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dafabet娱乐场网页版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玲珑计_分节阅读_第18节
小说作者:苏梵汐   内容大小:730.61 KB   下载:玲珑计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10-22 09:04:19
而且还能跟着自己一路来到这里,恐怕武功也是有些的,想一巴掌拍晕他应该是不能了,若打起来把事惹大了,只会给她自己惹上一身骚。而他出现在这里,想来也是想溜的,否则怎会这样絮絮叨叨得说要与自己私奔?
  眼下之计,唯有安抚才是上道。
  “文世子真想与我同路?”安玲珑淡淡开口。
  文轩点头如捣蒜:“自然自然,与美人同行,爷可是求之不得。”
  “若世子真心,也并非不可,只是……少不得要委屈委屈世子了。”
  “无妨无妨。什么委屈爷都受得了!”
  “那好,那便委屈世子爷当一当咱们车夫了,弘元!”安玲珑喊了一声。
  “属下在。”
  “好好教教咱世子爷,出发吧。”
  “是!”弘元一马鞭抽在马的身上,马儿便往前行去,全然不顾文轩只一只脚踩在马车上,硬是扯着拖着世子爷往前走了好一段路,世子爷才算在马车上站稳了脚跟。
  他抽一抽鼻子,欲哭无泪道:“难怪娘说越美丽的女子心肠越是狠毒,爷今儿是见识到了。”
  安玲珑不动如山:“多谢世子爷称赞小女子貌美。”
  “爷要画个圈圈诅咒你!”
  “文世子要去哪儿,小女子或许可送世子一程。”
  “你去哪儿,爷去哪儿。”文轩故作深情。
  “弘元,把世子丢下马车。”如今已然出城,人烟稀少,也不怕把事儿闹大,到时候文轩就一张嘴,自己不认,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诶,别、别呀!咱有话好好说不是?”
  “那世子要去哪儿?”
  “嗯,那便去玉陵吧。”
  “玉陵?!”
  玉陵乃代国边城之一,是一座以风景美丽而闻名大陆的城市,只是地处边界,前些年更是因着战火连绵,冷清了不少,不过,这并不太影响生活在这里的百姓,更不影响栖息于此城之邻的肖氏家族。
  可以说,玉陵已算得上肖家的大本营了。虽然肖家本家并不在这玉陵城中,但其势力在此盘根错节深深扎下,雄厚无比,若真以血缘关系来计较的话,这城里八成的百姓,身体里都留着肖家的血脉,只是真正的肖家族人,却是少之又少。
  而安玲珑此行的目的,也正是这玉陵。
  她实在太过讶异为何这文轩会去玉陵,难道……只是因为风景好吗?
  “为何是玉陵?”安玲珑装作无意问道。
  “风景好嘛,再说有安小姐这等美人相随,景美,人也美,多好!”
  ……你为何知我要去玉陵?
  安玲珑这话几乎要脱口而出,然而她犹豫再三,还是深深按捺下了。
  “世子爷可真是说笑,我此行的目的,可非这玉陵了。”
  “是吗?”文轩皱皱鼻子,又大喇喇挥挥手,“那陪爷去玉陵都不可吗?”
  ……鬼才陪你去!
  “文世子,玲珑此行,是有要事在身的。”言下之意,便是我日机万里,你有什么要紧事需要我陪吗?已是明确的拒绝了。
  “这要事嘛,去玉陵解决也未尝不可啊。”
  ……不可!
  安玲珑攥着手,几乎要爆出青筋来。看样子这牛皮膏药是甩不下了,也罢,大不了到了玉陵再想办法把这厮给甩掉,总归是不能暴露了肖家势力。
  罢了。“那我们便启程吧,去玉陵。听说那里可是以花卉出名,如今已近四月,正是花开的好时节啊。”
  语毕,也不再言语,只是掀了窗帘往外看去。
  此时已是春天了,午后阳光暖暖的洒下来,远处枯瘦的枝丫已冒出一点新绿,正是万物蓬勃生长的时候,让人看着很是舒服。当然,这得除了前面那聒噪不断,一身烂布条的文世子才行。
  马车就这样悠悠晃晃地向玉陵驶去。
  又是过去了两日,远远地已可看见玉陵高高的城门一角,这途中他们并没有休息,吃住都是在车上,因此不止是文轩灰头土脸,安玲珑几人都很是疲惫,赶着快些到客栈里休息。
  安玲珑此时有点头疼,不知道是用左脚把文世子踹下车呢还是用右脚把文世子踹下车,眼看着城门已近了。
  不过越靠近却越是有些古怪,隐隐约约便听得见人群里有些骚动,本来这玉陵小城此时不应该有这么多入城的百姓的,可这城门口硬是围了好一圈人,不知发生了什么。
  却有清越微寒的声音响起:“你来了。”
  接着,人群散开,只见一位白衣公子,风姿绰约无双,缓步上前来。此人一双丹凤眼里隐有光影濯濯,一张刀削似的俊脸平添一份冷峭,笑得却是一脸风流公子像,不是别人,正是宁世子穆简。
  安玲珑心头一跳,不知穆简是如何到此的,其目的又为何,是文轩,还是自己?
  文轩一见穆简,心头也是一跳,连忙翻出一张毛巾,仔仔细细把自己的脸擦了个干净,一脸浩然正气地对上穆简,雄赳赳气昂昂:“爷就不信爷打扮得这么丑还能被认出来!”却完全忽略掉了一旁弘元复杂的目光。
  穆简道:“文轩,皇兄等着你呢,速速同我去归城。”说着上了前来,提溜着文轩的衣领便离开,全然不顾周围人群围观,拖着文轩一步一步向着来的方向离去。
  原来不是来找我的。安玲珑如此想到,一颗心也算是放了下来,连甩掉这狗皮膏药的事儿都有人帮自己给做了,人生不可谓不舒畅啊。是以,她微掀了一点窗帘,想看看外头的情景。
  适值穆简也正将文轩拖行至此,他恰好也是一回头打量这马车,不知里面是什么人,却对上一双清冽的眸子。
  安玲珑也是一惊,连忙放下窗帘,心道可千万别被穆简发现了,否则那个被拖回去的人,指不定还能加一个自己。
  索性,外面没再传来什么一样的声音,只有文轩那堆烂布条与地面的摩擦声和那悲愤的控诉还在回荡。安玲珑才算放了心。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留言收藏什么的不要停啊QAQ


☆、寻槐山庄

  其实穆简是看见了安玲珑的。只是他手上还拖了一个文轩,心里又想着皇兄的吩咐,一时间竟未认出她来,是以只自顾自拉了文轩就走。
  只是她那一双眼睛,水润下含着清冽的杏眸,似乎格外熟悉。
  算了,自己也管不了这么多,先把文轩带走才是正事儿。
  不过这双眸子的主人,他倒是真起了些兴趣,他想要知道……她是谁。
  思及此,穆简那丹凤眼中也不自觉含了一丝笑意。
  且不说穆简这边,安玲珑这里可是大大松了口气,总算送走了瘟神,也不必再过多隐藏自己,别提有多轻松。
  入城后,她开口道:“弘元,走吧,我们去寻槐山庄。”
  寻槐山庄其实不在玉陵城内,是肖家本家所在地,在西城门之外的一处谷底,隐蔽性非常之好,等闲之人不可入。而安玲珑,也只是听说,若非肖氏给了她入谷之法,她定是会不得其门而入的。
  他们自东城门而入,一路要穿过整座玉陵城,才能从西城门而出前去寻找寻槐山庄。
  玉陵城旁有一条大河途经,其名为金河,自蛮荒十八部中的一座永冻高原上由雪水化开下淌而形成的一条河,几乎贯穿整个大陆,而此河也是支流无数,而其中恰有一条流入那寻槐山庄所在的山谷,这支流河便名为玉河。
  玉河有一段为地下暗河,是以世人皆不知此河尽头乃一片湖泊,而寻槐山庄正坐落于此湖之上,肖家弟子便为其命名,作寻玉湖。
  玉陵较之归城位置偏北,是以稍微还带了些凉意,尤其这金玉两河流经玉陵,这三月底的天气终究还是有一分湿冷。尤其是自西城门而出时,这郊外更比这城内还要凉上三分。
  安玲珑刚出了西城门不久,便掀开了帘子,相较于城内人来人往的景象,这郊外却是人烟稀少,且如今已近了黄昏,天色微暗,行人更是极少,只远远见着几处地方隐有炊烟袅袅,像是在呼唤着游子归家,平添一份忧愁。
  又行了一段路,这下是人影都没有了,马车静静在树林里行驶,只有车轮压过树枝的吱哑声,还有稀稀拉拉的鸟鸣。此时天又暗了不少,只看见林外似乎有残阳如血,一点一点没入地平线,更是有一番似有若无的凉意袭来。
  安玲珑吸入一口湿润的空气,见这样一幅景象,不自觉升起一番凄凉寂寞之感,她再次深深地认识到了,这里不是洛国,也不是穆国,此时不是百年前,也不是五十年前,没有哥哥,没有昔日好友的陪伴。她现在只有自己一人,须忍受内心孤苦煎熬,独自披荆斩棘,寻出一条路来,才能把事情扳回正轨,才能寻到哥哥,才能为昔日的家——报仇!
  思及此,不免觉得有些冷了。
  含蕾见安玲珑身子微微发颤,便翻找了一件披风出来,亲自给安玲珑系上,轻声问:“小姐,可是凉了?”
  安玲珑先是点头,又略微哂怪地看含蕾一眼:“我倒是没什么,只是现在也没有别的人,你与含蕊唤我姐姐便是了,不必再讲那么多规矩。”
  含蕾点点头:“姐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走?”
  “弘元自是知道的,”安玲珑笑笑,“大约再隔半个时辰便到。”
  半个时辰,在这样安静的黄昏中其实挺难熬的,只有远处几声鸦叫声陪伴,所幸他们还不只是一人,互相聊聊天说说话,这半个时辰还是过去了。
  弘元的声音从车厢外传来:“小姐,到了。”
  安玲珑听闻此言,笑说:“瞧,这不就到了?”她系了披风跳下车,手里正握着那块令牌,摸索着一旁的山石,终于摸到了一个凹槽,便将令牌狠狠往上一摁,又使劲儿拍了几下,确认放好之后又是一拧,转动了一下令牌之后便不再动作,像是在等着什么一般。
  果然不出三次呼吸的时间,山石悄然挪开,露出一条黑黝黝的暗道来。那暗道幽深且长,隐隐约约又有水流的声音奔腾,想必这密道必是依着那地下暗河而建的了,顺着此路走下去,出来便应是寻槐山庄了。
  “下去吧。”安玲珑取下令牌,说道。
  弘元当先便跳了进去,其次是安玲珑,再者便是含蕾和含蕊,几人只带上了必要的和值钱的物品,马车便停在了外面,这里一向人烟稀少,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几人沿着密道又走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方才看到前面那一点儿光亮。
  待得出来时,天色已全黑了,天边挂了几颗星子微微闪烁,却完全不及眼前建筑来得灯火辉煌。
  眼前山庄依湖而建,亭台楼阁数十座,透过窗户看去,大半都是点了蜡烛的,隐约还可见有童子侍女来往,说说笑笑,看起来热闹极了,正对着他们的是一扇大门,上书四个字——寻槐山庄,字个个都是遒劲有力,想来是请的书法名家所写。门旁站了侍卫若干,见到安玲珑一行人,一个看起来为首的上来拱拱手,问道:“敢问客人姓名家门?”
  安玲珑却没回答,只是摊开手掌,里面正是那肖氏给的令牌,这令牌墨蓝为底,饰有银纹,看着倒很是精致。
  那侍卫一见这令牌,又打量了眼前四人,看到弘元时,便知这几人不可能是敌人,于是立马躬身道:“见过几位贵客。”同时又招呼了一人,说:“阿吉,你去引这几位贵客去见家主他们。”
  那名叫阿吉的小侍卫立即殷勤的上前来,手往前一伸,便引着几人往庄内走去:“几位贵客,请。”
  安玲珑含笑点点头:“有劳了。”
  进了这庄子,便更见其辉煌大气,其间倒并未用什么奢华之物,只是简单的黑瓦白墙,但处处都精致无比,连那石阶上的一点小小雕花都栩栩如生;再论其布局,错落有致,简雅大方,无论在哪儿看这山庄,角度不同,景色亦有不同;最后再是其建造之巧妙,不说其结构,单论其心思之巧妙,如那飞檐脚下塞入的小小香包,下雨天能除湿气,遇水后又能散发清香,还不会妨碍其美观,就已经可见一斑了。
  约莫半柱香时间,安玲珑几人便被引入山庄正堂。
  阿吉道:“家主他们过会儿就应该到了,请几位贵客稍等一番。”说着,便引了他们入座,又有形貌清丽的侍女上前,一个一个地奉上茶水,服侍得很是周到。
  安玲珑抿了口茶水,并没有任何急躁的模样,只是弘元三人面上皆有些不安忐忑,毕竟他们其实算得作肖家下人,哪里有那个资格坐在这堂上享受着别人的服侍呢?
  不多时,便有爽朗笑声传来:“我的外甥女在哪里?我这个做舅舅的可是想见得很呐。”随着笑声,有两位模样年纪尽皆相仿的男子大步踏来,一位着玄色勾金边的袍子,看起来很是尊贵大气,那说话的人也正是他,另一位则穿的褐色金丝花纹的袍子,微微落后半步,脸上也尽是笑容。
  安玲珑站起来,几步迎出去,惊喜道:“您便是大舅舅吧!”
  肖问明也是迎了上来,摸摸安玲珑的头笑道:“你便是玲珑吧。”又打量了几眼,开怀大笑:“是个好丫头!”
  安玲珑也是一脸驯顺的微笑:“舅舅,咱们不如在屋里说。”
  “是啊大哥,”那褐袍男子,也就是肖问松道,“想来玲珑也赶了很久的路了,咱们有事也在屋里说啊。”
  “也是也是,走吧,咱们进去,”肖问明点头,又吩咐了下人,“你们都先退下吧。”
  他转头看了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77页 当前第18
首页   上一页   ←   18/7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玲珑计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