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2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初回府上(二)

  来到安家,实在是不得不为之的事。
  在林家虽然安稳,但地位太低,站不到高处。而她,需要权力。
  若手中无权,又如何能在茫茫人海中,寻回大哥?
  所以,她必须接近最高权力的中心!而安严夫妇,就是她——或者说,是洛云嫣为她埋下的那条线!
  当年洛云嫣化身云岩,行遍天下以寻出一个能够接纳安玲珑魂魄的身体,偶然救了安严夫妇的性命。那安严原也是名震一方的才子,家里却突惹变故,害得家破人亡惨遭仇家追杀,被洛云嫣救起时安家上下也仅有安严夫妇存活,就连安严夫妇原本育有的一子,也在逃亡路上夭折。而洛云嫣救起他们后,唯一的条件,就是在未来适当的时候,认一位拿着信物来的姑娘为女儿。
  “那个姑娘,叫……嗯,安玲珑。”
  安严接受了这个条件,向恩人深深一拜,随即便携着夫人离开,拒绝了洛云嫣为他提供帮助的建议,他是男儿——这血海深仇,当由自己来报!
  洛云嫣唇角的笑容,梭然扩大:“真是…呀。”她咕哝了几句,因为咬词太过模糊,只在喉咙里堆出几个模糊的音节。
  转身,离开。
  元启二十九年,穆国统治基本稳定,穆皇穆石开始大规模选拔人才,广招天下有识之士,而其中,倒确有几位才华突出,穆皇于殿上亲试才子十人,当场点出前三,为赵登、孔三木和安严,这三人被圣上钦点为尚书右丞、谏议大夫、云州赞务,皆是从四品的官职,已算是相当高的职位了,只那安严的云州赞务是个外放的,其余两人,皆在京都任职。
  如今又过15年,穆石驾崩,皇室中仅有太子穆阳一位皇子,登基便是理所当然的事,次年,穆阳登位,改年号为天昭。这穆阳才能相貌皆不输其父,虽初登基,年纪不过二十又二,却仍将穆国治理得井井有条,虽无扩张性动作,但是已可看出,穆国的兴盛之势的不可抵挡,待穆阳彻底稳了自己的位子,下一步,必然是扩大穆国版图了。
  而当年那十名殿试者,命运各自不同,或身死,或丢官,或高升,或安然。其中最具有传奇性的,自然是那名叫安严的。他是殿试前三中唯一一个外放官职的,也是唯一一个从云州刺史这正四品的官直接进为正三品的吏部尚书,而外放比起任职京都的同级者向来是算低一品的,如此一来,他便是直接升了三品,在整个穆国历史上都是少有的。随后的几年内,更是又连升两品,成了正二品的尚书令,统管六部,风光无限呐!
  且不说其进官的速度吧,单论其身世,也是颇富传奇。安家本是云州大户,安严本人更是名动一方的才子,却遭奸人陷害,家破人亡,整个安家上下,唯有安严与其夫人肖氏逃得了性命。而安严隐姓埋名数年,暗中搜集罪证,又于殿试上大放异彩,最终功成名就,也顺利除掉了仇家。
  安严的名声在百姓中一直很好,不止因其性格刚直,还因其与夫人的伉俪情深,膝下几个孩子都乃嫡出,一房妾氏都未曾有过。不过可能是老天弄人,两人曾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却在当年逃亡路上夭折,女儿也是失踪了去。
  所幸如今,那个失踪的女儿却在十数年后的今天,被肖氏撞见,那肖氏只一眼,便认出当年孩子失踪时身上所带的信物,再一对时间,滴血试亲,一一都对的上号,当场便认了女儿,两人在街上便控制不住的痛哭,看得周围一众人等,皆是唏嘘叹喟。
  由此,安玲珑正式入住安家。
  安玲珑迅速在脑中过了一遍目前已掌握到的讯息,起身笑道:“走吧,随我去母亲那里请安。”
  安千泠是在游廊上碰见安玲珑的。
  见到这个从小听说,但直到半月前才见到的姐姐,她其实是很好奇的,这姐姐,到底如何?
  她福了福身,脸上微红,稍有些滞涩地开口:“大姐。”
  安玲珑自然不会对这么个小姑娘,自己的“二妹”抱有什么敌意,反而略带一点亲热地迎上去:“二妹何必这般生疏?虽然我也不大习惯,但咱们毕竟是嫡亲的姐妹,不必太过规矩了。姐姐还有很多事要向妹妹请教呢。”
  安千泠再不过只是一个十二出头的孩子,听见大姐的话,脸不禁更红了几分。
  “走吧,咱们去向娘请安,三弟想必早已在娘那里候着了。”
  安玲珑方才来到安府半月,明面上这半月时间是在学习一些礼仪,实际上,她却是恶补了一番朝堂上官员的资料,以此方便选择能为她所用之人。
  在做女汉子的那些年里,安玲珑也是习过武使过毒的,因此来到月恒大陆的十几年里,她也是练过拳脚功夫,虽武艺不达顶尖,但也尚佳,撂倒几个大汉尚不成问题。毒理略通,称不上高手,但防身也算够用。
  她知道,若要寻回大哥,必不会简单。因此,她需要发展起自己的势力,而光她一人是决计不够的,从前在林家没有机会,如今来到安家,必是要加紧自己的步伐了。
  她暗中观察了几日,含蕊、含蕾两个丫头暂可堪用,不过能力忠诚尚待评估,也罢,如今的情势,先把这两人用着,倒也够了。
  心思流转之间,姐妹二人已转过游廊,来到了灵逍苑。
  灵逍苑是安夫人肖问灵的居所,是府中最大的一座院子。安玲珑则是住在一早便留着的玲珑阁里,二小姐安千泠则是在佑绿斋中,三少爷安隆瀚是在承方居中,其中,以安玲珑的院子与灵逍苑最近,而承方居则离正房最近。
  安玲珑携着安千泠步入灵逍苑正堂,果见肖氏已坐在主位,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旁边还坐了个小男孩,一脸的不安分,屁股左扭右扭的,早已是坐不住了。
  那男孩一见两人,圆溜溜的一双眼立即绽出光芒,不顾自己两条小短腿,飞一样的冲下来扑入安千泠怀中,叫道:“阿姐,你可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小bug,改了一下
  继续为基友推文咦嘻嘻嘻
  《夫君总想撩我(穿越)》by梦画师
  《反派男主他还在种田[穿书]》by乔锡


☆、肖氏

  安千泠被撞地往后退了两步,才吃力地接住自家三弟。
  安隆瀚将脑袋埋进安千泠怀中好半晌,才想起了另一人。他有点羞赧地转过头,不甚流利地开口道:“大姐姐。”
  安玲珑不在意地笑笑,往前踏了一步,微微福身:“娘。”
  肖氏已放下手中茶盏,点头笑道:“好,好!你们两个皮猴子,就该多向你们大姐学学!”
  安千泠撅撅嘴巴,也是上前行礼:“娘安。”
  复又嘟囔了一句:“娘坏,就宠大姐,哼!”
  安隆瀚也跟着撇嘴:“娘坏!”
  姐弟俩这一举动可算逗坏了肖氏:“好好好!就我坏,你们都是顶好的!”
  安玲珑站在旁边,看着这三人笑闹,微微失神。
  大哥,你在哪里?
  肖氏眼尖,注意到安玲珑的失神,再加之心中疑惑,方开口赶人:“行了行了,你们俩先回去吧,娘有事跟你们大姐说。”
  安千泠和安隆瀚草草行了个礼,一溜烟便冲出正堂,不知去哪儿玩儿了。
  肖氏敛眉,对着安玲珑道:“随我来吧。”
  肖氏领着安玲珑行至内室,屏退了下人,再亲自闭了门窗,方转过头,温声道:“安姑娘,我想我可以叫你珑儿吧。”
  “自然。”
  肖氏又拉了安玲珑坐下,柔声说:“珑儿,我知你绝非等闲之人,否则恩公不会向我们提出这样一个条件。当年恩公救我与夫君一命,按理说恩公的要求我们是断然不该拒绝,夫君他性子素来刚直,加之恩公又是我穆国的云侯爷,他定是不会怀疑你的身份的。但是——”
  肖氏的目光骤然凌厉:“我希望你能保证,无论你做了什么事情,绝不会伤害到夫君!”
  她眉眼微转:“否则……呵!”她没有将话说完,只是抿起的嘴角骤然划出一个冷艳的弧度,尽是杀气与威胁,全然不见了人前那温婉贤淑的风度。
  安玲珑却是粲然一笑,大大的杏眼都给眯成了条缝:“夫人请放心,玲珑自是知道玳瑁肖家的威名。夫人且不必担忧,玲珑要做的事情自不会伤害到你们一家,不过是前来寻一故人而已。”
  肖氏一惊,为何安玲珑会知她玳瑁肖家?!
  是的,这代国和冒国曾经有过短暂的合并,人们称其为玳瑁,而统治玳瑁的那个家族,便是肖氏的本家。后来肖家家主去世,几位嫡子为争夺家主之位不惜损耗肖家内部势力,从而导致肖家统治力减弱,玳瑁帝国一夕崩塌。然虽如此,肖家的实力仍不可小觑,待新一任家主继位,整个肖家的力量就开始由明转暗,直至隐世不再为世人所记。但这绝不表明,肖家已然没落,毕竟,暗处的根,能延伸到地下多长,无人能够想象。
  这肖氏,就是肖家女儿。
  当年劫难来得突然,她从肖家带来的势力一时与她失去了联系,肖家本家的力量太过遥远,是以纵然肖家势大,也未来得及营救,才轮到洛云嫣成了安氏夫妻的恩人。
  虽已出嫁,不得随意动用本家力量,但她若拼着被族规惩处,想要杀一个人,绝对不成问题。
  肖氏眯了眯眼,打量了安玲珑几下,仿佛在评估其可信度。终于,她幽幽叹了口气:“罢,我信你。”
  她突然又笑了一下,眼睛中隐有一丝怀念:“当年我初遇夫君,他眼睛里面的光,和你的一样坚定而璀璨。”
  “那么,夫人,”安玲珑嘴咧得更大,“现在是我需要你的帮助的时候了。”
  她们谁都没发现,窗外立了一位男子,中年模样,站得笔直刚毅,他背着手,一袭流云纹的蓝袍带了一份洒脱和豪迈,大步离去。
  他轻笑自语:“这就够了。”
  ……
  “帮助?”肖氏蹙眉。
  安玲珑露出一口白牙,颇有两分自得:“是的。想必夫人也很想我早日办完自己的事情离开,以减少我威胁到安大人的安全的可能,既然如此,您对我小小地帮助一下又未尝不可呢?”
  “况且,这桩交易里,您不一定会吃亏。”她笑得更甜。
  “你要何种帮助?”
  “很简单,”安玲珑此时的笑到颇有几分当年洛云嫣诓人的味道,“一个效忠我的暗卫,一间属于我的铺子,另外,含蕾和含蕊。”
  肖氏也笑了:“你是要一批属于自己的人吧。答应你也未尝不可,不过,你说的不吃亏,我可没看到啊。”
  “夫人到时便知。”
  肖氏思忖半晌,终于颔首:“如你所愿。”
  “必不让夫人失望。”
  ……
  午后。
  天空颜色湛蓝,只一丝浮云悠悠拂过,余一点阴凉。阳光晒得正猛,几乎毫无保留地倾洒在大地上,热得蝉儿无精打采地叫,失了往日的节奏。
  女子卧在贵妃椅上,一方帕子半蒙了脸正小憩着,旁边站了两位侍女轻轻地给自家主子打扇。
  女子懒懒开口:“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含蕾恭敬道:“主子,夫人的信已送出去了。想必不多时,人便会到了。”
  安玲珑闻听此言,喉咙里咕哝了一个“嗯”字,又沉沉睡去。
  不多时,一穿着流云纹蓝袍的中年男子大步进来,含蕊赶紧推了推安玲珑,低声道:“主子?老爷来了。”
  安玲珑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安严正立在自己旁边,仰头咧嘴一笑:“爹。”
  安严滞了滞,想来还不太习惯突然多了个女儿,纵然他一直对外是说自己失了个女儿的,但事实怎样,他最是清楚不过。他语气温和地开口:“珑儿,八月十五的中秋宴,皇上邀请了所有正四品及以上的大臣携家眷入皇宫赴宴,你意下如何?可是要去?”
  安玲珑眯了眯眼,又绽开一个笑容:“自然是去了,爹。”
  她轻声道:“谢谢了。”
  安严反皱皱眉头:“珑儿,你是恩公托付给我们的人。如今恩公不在了,那你也算是我们家的恩人,只是认你为女儿罢了,实在不必你来言谢。”
  他摸摸安玲珑的头,温声说:“况且你到我们家也已半月有余,我知你不是什么居心不良的人,是真的在把你当作女儿疼爱的。”
  “有什么需要,告诉爹娘,我们自当助你。”


☆、宫宴

  八月十五,中秋。
  皇宫,乾华殿内一片灯火交映,丝竹之声不绝于耳,众人皆是衣冠楚楚,觥筹交错,偶有说笑,端的是一个金碧辉煌、大气优雅。
  安玲珑着一身浅绿色洒花暗纹的宫装,头上插了一只缀着流苏的银簪,脸上略施薄粉,打扮可谓已是素雅至极,此刻,她正坐在大殿略微靠后的位置,有一颗没一颗地剥着葡萄吃,眼睛却偷偷瞄向前面首座。
  首座的位置已然坐了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正是当朝帝王穆阳。此人一双桃花眼,眼底有光芒吞吐,看似多情实无情,明明一张风流俊美无俦的脸,却硬是带了三分阳刚之气,看起来更加令人捉摸不透。
  安玲珑暗自打量着座上皇帝,只觉得这张脸实在熟悉,却又想不起究竟在何处见过此人。
  还来不及细细思索,殿外一声太监的唱报响起,骤然打断了思路:“宁亲王府世子到!”
  随着这唱报声一响,便有男子嗒嗒的脚步声传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2
首页   上一页   ←   2/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