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23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处行去。
  笃、笃笃。
  安玲珑一敲门,又觉得有些犹豫,但随即又敲了两下。里面传来男人的声音:“进来吧。”
  安玲珑推开门就走了进去,她微微福身:“世子。”
  穆简一身便衣,正坐于厅中,面前摆了一套茶具,上好的黑釉盏,温火烹茶,动作行云流水,尽显优雅。他抬头看去,见是安玲珑,便随意一伸手,道:“坐吧。”
  安玲珑坐下以后,并未开口,而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穆简一扫安玲珑的模样,只又加了一句:“你们都退下吧,到门口守着。”
  见厅内伺候的人都缓缓退了出去,安玲珑便也吩咐了自己带的那两个丫鬟出去。
  “请。”穆简将一杯茶置于安玲珑面前。
  安玲珑捧起茶杯,细细品了一番,方放下,微笑道:“想不到世子竟还精于茶道。”
  “一些讨人欢心的小玩意罢了,”穆简语气淡淡,抬了眸子看向安玲珑,眼底清澈不似往日伪装风流,“安小姐夜晚来访,所为何事?”
  “所为的么,自然是正事,”安玲珑放下茶盏,端坐于桌案一侧,眼波流转间,隐有妩媚之感,“不知此次世子出行,可否带足了人手?”
  “不曾。我出发时皇兄催的急,倒没思虑过很多,”穆阳也停下了手上动作,直视着安玲珑,“毕竟归尘令之争即将开启,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一定要我去吗?”
  “不然呢?”
  “好吧,”安玲珑叹口气,看样子她得加紧速度,冒个险了,“那么还请世子陪我演一场戏了。”
  穆简颔首,安玲珑随即便凑过身来,对着他耳语一番。眼下这个情况,她必须尽快引肖问达出手,才能最快地抓住他的把柄,那么,少不得要铤而走险一番了。
  她细细将计划道出,穆简听了,免不得眼里闪过一丝讶异和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欣赏,虽然不太清楚安玲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他愿意帮这个忙,总归这安玲珑已欠了自己那么多次,好像再多一次,也是无妨。
  之后便是一阵静默。
  少顷,有男子激动的声音传来:“行!那我们明天便出发!”
  复又有女子婉和道:“是,我们早一分回去,便也可多一丝胜算了。”这话别人听不懂,可肖问达就不见得了,他八成会以为是安玲珑拿了情报献予了穆国皇室,才“多一分胜算”,而安玲珑故意这么模棱两可地说了一番话,便是想引他尽快出手。毕竟明天就启程,他若不早些拦着,还怎么能达到目的呢?
  其实这番话并没有多高明,很容易被人识破其中真意,但是她知道的是,肖问达他赌不起!正因为赌不起,所以明日,他必会出手,到时候,便是见仁见智的时候了。
  随后安玲珑和穆简又絮语片刻,少顷,安玲珑便站了起来向着穆简一福身:“夜已经深了,臣女便先告退了,世子也早些休息吧,明日可起得早呢。”
  穆简点点头,也站起来,送了安玲珑至门口,道:“安小姐请回吧,穆简就不再送了。”安玲珑又是一福身,方才提了灯笼,带着那两个丫鬟离开。
  望着安玲珑袅袅婷婷的背影,穆简的眼睛暗了暗,随后关上房门,也准备去睡了。
  也不知道刚才那一番话,究竟能不能传到肖问达耳朵里。
  翌日一早,肖家的马车便晃晃悠悠地来了,驾车来的便是弘元,马车里东西倒装得齐全,正好安玲珑说今日便走,也不用再收拾什么了。
  只近临走时,又匆匆来了一个肖府的小厮,脸色甚急,一见安玲珑,便似找到了救世主,扑通一声跪下,慌张道:“表小姐留步!”
  安玲珑见这小厮一身风尘仆仆,又这般慌忙,原准备抬起脚上马车的动作停下,疑惑问:“怎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收藏,男主的伤已经痊愈啦~
  众人皆松了口气之余,却看见又有一男捂着胸口倒下
  哥哥:我……我也受伤了…求……求收藏……
  安玲珑:刚走一个男主,哥哥你这又是咋了?
  哥哥:我家…好好的大白菜居然……居然被一头猪拱走了……气得……
  安玲珑:又怪我咯?


☆、刺杀

  那小厮连忙又跪行了几步,离安玲珑又近了些,颤声道:“大……大少爷他说有很重要的事要同表小姐商量,还请表小姐随我去一趟……”
  “什么事,不能现在讲吗?”
  “这个……大少爷说只能您一人过去,他同您谈。”
  安玲珑皱眉,最后还是颇有犹疑地点头:“那……好吧。你带路。”
  那小厮听闻此言,大喜,点点头,一骨碌爬起来便带路往前走。安玲珑身边有些仆人,见此本想跟去,却被安玲珑拦住,只能再三叮嘱了安玲珑小心,又准备进驿馆去通报穆简。安玲珑没再多说,只提了裙角,跟着那小厮离开了。
  那小厮领着安玲珑七弯八拐了一阵,绕到一偏僻处,正是一家府苑的后门,那小厮推了门带着安玲珑进去,正是一片花园,却荒凉的很,杂草丛生,似是很多年都没有打理过的样子。
  “这是什么地方?表哥约我,也不至于偏僻到这个地步吧。”安玲珑仍是一副很犹疑的模样。
  那小厮仍是躬着身,只低眉垂眼着,声音却有些阴阳怪气:“主子只吩咐我将小姐带至此处,不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奴才可就不知道了。”说着便转了身抬起头来,露出一抹多少有些诡谲的笑来。
  四方隐有人影闪动。
  安玲珑一扫周围,便知此处已埋伏了不少人,个个都应有些功夫,自己一人恐怕应付不过来。不过她倒也没有显露紧张之色,白玉般的面颊有讥讽的表情闪过:“这般拙劣的演技,原来这就是四舅对付我的招数吗?”
  那小厮面色一惊,却是没想到安玲珑一早便知道了此行是个陷阱,但随即他的表情便回归正常,露出一丝冷笑来:“方法不在乎是否低劣,有用就行。”
  他扬手一击掌,道:“出来吧,想来咱们表小姐也已知道你们在此处了。”复又状似抱歉对着安玲珑一笑:“看样子今儿是少不得要委屈您了。”
  角落里的人慢慢围过来,那小厮一拱手,俨然一派主人的气质:“表小姐若是识相的话,便乖乖跟我们走,待到归尘令之争结束,我们自然会将表小姐放出来,绝不为难!若是不嘛,兄弟们也只有动粗了。表小姐,人多势众的是哪一边您是知道的,敢问您,意下如何?”
  安玲珑却是站在那里,只浅声道:“你们又如何知道,我真的只有一个人?”
  那小厮面色一变:“看样子表小姐是不吃奴才这杯敬酒了。”
  “你说,若是家族里知道四舅这么对我,会怎么样?”安玲珑闲闲拨弄了一下指甲,表面上端的是风轻云淡,但心里仍有一丝紧张,毕竟她为了此次引蛇出洞,身后是真没跟几个人,若是一个不小心,恐怕吃大亏的就是自己。如今之计,唯有拖延时间,等到弘元带着人跟过来,她才有些胜算。
  “家主是不会知道的,再说……”那小厮却是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所以……她这个四舅,是真的有□□的心思了?
  眼看着已经没什么可以闲聊的东西,安玲珑心知,眼前这剑拔弩张的场面很快就要变成真刀实枪了,所以,比起自己被逼出手,倒不如抢得先机,反而更有胜算,再说,外面可还有一位高手等着接应她呢。
  心下这般想着,她的手也借着宽大袖袍的掩护向里面摸索着,抓住了一把淬了毒的银针,默默观察着角度,只等时机成熟,便全部使出。
  此时,那小厮也显然察觉到了安玲珑似乎是在故意拖延,眼里冷意闪过,大声道:“好了,表小姐,咱们也不磨磨唧唧了,兄弟们,替我把表小姐请去主子的别院吧。”
  那些护卫闻言,低吼一声,一步一步欺上来,便欲三拳两脚打昏安玲珑将其带走。安玲珑眸光骤然一冷,春日已到,衣衫轻薄了许多,袖子里实在不宜多装东西,是以她手里便只有手上这一把银针做武器,定要一次性击倒更多的敌人才是。见那些护卫近了,她的脑中急速地计算着射出银针的角度和力道,心里只想着,再等一等,再近一些。
  不过几次呼吸,这些护卫已与安玲珑距离仅仅一丈,有些人脸上已出现了狞笑的表情,却没发现安玲珑手指间夹了一排银针,只等他们再踏一步,便用力甩出!
  噗噗噗!
  护卫们防备不及,顿时应声倒下了近一半,安玲珑所用的毒不算剧烈,这一击之下的护卫已无再战之力,只是要死不活地恹恹躺着哀嚎,一时半会儿却是无性命之虞。
  那小厮侥幸没被射中,却见安玲珑使了这么一手,登时明白过来这表小姐是有些功夫的,却不知安玲珑手上是否还有银针,一时间也不敢再开口,如此,情形倒是僵滞了一下。却又不到十个呼吸的功夫,未见到安玲珑再射出银针,估摸着应是用完了,方才大吼着下令:“她手上没银针了!兄弟们把功夫都使出来!”
  那些护卫听命,原本还退了几步,现在又以更快的速度围上前来便欲出手,却还没来得及近身,安玲珑一个轻跃便逃出了包围圈,却又不趁着护卫们没反应过来的空档赶紧逃到有人的主街之上,而是待站稳之后,背靠着紧闭着的大门,眸光冷然,梭然发出一声长啸。
  那些护卫一惊,虽不知是何意,但恐是安玲珑的帮手到了,是以情急之下便想要速战速决,竟有人不再顾着安玲珑表小姐的身份,直接自剑鞘里拔了剑出来就要向安玲珑刺去。安玲珑一个偏身躲过,让开了大门的位置,只等弘元带了人突破进来,便可得救。
  然而那小厮却已猜出安玲珑心思,想着自家主子的吩咐,必要时也可以让表小姐永远都开不了口,便定下了心,只阴测测地笑道:“我们这表小姐还真是女中英豪,为了配得上咱表小姐的功夫,拔剑吧。”
  护卫们一听,纷纷都拔出剑来逼向安玲珑,此时的安玲珑背靠院墙,身后虽然安全,却已无可退之路,眼见着护卫们手中持剑走来,也是暗自紧咬了牙关,只在心里面祈祷着弘元能快些过来,手上已拔下一根发簪,权作武器之用。
  只是……穆简怎么还不进来?
  原本昨日找他商议之时,讲好今日是要暗中跟着自己的,而那小厮原本引着自己一路来到这座府苑,她也是隐隐有些感觉到周围有不同寻常的呼吸的声音,应就是穆简才对。可是现在,他怎么还不进来?真想把自己坑死在这里?
  混蛋!
  安玲珑心头怒骂一声,已是要气急了。
  而此时已有持剑人向她逼来!她暗骂一声,举手便要用簪子去挡挑一下,然而两者还未相交,门外忽响起金铁交击之声!
  铮——
  随即便是刀子没入肉体的噗声,还有人闷哼的声音响起。
  什么情况?!
  安玲珑和那帮护卫都惊诧地望了门外一眼,却不知发生了什么。安玲珑回神得快,一个箭步往前冲,用簪子在一个持剑人手腕上一打一挑,那人的手中的剑登时就拿不稳了,安玲珑又飞快伸了手去,竟顺势就将那人的剑给夺在了自己手中。如此安玲珑也不算得赤手空拳了,她将发簪随手一插,便握了剑一步一步退向大门。
  虽不知外面是怎么一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两方人马已在门外交火,而其中,必定有她的人!如今的场面她还能抗衡一时,但必定不能久撑,倒不如开了这门,大家汇合在一起,说不定还能多一分胜算。
  思及此,她一手持剑,另一只手悄然向后,将那门一点一点撑开,最开始缝隙还不显,可后来渐渐大了起来,忽然有人高叫一声:“不好!她要逃跑!”
  顿时,护卫一窝蜂地冲了过来,安玲珑背着一只手,不方便与他们交手,可眼看着这些人连命都不要地冲来,只得抽回手反身便杀了过去。
  ……
  穆简以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体力已渐渐不支,他喘着粗气,眼神却仍冷静,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
  先前他一路跟随安玲珑来到此地,听见安玲珑的啸声,正欲进去相助,可没想到的是正值这个档口,却忽然冲出一队黑衣人来,个个都是顶尖的内家高手,出手也极为狠辣阴毒,远非安玲珑在院子里面对的护卫所能比较,纵是他武功也不弱,可敌众我寡,如此相拼一番最后也恐只能落得个身死的下场。
  这些……是什么人?招招都要置他于死地,而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之前一到这后门,弘元便已往了回走去叫帮手,如今也应是有了一定的时间了,应该也是赶回来了才对,怎么如今……没人?
  弘元是安玲珑的人,而也是安玲珑与他商议,他才会来此,而如今已遇到了如此一个死局,莫不是……安玲珑与那人联了手,以自己为饵,故意诱他入局?
  思及此,他不禁周身都寒凉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谢……谢谢大家的收藏……我感觉好多了……
  男主:谁!谁昨天骂我猪?!
  哥哥:我昨天骂你猪!你这头猪敢拐跑我妹妹!?
  男主:谁是猪了?我看你是嫉妒我魅力大玲珑喜欢我!
  哥哥:就你这魅力?嗤
  男主:要不咱们比赛?看谁吸引的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23
首页   上一页   ←   23/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