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20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国的情报的掌控程度,哪边最大?”
  “代国,”含蕾毫不犹豫答道,“也正是如此,母亲手上才能残留一支情报线,因为如我手上这一条一般的情报线数量不少,否则,肖家的当家人是绝不会放出这样一条情报线的。”
  “代国……”安玲珑呢喃一句,复又问道,“你确定……如今…还是代国?”
  “这个……”含蕾僵了僵,道,“奴婢无法确定。”
  “代国…冒国……无法确定……”如此一来,事情好像就有些难办了。
  “我去找大舅舅!”安玲珑唰地站起来,带着含蕾含蕊径直去见了肖问明。可刚到门口,却被侍卫给拦住。
  “表小姐,家主正在内堂议事,现在不方便见您。”
  “我在这里等着,也不行吗?”
  “这个……”侍卫有些为难,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他又叫了人给安玲珑侍奉了茶水,安玲珑便坐在正堂里,有一口没一口地轻啜着手里香茗。
  约莫两柱香的时间,安玲珑手里的茶杯见了底,正待她要着人替换时,却有几人自内堂步出。
  “问达啊,你这几项任务可都完成的很不错呀,”肖问明爽朗的声音响起,他拍一拍肖问达的肩膀,眼中大有赞赏之意,“只是代国那支队伍……他们的队长弘廿怎么没来?还让你来代报?”
  肖问达笑答:“我体恤他们辛苦,便叫他们下去先休息了。大哥您不是让我管一管代国这边的情报线吗,我就擅自做了这个主,自己前来向您汇报,还望您不要怪罪弘廿他们。”只是脸色中还藏了一丝不适在里面。
  他顿了顿,继续道:“不过冒国的情报线可是您亲自一手搭建的,直属于您,又坚持了先向您汇报,我又想着您应该是要他们当面汇报的,就没有让他们离开。”
  “哦,是这样啊。如此……倒也不是不行。”肖问明一副很信任肖问达的模样。
  他再次拍了拍肖问达的肩膀,爽朗笑道:“问达你心思一向细腻,这点上承岩他们就不如你了,尤其是承岩,他一向的死脑筋,日后我要跟他说说,多向你这个做叔叔的学学!”
  “大哥谬赞了。”肖问达眼里闪过一丝不自然,很谦虚地道。
  “你们,”肖问明指指剩下几个人,“一路赶回来想必也是累了,你们也下去休息休息吧。”那几人恭声应了是,各自散开。
  “大舅。”安玲珑把茶杯往桌上一搁,站起来行了一个晚辈礼,起身后又冲肖问达甜甜笑道,“四舅。”
  “玲珑?你怎么过来了?”肖问明看见安玲珑,一时有些惊讶。
  “大舅,我不能过来了么?”安玲珑撅起嘴,一副小女孩儿天真不知世事的娇俏模样,格外可爱。
  “哟,你这丫头,还跟我撒起娇来了。”肖问明一指头点上安玲珑额头,忍不住笑起来。
  “想来看看您都不行吗?”
  “行,行!我看你这丫头,恐怕不是来看我这老头子来的,是来看归尘令的情报吧!喏,正好,你四舅这不就把情报送来了么?我已看过了,你可以拿去了。”说着肖问明就从自己身后仆人的手上抽出一份资料来,递给安玲珑。
  那仆人有一丝焦急,低声说道:“老爷,这份资料,属于绝密啊,表小姐她”没这个权限查看这样的情报啊。
  还未说完,肖问明就责备道:“玲珑怎么就没资格了?啊!问达你来说说,玲珑她有没有这个资格!她虽是表小姐,但是我说过,一切待遇地位,都跟府上小姐相同!”
  “这个……”肖问达脸上隐有尴尬,却又不知如何开口,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安玲珑给打断了。
  “太好了,谢谢大舅舅!”安玲珑颇有些惊喜地接过肖问明手中资料,心下却是更多了一层怀疑,为何这肖问达要隐瞒他手上有的归城的消息?这消息,见不得人吗?
  心里这般想着,脸上也变得充满疑惑,她问道:“怎么刚刚我碰见四舅时,四舅不告诉我啊?”
  肖问达脸色微微僵硬,正想说点什么时安玲珑又惊呼道:“嗄,我知道了,四舅你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对不对!四舅你对我真好!”又是一笑,抱着手里的资料转身便回了自己的居处,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凝重。
  这肖问达的水,深得很呐。
  故意不告诉自己关于归尘令的消息,是为了什么?若自己今天不去找肖问明,恰巧碰见他,是不是这份资料永远也到不了自己手上?这资料里面有什么东西,让他这么防着自己?
  她知道,肖问达绝不是因为疏忽或者惊喜而隐瞒下此事,当时他对自己说代国冒国时,身后便有人的表情不大自然,再加之自己偷偷跟去听到的几个字眼,她更加确定这肖问达是真的不愿意让自己知道。还有他出来时脸色的不正常,以及那个仆人推脱时隐隐瞥向肖承川的眼神,恐怕——他连肖问明都不想告诉吧。
  这人……究竟有什么阴谋?要瞒着几乎所有人进行?
  不过当务之急呀,还是自己手上这份情报,以及含蕾手上那条线。思及此,她又加快了脚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又吩咐道:“含蕾,明天你就出这寻槐山庄,去把那支情报线都联系起来,活动活动!把我们手上那些人全都安排进去,先完成一条从代国至归城的线出来!”
  含蕾沉着答道:“是,小姐。”
  安玲珑步入房间,沉吟片刻又开口说:“含蕊……你随含蕾一起出去吧,若遇到危险,你们两个也可以互相照应一番。”
  “可是小姐……您……”
  “我就待在这寻槐山庄,不会有事的。”
  含蕊犹豫再三,咬咬牙,跪下道:“小姐这么说,那我便去就是了,只是无论如何,还望您保重自己,姐姐!”最后“姐姐”两个字时,她已深深拜服在地。
  安玲珑正准备细看手里情报,见含蕊如此动作,赶忙把她扶了起来,说:“含蕊你何必行如此大礼呢,既然叫我一声姐姐,就要相信我,我不会出事儿的,放心。”
  含蕾咬唇,道:“既是如此,那我便与含蕊收拾行李去了。只是我们走了,谁服侍您呢?”
  “我去向大舅要一个丫鬟来就是了。”一个丫鬟多简单的事呢,可不如肖承川来的复杂。
  她还得留下来,看看这肖问达玩的什么花样。                        
  作者有话要说:  安玲珑:四舅,你要干啥?
  肖问达:嘿嘿嘿,要是今天涨了收藏我就告诉你


☆、斗智

  不知为何,这肖问达玩的花样,总让她觉得心里隐有不安。
  翌日清晨,含蕾和含蕊便乘了马车离开。
  肖问明又给她配了几个丫头,其中近身服侍的那个,叫做婉月。婉月这丫头还算机灵,把她服侍得很好,是以她也没有多说什么,不再换人。
  只是那日手上的情报啊,总让她猜疑不定。
  毕竟,里面的内容……真的太过机密。机密到……肖问明也应是不可能拿到这份情报的,可偏偏,还真就被肖家拿到了。
  是肖问达做到的吗?
  还是说,这一份,根本就是假的?
  不,不会的。
  如果是假的,肖问达大可不必如此对自己遮掩,再说自己拿走那份情报时他脸上的些微恼怒的神色不似作假,若说他是装的,故意做了此态把假的情报给了自己,可能性却是太小,毕竟,谁能预料得到她会突然出现在议事堂的门口,肖问明还愿意把如此机密的资料给她?
  按肖问明所说,肖问达做事一向谨慎细心,想来并不会做如此冒险的事,那么这一份情报的真实程度,应该还是可信的。
  但是,肖问明也当真对她这般好?如此的一份情报也愿意给自己?
  可是肖问明这些日子对自己的好也不似作假,若不愿意给她大可以自己瞒下来,何必再给她以多生变故呢?所以,肖问明,暂且也可以信任。
  只是自己手上有这样一份情报,她可以用来干什么呢?
  想起那张纸上的内容,她悠悠望向窗外,此时正值日落,残阳如血挂在山头,迟迟不肯落下去,山谷里一草一树、一花一叶都镀上了一层红色,看起来却不显得凄凉,甚至……有了一种异样的温暖。
  她的眼睛冷了冷。
  她定要将这张纸背后的东西,一一挖出来。
  “婉月。”她喊道。
  婉月低首垂眉,躬身道:“表小姐有何事需要吩咐?”
  “弘元可回来了?”
  “弘大人并未回来,想来仍在训练营那边待着。”
  安玲珑烦躁地一拂袖,站起,便要往外走去:“走,你跟我去找他。”
  “是。”
  肖家的暗卫训练营距离寻槐山庄不远,但仍须走上半个时辰。这训练营位于另一片小山谷中,与寻槐山庄所处的这个山谷,由一条山中石穴打穿后的密道连接,且较之后者更为隐蔽,山谷上方常年云雾缭绕,从山上往谷底看去,恍然间仿佛有万丈之高,无人敢闯。而连接两地的密道出入口极为狭窄,仅容一人可过,马车根本无法进去。
  安玲珑带着婉月到了隧道入口前,正准备进去,却有几个淡青色的人影一闪便站在她的面前,淡淡道:“家族重地,不得随意进入。”
  安玲珑又掏出那块令牌,墨蓝为底饰有银纹,是肖氏的家族令牌,当然,作为她的“女儿”,使用这块令牌还是可以的。
  “我不进去,只劳烦你们替我叫个人来。”
  那几个侍卫见了令牌,态度也恭敬了不少:“敢问小姐要找何人。”
  “弘元,第四营教官。”
  “是。”其中一个青衣侍卫一拱手,转眼便消失了人影,想来是去寻弘元了。
  不多时,那青衣侍卫便与弘元出了隧道,站在安玲珑面前。弘元一见安玲珑,便单膝跪下,沉声道:“见过小姐。”
  安玲珑颔首,问道:“一年之期未满,对否?”
  “弘元自然还是小姐的人。”
  安玲珑转身,清亮的声音响起:“那便走吧。”
  弘元婉月连忙跟了上去。
  这边,肖问达在自己的房间里,却是焦躁无比,来回着转圈,房间里,站着的还有几个他的心腹,皆是一脸的凝重之色。
  “该死的!那份情报给大哥看了也罢,怎的又落在那安玲珑手里!她可是穆国人!”
  肖问达恼怒得很,愤愤指着自己手下的人骂道。
  “你们一群饭桶!怎么做事儿的?”
  那几个心腹脸上不是羞愧就是恼怒,其中一个倒是站出来,拱拱手,小心翼翼提醒道:“主子,当务之急并不是表小姐拿走了那份情报,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更快地行动,抢在表小姐之前下手啊!”
  肖问达脸上的怒意一僵,随即便成了狠辣,他冷冷看了眼那心腹,却又包含一点赞赏之意:“致一,你提醒得不错,虽不知我这外甥女行事作风到底如何,但我们确实得加快步伐了,你与他们先下去准备着吧,如今时间虽然略显仓促,却不是调整不过来。”
  “另外,”他抬手又指一人,眼中已有了些微杀意,“吴冬,你带人,想办法让我那外甥女,开不了这个口。必要的时候,可以让她永远都开不了口。”他把手横在颈前,做出一个灭口的动作。
  致一、吴冬分别拱拱手,领了命下去。肖问达抬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颇为烦躁地挥挥手:“你们都下去吧。”不知这安玲珑段数几何,总之依他的感觉,这“外甥女”恐怕不是个好糊弄的主,相反,还棘手得很。
  此时,安玲珑也很是烦躁得很,她总觉得,自己这个四舅,恐怕也不是个善茬。眼下弘元已随她回到了自己的居所,正站在她旁边,等待她的发问。
  “弘元,”她摩挲了下自己的下巴,“你可认识……弘廿?”她想想那日听到的对话,那个代国的什么队长,就是叫弘廿来着吧。
  弘元点点头,道:“我认识,弘廿也是从我们第四营出去的。我跟他曾是同一届的暗卫,只是后来我留在了第四营担任教官,他被外放了出去,成为代国一支情报线兼暗卫队队长。之后,我们就没什么联系了。”
  “这个弘廿跟我那四舅关系如何?”安玲珑慢条斯理。
  “这个,”弘元有些答不出来,“他与我同在第四营里时,到很少与四老爷见面,那时候关系应该说不上多好,只是他外放后……我也不知道了。”
  “如此,”安玲珑叹口气,“得隐蔽一些才行了。”那弘廿与肖问达应是上下级的关系,但那日肖问达为何要将他屏退?还是一副那般的说辞?单纯地体恤下属?那为何冒国的队长未被屏退?
  还是说……肖问达不愿意让弘廿出现在肖问明面前?
  “弘元,”她眼波流转,“能替我安排一次见面吗,跟弘廿。”
  弘元领命:“是!”
  与弘廿的见面是在第二天的清晨,安玲珑洗漱完毕后便听见弘元的汇报。
  “小姐,人到了。”
  “带他去正堂候着,我随后就到。”安玲珑淡淡吩咐道。
  她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婉月呢?”
  “依小姐的吩咐,已将她引走了。”
  “那便好。”安玲珑颔首。
  如今不知这婉月背后之人究竟是谁,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让她在场的好。
  正堂里,弘廿站得笔直,见弘元自内室出来,忍不住疑惑问道:“元哥,表小姐寻我究竟所为何事?”
  弘元摇摇头,道:“我也不甚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20
首页   上一页   ←   20/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