒木可能是一个变种,不过经过试验,毒性是丝毫不比正儿八经的箭毒木弱的。
  见血封喉。
  她想办法采集了一点这株箭毒木的汁液,用木刺浸泡了一阵,三枚藏在袖子里,一枚藏在手指缝隙之间,正好对付这四个黑衣人。效果果然很好,他们还来不及反应,便已被“封了喉”。
  安玲珑见四人已死,赶紧的招呼了躲在旁边看这一出戏的穆简来检查这些黑衣人的遗体。换种说法,他们就是想摸摸这些黑衣人,看他们身上还有没有什么自己用得到的东西。
  结果一般,他们找到了烟花弹一枚,佩剑四把,淬毒匕首四把,以及两个火折子和少许干粮。也算是小有收获。
  那武器显然是不能全拿的,是以安玲珑拿了匕首,穆简拿了佩剑,烟花弹和火折子倒是收了起来,干粮嘛,揣着恐怕不太方便,所以他们就干脆在原地吃了几口,没有带走。稍微休息了一阵后,他们也顾不上收拾现场,只又遁入森林,沿着河岸走了。
  现在装备齐全了许多,莫名有了一种农民翻身做主人的快感,安玲珑突然想起以前听洛云嫣混蛋提起的一句歌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眼下他们解决了一队黑衣人,又找到了出去的方法,好像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是以两人心情都还不错,并没有太急着赶路。
  穆简看着脸上笑容灿烂的安玲珑,心下柔软几分,心里又是高兴又是不舍的,高兴两人终于有望逃出,不舍却是等到之后出了这森林,两人便很难有如今这样相处的时光。出去之后,她还是尚书令的大小姐,端庄优雅,他也还是宁亲王府的嫡出世子,风流纨绔,难以再有如此……真实的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黑衣人队长:嘿嘿嘿,姑娘的小手真滑~(突然吐血)噗!
  安玲珑(斜眼睨):吃我豆腐是要付出代价的
  男主(状似憧憬):我呢?
  安玲珑:你?你谁?
  男主(吐血):噗!
  作者:涨收藏了就说男主是谁啊


☆、绝地

  不过说实话,可能他们俩出门可能真的是没拜菩萨。
  所以倒霉的事,一桩接着一桩。
  “队长!三队他们……都死了……”一黑衣人抱了拳恭声道。
  “都死了么……”一个黑衣男子立在最前方,眼神中有着忍不住的悸动,“他的内力是恢复了吗?”
  另一个黑衣人却有些怀疑地道:“或许……不是的。我看他们身上几乎没有伤口,只有一处地方似是被什么不甚尖锐的东西刺破了皮肤,血都没有几滴,而且以死状来看,他们倒像是中了什么剧毒。”
  这附近并没有什么毒物,是以这四人若是中毒而亡,那多半便是人为,思及此,这二队的队长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据我所知世子他并不懂毒,所以并非他下手。那么,这森林里,还有别的什么高人不成?”
  他眼神慢慢变得阴冷,手掌攥成了拳头:“算了,我们小心一些便是,若是遇到什么别的人,万万不可与之冲突。总之,只要世子的内力还未恢复,我们就仍有胜算。”
  “是!”二队另外两人应道。
  “走吧,我们沿这河道下去,说不定能看到人。”
  而此时,安玲珑和穆简并没有走得很远,也没想到追兵会来的如此之快。他们俩还一边闲适地走着,一边唠着嗑。
  安玲珑犹豫半晌,还是决定问出自己想问的话:“世子,有一个问题我不知你能否为我解惑?”
  “不用叫我世子,直接喊我的名字就行,”穆简摆摆手,神情中有一丝故作的轻松,“你问吧。”
  “这些黑衣人,为什么要来杀你?”
  没想到她问的是这个问题,穆简停顿了几秒,方才回答:“其实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安玲珑暗暗吃惊,还没来得及再问,穆简已经开始解释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群人总追着我不放,还在国内时有好几次我出门去游玩就被他们追杀,一旦我出了穆国国境,他们更是穷追不舍,平时我的武功勉强应付得来,这次不知怎么,他们居然知道我会有这么一段虚弱期,专门挑了这个时候来下手,还派了如此多的人手。”
  他的唇边漫出一抹苦笑:“可是我都快死了,都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那幕后黑手呢,你难道就没有查过?”
  穆简摇摇头,却没有说话。也不知他的意思是没查过,还是查不出来。
  安玲珑见穆简不愿再回答,自然也不逼迫,却又没想到能说什么话来转移一下话题,只能看着前方的路,寻找较为安全的线路。一时间场面有些沉默,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和衣袍与周围树木摩擦的窸窣声在响动。
  穆简盯着安玲珑的侧颜看了良久,喉头滚动,也忍不住要问安玲珑:“你呢?”
  安玲珑稍稍先于穆简一点,听见穆简的问话不由停下了脚步,疑惑地转了身看他:“我?什么我?”
  你的秘密,我有没有资格知道一点呢?
  穆简张张嘴,刚想问这句话,却听见安玲珑惊呼一声:“小心!”说着便一下往着穆简的方向扑来。
  穆简被安玲珑扑了个猝不及防,脚下自然是站不稳的,整个人登时就顺着安玲珑扑来的方向倒了下去。
  ——唰!一把通身漆黑的匕首飞过,显然是涂了毒,目标直指穆简,却因为安玲珑这一扑,并没有伤到人,只是深深扎入一旁的一棵树里,刀身都刺了进去。
  那第二小队追来了。
  他们见穆简并没有察觉这把匕首,反而是那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姑娘先反应过来,转身便扑倒了穆简,有些惊异,却是确定了穆简的内力还没有恢复,信心一下子就充足起来。只是看这姑娘速度极快,恐怕也还有些功夫,或者,那位懂毒的高人……就是她?
  二队队长暗声吩咐另外两人一句:“对上安小姐时小心点,她可能懂毒。记住,不要伤了她的性命。”
  那两人点点头,表示自己会注意。
  而安玲珑这边扑倒穆简躲开匕首后,两人就迅速站了起来,低声商量着对策。
  “我的手上只有一枚毒刺了,就我们两人,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
  “先出这树林,到外面去,视野开阔一些,不利于他们的躲藏。”穆简尽量保持着自己的冷静,迅速判断着眼前形势,想办法要找出一个突破口来。
  听见穆简这话,安玲珑反应过来,趁着那三人还未出招,迅速拉着穆简退出树林,来到河边较为宽阔一点的地带。
  见此,三人也不好再隐藏,纷纷踏了出来。
  安玲珑手中木刺不够,加上先前这三人似是已经看出自己懂武,心中已有防备,已经不敢轻易出手,至于穆简,已经失了内力的他显然也不是对面任何一人的对手。
  虽然这五人只是僵持着还未出手,可眼前境况已似绝地。
  而二队呢?
  虽然知道如今占优的人是他们,可面对穆简,他们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二队的队长轻轻向着穆简的方向踏出一步,显然是准备亲自出手了结了他的性命,另外两位则是面对安玲珑这边握紧了手中的剑,看着是要以二敌一。
  虽然有点失了风度,不过他们只是一些死士,自然不在乎这个。
  安玲珑见眼前情况不利,悄悄将最后一枚木刺塞进穆简手中,道:“我看他们对我防备更胜,这个给你,你用出来恐怕才是他们想不到的,你把那人解决了,再过来帮我。”
  穆简担忧道:“你能行吗?”
  “如果我这一瞬间忽然功力大涨的话,可以。”安玲珑面无表情,好像是在说一个冷笑话,只是她眼神坚定,看似不可动摇,“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这些微的希望。”
  话音刚落,她便当先冲了出去,企图以动制静,打乱那两人的节奏。
  那两个黑衣人确实没料到最先出手的反而是安玲珑,是以动作和心神都乱了一瞬,再加上不能伤及安玲珑性命,忌惮之下,竟然被安玲珑压制了下来。而穆简见安玲珑这边形势还好,心知如此场面必不可能维持太久,自己必须要加紧时间,将这个领头的给干掉才能去帮安玲珑,所以也很快就迎上了二队队长的攻势。
  最开始的几次交手还僵持着。但很快,安玲珑已落了下风,毕竟她的武力尚且不能打败一人,又遑论对敌两人呢?是以面对着两人的步步紧逼,她已往后退了数步。
  再观穆简这边,显得比安玲珑还要狼狈些,他身上挂了彩,喘着粗气吃力地用剑去挡二队队长的进攻,不过一时间也还不至于落败而亡。那二队队长心里吃惊,也算是知晓了穆简的武力究竟如何强大,哪怕失了内力,光凭手脚上的功夫也能暂时抗衡于他,心下不由明白了几分自家主子为何非要把他给除掉的原因,一边想着,手上的攻击越发凌厉起来。
  然而并没有过多久,战况最不好的已然变成了安玲珑这边。那两人虽然没想伤及安玲珑性命,可却步步紧逼着安玲珑,其中一人一剑横扫过来,安玲珑侧身一挡,又往后一退方才躲过,她又一腿踢出,却被另一黑衣人一剑挡住。眼看着再这样下去,她就要落入河中了。
  穆简这一瞬却是突然转过头来瞧安玲珑,见她力殆不敌,心下顿时焦急犹如火烧,却一下被二队的队长抓住了破绽,长剑一挑便要刺来!
  见此情况,穆简当即一个铁板桥躲过这一剑,却没料到这队长手腕突然一转一沉,由横刺改为竖劈,眼看着就要将穆简劈成两半!穆简一见当即脚上一蹬便躺到了地上,就地一滚,躲过那一劈,却向着安玲珑的方向又靠近一分。
  那队长失了手,并不懊恼,安玲珑这边却觉得自己的压力陡然轻松几分,原来那对付她的两人中有一个已经抽了身向着穆简而去,力图一击毙命。
  穆简狼狈地躲开,手上却中了一刀,血流如注。
  那黑衣人想要靠近再给穆简补上一剑,一时得意间却露出了空当,穆简看准了时机便是一刺!
  噗!
  极轻微的一声,木刺入肉,那黑衣人瞬间肌肉僵硬,倒在了地上,手中的剑也拿不住,哐当一声掉了下来。
  现在是二对二了。但是,实力的差距仍然悬殊。
  眼下二队队长已经冲了过来,而穆简还没有来得及站起。眼看着只要再补上一剑,穆简必然会死,安玲珑的大脑飞速运转着。
  是不怕死地冲过去替穆简挡一档?还是赌黑衣人不会杀她趁机逃跑不再管穆简?好像都不是最好的办法。安玲珑神思混乱之余眼神瞥向穆简,突然看到血污之下他那一张冷峻的脸庞,脑子轰然一热——哥哥!
  身体比思维更快。她一脚反蹬在那黑衣人身上,飞身就扑了过去。
  二队的队长见安玲珑这一扑,登时不敢再向穆简出剑,毕竟安玲珑的命,对主子还有用。可说放容易收却难了,哪怕他尽力改变了出剑的角度,可仍然还是一剑刺在了安玲珑的肩膀上。
  队长一惊,伤安玲珑并非他的本意,是以还怔怔站着愣了一秒,却见穆简已然爬起举剑就往他这边刺来,他本能地将手中佩剑举起一挡,两人又开始纠缠起来。
  安玲珑却捂住流血的伤处,往后跌退了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回头瞥一眼身后,看见这算是一处高地,陡陡的坡底下是汹涌翻腾的河流,距离安玲珑所站的位置有近两丈的高低差。
  她转过头来,却看见另一边那原本来拖住自己的黑衣人也迎上了穆简,心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28
首页   上一页   ←   28/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