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21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详,只知道是要问你点事儿,放心吧,总归表小姐她是不会害你的。”
  “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多了。”
  弘廿话音刚落,便见安玲珑自内室款款步出,一身缂丝绣芍药图样的褙子,头上只一只素银簪子,打扮得很简单,没有那种寻常小姐居高临下的压迫感,多了一丝亲和。
  安玲珑笑道:“劳弘侍卫久等了。”
  弘廿连忙摆手:“不敢不敢,表小姐若有什么问题想问尽管说吧,属下一定知无不言。”
  “好,有你这句话我也就安心许多了。”
  她一扶头上簪子,眸子漫不经心扫过弘廿:“那日,四舅他为何不让你们负责代国这边的队伍见大舅?”
  “这个……属下也不知。只是那日四老爷坚持说我们一路辛苦了,应该早些下去休息,又有人来劝我,我看下面的兄弟们也一个个都疲累得很,便应了四老爷的话,带着兄弟们下去了,把代国内要汇报的内容给了四老爷。”弘廿如此回答道,眼中隐有一丝疑惑。
  “如今这寻槐山庄,除了由大舅当家,四舅的地位如何?”
  “很高,算是咱们在代国这边的所有线的二当家了,同时在冒国那边的权力也算是不小。”
  “归城那边呢?”
  弘廿思索片刻,摇摇头道:“这个属下就不大清楚了。归城地位特殊,以属下的级别,还不太能接触得到,归城的消息,向来是有专人负责的。”
  “那么,如今肖家对于代冒两国的掌控力度,哪边更高?”
  “原来自是代国,不过家主自十年前亲自前去了冒国,一手构建起了如今我们在冒国的组织系统,是以如今两边基本可以平分秋色。只是家主对于冒国的掌控力度更强,家族却是比较均衡的。”
  安玲珑沉吟一瞬,了然点头:“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做你自己的事吧。”
  她走上前,塞了一锭金子在弘廿的手里:“我知你只是短暂留在肖家,不日之后将再度启程代国,这里是我的一点心意,出门在外总是需要打点的。”
  “另外,”她补充一句,“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今天问你了这些话。”
  弘廿有些迟疑,但最后还是犹豫着收下了,点头称了是,抱了拳便退下。
  看着弘廿出了她的院子,安玲珑的眼神一点一点冷下去。此时正是清晨日出,和煦的微光洒在庭院中,花朵也正迎着朝阳盛放,颜色看上去鲜艳的很,瑰丽无比。远远一树柳条垂下,碧色的叶子微微蜷曲着,自有一番小家碧玉的娇羞,当真是万条垂下碧丝绦,阳光而鲜嫩,颇有一番源自新生命的蓬勃朝气。
  她缓步上前,远望弘廿背影,不知不觉间手指用力,咔的一声轻响,她摊开手,才发现一枝柳条已被她捏断在手里,带了一点汁液,晕染在她雪白的手心里。                        
  作者有话要说:  安玲珑:四舅,昨天的收藏涨了~
  肖问达:靠!我就随口那么一说!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安玲珑:骗子!我要拿小拳拳捶你胸口!
  男主(你们猜是谁):你要锤谁的胸口,嗯?
  安玲珑:收藏涨了就捶你胸口!


☆、斗勇

  “把今早的粥,倒掉。”她冷冷道。
  此时婉月并不在院子里,是以过了半天才有个负责洒扫的丫鬟战战兢兢问道:“小姐……为何……”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安玲珑打断:“我没什么胃口,把那些菜都给撤下去。”
  见她如此吩咐,那小丫鬟只得和另几个侍女将早饭给撤了,又去做自己本来的工作。
  安玲珑皱皱眉,她想,或许她已陷进一个局里了。
  早上的饭菜里有毒。她虽不是什么神医般的人物,但在洛云嫣混蛋那里学到的毒术也不差,吃下去两口,便觉得味道有异,再细细观察一番,便见着这粥表面泛了一层微黄的光泽,不是很明显,若是大意者决计是瞧不出来的。
  据她所知,此毒应是一种慢性的微量毒素,不会死人,但只要连吃上几天,中毒者就会病倒,形似风寒,若继续吃下去,便会慢慢使病情严重,最终会烧坏人的脑子,从此疯疯傻傻度日,直至死亡。
  此毒其实不算很厉害,因为其破绽很是明显,味道有一点微酸,颜色也有异,并且少量的服食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想来下毒之人也并非想伤到安玲珑性命,无非是想拖上一段时间,让她不能开口罢了。
  她也不知是该庆幸所下的毒不是烈性引人暴毙的,还是该郁闷已经有人向她下了手。总之,没有出事是最好的,只是若他人见今日没有得逞,日后再用更厉害的毒,自己防不胜防啊。看样子,她是不得不出手了。
  她手上这份情报,就是引她入局的诱饵。这肖问达,肯定有问题,只是,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暂且还不甚清楚。只不过,人的欲望,无非就是钱和权,肖家从来不缺钱,作为四当家,肖问达不可能还缺钱。若硬是说他缺钱,只能说他一定在做一些很耗费金钱的事儿,比如,招兵买马。
  他不缺钱,那他所求者,便是权,而什么权对他来说是近在咫尺却恍若天涯之远?肖家的家主之位!
  思及此,安玲珑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肖问达所求,是肖问明的位子?!那么,为何自己也被迫入局?她一个“表小姐”的身份,能干些什么?甚至,能影响肖家的权力结构?
  一张归城的情报,并不牵涉至肖家,它究竟决定了什么?
  安玲珑敛眉细思,或许,肖问达改变的不只是肖家,可能,还会牵涉到代冒两国才是。
  而她现在该站在哪一方呢?其实答案很明显了,肖问明这一方。不管是肖问明对自己如此之好,甚至将如此重要的情报给了自己,还是肖问达已隐隐约约的敌意,还有今日早膳里面的毒,不管她愿意与否,早已与肖问明绑在了一条船上。她,也已成了别人所要攻击的对象,而且很明显,对方现在要做的,是让自己开不了口把归城的情报泄露出去,但又不好做得明显,只能下一些让人痴傻之毒让自己闭嘴。
  不过,若自己一次又一次避过了,或许他,就真的该对自己下杀手了。
  “走吧,去找大舅舅。”
  安玲珑的居处离肖问明所居之处不多远,走路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一会儿的功夫也就到了,此时弘元已隐在暗处,婉月还没有回来,是以只有安玲珑一人站在门前,深吸了一口气,便走了进去。
  “表小姐,您这是……”有仆人认出安玲珑,恭谨地弯了弯腰,小心翼翼地询问。
  “我来找大舅舅,他在吗?”
  “哟,那可是不巧了,主子他半个时辰前就离开了,似乎有些事儿。”
  “如此吗?那我就不打扰了。”
  安玲珑有些失望,转身准备离去,却听见身后有人喊:“表妹!”
  一看竟是肖承岩,肖问明的长子,她笑一笑:“二表哥。”肖家小一辈中,只有肖承岩和肖问松的长子肖承川最为出色,肖承岩今年二十有三,尚未婚配,肖承川还要长肖承岩几岁,曾娶过一房妻室,只不过他的妻子却在婚后不过一年便得了急病身亡,此后肖承川未再续弦,成了个“鳏夫”。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没有姑娘愿意嫁了,毕竟身世容貌才华都摆在那里,怎会有人嫌弃?不过是肖承川说自己还在三年丧期,自己不愿意再续弦罢了。
  肖承岩有些冒冒失失地冲了过来,挠挠头问道:“表妹来这里干嘛?是找父亲有事吗?”
  “确实是有事找大舅,不过大舅舅若是忙的话,我这里也不急,等以后再说也不迟。”
  “不若表妹将事情告诉我,由我代为转达给父亲如何?”
  安玲珑摇摇头:“不了,多谢二表哥了,到时候我亲自找大舅舅就是,免得麻烦了你。”
  “玲珑的居处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走了。”她说。
  “那便算了吧,我本还想邀表妹今日去玉陵逛上一逛,听说城里的桃花开得很是漂亮,这几日又有庙会,可热闹得很。表妹今日不去,明日如何?”
  安玲珑略微思索了一瞬,含笑点头道:“那便如此了,多谢二表哥。”言罢,离去。
  去玉陵?或许是个不错的主意。如今已有人敢在她的饭菜里下毒,难保之后还会用更狠毒的手段,她来肖家不久,此处也无她的亲信,想要凭一己之力斗过肖问达这条地头蛇,显然是不现实的,唯一的办法,便是取得其他肖家人的信任和庇护,借力打力罢了。而去玉陵,一可想办法博取她两位“表哥”的信任,二来么,自己一去这玉陵,可是给了肖问达灭口的机会,毕竟在玉陵死掉一个人和在寻槐山庄死掉一个人可完全是两码事儿,肖问达极可能会大意出手,而这就是她借力反击的时候,顺藤摸瓜,只要摸到肖问达这里,他就是百口莫辩!
  至于找肖问明的事,就暂且先放一放罢了。
  “弘元,明天上玉陵,你便不用跟着我去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把事情做绝一点,方能引蛇出洞啊。
  ……
  此时已至四月,正是漫山桃花盛开的时候。
  碧波荡漾,可见各色莲舟画舫泛于湖上,隐有妖童媛女嬉笑玩闹的声音回荡,再往外,便是一片的桃林,漫野的深深浅浅的红粉颜色,一层又一层地铺开了去。这一池春水映着桃花浅深,煞是好看。桃林中所中桃树大多是撒金碧桃,花有五瓣,纷纷繁繁了一层又一层,粉白相间,花蕊羞羞答答半露半掩在中间,迟迟不肯一展身姿,恰似二八年华的少女面对情郎,害羞之余还夹杂了青春盛放的香气,引得游人驻足,歌咏吟叹。
  早开的桃花却已谢了,偶有飘下的花瓣被风一拂,零落在玉陵湖水中,星星点点的粉色点缀在碧色的湖水之上,端的一副桃花流水窅然去的图景,又为这尘世美景增了一份诗意和仙气。
  玉陵城的居民最喜欢在这个时候来到玉陵湖游玩。
  十里桃花的仙景不提,还有一年一度的桃花节在此举办,人们赏桃花,吃桃花糕,孩童在林里嬉戏,青年男女在湖中泛舟游玩,摊贩也聚集此处高声叫卖自家的商品,热闹不已。
  桃花林里只一条不宽的官道,仅容一辆马车通过,名为桃花街,自桃花林外直引向桃花湖的小码头,是以摊贩皆聚在此处,兼有老人顽童,最是热闹不过。
  安玲珑下马车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幅光景。
  肖承岩与肖承川已在外面等她。
  她今日一袭桃粉色的洒花烟罗衫,发髻挽得松松散散,斜插一只同色的珊瑚雕花簪子,脸上脂粉未施,好像是误入凡尘的仙子,有一种纯净而慵懒的美。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肖承川性子比肖承岩来得圆滑许多,一见安玲珑这一身的装扮,笑着赞叹了一句,“表妹,你今日可美得像桃花仙子了。”
  “表哥过誉了。”安玲珑浅浅一笑,谦虚道。
  她远远望向玉陵湖,隐隐约约看见碧色湖水温柔地拍打岸边,晕开一圈又一圈的波浪,两旁桃花正开得绚烂,天空晴朗无云,好一副碧波桃花图。
  “这桃花林的景致真美!”她感叹道。
  “是啊,玉陵的春日桃花,可是一绝呢。大伯他们可都不曾有空前来一观呢,只我们一些小辈尚还能偷得闲暇,一睹美景。”肖承川笑着开口道。
  安玲珑微微侧头,将鬓边一缕发捋向耳后,问道:“对了,说起大舅舅他们,怎么最近都不再有归城的消息传来了?我可等了很久了。”
  “你这丫头,得了便宜还卖乖,”肖承川促狭地挤挤眼睛,拍了一下安玲珑的头,“最重要的情报大伯都给你了,怎么,还不够啊?”
  肖承岩却是很老实地说道:“这些日子可没有来自归城的情报了,毕竟咱们家也不是专门弄情报的,最重要的还是家族各地的生意,情报只是副业。”
  副业?安玲珑暗自生疑。若是副业,又怎么能弄到自己手上那一份东西?这一份东西,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估计天下也只有自己手上这唯一的一份了。也不知,肖问达是怎样弄到的,居然还舍得交出来,实在是为自己做贡献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风骚敞开怀抱):昨天说好的锤谁胸口?
  安玲珑(一记重拳轰上男主胸口):你!
  男主(吐血):你这……谋杀亲夫啊
  安玲珑:说好的捶你胸口啊
  男主:各位小天使们,现在只有涨收藏能缓解我身心的痛苦了……望援手……
  谢谢小天使们的点击、收藏、留言和地雷!!!


☆、再遇

  她昂昂头,声音里带了一丝掺着伪装的暖糯的不服气:“大表哥怎就知道那是最重要的一份?说不定还有更重要的呢?”
  肖承川却是陡然失笑:“再重要?再重要一点你还想要什么?我可都没见过你手上那一份情报,又是家族最高机密之一,你能看见可都是不错了!”
  “是吗,表妹?你见过那份情报?!”肖承岩也来帮腔,声音中有一丝惊叹,“若是真的,我可真没见父亲对谁这么信任过!啧啧,真是偏心啊。”
  安玲珑撇嘴:“那我不说就是了。”
  肖承川连忙转了话题,指着远处道:“表妹,这可是你第一次来我们这儿,我们还是得带你去试试新鲜吧。今天就不谈什么归尘令不归尘令的了。”
  他指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21
首页   上一页   ←   21/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